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中共不是国际体制的竞争者和挑战者

人气 333

【大纪元2021年03月05日讯】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星期三(3月3日)公布了拜登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中期指导方针》(Interim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ic Guidance)。国安会表示说,这份战略方针是拜登“在与世界接触时的愿景,为美国政府各部门提供国安战略指导。”这份报告特别指出“威权国家”中国,是唯一有潜在综合实力挑战国际体制的“主要竞争者”。

白宫发言人莎琪(Jen Psaki)认为这份国家安全战略中期指导方针,旨在抓紧在“这一代人仅有的一次机会,能够同时更新美国国内与国外的优势”。这份战略方针将提供美国政府各部门一个方向,来研究并制定一个全面性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并将在2021年稍晚公布最终的报告。

令人遗憾的是,这份二十多页的文件,虽然指出当前美国的命运与世界其它部分密不可分,但在战略方向上却忽略了我们世界最大、最严峻的危险,亦即中共和国际共产主义邪恶的全面攻击;报告指出对抗全球型的疫情和经济衰退,但忽略了导致全球疫情的中共因素和与之而来的全球经济疫情导致的衰退;并把所谓的“种族正义的危机”、“气候的紧急情况”等左派人为制造的危机夸大和提升,作为关键的话题,而导致政府战略最重要的议题被忽视。

报告虽然警告说,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民主正在日益受到围攻”,“自由社会一直从内部受到腐败、不平等、不公平、两极化、民粹主义以及对法治的反自由威胁的挑战”。那拜登政府为什么不从2020选举中、背离民主原则的异常现象加以关注?为什么不能任命独立检察官对此进行调查、以平息美国人民的怀疑?攘外必先安内,选举的舞弊削弱了美国人民对自己政府的信心,遑论“民主国家还越来越受到外部敌对威权强国的挑战”?

这份国安战略指导文件说,与中国、俄罗斯和其它威权国家的角力不断增加,中国(中共)是唯一有综合实力持续挑战国际秩序的主要竞争者。“因为中国迅速的变得更加强势,并且在美国竞争者当中,只有中国有潜力结合经济、外交、军事与科技力量来持续挑战一个稳定和开放的国际体系。”

中共不是国际体制的“竞争者”和“挑战者”,而是赤裸裸的“破坏者”和“毁灭者”。如果拜登政府没有这样清醒的认识,势必将美国引入深渊而不自知。中国共产党人曾经不加掩饰的叫嚣说,他们要“彻底打破一个旧世界”,而“建立一个红彤彤的新世界”。言犹在耳,难道人们已经这么快的就忘记了吗?

人们应该记得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一月底出席达沃斯年度经济论坛的视频会议时的发言,习强调说,“规则一旦确定,大家都要有效遵循”;“有选择的多边主义”“不应成为我们的选择”。习特别强调,国际社会应该按照“各国共同达成的规则和共识来治理,而不能由一个或几个国家发号施令”。显然,中共对二战以来的国际关系准则、国际关系的架构,国际规则,根本就不予承认,而要以中共可以接受的“共识”,来改变规则,以符合中共的利益。这岂能说是一个公平的竞争者的所作所为?

并且,中共也不是一个合理合法的“挑战者”。因为中共一旦发现它的要求得不到满足,就会绕开规则、拒绝规则、曲解规则,正如中共在加入世贸组织前后的所作所为一样。中共总理亲自下令,要绕开世贸的规则;中共甚至公然叫嚣,要重新定义“什么是市场经济”。习近平在达沃斯甚至威胁说,“在国际上搞“小圈子”、“新冷战”,排斥、威胁、恐吓他人,动不动就搞脱钩、断供、制裁,人为造成相互隔离甚至隔绝,只能把世界推向分裂甚至对抗”。也就是说,中共不惜分裂世界、与国际社会对抗,也不会接受规则、按规则办事,更不会公平的参与当前的国际体制。

拜登政府的国务卿布林肯宣布:美国“将不通过昂贵的军事干预或试图用武力推翻专制来促进民主”。这不免令人深深的省思。拜登是什么意思呢?面对专制暴政的武力威胁和侵犯,美国也会无动于衷吗?这难道不是在给中共大开绿灯、给中共这样的流氓政权吃定心丸吗?公开声称这样一个本应是高度机密的国策、军事战略,让美国在世界面前丢尽颜面,也等于把自由社会给完全的出卖!如果美国不能起到世界警察的作用,不能以军事上强大的威慑力让国际流氓国家如中共之流感到震撼、震颤,神明也不会给美国这么强大的军力,美国也会变得虚弱。

布林肯还说,美中竞争、合作、对抗并存。这是对中共认识严重的缺欠,罔顾川普政府经过四年的努力让美国朝野达成的、对中共最为清醒、最为深刻的认知,亦即中共是当今美国和自由社会最大的敌人!美国可以与盟友、朋友、和一般的对手竞争、合作,但对美国最强大、最危险的敌人,美国不能合作,也无需竞争,美国只能全面的对抗、反击、和痛击。

布林肯正确的指出,“若美国不捍卫新疆和香港,中国将更肆无忌惮”,“美中关系是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考验”。布林肯的外交政策看似合理,认为华盛顿将与中国“在应该的时候竞争,在可以的时候合作,在必要时对抗”。但是,美中竞争的时刻已经过去,合作的机会已经关闭,对抗的规模和面积正在日渐加大,即将进入全面的对峙。中共在新疆建集中营、活摘法轮功器官、逼使藏人自焚、灭绝蒙古文化、熄灭东方明珠香港、全面摧毁地下教会、剥夺私人企业家资本、掩盖并输出中共病毒,等等等等,与这样的政权谈合作,就是助纣为虐;与这样的政权竞争,就是敌我不分;与这样的政权对抗,本来在川普时期就已经开始,但现在拜登政府却踌躇不前,正在错过最佳的时机!

美国德州参议员克鲁兹正确的指出,拜登政府的每一项行动,都减轻了共产中国的压力。“拜登新政府的每一项行动、每一项提名,就涉及中共的部分,都减轻了审查、减轻了制裁、减轻了对共产主义中国的压力。”“我们看到了对共产中国的稳定和系统的拥护,这是危险的,这对我们的国家来说很危险,相当鲁莽。”

欧美一些专家学者在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就“中国威胁”问题进行研讨,得出许多“十分罕见”的结论。例如,中共坚持社会主义,但不排斥资本主义,既不是公有制经济,也不算是市场经济。这种适用性经济模式,十分罕见。其实,中共这种权贵主义和裙带资本主义的方式,所摧毁和破坏的,恰恰就是国际社会公平的竞争和合作的体制。

再如,“中国想做任何他们认为重要的事情,没有做不成的,因为他们可以不受任何阻挡地举全国之财力、人力、物力去办。这种举国机制,十分罕见。”这种罕见的“举国体制”,也是对国际社会公平竞争的摧残,因为中共是在利用国家的力量,在为中共权贵谋利益,在与其它国家的私人企业进行不公平的竞争。

总之,中共不是现有国际体制的“竞争者”和“挑战者”,而是赤裸裸的“破坏者”和“毁灭者”。如果拜登政府没有这样清醒的认识,势必将美国引入深渊而不自知。《国家安全战略中期指导方针》的结论说,“没有哪个国家处在像美国这么好的位置来引领这样的未来。这样做要求我们拥抱并恢复我们的持久优势,并带着信心与实力来与世界打交道”。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陈述,完全没有阐明美国面临的沉重危机和对世界的危险,因为战略目标的误判和对枝节和政治正确等问题的过度关注,拜登政权给美国带来的危险,还没有完全展示出来。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讲席教授)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谢田:中共金融官员嗅到致命气息
面对中共威胁 澳总理:建印太联盟是重中之重
美助卿:美国不再听信中共的自我标榜
余茂春:香港问题反映中共与整个世界之间对立
最热视频
【首播】专访程晓农:经济全球化告别中国版(6)
【思想领袖】克拉奇:制止中共种族灭绝
【未解之谜】两位医生经历的临死体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