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小马云若身在枫叶国又如何?

作者:冯志强

人气: 9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03月04日讯】2021年春节以来,中国社交媒体广泛流传一则颇有传奇色彩的消息。被称呼为小马云、真名是范小勤的江西农村男孩,2008年出生,在2015年被发现相貌酷肖孩提时代的马云,继而转展光怪陆离的浮华世界,在商业宣传中峥露头角。到了2021年春节期间,他却终归故里,过回旧时生活。

几年里,犹如南柯梦一场,而梦总是要醒的。缘何?既然老马阵前失蹄,小马还是从哪里来,就回那里去吧。

小马云到底有几多像孩提时代的马云呢?马云看过范小勤弟弟的网上相片,曾在微博上回应:“乍一看到这小子,还以为是家里人上传了我小时候的照片,这英武的神态,我真的感觉自己是在照镜子啊。” 就这么酷肖!

范小勤弟弟有一个哥哥,范小勇。父亲范家发,59岁,是被截肢的单腿残疾人。母亲从小患小儿麻痹症,又不幸被牛戳瞎一只眼睛。奶奶83岁,患老年痴呆症,同他们一起居住。这户三代人的五口之家,明白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家贫困户。

他们居住在江西吉安永丰县严辉村,当地政府已经将他们列为贫困户,进行精准扶贫。目前全家都享受低保补助。

作者出于好奇,讨教这里的评估社会福利申请的社工朋友,针对这个案,询问多伦多的补助指标是怎样计算的。如果他们全家在加拿大,请读下去,就是这笔账了。

父母亲都是残疾人,加上两个孩子,一家四口,福利金可以拿到一千九百多元。这两个孩子在18岁前,可以拿到最高额度的“牛奶金”,六百元一位。这是一项税务优惠政策,两个孩子加在一起,就有一千两百元进账。奶奶另立社会福利户口,可以拿到一千五百元的老人福利金,超过残疾人福利金额度。所以,这户三代人的五口之家每月可从这里的政府领取四千六百元左右。这家人的所有医药治疗开支是全部免费的。若住进政府提供的廉租物业,根据他们家庭情况,可以享用三居室的公寓,房租根据收入的三分之一征收。即便参考住房租赁市场,他们租上三居室的公寓,租金不会超过两千元。政府提供的生活标准就是人民过得上有质量的,有尊严的生活。所以,到了孩子们的假期,全家可以负担得起度假旅游的开支。

范小勤弟弟就凭了酷肖马云孩提时代的脸相,被人从贫困的家境里领出来,小小年龄离开家人,孤身进入浮华世界,小马云的称号比自己的本名传得更远。有商家用大都市的服饰包装起小马云,编排一些广告口号让小马云对着各种媒体的长枪短炮,卖力喊叫。从此,范小勤弟弟披上小马云的称号,被推下商海,卷入商业宣传的旋涡里。大概情况,小马云从8岁到12岁,4年时间里,他的童年生活就这样度过的。据说,商家从家人身边带走他时,允诺培养他上大学;如果大学上不成,就帮他找份工作。

如果在加拿大,依照法律,从父母家人身边带走一个儿童,几乎是办不到的,即便父母家人自愿放弃监护权,也极少有成功的案例。这样的做法可以解释成领养。领养的个案由儿童援助协会(Child Aid Society,CAS)领衔操作,经过法庭程序确认,才能成立。一旦家人放弃子女监护权,CAS接手承办监护权改变到CAS名下。任何个人想申请领养,申请监护权,必须通过CAS评估合格,有法庭判决书确认,领养关系方能建立。任何机构,尤其工商企业,排斥在外。

加拿大法律严格禁止雇佣童工,剥削童工是重罪。在中国,小马云被商家带到嚣杂的商业宣传环境里,作者见识到报章如此这般地描叙他的行为。这等事情落实在加拿大土地上,毫无疑义,而且会构成雇佣童工,剥削童工的犯罪事实。在加拿大,这等商家不但会遭到国家刑事检控而被执行法人逮捕,而且儿童权益保障组织也会发起民事诉求,索求巨额罚款。

2021年春节期间,范小勤被送回老家,回到原来的生活环境里。原来说过的“培养他上大学”的允诺没影了;“帮助他找一份工作”,那得好几年以后的事了。谁还会记得!

这是一桩撕毁合约行为的民事纠纷。合约不但可以是白纸黑字的合同书,也可以是信誓旦旦的口头承诺。承诺了,必须兑现,这是契约精神。这一桩口头协议的毁约纠纷,在中国和加拿大法律范畴里,同样可以提告。

回答这里的问题:小马云若身在枫叶国又如何?答复是:这里不会产生小马云的传奇。理由一,在这里,即便父母身有残疾,家庭生活一样过得有质量有尊严,不必通过典子当女的方法来改变生活。理由二,在这里,少年儿童的权益得到严格保障,少年儿童人格地位独立,是社会的将来,不隶属父母家人。儿童援助协会不必征求父母家人同意,可以按照法规入禀法庭,如果法庭准许的话,他们可以从父母家人那里接手监护权。理由三,在这里,法制平等,免费的法律援助计划保护弱势群体正当权益不受侵害。

责任编辑:周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