律师:推特拒下架性侵未成年内容 并从中获利

人气 1780

【大纪元2021年02月06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Li Hai、Jan Jekielek报导/陈霆编译)丽莎‧哈巴(Lisa Haba)是佛罗里达州哈巴律师事务的合伙人(partner)。她向《大纪元时报》表示,她的客户向推特(Twitter)出示了他是未成年人的证明后,Twitter仍拒绝下架客户遭性侵的视频,并称Twitter“肯定正通过剥削(她的客户)来获利”。

2021年1月20日,哈巴律师事务所(Haba Law Firm)、国家性剥削法律中心(National Center on Sexual Exploitation Law Center)和马蒂亚西奇律师事务所(Matiasic Firm)联合对Twitter提起联邦诉讼。

哈巴在接受《大纪元时报》“美国思想领袖”节目主持人杨杰凯(Jan Jekielek)采访时,讲述了她客户的故事。

哈巴的客户约翰‧杜(John Doe,美国案件中常用的化名)目前是一名17岁的高中生。在他13岁的时候,他在Snapchat上被网上的性贩运者盯上,他们冒充16岁的女孩。在性贩运者的操弄下,约翰将自己的裸照发给他们。收到照片后,性贩运者开始勒索他。他们威胁要把他的裸照发给他的父母、牧师和学校老师等人。

“孩子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试图安抚人口贩子,听从他们的要求,以试图努力拯救他的家人,让自己免受他们的勒索”,哈巴说,“幸好,当他们要求与他见面时,他拒绝了他们,最终得以挣脱。”

然而,当他16岁时,这些猥亵材料出现在Twitter上。

2020年1月,约翰发现同学们的帖子。他学校里的许多学生都看了这些视频,约翰成了“恶性霸凌的受害者”,并“产生了自杀倾向”。

所幸,他的母亲发现并支持他联系Twitter,要求将猥亵材料从平台上删除。

然而,他母亲先后提出两次要求,并提供约翰的驾照副本后,Twitter没有采取行动。

“等了好几天,Twitter终于对这个孩子说出一句毁灭性的评论”,哈巴说,“我们不认为这违反了我们的政策,我们不会采取进一步行动。”

直到国土安全部(DHS)介入,这份材料才被撤下。起诉书指出,这份材料已累积了超过16.7万次点阅,以及2223次转发。

“他们口口声声说有一个零容忍政策(zero-tolerance policy),但却言行不一。当我们的客户要求他们,拿下他们宣称要排除的材料时,他们拒绝采取行动。”哈巴说。

“这基本上就是这起诉讼的本质。”

Twitter从猥亵内容中获利

哈巴接着说,Twitter因没有删除其客户的性侵视频而获利。

“当你看到Twitter的利润结构时,他们从每一次传播、转发、浏览中获取广告收益。有巨大的广告动机和数据授权动机,这些广告才会留下来,因此这些素材才会一直存在。所以,Twitter肯定是在利用约翰获利。”

哈巴解释说,从他们的研究来看,Twitter主要从两个方面获利。一种是他们的广告服务:每当Twitter上的广告被点击或浏览时,Twitter就会获利。另一种方式是数据授权(data licensing)。她说:“当然,这也是通过人们在平台上发文、转发和浏览内容来实现的。”

“这就是让Twitter成为数十亿美元业务的原因,他们能从发布的每一条推文中获利。”哈巴称。

截至2021年2月4日,Twitter的市值为430亿美元。

在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pdf)中,Twitter估计获得了9.36亿美元的收入,其中8.08亿美元来自广告服务,1.27亿美元来自数据许可和其它收入。

哈巴表示,他们“在指控之前,已核实了每一项事实”。

Twitter没有回应《大纪元时报》的置评请求。

不能利用第230条来免责

哈巴还指出,Twitter不能利用第230条,来免除其在本案中的责任。

第230条是1996年《通信规范法案》(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的一部分,该条款主要是为大型科技公司提供保护,使其不会因为网站上的内容而被起诉。

哈巴表示,根据打击网络性交易的新法FOSTA/SESTA,“如果你直接从人口贩运中获利或受益,那不一定能保证大科技平台的豁免权。”

2018年,国会通过了一项名为《打击网上性贩运法案》(Fight Online Sex Trafficking Act,FOSTA)和《停止助长性贩运法案》(Stop Enabling Sex Traffickers Act,SESTA)的法案。该法案规定,协助、促进或支持性贩运为非法行为,并修改了第230条。

前总统川普(特朗普)于2018年4月,正式签署了这项法案。

“Twitter并不是一个被动传播这种有害材料的中间人,相反,Twitter在传播和明知故犯地推广这些有害材料”,法庭文件指控,“Twitter自身的政策、行动、商业模式和技术架构鼓励性剥削材料传播并从中获利。”

“例如,有一些已知的标签与儿童色情制品及其传播直接相关”,哈巴告诉《大纪元时报》,“这些标签不仅在Twitter上可以操作,而且如果你在搜索栏中输入这些标签,它还会提供建议的短语,帮助你更有效地找到它。”

“当你看到这种性质的材料数量惊人,如果你知道正确的标签,在平台上很容易找到。这是可怕的。”哈巴说。

“我想成为这场战斗的一部分”

“当我在法学院时,我知道我想与性虐待幸存者一起工作”,哈巴对《大纪元时报》说,“我知道,我想帮助他们穿过黑暗走向光明,并迈上治愈的道路。”

哈巴回忆说,在她听到一位性贩运幸存者的演讲后,她意识到“这是对人类尊严与生命的侵犯。”

“我想成为这场战斗的一部分,以改变这种状况,在这个国家和这个世界上。”

哈巴在开始私人执业之前,曾在佛罗里达州做了8年的刑事检察官。

谈到她的当事人约翰时,哈巴建议所有父母都要谨慎对待孩子的网络活动。她指出,约翰“有一个非常稳定的家庭,成绩非常好”,“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学生”。

她说,她看过一些人口贩子花了数年时间,在网上与潜在受害者建立关系。

“这真的足以说明,每个接触互联网的孩子,都有可能接触到人口贩运者,我鼓励每一位家长都要密切注意孩子在网上与谁交谈。”

2020年4月,与迪塞洛‧列维特‧古兹勒(DiCello Levitt Gutzler)法律事务所合作,哈巴在纽约对时尚大亨彼得‧尼加德(Peter Nygard)提起集体诉讼。

哈巴称,尼加德利用他的时装生意作为一种机制,经营国际性贩运团伙约50年。

尼加德现在被关押在加拿大温尼伯(Winnipeg),美国政府正在寻求引渡他。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涉接收和传播儿童色情资料 推特被起诉
推特未阻止Antifa召集西雅图波特兰骚乱
被推特封号的川粉枕头哥:从瘾君子到百万富翁
大纪元民调:三四成社媒用户弃用推特与脸书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泄露真党史惹民反?蓬佩奥或年内访台
【秦鹏直播】美芯片峰会独缺中企 加速脱钩?
【新闻看点】港大纪元报厂遭袭 美军事协防台湾?
【有冇搞错】旧军队新装备 中共战力大有疑问
《意外》观众反响热烈:《转法轮》救赎灵魂
【唐浩视界】七根芒刺在背 中共犯台恐自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