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声音响起

——突来的声响勾起了尘封的记忆
作者:农本木
(图片来源: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155
【字号】    
   标签: tags:

静默中,脑中忽然传来“哐咚”的声响,那是一个沈闷而短促的音符,如厚重木头被急促地往石板地上重重一放所发出的声音。那响动不只是木头和土地的冲撞和顿挫,更有回响与回响之间的互动、互融。仔细推敲,有点像装满水的木桶被往地面重重顿击,水的重量和木桶合和,水的清灵和木桶的沉稳交错着,和土地玩起击掌游戏,其声响竟如此另类,如此吸引人!随着声音响起,小时候挑水的情节和画面立即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然而,要讲述我接任的挑水工作之前,得先说一说当年我一个瘦巴巴的小女生之所以会去挑水,其间的始末缘由。

我出身农家,自小能作工时就得下田工作,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除草(有专用除草小锄),但我却十分不乐意,还很畏惧,主要因为草间老躲着虫儿,一般都是全身毛茸茸的各色毛虫和长着黑刺的大大小小毛虫,每每都令我十分恐惧,特别是蕃薯虫(当时不知,现在知道它有一个十分不相称的名字叫“虾壳天蛾”),周身光洁无毛,身躯肥大一如成年人的手指,顶上还长有一根彩色肉角,每次见了这个浑身透着翠绿光亮色泽,还镶有黑点及环状纹的王者虫,都让我吓得浑身发软,动弹不得,更别说工作了。

每当见到它时,我不会惨叫,只是静静地,惊恐地蹲着,看着它旁若无人地自在啃食着蕃薯叶,我知道那是它目前活着的唯一目的和唯一希望,而我,唯一能做的,只是举起五边形的轻便除草锄把它正在享受的蕃薯藤一阵乱搅,将它掀翻到底下去,让蕃薯藤的茂密枝叶盖住它,希望也一并盖掉我那深层的恶心和恐惧。

我甚至没有把它弄死的想法,我不能那样做。更何况,它那翠艳得发亮的皮(毛)并非它皮(毛)的本色,而是透自它身躯内里的基本色相,我若弄死它,它外翻的内里会让人恶心到何种程度,那真的是难以想像!

眼看做不下去了,爸妈也不知该怎么办,他们也不擅责骂小孩,因为责也不是,骂也无济于事,谁能安抚我恐惧的心呢?谁能把毛毛虫变成美丽的花朵呢?若说它会变成蝴蝶或飞蛾,那是将来的事,将来还很遥远,而现在呢,我既站不起来,也跨不过去。“蝴蝶蝴蝶,生得真美丽/头戴着金冠/身穿花花衣/你爱花儿花也爱你/你会跳舞它有甜蜜。”小学唱游课本中有这么一首歌,那于我也根本无济于事!

后来我就换了工作,妈妈叫我担负一项新工作,那就是挑水,挑水耶!回想起来简直像做梦一般。我家务农,又养了一大群鸡鸭鹅、火鸡、牛等,工作项目多如牛毛,而我只要挑水就行,每天放学后一定要执行并切实完成任务,我若拒绝、不接这分工作,我家人就没水喝。

而从前是我妈一担一担从井边挑过来的,没要我挑。

那时,我家厨房后面不远处有一口井,但是因为厨房没有后门,要打水得出前院大门,经过叔公家才能到井边打水,非常不便。因为路程不算短,而我才读小四,我那劳苦一生的妈估计我负荷不了,就自己承担起来。而我爸在公家机关上班,自然不会去做挑水的工作。后来,我爸不知是自己设想的,还是上哪找到一个天才泥水匠,做了一个看起来很小但对我们来说是了不得的大创举──把我家厨房靠井的那面墙打了一个方型的洞,拿水泥和敲开的砖片把它硬敷出一个向屋内伸展的小斜坡,以便用来进水,并在斜坡末端做了一个水缸──—水泥的方型水缸,大小可能正好够一家十余口人和大大小小的牛猪鸡鸭鹅一日之食。当然,外头还要加上一个可进水并规范水流的四方槽。

那时候,我已小五了,我妈估量我可以慢慢锻炼起来,再加上我在田间的表现不佳,就要我转任了。

我的新伙伴是一根木质扁担和两个铅桶,那铅桶比成年人两手圈起来要小一点,两个金属桶子装满水,到底有多重,实在是无法估计、也难以想像。

我工作的流程是把串着长绳的小水桶摔到井中,打上满满一桶水,然后用力一抽,把桶子抽上来,倒到大桶中,两个大桶打满就挑到小四方槽前,提起大桶(开始时,应该是双手),把水倒入槽内。每次挑到了定点,放下时,铅桶必然重重地往地上一顿,并且重重地“啌”了一声,那“啌”的声响带着金属的轻脆,铅桶的下沿是用稍厚的铁片圈着的,桶底并没有接触地面,以致发出这样的声音。金属片本身就单薄,发出的声音并不撼动人。

那声响并没有给我留下多深刻的印象,我只记得自己被派任这个工作,初体验时,望着那两个圆肥的圈桶,和桶里满得快要溢出的冰凉井水,那种愁苦的模样:这么重,人家怎么挑得动!

为此,过后我妈常笑话我,说我本来看轻自己,没想到后来挑着一大担水,健步如飞。

没错,形容得真好,真的是健步如飞!!

这是五六十年前的往事了。静坐中,突然出现奇特声响而浮现的尘封记忆。@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少年时唱的歌,必有一些终生难忘,迟暮之年再回味那些熟悉的旋律,仿佛又回到当年的欢乐中去。19世纪后期,日本诗人国木田独步说:“如果说少年的欢乐是诗,那么,少年的悲哀也是诗;如果说蕴藏在大自然心中的欢乐是应该歌唱,那么,向大自然之心私语的悲哀,也是应该歌唱的了。”我的少年时期正值上世纪50年代,生活平淡无忧无虑,没有学业重负,更谈不上悲哀,却充满嬉笑与歌声。那时小学校每礼拜都有专门唱歌的音乐课,至今回想依然历历在目。
  • 跟师父学茶有三十几年了,那天,师父带了一小铁罐百年普洱茶来,我掏了一些放进陶壶里,泡了开来,倒了两杯,一杯给师父。师父喝了一口,舒展眉头,嘴角含着茶气,缓缓的说:“能收藏这普洱,很感恩。”然后,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冥冥中似乎有神的牵引。”
  • 地瓜是再普通不过的食物,而在1960年,地瓜却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按票证供应的东西根本不够吃。饥饿逼得人们到处找吃的,海里的海菜,山上的野菜,凡能想到的都吃光了,甚至人行道旁的槐树叶都被撸光了。
  • 笔者曾在不同场合和时间,问过很多不同人一个同样的问题:“愚公移山”的主题思想究竟是什么?被问的人当中,有的在社会上很有身份地位,也有社会阶层和文化层次较低的人。然而,他们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却惊人地一致——不外乎都说:这个故事反映了人们改造自然的伟大气魄和惊人毅力,说明了要克服困难就必须下定决心,持之以恒,坚持不懈的道理。
  • 年少时读《水浒传》,每读到梁山好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痛快,心头涌起一阵激动,手臂上即显出鸡皮疙瘩。《水浒传》中好汉全有绰号,绰号衬托人物个性,如响当当的“拚命三郎”,闻之令人热血沸腾;有的绰号让人唯恐躲之不及,如“母大虫”、“赤发鬼”。
  • 修心就是要从心里找执着心,去掉长年累积的执著,才是返璞归真之道。
  • 世间的相遇,人生的际会,岂止是简简单单的偶然一场。古往今来,人们都会谈论到“缘”。“缘”,简单说是一种关联,是关系得以维系的一种因由。那么凡间俗世的尘缘与登临仙界的道缘之间,又有怎样的玄妙关连呢?观看2020年神韵作品《尘缘》,或将给我们带来一些启思。
  • 草木凋落之时,最是耐人思味。庄稼已经收走,空旷的田野,留下一片落寞。而大田四周以及河畔路边,原来葱茏的绿,也变得黯淡而零乱,在秋霜下显得不堪。这时节,在山里走走,总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和意想不到的收获。
  • 或许是生活的艰辛和仕途的坎坷,宋代诗人张耒的诗词,也不乏对人生的感悟之词。这首《夜坐》仅仅二十八个字:“半消炉火夜三更,欲灭青灯暗又明。闭户无人瞑目坐,此时一念悟浮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