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劫持民主 民主党踢开共和党闹革命

人气 1678

共和党的危机真正来临了。在失去白宫后,麦康奈尔等人认为还可以在国会层面上有所作为,但自1月20日之后,拜登发布的近60项总统令(可能还在增加),几乎在不需要国会同意的情况下,全方位地改造美国。

民主党的政策已无须共和党背书

联邦财政是由纳税人支付的税款支撑,无论如何需要考虑全体人民的利益,但民主党现在三权在手,公然满足一党之私。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在参议院会议上就Covid-19病毒纾困法案发表讲话,说一些参议院共和党人在拜登宣誓就职后几天就去了白宫,提议在疫情问题继续保持两党合作,但被民主党人拒绝了。民主党单独起草的纾困法案要点是:1. 民主党决定在法案中加入与疫情完全无关的项目,庞大的1.9万亿美元的提案中,只有不到9%的资金(约1710亿美元)用于Covid-19病毒的核心医疗,用于疫苗接种的款项不到1%(190亿美元),与此同时,却把3500亿美元补贴给长期管理不善的民主党州政府和地方政府,这个数字是疫情纾困需求的好几倍。2. 大规模扩大奥巴马医改补贴,让更富有的人可以不成比例地受益。3. 资助硅谷的地下铁路(这是佩洛西的地盘),升级一座从纽约到加拿大的桥梁(这是舒默的地界),为计划生育(也就是堕胎)拨款。4. 法案还包括向联邦政府雇员提供豪华的儿童在家学习福利,不仅每人能获得两万多美元的补贴,还能享有15周的带薪假期。

白宫高级顾问塞德里克‧里士满(Cedric Richmond)3月初告诉Axios,拜登白宫将在不需要国会同意的情况下以奴隶制赔偿为由,向黑人进行赔偿:“像欠我们的一样,向我们付款”(里士满先生是黑人)。

意在民主党永久执政的H.R.1选举改革法案

但以上信息不算最坏的消息,真正的噩耗来自于3月2日民主党提交的H.R.1选举改革法案。3月2日,联邦众议院民主党把选举改革法案H.R.1推到了众议院会议大厅进行讨论和投票,引发共和党人的不满。

H.R.1法案中争议最大的条款包括:允许全国性大规模邮寄投票、允许16岁和17岁青少年进行选举登记、永久允许提前投票、对网上登记进行最低限度验证、将选票的收集合法化以及重罪犯服刑期满后的投票权等。H.R.1还规定,各州必须在选举日后10天内点算每一张邮寄选票;各州还必须允许“选票收集”(ballot harvesting),也就是允许受薪的政治行动者从养老院等地方收集缺席选票,这会使美国最脆弱的选民受到胁迫,增加他们的选票被篡改的风险;与此同时,州和地方选举官员将被剥夺保持选民名单准确性的能力,被禁止核实选民资格,选民身份证件也将被禁止在各地使用。

H.R.1方案其实是民主党在2019年初掌握众议院后的第一个议案。自2019年初民主党制定这个法案之后,已经在美国民主党州与摇摆州宾州、乔州、亚利桑那等州实行,这些州的共和党掌权者以疫情为由临时修改选举条例的内容,成为民主党及其利益同盟操控2020美国大选的工具。如果通过法律形式固定下来,民主党将成为美国的永远执政者。正如共和党众议员布鲁克斯(Mo Brooks)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说:“在H.R.1立法中,有几十项条款破坏了选举的神圣性和准确性,2020年我们在全国少数地方看到的大规模的选举问题,以后会成为全美国的普遍现象。”在这种选举模式下,共和党与其它党派如果想执政,只能希望民主党在装点“多党制民主政治”门面时,恩赐配票,如同突尼斯的独裁者本‧阿里当年所做的一样。

公民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多党共存与通过公平选举实现的政党轮替是民主政治的两个基本特点。美国民主党已经通过2020大选破坏了公民一人一票的制度,如果用H.R.1法案将2020大选模式固定化,那么死亡的不是共和党,而是美国的民主制度。

共和党还有办法挽回局面么?

目前,共和党州正利用《宪法》赋予的自治权,从三个层面阻击拜登政府对本州的伤害与改造,一个是拒绝执行总统令,如德州、佛罗里达州等;二是在州层面废除2020年修改的选举立法与行政令。但是,一个事事守法、内部凝聚力不强的党,是很难与一个习惯在法律上打插边球、善于用利益凝聚全党、现在三权在握、且能控制媒体的政党对峙。

《时代》周刊2月5日刊发的《影子竞选秘史》虽然是窃选者炫耀胜利,但却极为清晰地揭示了一个事实:无论是组织方式、社会动员能力、宣传能力方面,共和党还停留在工业时代的竞选政治上,而民主党早已成为一个擅长高科技运作且会采用1984方式控制社会、舆论的列宁化政党。

民主党的凝聚力主要来自两点,一是利益共享,二是对党内人士毫无原则的护短。前一点是所有现代组织、政党的特点,但后一点本是帮会组织的特点,不应该是民主国家政党的特点。这一护短主要体现在对本党重要成员所做的任何违法、有悖政治伦理的事情视而不见,而且通过各种台底动作阻止追究。

以现任民主党总统拜登为例 ,其家族早就因向外国出售影响力而身陷腐败丑闻,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于2020年9月发布了《亨特·拜登、布内斯马的腐败行为对美国政策和相关问题的影响》,但民主党对此视而不见,假装不存在;美国新闻网站 Axios经过长达一年的深入调查,发现方芳自2011年开始,透过政治集会、协助竞选募款或色诱等手段,接近美国地方议员及重要政治人物,借此打入美国政治圈。加州民主党众议员史沃威尔(Eric Swalwell)是中共女间谍方芳渗透色诱的重点目标,但他受到民主党的保护,仍然官居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要职;纽约州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疫情期间造成老人院的老人大量死亡,三位原女下属对他进行性骚扰指控,加州州长纽森身陷各种腐败及政治作为不当丑闻,加州民众“罢免纽森” (Recall Gavin 2020)运动已收集到超过182万签名,但民主党对这两位都予以袒护。

上述做法意味这个政党的变质堕落。但是,对一个社会中坚选民——中小企业主与政府公务员之外的工薪阶层的主体纷纷抛弃的政党来说,护短成了党的凝聚力以及战斗力。共和党虽然不可以学习民主党这种丧失原则的护短,但内部不团结,甚至不能保护本党选民的正当权益,会在这种争斗中处于下风。下列现象成为美国社会的常态:当科技公司打压保守派言论、美国企业开除、解雇保守派议员、银行查封保守派人士的账户,共和党不能给予适当的支持;当众议员玛乔丽·泰勒·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 因为反对各种政治正确而被民主党排挤在国会各委员会之外这类情况发生,而共和党不能全力支持时,那是无法凝聚本党人心的。

不客气地说,在2020年大选中,摇摆州共和党议员为民主党的操控选举服务,让民主党成功窃选,是民主党成功窃选的重要原因。大选之后,当川普团队及支持者为赢回选举而艰苦斗争时,共和党内部分国会议员甚至拒绝指责大选舞弊、抛弃川普,投靠民主党,直至走到今天丧失与民主党抗衡的力量。

CPAC大会,只是开了一个重新团结的头。还得加强地方一级的基层组织与动员能力,让自身的竞选活动适应科技时代的需要与变化,比如要掌握高科技时代的政治运动组织能力;办社交媒体,让自己具备高科技时代驾驭网络舆论的能力。现在,立法、司法、行政等三权全在对方掌握之中,舆论阵地也由民主党占领。共和党率领7400万选民,想夺回美国,必须从《时代》周刊《影子竞选秘史》中学习对方的战略战术。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学者分析拜登政府上任 美中关系及对台影响
拜登接受提问前 白宫视频突中断 引发猜测
拜登政府表态支持台湾 被指“温和而模糊”
美议员推法案 拟迫使拜登将华为留在黑名单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王岐山处境微妙 34科企恐遭共产?
【新闻看点】习急武统 台军力增 美议员吁除鳄鱼
【秦鹏直播】阿里再被罚 习求助默克尔失灵?
【横河观点】中共承认疫苗效差 美军蔑视辽宁号
【微视频】习近平防蚂蚁暴雷?传杨雄忘带红卡死亡
【重播】美参院听证:情报巨头谈世界威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