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害了多少人?

人气 3975

【大纪元2021年03月31日讯】3月2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中国共产党组织处理规定(试行)》。其中,列举了17项行为,党员领导干部如违反,必须受到“组织处理”。第一项是“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

在中共话语体系中,“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的实质,是指不同中共最高层掌握最高权力的那个人保持一致。在毛泽东时代,就是不与毛保持一致;在邓小平时代,就是不与邓保持一致;在江泽民时代,就是不与江保持一致;在习近平时代,就是不与习保持一致。

但是,纵观中共建政72年的历史,中共发动的所有整人的政治运动中,没有一次不要求党员领导干部同党中央保持一致的。然而,正是这一规定,害了无数党员领导干部。兹举三例:

高饶反党联盟

1954年至1955年,毛泽东打了一个“高饶反党联盟”。

当时,高岗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府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家计委主席,饶漱石任中央组织部长。

毛原本想利用高把中共第二号人物刘少奇“拱”下去,却遭遇强烈反弹。最后,毛决定牺牲高,把高连同饶漱石一起打倒。

毛发话后,与毛保持一致的中共总理周恩来,在批判高岗的会议上,列举了高岗大搞“夺取党和国家权力的阴谋活动”等“十大罪状”。1954年8月17日,高岗自杀身亡。1955年3月,中共七届五中全会作出决定,开除高岗、饶漱石的党籍,撤销其党内外一切职务。饶漱石被逮捕,后被判刑14年,最后死在狱中。

历史真相是:高、饶既没有反党,也没有结成联盟。

虽然因为某些人为因素,高饶至今没有平反。但是,2015年10月25日,“纪念开国元勋高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在北京举行。会上,高岗被称为“同志”。如果事先没有得到中共中央同意,这是不可能的。

彭德怀反党集团

1959年7月,庐山会议期间,中共元帅彭德怀给毛泽东写了一封讲真话的信。毛看后非常生气,发动对彭德怀的大批判。

出席会议的官员,上至国家主席刘少奇,下至一般工作人员,迅速跟毛保持一致。刘少奇说,彭德怀是魏延的骨头(《三国演义》中的魏延脑后有反骨,被诸葛亮所杀),朱可夫的党性(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搞政变,是借助朱可夫元帅的军事力量),冯玉祥的作风(冯玉祥军旅一生,擅长见风使舵,八次临阵倒戈,被认为是伪君子),与其你篡党,还不如我篡党。

1959年8月16日,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作出决议,将将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打成“反党集团”。会后,全国的党员领导干部,跟毛保持一致,继续开展反右倾斗争,打了300多万个右倾机会主义分子。

结果是,从1958年开始的大跃进运动,向极左方向恶性发展,导致一场惨绝人寰的大饥荒,饿死4000多万人。

但是到了1981年6月,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称,“八届八中全会关于所谓‘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反党集团’的决议是完全错误的。”

习仲勋反党集团

1962年,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秘书长习仲勋等,因为对如何修改小说《刘志丹》提出过意见,被认为“利用小说反党”,被打成“习仲勋反党集团”。

毛泽东说:“因为他们的罪恶实在太大了,没有审查清楚以前,没有资格参加这次会议。”毛发话后,跟毛保持一致的中共高官一起向习仲勋“猛烈开炮”。刘少奇在发言时,甚至批判习仲勋等人是“青红帮”、“哥老会”、“流氓”。

“这真是晴天霹雳,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习仲勋后来写道。这场从天而降的大灾难,使他陷入极端苦恼之中。多年的同事、朋友、下级,转眼间,都把“炮口”对准他,“各种莫须有的帽子,一齐向我抛来”。习仲勋的辩解被视为“不老实”,“和党对抗”,违心承认,又招致没完没了的追逼批判。从此,习仲勋挨整长达16年。

1980年2月25日,中共中央为习仲勋平反的通知称,所谓的“习仲勋反党集团”纯属不实之词,强加给他们的反党罪名应予推倒。

上述三个典型案例的当事人中,高岗、习仲勋是中共陕北根据地的创立者;高岗、彭德怀、习仲勋先后担任过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毛泽东为了清洗西北地区的“异己力量”,曾把三个案例合并为一个“彭、高、习反党集团”,新帐老帐一起算,株连、打倒、迫害西北地区数万党员领导干部。

从中共中央的平反决定和历史真相看,当年制造上述三大冤案的过程中,所有同党中央保持一致的党员领导干部都是错的。

黄克诚的反思

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被打倒的中央军委总参谋长黄克诚,回首往事时说:“我平生受过无数次斗争,感到最严重、使我难以支持的,还是庐山会议这一次。我一向有失眠症,经常吃安眠药,但最多不过吃两粒,这时每晚吃到六粒,还是不能入睡……”

“违心地做检查,违心地同意‘决议草案’,这才是我庐山会议上真正的错误,使我后来一想起就非常痛苦。因为这件事对我国历史发展的影响巨大深远,从此党内失去了敢言之士,而迁就逢迎之风日盛。”

黄克诚的这两段话,讲出了历经中共建政后历次政治运动、良知尚存的中共体制内的人的心声。

“同党中央保持一致”的谬误在哪里?

据原全国人大法工委研究室主任高锴回忆,习仲勋担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期间,多次跟大家讲要保护和尊重不同意见。

在一次讨论会上,习仲勋说:“我长久以来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就是怎样保护不同意见。从党的历史看,不同意见惹起的灾祸太大了。‘反党联盟’、‘反革命集团’、‘右倾投降’、‘左倾投机’等,我经历过的总有几十起、上百起,但最后查清楚,绝大多数是提了一些不同意见,属于思想问题,有不少意见还是正确的……因此,我想,是否可以制定一个《不同意见保护法》,规定什么情况下允许提出不同意见,即使提的意见是错误的,也不应该受处罚。”

习仲勋的话点出了中共一个带根本性的问题,即不能保障持不同意见和反对意见者的安全。在讲真话可能被批判、被隔离审查、被开除党籍、被开除公职、被端掉饭碗、被妻离子散、甚至被失踪、被坐牢、被杀头的情况下,“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就变成了党中央说白的是黑的,党员领导干部必须跟着说白的是黑的;党中央说黑的是白,党员领导干部必须跟着说黑的是白的。

否则,用今天中共的话语说,谁“在重大问题上不同党中央不保持一致”,谁就将被“组织处理”、“纪律处分”,甚至被“法律制裁”。其必然结果是,一个冤假错案接着一个冤假错案被制造出来。

中共当政72年来,因为发表反映自己真实想法的不同意见和反对意见,“在重大问题上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受迫害的人不计其数,冤假错案遍中华。

不能保障人民依法表达不同意见和反对意见的权利,继续规定谁“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就处理谁,结果只能重蹈历史的覆辙,害人害己害子孙。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习近平不断集权 到底为什么?
王友群:习近平不得不防的六大隐忧
王友群:习近平倡导学党史 习仲勋的遭遇可镜鉴
王友群:习近平要保的中共 百年杀人知多少?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中共军机不打自伤 台海难得安静
【思想领袖】基辛:用正义判断 不做有用的白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