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希腊神话黎明女神离开提索奥努斯的启示

文/埃里克·贝斯(ERIC BESS)翻译/陈遇
奥罗拉离开提索奥努斯
弗朗切斯科·索里梅纳(Francesco Solimena)的作品《奥罗拉离开提索奥努斯》(Aurora Taking Leave of Tithonus),1704年。油彩、画布,201.9 x 59.7公分。盖蒂博物馆(J. Paul Getty Museum),加州。(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1260
【字号】    
   标签: tags: , ,

奥罗拉(Aurora)是希腊罗马神话中黎明的化身。她是泰坦巨人的女儿,也是奥林匹亚最早的12位主神之一。她是日月之神的姊姊,同时也是风与星辰之神的母亲。

在《阿芙萝黛蒂赞歌》(Homeric Hymn to Aphrodite)的荷马诗颂中,奥罗拉(又叫厄俄斯,Eos)爱上了凡人提索奥努斯(Tithonus),她被他俊美的外貌迷住了。有一天,她驾着马车绑走了提索奥努斯,从此将他留在身边。由于奥罗拉实在太喜欢他了,便请求宙斯将他变成长生不死的神,宙斯同意了她的请求。

许多年过去了,提索奥努斯开始逐渐地衰老。他的头发开始变白,这足以让奥罗拉和他产生距离。她这才想到,自己当初只有请求宙斯让他获得永生,却没有要求让他永保青春。因此,提索奥努斯可以长生不死,但他的外貌却会不断地老化。

等到提索奥努斯更老的时候,奥罗拉就不再像他年轻的时候一样爱他了。不过,她仍然想照顾他,因此将他安置在自己的宫殿中,一个可以令他感到舒适的地方。

最后,岁月完全吞噬了提索奥努斯,他已经老得无法动弹了。奥罗拉便将他带到她明亮的房间中,在那儿他不停地叫喊。有些文献中写到,她最后把他变成了一只蚱蜢,每当听到它鸣叫时,便会让奥罗拉想起他。

奥罗拉离开提索奥努斯
弗朗切斯科·索里梅纳(Francesco Solimena)的作品《奥罗拉离开提索奥努斯》(Aurora Taking Leave of Tithonus),1704年。油彩、画布,201.9 x 59.7公分。盖蒂博物馆(J. Paul Getty Museum),加州。(公有领域)

《奥罗拉离开提索奥努斯》

意大利画家弗朗切斯科·索里梅纳(Francesco Solimena,1657─1747)在晚年时完成了这幅作品《奥罗拉离开提索奥努斯》(Aurora Taking Leave of Tithonus)。

索里梅纳将这幅画的右上半部以奥罗拉作为视觉焦点。奥罗拉坐在云朵上,暗示着她是天神的身份。天使们服侍在这位黎明之神的周围,替她戴上花冠,又带来一支火炬,奥罗拉用这支火炬将昏暗的背景照亮。

提索奥努斯则出现在画面对角的左下半部。他年老的形象和奥罗拉完美理想的青春容貌形成对比。横卧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单,提索奥努斯举起左手遮住眼睛,似乎无法承受奥罗拉火炬散发出的强烈光线。

真理与爱的永恒之美

对我来说,奥罗拉和提索奥努斯的故事不仅是一个追爱或衰老的简单故事而已。这幅画作和这则希腊神话对我们今天有什么启发呢?

我认为奥罗拉恰巧是黎明女神非常有意思。什么是黎明呢?它是做什么的呢?黎明是黑夜转为白天的时刻,这时候太阳的光芒照亮了原本黑暗的地球。

索里梅纳在描绘奥罗拉的时候,特别将她画在云朵上,手中拿着火炬。而画面的背景则是蓝黑色,奥罗拉正准备履行她的职务,照亮黑暗的大地。

这幅画有可能是在暗示着我们与神的关系吗?是否透过加深我们对神圣真理和伟大慈爱的了解,有助于暴露出我们心中原本看不到的黑暗角落呢?

在画中,奥罗拉的头上冠以花环。一旁的小天使拖着一整盘花,而奥罗拉的左手中也握着一小束花,花在此是美丽的象征。天使们将美奉献给奥罗拉,意思是作为一位女神,她得以拥有天神之美。

而在故事中,奥罗拉之所以爱上提索奥努斯是因为他的美貌,后来离开他是因为他衰老不再俊美了。若奥罗拉得以保有神的美貌,为何她会被凡人的美迷住呢?

她手中的火炬或许可以提供我们一些线索。美貌,至少是视觉上的美,只有在被光照亮的情况下才能看到。我认为在神圣的真理与无边慈爱的照耀下,我们的心灵也会是美的;这是用神的光耀填满我们心灵的黑暗处,使之也闪耀着美丽。

那么,是否提索奥努斯原先的俊美是结合了形体上的美,以及追求神圣真理与爱这种心灵之美呢?若是的话,或许他的衰老是由于他逐渐放弃了对于神性的追求。

画家索里梅纳在描绘提索奥努斯时,将他的手摆在衰老的脸庞前,挡住了奥罗拉的光。他用手制造阴影,让天神的光没办法照射过去。

若奥罗拉的火炬代表着神圣真理与爱,那么提索奥努斯的手是否意味着对其的抗拒呢?有趣的是,提索奥努斯用象征着五官之一的手,举起来遮住了其它四个感官——眼睛、耳朵、口、鼻——所有他用来感知世界的感官。

是否提索奥努斯试图遮住五官,将他们留在黑暗中以拒绝神的真理与爱呢?或许他不断地衰老,让奥罗拉对他失去兴趣,是因为他忘了持续追求对真理与爱更深更广的认识,反而关注在尘世的事物而使他的心灵逐渐黯淡。

我们是否可能重新唤起我们对于神圣真理与慈爱的向往,让我们也值得拥有天神之美?

许多人生旅程都是从一个问题开始的。什么样的问题可以引导我们踏上一个更光明美好的心灵之路,藉由神圣真理和爱升华至永恒之美的境界呢?

传统艺术作品有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可以指向肉眼不可见的东西,从而引发我们思考:“这对我、对每位观众意味着什么?”“它如何影响了过去,又会如何影响未来?”“它对我们身而为人的经验有什么启迪?”

作者简介:

Eric Bess是一位美国写实艺术家,目前是视觉艺术博士研究所(Institute for Doctoral Studies in the Visual Arts,IDSVA)的在读博士生。

原文The Eternal Beauty of Divine Truth and Love: ‘Aurora Taking Leave of Tithonu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亚琛大教堂
    亚琛大教堂的建筑物融合了古典时期和拜占庭的传统,是阿尔卑斯山以北地区自中世纪以来第一座大型拱顶结构的建筑物,对于中世纪早期卡洛琳王朝的宗教建筑具有相当深远的影响。在德国建筑史上,更有学者将其称为“卡洛林文艺复兴”,对于中世纪建筑艺术的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 圣马可大教堂
    圣马可大教堂(St. Mark’s Basilica)位在威尼斯大运河旁著名的圣马可广场上,和一旁的总督宫、圣马可钟楼等建筑物共同围塑出文艺复兴的广场。据说,拿破仑在18世纪来到威尼斯时,赞叹这里是“欧洲最美的客厅”。
  • 摩根图书馆
    在纽约曼哈顿麦迪逊大道上有着一栋独特的建筑,外观像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别墅,仔细一瞧却能看到古希腊、罗马和文艺复兴等不同时期的建筑风格及艺术,这里是著名的麦金大楼(McKim Building),知名银行家约翰·皮尔庞特·摩根(John Pierpont Morgan)的私人图书馆。
  • 美泉宫
    近350多年来,美泉宫(Schönbrunn Palace,又译熊布朗宫)优雅地矗立在维也纳市郊,这里曾是奥地利最后一个王室——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的家。
  • 凡尔赛宫
    法王路易十四在扩建父亲的山顶城堡(这间豪华的乡间寓所)后,便开始了这项传统。在往后五十多年的时间里,凡尔赛宫成为欧洲规模最大又最具影响力的宫殿,也成为建筑、音乐、戏剧和装饰艺术等伟大艺术发明的来源。
  • 野生动物, 鸟类, 安德鲁·普莱奇, Andrew Pledge
    安德鲁·普莱奇(Andrew Pledge)可不是一般的画家,他是专门描绘野生动物的画家。在普莱奇笔下的世界,那些不太受欢迎甚至可说长相奇丑的野生鸟类,都变成了一幅幅美丽的画面。不久前,这位自学画家就是以这项独特的天赋,以一幅描绘美洲《林鹳》(Wood Stork)的作品,荣获了大卫·谢泼德野生动物基金会(David Shepherd Wildlife Foundation,DSWF)2020年最佳野生动物画家奖。
  • 布伦海姆宫, Blenheim Palace
    英式巴洛克风格出现时间不长,也没有发展到欧洲巴洛克那般的华丽。在英国,巴洛克建筑的外墙多使用石灰岩和石板作为建材,装饰上较为保守,多为人像、柱廊和壁柱等简单的元素。然而在室内空间,繁复华丽的装潢和法国著名的宫殿相比丝毫不逊色。英式巴洛克较早期的建筑有像伦敦著名的圣保罗大教堂,而布伦海姆宫则是该时期的巅峰之作。
  • 手工艺, 墨西哥, 传统, Someone Somewhere
    墨西哥新创公司“Someone Somewhere”(暂译“某人某处”)的宗旨是帮助当地的传统手工艺师脱离贫穷。他们三个都是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透过在Kickstarter网站上架设专案销售T恤和背包来募资。没想到才刚上线,来自世界各地27个国家的订单便蜂拥而入。短短两天内,他们就达到了募集5万元的目标,后来因为订单超过他们的供应极限,甚至还得将专案提早关掉。
  • 圣彼得堡, 冬宫
    俄罗斯圣彼得堡(St. Petersburg)的冬宫(Winter Palace)有着粉绿色的外墙,这里曾是该国著名的君王之家。不过,这座冬宫的建筑风格可不简单,从最早的巴洛克、新古典、哥德式,一直到洛可可风格皆可在此找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