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林赛:列宁主义4.0美国上演?

人气 1803

【大纪元2021年02月14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采访报导/秋生翻译)这些画面简直不可思议,以前从未见过。1月6日对国会山庄的攻击令人震惊,随后发生大规模的审查和社交媒体封杀事件,包括对川普总统的封杀,他们说这是为了防止暴力。

詹姆斯·林赛(James Lindsay)是《犬儒理论》(Cynical Theories)一书的作家,他认为这次事件是为了夺权。

“我觉得他们想要在美国实行列宁主义,他们用大公司企业作为工具。”

林赛认为,所谓的“觉醒运动”正在进行,就是“一组比较聪明的人,他们认为他们比无产阶级这个群体的本身更了解无产阶级的问题,所以他们要带领这个群体进行革命”。但这个意识形态颠倒了道德观念,人们用双重标准进行暴力行为,这种暴力与政治相关。“如果你说‘黑人的命也是命’(BLM)不可以烧大楼,他们就说你是无所作为,试图维持现状,这些就是暴力。”

这期,詹姆斯·林赛来跟我们分享一下现在的政治局势,他的看法。

这是《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杨杰凯:詹姆斯·林赛,很高兴您又来到我们的节目。

林赛:谢谢,杨,再次来到这个节目,我感到很荣幸。

列宁主义1~3版本:列宁 斯大林 毛泽东

杨杰凯:詹姆斯,1月4日,我们当天在电话上有过一次比较长的谈话。之前,您在推特上发文,其中有一些内容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当时正在思考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一些事情,您说的有一些话让我感到很震惊。您主要说您很担心,我们现在正朝着列宁主义4.0版本的方向前进,那我当时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令人震惊的说法。

自1月4日以来又发生了很多事情,我想请您说一说,您那天在想什么?那跟后来发生的事情间有什么关联?

林赛:好的,我其实已经不太记得1月4日当天,我具体在想什么。因为自此以来已经发生了很多历史性的事情,所以我的记忆有点不清晰了。但是列宁主义4.0版本这个事情本身,是我这些年来一直在研究的一个主题,即所谓的“觉醒运动”或者叫“批判社会正义”,这是他们的用词。

列宁

林赛:从文献历史和哲学角度了解他们的前身是什么,最终我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列宁是怎样应用马克思主义这套理论的,和其他应用的人有什么不一样。他创建了一个党,这个党是有权力的,这个创建的党是要带领群众去搞革命的。马克思预测这种革命是会有组织地自发产生,他还预测无产阶级会产生阶级意识,他们会推翻资产阶级议会夺权,会进入马克思所谓的第五阶段就是社会主义,然后进入共产主义。那到时国家就可有可无了,那时会变成一个自给自足的体系。

但是当时,并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列宁说其实我们是一群比较特殊的人群,我们是资产阶级,我们有这个阶级意识。所以我们需要形成一个党就是共产党,我们会夺权,然后我们会把无产阶级带进来,教他们并带领他们搞一场革命,因为这场革命没法自主发生,他们必须有人带领他们。

列宁主义,马克思的这个革命需要有一个党来带领,这就是我说的列宁主义1.0版本,之后就到了4.0版本。1.0版本之后,斯大林掌握了权力,

斯大林

林赛:在列宁之后,斯大林掌权后的做法就不一样,当然他也和列宁一样的残酷,甚至更加残酷,我把它叫做列宁主义2.0版本。因为当时列宁那个版本还不够残酷,没有让革命自主发生,所以就需要施加更大的压力。

有很多分析马克思主义的人今天谴责斯大林,他们觉得斯大林是错的,2.0版本是不对的。所以就像所有这些哲学家包括安东尼奥·葛兰西(Antonio Gramsci,意大利共产党的创始人和领导人之一),他写道说马克思是错的。我们要追溯回黑格尔时代,马克思对于历史的理念来自于黑格尔,要改造世界;斯大林也是错的,我们要回到列宁的做法。

毛泽东

林赛:那后来毛泽东出现了,毛泽东是追崇列宁主义的,在中国他公开这样做了,我称之为列宁主义3.0版本,葛兰西称之为文化马克思主义。

毛对于这个文化大革命特别感兴趣,要先进行文化革命,再进行政治革命,所以这个文化的层面就变得特别的重要。这种方法更加细致,也比之前的方法更加的成功,今天中国仍然在共产党统治之下,而苏联早已经解体了。

美国“觉醒运动”?列宁主义4.0版本

林赛:所谓的觉醒运动,当然有很多可比性,他们的行为和规律,另外其历史和哲学的前身和这个列宁主义1.0版、2.0或者3.0版本是相同的,来自同样的文献,来自同样的思想,只是在不同的环境里发生。现在在美国,这帮人要实施列宁主义,利用大企业作为工具,我们管这个运动叫觉醒运动,这些大企业,它们的资本叫觉醒资本,我把它称作列宁主义4.0版本。当时我们这个谈话是以这个为背景的。

有一群觉得自己比较聪明的人,马克思可能会称他们为资产阶级,他们认为他们了解无产阶级的问题比无产阶级本身理解得还要好,所以他们想要带领无产阶级去搞革命,而他们绝对是为了一个更高的目标或者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或者站在历史的正确一方等,就看你怎么去看待它,看是什么样的环境。

国会山庄1月6日事件被利用

林赛:我觉得这种可比性是令人恐惧的。特别最近发生的国会山庄1月6日的事情,当然国会山庄的这个事件可以深谈,也可以不谈。我们现在并不完全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很多人有他们自己的看法,但是我们知道这个事情被利用了,最准确的描述就是它类似于德国当年的国会纵火案。

我觉得德国的国会纵火案,我猜是纳粹他们自己干的。当然我并不是说美国的这个国会山庄事件是一个被设计陷害的事情,我觉得有可能就是一群认为自己是爱国者的人,他们失去控制了,然后冲进了国会山庄。所以有点像是反过来的。

但是纳粹利用了德国的那次纵火案事件,来镇压他们的政敌,当时他们刚好有权力去这么做。而现在的这些科技公司也在这样做,民主党人甚至想把人放进黑名单,还想搞一个类似爱国者法案2.0版本,把所有不支持他们的人都标签成国内的恐怖主义分子,还要求总统和其他认为这次大选不合法的共和党参议员们辞职,要求他们离任等等。

所以我们有这么多的可比性可以去比较,历史上也有这样的政权利用这种事件这个时间点来巩固自己的权力。国会山庄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其实并不重要,但是我们看到了历史再次地在重演了,这个涉及到科技巨头,涉及到民主党内部。

谁攻击国会山?一些人明显不是川普支持者

林赛:我们知道科技巨头是他们主要的资金来源,正好这些民主党政客在推动这套政策,我们可以看到两方之间的这种相互利益关系。这应该是让大家很担心的事。我们的科技巨头公司,他们是私营企业,他们应该有权利去规避第一修正案和其它修正案的。所以我认为这个事很令人担忧。

杨杰凯:国会当天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能知道的有一些人当天死亡了,或者说被杀害了,当天有一群暴民攻击了国会山庄,现场也有川普总统的支持者,有一些人明显不是川普的支持者。

今天我们刚刚发布了一条时间线,想知道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还没有读过,但是我希望我们的读者可以去看一看,将来我们会有更多这方面的资讯。

我想问一个比较关键的问题,现在有人把它称作是一场暴乱,总统在煽动这群暴民,您对这种说法怎么看呢?

林赛:我觉得这是一种夸张的说法,很有可能是编造出来的谣言。那些冲进国会山庄的人,也许有一些暴乱的意图,但是有视频证据显示那些在国会山庄的人走来走去,当采访他们问他们有没有什么计划时,他们说他们没有计划,他们不知道有啥。

显然这不是一场暴乱,如果你闯进一个政府大楼,然后开始自拍,并把自拍上传到网路上,这怎么可能是一场暴乱呢?这更像是一场示威游行,对不对?他们的意图是要制止这个大选被窃取。采访问他们你们为什么来,回答说他们不是要来推翻选举,他们是要求问责制,要求选举进行听证,“我们不相信这次选举是公平诚实的”。

另有一个被采访的人,被喷了胡椒喷雾,他的口音我觉得可能是南美人,结果媒体说他是白人。

到国会山 川普明说:要和平以爱国心态去

林赛:这些详细的情况,你要想深究都可以,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他们只是想要进行一场听证,如果这个听证结果表示选举是公正的,那就是公正的。他们不是想要推翻民主,这不是他们来这里的理由。把它叫“暴乱”,而不是叫一场“失控的示威游行”,我觉得是不合适的。我觉得这已经被利用来当作一个政治武器了,说总统煽动也是这个目的。

我可以理解为什么有的人他们在听川普总统集会上讲话时,会变得很激动,从而有人会产生这样的联想,但是我有很多其它的资料和证据是不支持这种说法的。

比如说川普明确说过,希望人们去国会山庄时要和平,要以爱国的心态去,川普讲完后,他的儿子也马上上台,当时他在台上称赞说,大家没有采用任何暴力方式去攻击别人,损毁财物。

发生了国会山庄事件之后,川普虽然没有马上表态,但是很快他就要求大家“回家,我们要和平”。同时发生了很多事情,当时这些事情都表明川普没有煽动人群采取暴力手段,当然还有其它一些间接证据。

远早于川普讲话时间 暴力像是预先谋划的

林赛:现在证据显示就是所谓的冲进国会山庄,是很多天以前甚至是一个多月以前,就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已经计划好了的,这是远远早于川普讲话时间。这怎么可能是川普煽动的呢?这是不可能的。

我看到一个人,杰克·波索比克(Jack Posobiec,OAN记者兼主播),他是一个比较有争议性的人物,他说当天华盛顿DC民主党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总部附近,确实发现有炸弹,这样的事情不可能15分钟之内完成的,这个是要预先谋划的。

如果这些事情早就谋划好了的话,那么总统怎么可能在当天讲话的时候,再来煽动民众的呢。所以我认为有人在利用这个事件这个时间点来推动他们要的,是为了夺权。

另一种说法就是说可能川普的讲话不太修饰,刺激了一些人,他们误解了,他们就采用了暴力行为。相比前一种,我更相信预先谋划的说法。看起来这些暴力是预先谋划的,所以他们现在的报导是相互矛盾的。如果他们说总统在当天煽动民众,那怎么可能预先谋划呢?这两个是不能同时存在的。

只要质疑大选 都被归类到国会山暴徒

杨杰凯:我听到的情况是,从第一天开始,他们就在试图升级这个事情,一开始说是一群暴徒,然后我们就听到暴乱这种说法,媒体就说出来了。

所以这种语言是让事情升温,每一天的事情在升温,后来就变成了,任何只要质疑这次大选结果的人,就会被归类到和暴徒是一伙的。

林赛:是的,我把这个称为创造变戏法似的说法,我用这种说法来形容发生的事情。

当天国会山庄发生的事情,显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很多人害怕,很多人用恐惧的眼神看着,有的人可以说是幸灾乐祸……我看到推特上有些人的推文,不管是(发自)机器人还是真人,他们当时的推文在说,终于发生点事情了。现在有各种各样不同的看法。

那媒体呢,需要特别说一下,还有那些政客,不仅仅民主党政客,像阿诺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这样的共和党政客,还有参议员,他们也站出来表态。所有这些政客们逐渐达成一种共识,他们依然持有这种共识,他们从中选出那些最令人恐惧的因素,把这些因素混合在一起,编造了一个不真实的故事。

就像你说的一开始是有一群暴民,后来变成失控了,后来他们说这是暴乱,最后说这是政变。我觉得这真是在开玩笑,因为如果真的是政变的话,你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吗?我知道当天有人带枪,但是政变是很多很多人带很多很多的枪,有意图地用暴力的形式去推翻政府的现状。

但是1月6日当天跟这个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就这样让事情越来越升温,变戏法似地形成一个故事,这个已经快变成一个共识了。

它可能跟真实情况没有半点关系,这种事情经常发生,我以前的工作呢,有时候也让我陷于一些比较有争议性的公共事件当中。就是有时会出现和真实情况不相同的说法或者故事,然后这虚假的故事就变成“真实”的了。

媒体不断让事态升温 从中编故事

林赛:现在这个事情逐步地在升温。过去5年来,自从川普当选总统后,我们就看到事态在逐渐升温,这个媒体在不断地推动这些事情的升温,在激化矛盾。我觉得这种不对称的情形令人很担忧,我们很少听到像CNN、或者《纽约时报》或其它这种大媒体用缓和矛盾的语气报导,福克斯有的时候可能会。

他们从来不说川普可能只是不太会说话,或者大家不用太紧张,他们不说这样的话。他们总是说川普是一个独裁者等等,所以他们把握每一个机会让事态升温。媒体用这种报导方式,包括川普周围的这些政客们的行事方式,都让事态升温到最糟糕的一种局面,然后从中编造出一个其实不存在的故事。

我觉得1月6日这个事件就完全符合这种做法,而且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这种偏执的歇斯底里的故事,随后就是一个个变戏法似的说法,最后编造的故事就变成了“真相”。我们不需要从过於哲学的角度去讲,但是有一组哲学家,他们的说法对我有些启发,他们是后现代主义者。

他们说当社会强制的变戏法似的说法占上风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总体来说我觉得他们的理论很有问题,但是他们在这点上的看法我认为是很准确的。

杨杰凯:他们是怎么看的呢?您可以再讲一讲吗?

林赛:其中有个哲学家利奥塔(Jean-Francois Lyotard),他在1979年写了一本书叫《后现代状况》,利奥塔当时担心一个事情就是所谓的谬论的合理化。那什么叫谬论的合理化,简单地说就是人们对于不真实的一套事情达成一个共识,因为所谓的谬论就是不符合逻辑的,是谎言,当人们对一套谎言达成了共识,合法化、合理化的意思,就是说把这个谬论当成“真相”。

后现代主义者他们是错的,首先我是要讲清楚,他们相信所有的谬论都可以合理化合法化,是没有真相的,是不以真相来理解这个世界的,他们认为任何理解都是其中一种谬论而已。但是他们担心的是,如果出现谬论的合理化,当人们盲目地跟从,盲目地达成共识,拥有政治授权的话,就会出现暴政,可能会出现滥用权力,人们会失去自由,失去真相。如果我们不得不生活在一个谎言里,而这个谎言却是公众达成共识造成的话。

“假现实” 用“批判性种族理论”看世界

杨杰凯:这个非常发人深省,您在一篇论文《教极权主义的精神病态和起源》里,讲的一件事情,我觉得挺有意思的。这篇论文比较难读,如果读者喜欢读有难度的论文的话,我建议大家去读一下。

很有意思的,您想说明有一个所谓的“假现实”主题。就是,你可以创建一种状态,让人们在心里去相信一套假现实,把好的和坏的搞反了,让人们相信他们在打着恶的名义在做好的事情。所以我在读的时候,我注意到这点,这让我很害怕,我之前没有思考过这点。

林赛:我是用了假现实这种说法,也就是说大家生活在一个有共识的谎言里面,生活在这样一套故事里,而这个故事是不真实的,是强加于人的,利奥塔管它叫谬论。在这篇论文中,我想让人们能够容易理解,我把它形容为谬论的逻辑,另一套的逻辑结构。

我们可以举个例子,比方说这个批判性种族理论吧。你可以用这种模式去思考问题,批判性种族理论去思考,以这种模式去做事情,他们说是戴上这种眼镜去看世界,就是拥有批判性种族意识。所以你可以以这种框架去思考问题。

这也就说明你参与到这个假逻辑里了,他管这种叫“宏大叙事”,它比“常规叙事”要更宏大,而且他的所谓的道德也是颠倒的。你如果是尼采的拥护者,他就是所谓尼采说的道德谱系中提到的奴隶道德,它是一个颠倒的道德体系,上变成下,好变成坏,恶变成好等等。人们会做他们觉得是对的事情,但实际上他们在做邪恶的、不好的事情。

他们就用这些东西去欺负别人,去强迫别人。比方说这个批判性种族理论这个例子,我们常听到的一种说法,就是我们系统地生活在种族歧视的社会里,种族歧视是日常可见的。他们不说种族歧视是否存在或不存在,他们直接说种族歧视一定存在,只是它如何表现。

当然从种族歧视中获利的人,他们不想去挑战,他们在这个状态当中获得好处,所以他们尽力去忽略它。他们用他们自己的话去描述这个事情,然后他们就去解释这是什么。他说我们有种族歧视的历史,美国有几百年的种族歧视的历史,有奴隶制,有《吉姆·克劳(Jim Crow)法》,有种族隔离等等,所有这些都会留下烙印,而这个烙印永远不会消失,这是他们的一个重要论点。其中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概念叫“利益趋同”,就是当你想要消除种族歧视的时候,你真正在做的只是想要隐藏它,出于自己的利益去这样做,比方说如果我们白人想要去消除种族歧视,其实是出于自己私利,所以是不纯正的。

德里克·贝尔(Derrick Bell)的说法就是说,创建这个批判性重组理论的人呢,其实是在重新塑造,以不同的形式塑造种族歧视,让人更难发现,而实际上让种族歧视变得更加糟糕。德里克·贝尔是哈佛法学院第一个黑人终身制教授。

这就是维护批判性种族理论的缪论。只要你不同意他,那么这个颠倒黑白的道德观念就会来批判你,他说任何不同意他的人都是种族歧视者:他们(不同意批判性种族理论的人)有这个意图,有不好的动机,他们想要维护白人至上主义,他们可能故意装作不知道,他们缺少种族谦卑等等。

他们这个道德理念是颠倒的,你不能够不同意,你不能够去质疑他,所以他是这个虚假道德体系中的,用例子举例就比较简单。当然文章本身比较复杂,因为我想写得抽象一点,虚假现实看着是挺复杂的一个概念,它其实就是扭曲真相,而且有一套逻辑理论去支持它。在这个框架里,它可以让你理解,去采取行动,但实际上它是完全混乱的。

另一方面呢,他们的这个道德体系也是颠倒的,而且是欺负别人的,欺负任何不同意、挑战他的人,或者任何不参与他的人,会谴责他们是种族歧视者等等。这样的事情我们过去几个月来都在持续地发生着,而且是在肆无忌惮地发生着。包括1月6日国会山庄事件。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哥尔达斯基:民粹主义如何兴起?
【思想领袖】格茨:情报战透中共统治全球野心
【思想领袖】劳登:美国人将面对中共模式
【思想领袖】普拉格:左派毁美国 如何拯救?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泄露真党史惹民反?蓬佩奥或年内访台
【远见快评】美台新规解析 辽宁号泄底网络哗然
【秦鹏直播】美芯片峰会独缺中企 加速脱钩?
【财商天下】限制外资银行 中共怕什么?
【新闻看点】港大纪元报厂遭袭 美军事协防台湾?
《意外》观众反响热烈:《转法轮》救赎灵魂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