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警惕全球性的社会化性教育

人气 684

【大纪元2021年03月01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 Kimberly Ells撰文/云川编译)联合国各机构及其合作组织正在努力主导全球教育系统,这使他们能够将儿童性权利意识形态与社会主义和反家庭的理念一起传递给全球青年。

这对于那些重视性忠贞、自由企业和家庭的人来说是很成问题的。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The 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以下简称经合组织)是推动全球教育运动的一个关键力量,该运动旨在取代父母的地位而成为影响子女的主要角色。

经合组织成立的最初目的是帮助各国从二战中恢复元气,但今天,它还有其它目标。

经合组织是《联合国全球契约》(United Nations Global Compact)的成员,并与其它联合国实体保持合作关系,其中包括在全球倡导儿童性权利的教科文组织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与经合组织合作的还有国际计划生育联合会(International Planned Parenthood Federation),这是世界上最庞大的支持儿童性权利的组织,以及亿万富翁兼政治活动家索罗斯领导的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此外,它还得到了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的资助。

经合组织历来声称支持民主和自由市场。然而,随着与联合国和其它组织的关系加深,它的目标似乎正在发生转变。

经合组织拥护激进的环境主义、社会主义和将家庭边缘化

经合组织提倡的立场是什么?

2018年,经合组织发布了《2030年教育:教育和技能的未来》(The Future of Education and Skills, Education 2030),文件中说,“2018年入学的孩子……将需要重视共同繁荣、可持续性和福祉”,重视程度要高于其它话题,并且“课程应该继续发展,或以激进的方式”,这样可以“反映不断发展的社会要求”。

经合组织表示,全球教育努力的重点是:

• 环境主义侧重于“气候变化,需要采取紧急行动和调整,以应对自然资源的枯竭”。
• 经济变革需要“新的经济、社会和体制模式”。
• 源自“文化多样性”的社会演变。

以上三点囊括的意思就是,对全球掌控能源资源的萌芽,从资本主义向更“公平”的经济模式(即社会主义)的过渡,以及有目的地提升多样化家庭结构和性别多样化文化。

在其《包容性世界的全球能力》(Global Competency for an Inclusive World)文件中,经合组织表明了其坚决反对家庭的立场。

它表示,“应该重新思考规范人类行为的技能、态度和价值观,以抵消在学校和家庭中养成的歧视性行为”,以便教导年轻人“挑战文化和性别的既定观念”,并“帮助建立宽容、融合的社会”。经合组织自己也承认,他们的目的是培养儿童对从家庭里学习的价值观的广泛反思。

经合组织利用国际学生评估计划(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和社会与情感技能研究(Study on Social and Emotional Skills, SSES)等测试工具来推进这一议程。

经合组织在谈到社会与情感技能研究评估时说:

“除了考察儿童的社会情感技能水平外,这项研究还将收集有关他们的家庭、学校和社区学习环境的信息,目的是提供有关促进或阻碍这些关键技能发展的条件和做法的信息。”

经合组织打算直接询问儿童有关私人家庭生活的信息。然后,全球教育监测人员利用这些数据信息剖析儿童的家庭生活要素是如何促进或阻碍他们的社会主义“全球技能和态度”的发展,这些正是联合国和经合组织希望在儿童中培养的技能。这种通过向儿童提出探究性问题以评估他们家庭生活的策略,是一种典型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伎俩,经常被用来制造儿童与其家庭对立、分裂文化联盟等矛盾和暴露宗教忠诚度。

衡量态度还是改变态度?

2012年,经合组织教育与技能总监安德亚斯‧施莱歇(Andreas Schleicher)举了个例子,说明经合组织通过数据收集,不仅衡量态度,还要改变态度。

“数据改变了德国教育体系的一些信念和模式。例如,传统上幼儿教育被视为家庭的责任。当妇女把孩子送到学前班时,她们被视为忽略了家庭责任。国际学生评估计划改变了这一争议,将幼儿教育推到了德国公共政策的中心。”他在2012年TED(美国媒体组织,发布线上演讲,可以免费转载)演讲中说到。

细想一下。施莱歇把改变德国对幼儿教育的态度和政策归功于国际学生评估计划和经合组织。以前,幼儿教育被认为是家庭,特别是母亲的职责。现在,多亏了国际学生评估计划项目,德国的幼儿教育变成了国家的责任。经合组织将此作为一个光辉的范例,说明他们的评估能够带来根本性的改变。他们说的没错。

这是一条危险的道路。如果我们希望保护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孩子,和我们的家庭免受全球主义意识形态的冲击,我们必须迅速调整我们的路线。我们必须做到以下几点:

• 脱离联邦和全球教育经费。
• 对学校课程的控制重新本地化。
• 揭露社会主义原则的破坏性和致命性遗毒。
• 重申各国有权推行自己的经济和环境政策。
• 在组成家庭的前提下教导对性的忠诚和责任。
• 推广以家庭为本的解决世界问题的方案。

如果我们不采取这些行动——当前的美国政府似乎没下决心采取这些行动——我们将看到世界上越来越多的社会、情感、道德和经济活力沦为一片废墟。

因此,我们无法在公共政策完成使命,我们必须通过家庭和社区来完成。假以时日,我们将培养出热爱国家的后代,他们了解历史,重视个人权利,珍视经济自主,并将家庭作为文明的核心。这一代冉冉升起的爱国者准备好了捍卫繁荣生活的支柱,并在真正可持续的基础上重建我们的社会。

原文:Are We Ready for Globalized, Socialized, Sexualized Education?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金伯利‧艾尔斯(Kimberly Ells)是《国际家庭观察》(Family Watch International)的政策顾问,也是《不可战胜的家庭:为什么压制母性和父性的全球运动无法获胜》(The Invincible Family: Why the Global Campaign to Crush Motherhood and Fatherhood Can’t Win)一书的作者。该书揭露了联合国机构对儿童性权利的广泛宣传,并将家庭定义为世界上最强大的组织。

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教育下一代感恩而不是自命不凡
【名家专栏】共同核心标准仍在破坏美国教育
【名家专栏】美国公民教育与对未来的希望
【名家专栏】教育歧途 极权主义和变性人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拜登大动作习不安?港9人获刑
【重播】拜登菅义伟记者会:应对中共挑战
【远见快评】美日峰会台海变局?日本隐藏军力
【未解之谜】三星堆文明究竟源自哪里?
【财商天下】注册制失败 中国资本市场改革遇阻
【珍言真语】刘锐绍:中共对港人强行宣传灌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