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役情最前线】习毁香港的三原因

【大纪元2021年03月06日讯】(大纪元香港新闻中心报导)香港民主派初选案4人获准保释,高等法院6日处理保释复核;中共人大开幕,提出“香港特色民主选举”;习近平为何要毁“一国两制”?评论指有三个理由;拜登政府表态对中共强硬,外界褒贬不一;政协代表提出奇怪议案,取消英语课,小学生晚放学;马路监控器装在私家电路,商户老板投诉无门;大陆多地外卖员罢工抗议,指工作安排如“与死神赛跑”。

初选案4人获保释 高院6日处理保释复核

3月5日,香港民主派初选被捕者中4人获准保释,林景楠、刘伟聪、杨雪盈及吕智恒4人傍晚被带到西九龙裁判法院,之后在亲人的陪伴下回家。

47名民主派人士在3月4日完成4天的提堂之后,裁判官批准其中15人保释,不过律政司立即提出复核,所有人还押。在3月5日,律政司突然放弃追击其中4人,仅复核其中11人的保释决定,高等法院将在3月6日处理有关保释复核。

中共人大开幕 提出“香港特色民主选举

3月5日,中共人大会议在北京开幕。

中共总理李克强在开幕式上发表政府工作报告。据中央社报导,李克强宣读的报告全文1万6千余字,光“稳”字就出现了64次,突显当局“求稳”的意图。在有关港澳的部分,李克强没有提及近来最火的词“爱国者治港”。他延续去年的说法,重申“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针,并强调要“坚决防范和遏制外部势力干预港澳事务”。

在李克强宣读报告之后,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对修改香港选举制度的草案作出说明。

王晨声称,香港现行的选举制度存在“明显的漏洞和缺陷”。他特别提及民主派初选,声称他们企图通过选举“夺取香港管治权”。

草案提出修订基本法附件一和二,但不会修改《基本法》正文,由中央决定加本地立法的方式分步推行。草案赋予选举委员会更多权力,由他们选举产生较大比例的立法会议员,以及提名所有立法会议员参选人。王晨称之为建立一套“有香港特色的,新的民主选举制度”。

另外,据《南华早报》引述消息,为了配合选举改革,立法会选举将再延迟一年到2022年9月。

在人大开幕式结束时,代表纷纷起身离场。现场影片显示,政协副主席董建华离场时突然在台上仆倒。他跌倒后似乎动弹不了,旁边数名代表连忙上前,其中一名男子拦腰抱住董建华,用力将他拉起来。特首林郑月娥等人上前慰问。

董建华其后向他创立的“思考香港”网站表示,他没事,只是离席时忙于与人打招呼,绊了一下。

评论:习近平毁“一国两制”的三个理由

中共前党魁邓小平发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在习近平统治下,中共发明了“香港特色民主选举”这一新词。所谓香港特色民主,实为中共特色的民主,宣告几十年来香港民主化的成果一铺清袋(一败涂地)。

本来中共在香港这个世界金融中心获得了大量利益,为何习近平突然急于毁掉香港?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分析,主要有三点原因:

第一、现在中共的数码极权体制越来越成熟,一个自由的香港对于中共来讲,如同越来越碍眼的路障。在“一带一路”框架中,香港也是重要一环。如果它没有办法完全控制香港,对它的极权体制是难以忍受的隐患。

其次,习近平自十九大以后就已经决心回归毛泽东路线。邓家后人以及一班红二代总是抬出邓小平来压习近平。习近平决心反击,彻底否定邓小平路线,要搞习式改革而不是邓式改革。而香港正是邓小平最具代表性的政治遗产,所以他决心拆除香港“一国两制”这块邓小平的招牌。

另一方面来讲,香港的“一国两制”本来是中共引诱台湾的诱饵,一旦发现台湾不上当,不吃“一国两制”这盘菜,诱饵就没必要一直留着了。

第三点原因是,香港一直都是反对习近平的江派势力据点。目前习近平权力日益巩固,但是他也面临着明年中共二十大,解决他是否能够永久执政的关键问题。近期,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的博裕资本开始将部分资金搬到新加坡。唐靖远认为,这与香港整体被习近平控制的进度息息相关。

唐靖远说:“香港是习近平扩张红色极权,要染指世界霸主地位这条路上第一个牺牲品,而台湾是名单上的下一个。”

拜登政府表态对中共强硬 外界褒贬不一

在3月3日,美国拜登政府公布首个《国家安全战略中期指导方针》,其中表态支持台湾。报告说,美国将支持台湾这个先进的民主伙伴与重要的经济与安全伙伴,对台湾有着长期的承诺。

不过,这份战略方针被批评“温和而模糊”。自由亚洲电台引述国民党前立法委员林郁方表示,拜登政府没有提到具体对台军售,更没有提到如果台湾遭受攻击美国一定协助。台湾政治大学名誉教授丁树范则表示,拜登的对台政策介于奥巴马与川普之间,而奥巴马政府比较忽视台湾。

在3月3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发表外交政策演讲,将美中关系称作“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考验”。对他阐述的拜登政府对华政策,外界褒贬不一。有人认为他维持了上届政府对中共的强硬态度,也有人认为他讲的只是“老一套空话”。

布林肯在讲话中明确了对中共的总体策略:“该竞争的时候是竞争关系,可以合作的时候是合作关系,必须对抗的时候是敌对关系”,而共同点在于与中共接触要保持“强硬姿态”。他也提到,“在新疆人权遭到侵犯或香港民主遭到践踏时,维护我们的价值观”,“如果我们不这样做,中共将会更肆无忌惮地行动。”

时事评论员钟原3月5日在大纪元撰文指,在布林肯展示“强硬”后,中共暂时低头。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最近不再提“红线”,没有再要求美国“谨言慎行”,只是重复一些维护世界和平的谎话,看起来准备重回守势。

不过,对于布林肯的表态,美国保守派依然感到不满。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对外和国防政策研究副总裁卡拉法诺(James Jay Carafano)向大纪元表示,布林肯这一讲话是“老一套空话”。与中共进行选择性合作的理念,是“失败的数十年构想”。他质问:“在我们与中国有关的所有关键问题上,我们(与中共)都是对立的。那我们要如何合作呢?”

卡拉法诺也批评,布林肯的整个讲话并未传达出一个连贯的战略。

政协奇怪提案:取消英语课、小学晚放学

中共政协会议3月4日开幕。每年两会都有令人瞠目结舌的议案,成为网民讨论的话题。

今年有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政协副主席马光瑜提出“全面取消小学生家庭作业,推迟小学放学时间”。马光瑜说,小学生应该减轻负担,不应该在家中做功课,但是要推迟放学时间,与父母下班时间一致,让学生做完功课再回家。

这一提议引起民众热议。有人质疑,这是否变相让人超时工作,“孩子老师都要跟家长一起996”。

其它一些议案就更加奇怪。有人提出中学、小学取消英文必修课。这项议案是由政协委员许进提出的。许进认为,现在智能手机都有翻译软件,所以学生不再需要学习英文。

另外,政协委员、广东财经大学法学院副院长鲁晓明建议将法定结婚年龄下调到18岁,因为目前中国老龄化加剧,不应该再鼓励晚婚晚育。

为了鼓励多生小孩,还有政协委员建议,政府为单身青年提供心理辅导和婚恋咨询,也有人提倡代孕合法化。

有网友说,取消英语的必修课地位,可以说是为北京当局的闭关锁国提前铺路;至于鼓励提早结婚生育,则是为中共权贵们“割韭菜”提供补充,免得中国的年轻人所占比例越来越少,可割的韭菜也就越来越少。

两会代表全打国药疫苗?大陆接种率不足4%

中共全国人大代表、国药集团国药控股董事长于清明在3月4日宣称,5000多名参加两会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全部接种了国药研制的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灭活疫苗。他没有透露他们接种的时间。

在人大开幕式后跌倒的董建华,2月26日在香港刚刚接种了科兴疫苗。难道他去大陆又接种了一剂国药疫苗?

此前中共官方发布“新冠病毒疫苗接种须知”,规定疫苗接种年龄为18至59岁。有网友感到疑惑,难道两会代表都是59岁以下的?

不过,在3月2日,国药集团中国生物董事长杨晓明接受央视采访时称,根据国药疫苗最新上市的说明书,60岁以上年龄段已经可以接种,而3至17岁还有待药监局审核。

于清明还宣称,国药集团目前是全世界最大的中共病毒疫苗生产商,已经供应了1亿剂疫苗,从未发现严重不良反应。

在3月1日,有北京网民“永远守护你的福妃”在社交网站爆料,她与丈夫接种了国药疫苗之后,丈夫全身生出大量小红包,高烧几日不退,又痛又痒。丈夫去医院检查,医生没有明确答复是否疫苗的不良反应。她见到有其他打过疫苗病人与她丈夫征状一样。不出意外,她的贴文很快就被删除。

根据政协发言人郭卫民在3月3日的讲话,截至2月底,中国已累计接种5200多万剂次中共病毒疫苗。虽然总数量仅次于美国,但是如果按照中国14亿人口计算,接种率尚不足4%。

监控器盗用私家电 沈阳商户投诉无门

在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中共加快发展“大数据”,布下天罗地网的摄像头。

近日,辽宁沈阳的一间修理铺老板向媒体披露,他的店铺耗电量特别高,而且在停工之后,电表还不停地在走。是不是电表坏了?他检查之后发现,原来是马路上的摄像头电缆接在他的电表上,每天耗电六度,已持续四五年。他找公安、交警,都是无人受理。在媒体曝光之后,公安局终于表示会将摄像头电缆移走,但是摄像头多年盗用的电费由谁来赔偿,仍然没有一个说法。

有网友说:“用人民的电监控人民,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中共的监控网络耗电量惊人,与2020年冬天出现电荒不无关系。中国能源大省内蒙古的乌兰察布率先表示电力不足,而乌兰察布正是中国的大数据中心。

数据中心耗电量巨大,除了服务器本身耗电之外,还有大量照明、散热设备。据艾瑞咨询分析,数据中心的运营成本中,电费占56.7%。

不满“与死神赛跑”大陆多地外卖员罢工抗议

中国“外卖小哥”闯红灯、超速、逆行,甚至酿成惨剧的新闻频频发生。近日,中国各地有外卖骑手组织发起罢工、怠工行动,引发外界关注。

3月1日,部分“美团”公司的外卖骑手在深圳发起罢工,抗议公司在未通知的情况下变相调降配送费。

去年做了一年美团骑手的李先生,4日对大纪元讲述这次美团骑手罢工的内情。他透露,公司对送外卖的骑手很严苛,要求必须在很短时间完成订单,不完成的话扣钱,但是目前公司的系统升级后,工作安排非常不合理,“东一个西一个”,骑手为了按时完成任务,不得不违反交通规则。有人形容“送外卖就是与死神赛跑”。

2017年上半年,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数据显示,在上海,平均每2.5天就有1名外卖骑手伤亡。同年,深圳三个月内外卖骑手伤亡12人。

除了深圳之外,北京等地也有外卖骑手发起罢工。在2月25日,外卖员组织“外送骑士联盟”创立人熊焰与多名好友在北京被捕。为了抗议当局拘捕工运人士,多地外卖骑手发起怠工行动。网民反映外卖下单后无人接单。据自由亚洲电台引述知情人士消息,外卖平台“饿了么”骑手号召在3月8日发起全国性大罢工行动,有关工运讯息遭官方封杀。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役情最前线】港47泛民案未查先捕 两会前维稳
【役情最前线】美媒:中共遥控印度大停电?
【役情最前线】国家丑闻 英33名校涉助中共核武
【役情最前线】47人提堂4天仍还押 一国两制消亡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美国制裁才知中国超级电脑有假
【新闻看点】美对台新规猛踩红线 中共诡异没声
【时事军事】美海军惊人计划 快速打击剑指中共
【探索时分】美军隐形航母杀手AGM-158C
【预告】专访程晓农:经济全球化告别中国版(6)
专访新书作家:成功亚裔与种族歧视的背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