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到了加拿大等西方国家就是做二等公民吗?

华裔名嘴姚永安 香港移民在加拿大成功的故事

人气 895

【大纪元2021年03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陶静慈温哥华采访报导)自去年夏天“港版国安法”颁布执行以来,香港的自由空间不断被挤压,许多人想逃离香港,但阻力重重。同时还有中共的宣传,说香港人到了其它国家就是做二等公民。真的像中共所说的那样,香港人到了加拿大等西方国家就是做二等公民吗?

事实胜于雄辩,且不说加拿大前总督伍冰枝就是一位香港移民,其实在加拿大的华人成功人士多得数不胜数,居住在温哥华的姚永安就是其中的一位。

加拿大名嘴姚永安,是三十年前移民加拿大的香港人。是资深时事评论人,其时评工作曾获得多个加拿大及国际奖项,其中《时代周刊》(TIME Magazine)曾在1997年Vancouver People To Watch栏目以全版篇幅介绍其传媒工作。那么对于一位香港移民来说,是如何能够在加拿大这片土地上崭露头角的呢?

1997年,《时代周刊》以整版的篇幅介绍了姚永安。(姚永安提供)

移民加拿大 一个新世界

生在香港、长在香港的姚永安说,以前对香港的印象并不好,觉得香港那个地方,很多人只关心钱。一直到最近四五年来,香港年青人的民主运动才使姚永安改变了自己对香港的印象,开始对香港有了好感。

姚永安在香港的时候是从事艺术行业的,姚永安的太太中学和大学都是在加拿大读的,在她回香港的时候,就已经申请了加拿大的移民。等到移民批下来的时候,他们还没有最后决定是一起去加拿大呢,还是大家一起留在香港。

因为姚永安没有到过加拿大,所以他们就决定先来看看。很短的时间之后,姚永安就觉得很喜欢加拿大,最后他们决定留在这里,当时是1991年。

初来乍到,姚永安回忆说:“我刚到这里的时候也是什么都不懂的,我太太比我早来这里,当时去一个加油站,怎样加油我都不知道的。很多东西我都不知道的,很基本的东西我都不懂的。当时看到Superstore,哇,我真的觉得大得都不能够想像……,觉的是一个不同的世界。”

姚永安与吴门画派大师周士心。(姚永安提供)

夫妻合力 一切从头来

姚永安的太太比姚永安先到加拿大,她先是在Granville街的一家花店工作,工作很辛苦,因为那家花店是半露天的,冬天很冷。她自己又去学了一些插花课。等到姚永安移民过来之后,她就跟姚永安商量说自己很想要做花店。姚永安也很支持太太的决定,这样夫妻一起做,姚永安负责做宣传。

于是在姚永安刚落地三个月的时候,就已经签好了租约,店就开在市中心很有名的一个大厦里,当年还没有华人在那里开店。当时姚永安太太身边的朋友都不看好这个决定,认为年轻人的这个决定太轻率了:跑到市中心最贵的地方去,租金那么高!

但姚永安支持太太的决定,他说,“我的想法是,我们要做的是主流人士的生意。那做主流的,开公司的、大宾馆的,我就要到他们的地方去做啦。”

姚永安与太太一起开的花店,以他们两人的名字合在一起作为店名。(姚永安提供)

事实证实姚永安和太太的决定是正确的,他们的花店做得很成功,从一个店到两个连锁店,最多的时候达到三个连锁店。姚永安夸奖太太在插花方面很有才华,当然也少不了姚永安的宣传有功。

品尝孤单与踏足媒体

初到加拿大,虽然作为香港人移民加拿大没有语言问题,但什么人都不认识,同样会给生活带来不便。所以当时姚永安加入了在温哥华的香港中学同学会,认识了一些朋友。在这里,姚永安得到了很大的帮助,朋友们会告诉他,如果你想做什么的话,你可以找谁找谁,这对于刚移民来这里的姚永安来说非常重要。

但是同学会里的朋友感兴趣的就是唱卡拉OK。这些事姚永安不感兴趣,他对政治、文化感兴趣,而这里没有人跟他聊这些,那时的姚永安感到非常孤单。

随着对加拿大政治文化的了解,姚永安也慢慢地看到了华人社区存在的问题。比如说,那时候有很多华人跟姚永安说,加拿大人很笨、很懒,有很多空子可以钻。姚永安觉得这些都是很功利的看法。

他认为加拿大是一个人与人之间充满信任的社会,是一个很高的境界。而别人相信你,你却说这里人很笨,觉得可以骗骗人家,姚永安觉得这是不好的。

他觉得加拿大中文媒体有一个很重要的责任,就是让新来的移民能够通过媒体知道真正的加拿大社会是什么样的,加拿大人的价值观是什么样的。姚永安说,开始的时候跟同学会里的朋友聊这些问题的时候,根本就没法讲。

后来讨论多了,朋友们慢慢地就开始能够接受姚永安的观点了。但每次都是这样,姚永安就觉得很闷,因此就想在媒体上把自己在政治上的看法写出来。

后来姚永安就每天在中文媒体上做时事评论,包括纸媒和电台。他说:“在媒体做评论的时候,空间大很多了。”也因为自己做评论,也多会去关注英文的评论员是怎样看问题的,思想就不只是局限在华人的圈子里,去看华人圈子外的人是怎么讲的,就不一样了。

而对于英文媒体,姚永安也觉得应该让加拿大人能够理解来这里的移民,他们的想法、他们所面对的困难,希望大家能够互相了解。

姚永安后来就给《温哥华太阳报》写专栏,在当时是唯一一个在主流媒体上写文章的华人。

那时候姚永安白天要上班,而且很多工作都是体力劳动,到下午的时候,就去电台做一个小时的直播节目。晚上回到家还要给中文报纸写专栏,做时事评论。

回顾那时的生活,姚永安说,“当时真的是很辛苦,因为到晚上,我真的是很累了。”可是还要对当天发生的事情做评论,第二天报纸就要出的。而且“在加拿大我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懂的,有的时候还是讲得不够好,写不下去的,马上再换一个话题重写,当时很辛苦。”

姚永安说那时候就是觉得对自己是一个锻炼,所以一直坚持着。因为写这些话题,可以使自己从不同的角度对加拿大的政治都有了更多的认识。因此后来新民主党请他做顾问,帮着写文章做文宣。

姚永安与省长贺谨合影。(姚永安提供)

做不做二等公民 在于自己

姚永安希望用媒体来帮助大家了解加拿大这个社会,知道怎样工作、怎样生活。

当加拿大的国会议员投票讲新疆的问题,讲奥运的问题,华人媒体说,加拿大议员不懂、不知道,是被利用的。姚永安就觉得很气愤:不知道说这些话的人到底是中国人还是加拿大人。

姚永安就在评论中跟大家聊,大家移民来加拿大,要怎么看待自己的身份。是想做个加拿大人,还是中国(中共)在这里的代理人,只是寄居在这里。当你觉得自己不是加拿大人,只是寄居在别人的地方的话,当然你就会觉得自己是个二等公民。

不回避 以促互相理解

姚永安认为,对华人社区有利的就去写,虽然有些话题比较敏感,也不会回避,有些话虽然说出来当时大家不高兴,但能够引起华人的思考。

他说比如有一次温哥华市政府订了一个新的附例,就是树长到多大之后就不可以随便砍。当时就有中文媒体发表评论说是歧视,是对本地移民的歧视,因为香港人到这里来之后买了房子,总是会把树木砍掉,然后把草地变成石子地。当时姚永安就在中文媒体上引导人们从西人的角度去看问题:树是有生命的;它对保护环境也起着很重要的作用等。

而另一方面姚永安又用英文在《温哥华太阳报》上发表评论,告诉加拿大人为什么华人不喜欢树木。因为香港人在他们的原居地都没有这些,树叶落下来会增加很多工作,刮大风吹断树木又可能会砸坏他们的房屋和车辆……,这样的担心也是可以理解的。

结果这两篇文章写出来之后,姚永安两边被骂,西人那边倒也还行,香港人就说你不帮我们说话,你帮西人说话。姚永安说:“如果我这两篇文章对调,两边都会鼓掌。但我这样更能够使不同的族裔互相理解。我希望能够彻底把这些事情聊出来,让大家去看看,去想想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如果我顺着你的心去讲,你很高兴,但对你不一定会有什么好处。”

也许正因为是这样,有一段时间姚永安在中文媒体被封杀,电台、电视和报纸的评论都没有了,好在当时花店的生意做得不错。姚永安说:“如果我真的是靠它养家的话,我做很多评论就要考虑了。”

但姚永安的坚持最终有了收获,1997年,亚太高峰会在温哥华召开,当时《时代周刊》(TIME Magazine)就以温哥华作为主体,在介绍传媒工作的部分一共介绍了五个人,第一人就是姚永安。

责任编辑:陈沁怡 #

相关新闻
姚永安:国家安全必须牺牲言论自由?
港人来英者激增“为了孩子不当二等公民”
【声援47】大陆移民:国安法噤声没用 不代表我认同你
曾推动英中黄金时代 英前首相因游说被调查
最热视频
【首播】专访程晓农:经济全球化告别中国版(6)
【思想领袖】克拉奇:制止中共种族灭绝
【新闻大家谈】中国CDC泄密 美台交往松绑
【未解之谜】两位医生经历的临死体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