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疫情下回顾小儿麻痹症流行史

人气 358

【大纪元2021年03月11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Newt Gingrich撰文/姬承羲编译)对众多美国人而言,COVID-19病毒的大流行,让我们在过去数十年中所面临的恐惧重新浮出水面。就在不久以前,美国的父母们,还因为担心他们的孩子可能感染小儿麻痹症病毒,而感到恐慌。

在最新一期的《纽特世界》(www.newtsworld.com)中,我想回顾一下击败小儿麻痹症的历史,以及当时负责研发疫苗的人。因为我认为,探讨小儿麻痹症的流行史,对我们今天了解和最终清除COVID-19,很有帮助。

小儿麻痹症(又称脊髓灰质炎)是一种能致瘫的疾病,主要影响儿童。从许多方面来说,COVID-19和小儿麻痹症有许多相似之处。比如,它们都是高传染性的疾病,有一定致命率。但不同的是,COVID-19通过空气中漂浮的颗粒入侵肺部,而脊髓灰质炎病毒则通过污染的水源,经胃肠道进入人体。

1894年,小儿麻痹症首先在美国的佛蒙特州开始流行,当时该州记录了132宗病例。1916年,纽约市爆发了更大规模的疫情,共有超过2万7千人确诊,6千人死亡。

1921年,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1933年成为美国第32任总统)感染了该病毒,之后终身患有麻痹症。他曾在佐治亚州的沃姆斯普林斯镇(Warm Springs)疗养,在那里居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几十年后,小儿麻痹症演变成了美国儿童中最严重的传染病之一。

当时的情况是,在1946年,哈里‧杜鲁门(Harry Truman)总统(他曾担任罗斯福时期的副总统)宣布,小儿麻痹症对美国构成威胁,呼吁人们尽一切可能与之作战,他说:“我们所面对的,这场能让婴儿瘫痪的流行病,不可能是一场局部战争。它必须是全国范围的。这场战争将涉及土地上的每一个城镇和村庄。我们只有团结协作,才有可能获胜。”

到了1952年,已有将近6万名儿童感染了该病毒,数千人因此瘫痪,超过3千名儿童死亡。医院设立了特别病房和铁肺机(Iron lung machines,一种包裹人体的大尺寸呼吸机,通过不断改变舱内气压实现人工呼吸),来帮感染的病患续命。如同COVID-19病毒一样,什么社会阶层的人都有可能被感染。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匹兹堡大学的乔纳斯‧索尔克博士(Dr. Jonas Salk)及其带领的研究小组,发起了当时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人类疫苗试验,向近2百万美国儿童注射了研发中的疫苗。

1955年4月12日,索尔克和他的团队发布了第一个成功的小儿麻痹症疫苗。在大面积接种后,病例数急剧下降至1962年的不到1千例,此后保持在每年1百例以下。直到1979年,美国报告了最后一例小儿麻痹症。

美国正是通过大规模、快速的疫苗实验和测试,战胜了小儿麻痹症,这与我们目前对抗COVID-19的努力非常相似。在很多方面,索尔克的成功,为全国范围的疫苗部署提供了早期的模型,成为我们应对大流行病的样板,并且挽救了无数生命。

索尔克的事迹中,还有一点更加非同一般。他从未给疫苗申请专利,也没有从自己的发明中赚过钱。相反地,他希望疫苗能获得最大范围的推广。后来,当有记者问他为什么选择放弃专利权时,他反问道:“你能把太阳也拿去申请专利吗?”

索尔克是美国历史上一个真正不朽的人物。我希望你能抽出一些时间,来收听本周的节目,以进一步了解他的为人和成就。

在历史上,多亏了索尔克博士,我们才有了疫苗,最终击败了小儿麻痹症。也正是站在他的肩膀上,今天的科学家们也将最终战胜COVID-19。

刊自 Gingrich360.com.

原文:Defeating Polio and COVID-19: How We Kill Viruse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是美国共和党人,曾在1995年至1999年期间担任众议院议长,2012年曾作为总统候选人参选。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中共病毒和巨型培养皿
【名家专栏】我们自食苦果 中共病毒敲响警钟
【名家专栏】抗击病毒与重建经济的双重挑战
【名家专栏】中共病毒背后的权力野心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北约卫星和远程武器令俄罗斯脊背发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