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惠林:奔向“奴役社会”的美国

—评《克鲁曼战僵尸》

人气 256

【大纪元2021年03月23日讯】1991年美国经济学会克拉克奖章(John Bates Clark Medal)得主、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名笔兼名嘴保罗・克鲁曼(Paul Krugman)又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前夕出书了。之所以特别强调“克拉克奖章”,因为得奖者就是经济学术研究在当年被认为最杰出的美国经济学家,而该奖自1949年开始,每两年一次颁给一位四十岁以下的经济学者,表彰他“对于经济思想和知识有卓越的贡献”,若找不到合适者还会从缺呢!克鲁曼正好在三十九岁时赶上得奖,这也凸显出克鲁曼早已具有深厚的经济专业,是道道地地的“经济专家”。十七年后再荣获最高荣誉的诺贝尔奖,更加证明其学术成就持续且更被高度肯定。

学养俱佳、文笔优美的克鲁曼

克鲁曼自2000年起,就应《纽约时报》之邀成为专栏主笔,迄今已22年之久,写过数千篇专栏和部落格,拥有数百万读者。他的文笔优美又有创意,克拉克奖评审委员会认为足以“媲美日本的徘句、狄金荪的诗和马蒂斯的油画一般的优美”。《财星》杂志更曾喻其为“自凯因斯以降,文章写得最好的经济学家”。而2011年对经济学教授的一项调查,克鲁曼还被称为60岁以下最受喜爱的经济学家呢!

这样一位学养俱优,文笔又优美流畅的人物,他的文章和出版的书自然受到市场欢迎,成为畅销书也是可想而知的,对于读者的影响也是非同小可,当然有必要认真看待。虽然克鲁曼已经著作等身,但其新书还应会成为畅销书,不能等闲视之。

这本新书以《克鲁曼战僵尸:洞悉僵尸经济的本质、揪出政经失能的本源》(Arquing with Zombies: Economics, Politics, and the Fight for a Better Future)为书名,有够耸动,也很吸引人,看来也会成为畅销书。如克鲁曼所言,本书是由其报纸专栏文章集结,整理并予以增删、修饰而成,全书以主题分类共有十八章,分别是“拯救社会安全计划”、“迈向欧记健保之路”、“对欧记健保的攻击”、“泡沫和爆破”、“经济学的危机”、“紧缩政策”、“欧元”、“财政骗子”、“减税”、“贸易战”、“保守派”、“唉唷!社会主义!”、“气候”、“川普”、“论媒体”,以及“有关经济的想法”。光由章名就可知涵盖范围之广,真可说琳琅满目,这些篇章是2004年小布希当选连任美国总统之后,克鲁曼所写的专栏文章,全书超过三分之一篇幅是讨论2008年金融危机及其后续影响的不同面向。

克鲁曼认为没有人真正预测到那场金融风暴,而他自己知道当时有一个巨大的房地产泡沫,但对泡沫爆破造成的伤害仍感到十分震惊,因为他之前并未发现美国的金融体系已在不受监管的“影子”银行业成长下变得如此脆弱。不过,一旦崩溃发生,曾研究这类危机的经济学家发现自己处于熟悉的领域,从理论和历史都知道很多关于金融危机的事,也知道很多有关经济体在危机后如何运作的事。克鲁曼自认2008年危机后的五年左右,是他最好、也是最坏的时期。因为他担任报纸专栏作家的角色,和其学术研究近乎完美地交集,在这段期间有机会表达政策制订者应做什么的许多意见,所以是最好时期;但因政策制订者一直拒绝运用他所提供的意见(或知识),反而选择执迷于错误且往往恶意反对预算赤字的理论,并因而造成不必要的巨大痛苦,所以克鲁曼深感有志难伸而抑郁不得志,于是对他来说,这段期间也是最坏时期。

耸人听闲的“僵尸经济

为了一抒郁闷,克鲁曼就将他在该段期间的政策建言整理成本书出版,公诸大众,让读者公评,为他讨回公道。克鲁曼真的是气坏了,他将反对者称为“僵尸”,认为他不只是对牛弹琴,简直是与毫无知觉的尸体论辩。我们都知道,克鲁曼是所谓的“新凯因斯学派”领头羊,有着“凯因斯2.0”、“凯因斯还魂”称呼,甚至于“青出于蓝、更胜于蓝”,比凯因斯还凯因斯。

众所周知,凯因斯是在1930年代全球经济大恐慌之际,出版《就业、利息和货币的一般理论》(The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 Interest and Money, 简称《一般理论》)这本经典书。提出“政府应创造有效需求”来消弭“大过剩”,让失业降低,使经济复苏。克鲁曼相信凯因斯经济政策有效解决问题,于是在欧巴马主政近四年,美国经济不但没从金融海啸泥淖中走出来,所得分配还更不平均,失业率一再上飙,经济衰退成为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前欧巴马连任罩门时,出版了《终结大萧条》(End This Depression Now!)这本被称为“通俗版《一般理论》”著作,提出比凯因斯政策更强的药方来化解难题。

通俗版《一般理论》

该书将当时的萧条情境以实际数字和优美的文字陈述,再以凯因斯的“短期”、“非常时期”、“流动性陷阱”作为理论基础,导引出“政府支出创造有效需求”来解决棘手的失业和萧条问题。他认为短期不救将降低长期产能,而失业也加深美国人内在生命的创伤,而长期失业者自尊受打击极具破坏性,焦虑症与忧郁症也出现,因而非以“非常手段”化解不可,而简单无害的“政府支出大量增加”是最佳药方。

克鲁曼大力批判主张“撙节”者,并对“赛伊法则”(Say’s Law)的“供给创造需求”极力挞伐,将自由经济“淡水学派者”指摘为“替共和党跑龙套”,把“意识型态”、“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帽子套在这些人的头上。克鲁曼甚至认为国债不必还,而房贷契约也可打消,将“以债养债”换为“以债疗债”,也就是说继续举债是正确的,对于当时各国政府“印钞救市”、“振兴经济方案”之所以效果不彰,是因为“力道、强度、规模”不够大,他指责欧巴马魄力不够、太妥协。他也认为通膨不会发生,而发动战争让政府支出大增也是解决萧条、需求不足的方法。

由于欧巴马顺利当选连任,克鲁曼或许认为他的建言发挥效用,以致于对“反赤字预算”、“紧缩政策”、“财政危机”等等淡水学派或保守派人士所主张的理念都指为错误,而且还一直被共和党引用,于是以“僵尸”称之。

自由主义者的良心

同样的,对于“社会安全计划”、“欧记健保”等等社会主义政策,克鲁曼在2007年10月美国总统大选前夕出版的《下一个荣景:政治如何搭救经济》(The Conscience of A Liberal)中极力宣扬。该书系以“政治经济学”描述美国1930年代经济大恐慌以来的政经发展史。他充分发挥以优美文笔说故事的能耐,哀悼美国中产阶级的消失、所得分配的极端不均。

克鲁曼认为全球化和科技变迁这种一般共认的原因无法解释,应是体制、行为准则和政治力的改变所致,他于是描述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的竞合经过,行文中贬抑前者赞扬后者。在克鲁曼心中,共和党偏袒且保护大企业和有钱人,共和党借着减税和取消社会福利,或让福利民营化,将财富集中在少数人,再依靠他们的大笔捐款、献金,经由选举伎俩赢得选战、获得政权。他在当时就指出,小布希第二任时,美国人已经觉醒,加上黑人以外的移民人数比重大增,大反转的日子已到,而那时民主党获选人重视并讨论全民健保计划、因应贫穷新方法、协助无壳族的方案,切合美国人需求,因而胜选概率高。

克鲁曼在该书中表明非常怀念1930年代大恐慌后小罗斯福总统实施“新政”的日子,那是中产阶级出现、社会公平、政党间和谐共处、所得分配相当平均、人民安居乐业的景象。因此,他期待美国出现“新新政”,主张将“全民医疗”作为重点,就像社会安全制度是“旧新政”的核心一样,而在成功实施全民医疗后,接着转而解决更广泛、更艰辛的“不平等”工程,克鲁曼认为这就是“自由主义者”的任务。

事实显示,克鲁曼的预测和期望都实现了,欧巴马当选总统,也大力推动全民医疗,向社会主义靠拢,可说完全依照克鲁曼指示的道路前进,似已显见该书的影响力之大。

全力攻击川普

至于“减税”、“贸易战”、“气候”、“川普”、“论媒体”等议题,是川普让人跌破眼镜当选2016年美国总统四年之间发生的事。由于川普继承雷根,重拾保守立场、反共、自由经济、小政府、减税、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对中共发起贸易战,并大幅翻转欧巴马社会主义政策,等于将克鲁曼的主张全部消除。孰可忍、孰不可忍,克鲁曼原本以为希拉蕊笃定当选,没想到半途杀出程咬金,全盘皆输下怒不可抑,也跟随左派媒体起舞,认为川普用骗术取胜,将川普视为阴险小人,在专栏文章中大力批判。不但极度贬低川普政策,还将提出政策的学人等视为僵尸。以克鲁曼这么有名望的高雅之士,如此的气急败坏、口出恶言,实在是情何以堪!不过,这也正凸显出克鲁曼是多么的沮丧和失望了。

其实,由克鲁曼在本书前言和最后一章的陈述中,隐示他也知道这样的咒骂是不妥当的,或许他懊恼没在2016年总统大选前出书帮民主党希拉蕊造势,以致让川普得胜,于是在本书中加大力度用选举语言及强烈方式攻击对手。不论如何,失去学者风度,尤其是没以诺贝尔奖经济学家应有的高度来论理,终究不是好做法。说实在的,在克鲁曼写报纸专栏文章数年之后,已有对其通俗文章“不严谨”、“不正经”、“不科学”,而且充满了意识型态的批评,被认为早就不是超党派的学者意见,而是到了逢共和党必反的地步,嬉笑怒骂布希总统更是家常便饭。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是,针对共和党所反对的“全民健保”,他认为美国汽车业之所以敌不过日本的竞争,就是日本实施全民健保而美国没有所致。

迄今,克鲁曼不但未收敛,反而更变本加厉的逢共和党必反,尤其对川普更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恶言相向。举例来说,川普的减税、贸易战,被克鲁曼说的一文不值,且说川普称“贸易战是好事、很容易嬴”的言论,会被载入史册而“遗臭万年”。但被南卡罗来纳大学艾肯学院的华裔学者谢田教授,一一举证彻底驳斥,而且民意调查显示,美国人支持贸易战,而在瘟疫发生前,美国经济呈欣欣向荣,至少不是克鲁曼说的减税无效。那么,克鲁曼批评漫骂对手僵尸观点,不是正好可用在其自身上吗?

海耶克诤言

写到这里,我不免又想起197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海耶克(F. A. Hayek,1899~1992),在当年受奖宴席上的一番话:“……诺贝尔奖给某一个人的这种权威,就经济学这门学科来讲,谁也不应该享有。在自然科学部门,这没有问题。自然科学家当中某一个人所发生的影响,主要是影响到他的同行专家们。……但是,经济学家的影响之关系重大者,却是影响一些外行:政客、记者、公务员和一般大众。

在经济学方面有了一点特殊贡献的人,没有理由就成为全能者,而可以处理所有的社会问题。可是新闻界却如此看待他,而他自己也终于自信是如此。甚至于有人被捧昏了头,居然对一些他素未专研的问题表示意见,而认为这是他的社会责任。

用这样隆重的仪式以宣扬少数几位经济学家的成就,使举世瞩目,因而加强他的影响力,这样做,我不相信这是一件好事。

所以我想建议,凡是获得诺贝尔奖这项荣誉的人,必得做一谦虚的宣誓,誓不在自己的学力以外对于公共事务表示意见。

或者,授奖人在授奖时至少要求受奖者谨记住我们经济学的大师之一马夏尔(A. Marshall,1842~1924)的一句严正忠告:‘社会科学者必须戒惧赫赫之名:当众人大捧之时,灾祸亦将随之。’”

美国迈入“社会主义国”

海耶克有感而发的这番话应不只是说给得奖者听,也特别告诉普罗大众,尤其是新闻从业者,不要将这些获得诺贝尔奖者视为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超人。每个人,尤其有名望的人,都应提醒自己时时需紧守住分寸,以免过度膨胀,毕竟凡人都很难抗拒被捧的诱惑!何况,正如海耶克所说,经济事务关系人生,千头万绪难以厘清,一旦提出错误建议而化为政策施行,危害大矣,而被奉为上宾的诺贝尔奖得主最具此种条件,他们的话最易被视为真理。

虽然克鲁曼过分情绪性,甚至是政治性的言论不可取,但其谈论的主题及其观点还是重要,而且肯定会受到关注,或许也是打败川普的因素之一。就让我们以“冷静的脑”好好阅读这本书,自己判定谁是谁非,吸取正确的知识好“向上提升”!

不过,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果,民主党胜选,显示克鲁曼论点较受肯定,而左派社会主义政策将重新拾回,欧巴马政府2.0也明显出现,看来“奴役社会”的美国或也即将来到!

作者是中华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木然:专制者发展经济的悖论
美财政角力  克鲁曼:政治失灵
谢田: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吴惠林:诺贝尔经济学家的故事 四版自序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大管家石刚被免职 李克强失影响力?
【秦鹏直播】黄明志流泪回击中共封杀:人们觉醒
【财商天下】人民币飙涨 套利资本“兴风作浪”
练乙铮:中共激化国际矛盾 制造冷战局面
【新闻大家谈】美挺台参与UN机构 能否破阵?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