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行吟:湖畔沉思

作者:方静
荷花
花魂不死、花身犹在,她们只是沉潜、蓄积,静静的等待时机,以大展身手、再现风华!(王嘉益/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70
【字号】    
   标签: tags: ,

日前已立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再加上群芳竞秀、百花争妍,正是缤纷灿烂的时节。我驻足湖畔,看行人穿梭、交错往来;闻鸟语花香、断断续续,享受片刻悠闲。

放眼湖面,又是另一番景致。残留盛夏余韵的莲花,枯枝败叶、一派萧条,已难再寻往日亭亭玉立、生趣盎然的光采。不过,独有稀疏几株,无畏风霜、雨露,兀自开放、坚挺着,让人不禁有些嘘唏、伤感。曲终人散后的寂寥冷清,最是难以消受!

然而,成住坏灭的宇宙规律,生生不息、循环不已,是我杞人忧天、庸人自扰,何必伤春悲秋、坐困愁城呢?湖面上水流花谢、零零落落,湖面下可不曾歇息、停滞。花魂不死、花身犹在,她们只是沉潜、蓄积,静静的等待时机,以大展身手、再现风华!

另外,春江水暖,似乎是水禽“总动员”,品目繁多、布满整片湖面。小鸭、大鹅和水鸟,有的在岸边晒暖、有的在湖面觅食,还有的只是戏水、泅泳,这里叽叽、那里呱呱,热闹极了!每一次来,都看到数量增加,生命的成长与强韧,真是不可小觑。

突然,有“霸凌”事件发生。四只壮硕的鸭子围攻一只瘦弱的伙伴,而且来势汹汹。情急之下,我拍打堤岸栏杆,试图驱离“滋事者”。正得意“善行”之际,才发现是自己多事!在湖另一边,弱肉强食的故技又重演了,这是“丛林法则”,人力难挽!

湖畔短暂勾留,意识到:水上、水下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水上,看似残败、凋零的花儿;水下,却不停的在繁荣、滋长。同样的,水上,状似优游、自在的禽鸟;水下,也不时的在奋力、向前。

凡此总总,无不告诉我们:“只有用心看才看得清楚,重要的东西是眼睛看不见的。”紧张、繁忙之暇,别忘了给自己一段喘息时光,仔细去体验与感悟“自然”这位导师的谆谆教诲!@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过去,宇宙中有一个“成、住、坏、灭”的规律:任何事物都有一个从形成到发展成熟、维持、进入衰败,最终毁灭的过程。毁灭的同时也在酝酿着下一次的新生。
  • 国古人根据春、夏、秋、冬自然万象之变化,及五行学说选择服饰的颜色,认为金、木、水、火、土,五行构成了宇宙中的万事万物,这五种元素,是一切事物的来源,色彩也不例外,这五行法则并与天道自然运动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五行、五色对应五脏对应相生相克的理)。
  • 古语云:“上天有好生之德。”又云:“天道无亲,常与善人。”这话的确是人生的经验结晶。在大灾大难降临之前,总有慈悲众生的神佛,以各种方式告诉人们大灾将至,怎样躲灾避难之法。
  • 月寂照初,分灯夜读书,过眼千般有,得会意似无。
  • 婚姻是个双面刃,它曾带给大家期待与快乐,但若夫妻不同心,也将衍生更多的悲伤和无奈。其实,许多婚姻恶化的主因就是缺乏了“体贴”和“体谅”。妻子无非盼望丈夫能够倾听、观察,体贴她的感受;丈夫也无非希望妻子能够站在他的立场看问题,设身处地、将心比心地体谅。
  • 西施
    西施是春秋时代的越国人,家住浙江诸暨县南的苎罗山。苎罗山下临浣江,江中有浣纱石,传说西施常在此浣纱。后来,越王勾践为吴王夫差战败后,困于会稽,派大夫文种将宝器、美女(西施便是这批美女中的一位)贿通吴太宰伯嚭,准许越国求和。
  • 秋花最是葵花好,天然嫩态迎春早!秋葵是百菜之主,四时之馔,古人早就传说。战国时代鲁国有漆室女,明智洞察国家处境有“葵忧”;杜甫乐道安命,追随唐虞饭葵堇,纯真自在,不分物我、万物一体。秋葵“花心”几家懂得?
  • “杞人忧天”的故事众所周知。可是,历史上为什么只有杞国人会忧天呢?世界有没有末日,现代科学家是怎么看的?古代哲学家是怎么想的?道家大拿——列子又是怎么说的?
  • 又见清明,年年相忆在此辰!应时的节景诗篇,在翻动诗页间,清明节气涓涓流出,传统的清明融合寒食的节俗氛围耐人细细品味。
  • 中唐最具代表性的诗人之一、也是唐代存世诗歌最多的作家白居易为何生生劫劫誓为弥勒弟子?他歌颂竹之德,和他的人生修行展现怎样的对应关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