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先生的珠宝盒”在美国重现欧洲古典建筑

文/英文大纪元 编译/陈遇
摩根图书馆
约翰·皮尔庞特·摩根(John Pierpont Morgan)的图书馆。(Graham Haber, 2014/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font print 人气: 45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在纽约曼哈顿麦迪逊大道上有着一栋独特的建筑,外观像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别墅,仔细一瞧却能看到古希腊、罗马和文艺复兴等不同时期的建筑风格及艺术,这里是著名的麦金大楼(McKim Building),知名银行家约翰·皮尔庞特·摩根(John Pierpont Morgan)的私人图书馆。

1902年,摩根委托“麦金美德与怀特建筑公司”(McKim, Mead & White)的建筑师查尔斯·福伦·麦金姆(Charles F. McKim),替他在纽约第36街和麦迪逊大道上的摩根宅第旁设计一座新的图书馆。

麦金是复兴美国新古典主义的重量级建筑师,他在哈佛大学和巴黎的法国美术学院(École des Beaux-Arts)接受过严谨的建筑教育。麦金在巴黎的学习不仅影响了他的设计手法,更对美国的建筑风格带来深远的影响。法国美术学院的前身可推溯至17世纪的法兰西艺术院(Académie des Beaux-Arts),当时法王路易十四规划建造凡尔赛宫时,便是从该学院毕业的学生中挑选组成御用建筑师团队,可谓欧洲著名建筑师的摇篮。法国美术学院继承了悠久的传统,致力于回归古典时期的建筑艺术,并将其流传给未来的人们。因此,麦金就好比欧洲和美洲建筑界的桥梁,将欧洲悠久的建筑艺术带到了美国。

回到美国后,麦金和两位建筑师合伙开设了建筑公司,在美国建筑界极具影响力。他们擅长设计意大利文艺复兴和古典风格的建筑物,为当时发展快速的美国留下许多经典优雅的公共建筑,像是波士顿公共图书馆、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前宾州火车站等。

摩根图书馆的设计上,麦金以两栋经典的16世纪罗马别墅:朱莉亚别墅(Villa Giulia)和麦第奇别墅(Villa Medici)作为构想原型。罗马别墅的原型是古罗马时期带有露天中庭的住宅形式。文艺复兴时期的别墅,多将中庭加上了屋顶,成为别墅中央的大厅空间。

摩根图书馆
约翰·皮尔庞特·摩根图书馆,摄于2011年冬天。(Graham S. Haber/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建筑物外墙使用的是田纳西州的大理石。门前四根爱奥尼柱式(ionic columns,译注:希腊古典建筑的三种柱式之一)托起帕拉第奥式(Palladian arch,帕拉第奥式的建筑主要根据古罗马和希腊传统建筑的对称思想和价值)的拱门,优雅地营造出入口空间。中间一对巨大的铜门邀请着访客入内,这对门进口自意大利的佛罗伦斯,和文艺复兴早期艺术家洛伦佐·吉贝尔蒂(Lorenzo Ghiberti)著名的佛罗伦斯洗礼堂大门是一样的风格。

进入建筑物内部后,不难理解为何1904年的人们称这间图书馆为“摩根先生的珠宝盒”。青金石柱、马赛克墙面和大理石板将建筑物中央的圆形大厅装饰得美轮美奂。天花板上的壁画描绘着许多古代人物,例如荷马、但丁、佩脱拉克等著名文学家,暗示着访客即将和这些巨匠们展开一场文学邂逅。

摩根图书馆
圆形大厅面向东房间一侧。(Graham Haber, 2014/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这座圆形大厅分别连接到三个不同的房间:西房间(摩根书房)、东房间(摩根图书馆),以及北房间(曾为摩根图书馆第一任馆长的办公室)

其中,西侧的摩根书房里深红色 丝绸锦缎的墙面布置,是受到文艺复兴时期一位银行家阿戈斯蒂诺·基吉(Agostino Chigi)在罗马的家——基吉别墅(Villa Chigi)所启发。浓郁的深红色配上16世纪格纹木天花板,营造出一股沐浴在华丽之中的效果,也更加凸显了摩根先生珍贵收藏的价值。

摩根图书馆
摩根书房挂着许多荷兰和意大利画家的珍贵名品,凡举汉斯·梅姆林(Hans Memling)到彼得罗·佩鲁吉诺(Pietro Perugino)再到丁托列托(Jacopo Tintoretto)。(Graham Haber, 2014/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而在东侧的摩根图书馆里,高达30英尺(约9公尺)、镶嵌着切尔克斯胡桃木的落地书柜围绕着整个空间,带您进入书的世界。在天花板上,可以看到由著名壁画家哈里·西登斯·莫比利(Harry Siddons Mowbray)绘制的壁画,仔细看还可以找到苏格拉底、伽利略,波提切利和米开朗基罗等人物形象。

摩根图书馆
约翰·皮尔庞特·摩根图书馆。(Graham Haber, 2014/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最后,在北房间里藏有摩根最早来自古代近东、埃及、罗马和希腊的收藏品,包含一组古老的近东滚筒印章,是公元前3500年时的绘画插图。

摩根图书馆
北房间。(Graham Haber, 2014/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摩根图书馆
门廊的天花板。(Graham S. Haber/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摩根图书馆
门廊上的浮雕。(Integrated Conservation Resources/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摩根图书馆
门廊上的浮雕。(Integrated Conservation Resources/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摩根图书馆
圆形大厅面向北房间一侧。(Graham Haber, 2014/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摩根图书馆
圆形大厅面向北房间一侧。(Graham Haber, 2014/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摩根图书馆
圆形大厅天花板细部,受到拉斐尔启发的壁画,由哈里·西登斯·莫比利(Harry Siddons Mowbray)绘制。(Graham Haber, 2012/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摩根图书馆
约翰·皮尔庞特·摩根图书馆。(Graham Haber, 2014/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摩根图书馆
摩根图书馆里的火炉上方,挂着由16世纪荷兰艺术家彼得·库克·范·阿尔斯特(Pieter Coecke van Aelst)制作的挂毯,讲述着战胜贪婪之心的故事。这幅挂毯是一组描绘七宗罪的挂毯系列之一。(Graham Haber, 2014/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摩根图书馆
约翰·皮尔庞特·摩根图书馆。(Graham Haber, 2014/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摩根图书馆
约翰·皮尔庞特·摩根书房的小收藏室。(Graham Haber, 2014/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摩根图书馆
北房间。(Graham Haber, 2014/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本文摘编自英文《大纪元时报》An American Renaissance Gem: ‘Mr. Morgan’s Jewel Case

编者按:图片限本文使用。

责任编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为了追寻人类存在的真相,李奥纳多从人体外在的生理形式回归到人类的心灵层次。他在研究过肌肉骨骼系统之后,推测如果深入研究神经系统,应能更好地理解和解释情绪对人体表情的影响。然而,研究过神经系统后发现,仍不足以证明神经系统是影响人类情绪最主要的原因,李奥纳多知道还有更深层的东西直接负责这部分。
  • 惠斯勒的作品“艺术家母亲的画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妇人侧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国早期文化的一种象征。这幅画构图精妙平衡,色彩简约;有一种清教徒式的严谨与坚毅。母亲的脸部画的很柔和,这也是他的人像画惯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国大萧条期间能抚慰许多人心,因为她的确是一种美好的美国母亲形象。
  • 20世纪彩色印刷技术和大量发行技术的创新,使得马克思菲尔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万民众的喜爱。派黎胥以其经典的新古典主义板画、儿童读物插图、广告图画,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设计,如《生活》(杂志)、《时尚芭莎》(台译哈泼时尚)等,成为家喻户晓的艺术家。
  • 所有受雇于拉斐尔、在他手下工作过的画家也称得上是有福之人,因为任何一个追摹他的人都会发现,他已经载誉抵达一个安全的港湾;同样,所有学习他在艺术创作方面的勤奋之人,都会受到世人尊敬;甚至,会由于在为人正直方面与他相像,而赢得上天赐予的福报。
  • 美第奇学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图学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罗伦萨学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孕育知识和艺术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纪中叶创立。学院经常在佛罗伦萨圣马可广场的雕塑花园举行集会,花园系由家族拥有。
  • 蛋彩画经过千年的历史,曾一度被弃置。上一个世纪,当人们经历了工业革命的洗礼后,又从新发现它古老温柔的特质;这一个世纪,影像充斥在各个领域,可说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调与速度,就像用喷雾器喷撒彩绘在画布上一般,只需学会按钮,五花八门的世界即垂手可得。为什么我们要再学习这古老的技法?或许正因为它一丝不苟的步骤与方法使我们再回到构成画家最基本的元素──创作离不开手艺(技法)
  • 母亲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么悲伤的画面。目睹这样的场景,多数人难免会沉湎于强烈的失落感、丧子之痛的空虚感。然而,当米开朗基罗呈现他的作品《圣殇》(Pietà)(圣母玛利亚哀悼无生命迹象的耶稣基督)时,画面却展现出克服悲伤的希望。
  • 蛋彩画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历史,假如没有它,中世纪的艺术与教堂将是一片灰暗。蛋彩画曾经是古时候画家们创作的至宝,但自十五世纪初期油画出现后,蛋彩画逐渐地被弃置;到了十六世纪,几乎完全被油画取代。然而,最近纽约的画界又开始兴起学习蛋彩画的热潮;艺术学院从一周开一堂课到三堂课,学习人数激增。其实,蛋彩画一直没被遗忘,从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之间,一直都有艺术家以蛋彩创作。只是最近有点特别。或许人们对随手可得的数位影像厌倦了
  • 奥罗拉别墅从17世纪的辉煌时期以来,持续饱受时间和贪婪的摧残。到了19世纪,投资失败使得庄园腹地缩小到今天的半英亩。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虑为美国人文与科学院(American Academy)买下庄园。卢多维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于1901年卖给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乔和格尔奇诺的钜作依然在别墅中屹立不摇。
  • 拉斐尔的遗体得到了荣耀的安葬——那是他高贵的精神所应得,参加葬礼的艺坛同行无不悲伤哭泣,一路跟随至墓地。他的逝世也为整个教廷带来巨大的悲恸,首先因为他长期担任过侍从官(Groom of the Chamber),同时也因他深得教宗厚爱,后者闻知噩耗,为之痛哭流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