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社区担心中国水项目损害水资源与权益

Ngāti Awa部落议会首席执行官莱昂妮·辛普森(Leonie Simpson)说,在一个遭受严重干旱和缺水影响的国家,将这种资源放弃无疑是不负责任的。图为2017年9月13日位于法国的Evian水厂。(Stuart Franklin/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1年03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赵凯新西兰编译报导)为了向主要为中国的市场出口10亿升瓶装水,Creswell NZ(Creswell New Zealand Ltd )准备在丰盛湾东部建造一座大型瓶装水厂,该项目遭到当地毛利部落的反对,他们担心瓶装水项目会影响本地水资源,并担心水权益受损。

由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拥有的这家新西兰子公司Creswell NZ目前在akitakiri已有一个装瓶厂,他们计划将其升级为每小时最高生产10,000瓶矿泉水的规模。还准备建两条新的高速装瓶生产线,每条生产线每小时可生产72,000瓶矿泉水。

当地人的担心水资源水权

Ngāti Awa部落议会首席执行官莱昂妮·辛普森(Leonie Simpson)说:“水资源是一种可传承的财富。一旦从我们这里取走,将永远不会恢复。作为监护人和土地所有人,当决策影响到地区自然资源时,我们有责任采取行动。”

“我们还对新西兰淡水权利的更广泛分配感到关切。历届政府都未能解决新西兰真正的水权问题”,“在一个遭受严重干旱和缺水影响的国家,将这种资源放弃无疑是不负责任的。”

Ngāti Awa部落议会质疑,由于Whakatāne 区议会和丰盛湾地区议会的许可,为Creswell NZ大规模扩建其位于Edgecumbe和Kawerau之间的Otakiri Springs小型瓶装水厂开了绿灯。

去年12月,Ngāti Awa部落要求阻止Creswell NZ 建瓶装厂的上诉被高等法院驳回。现在Ngāti Awa部落仅剩下将案件提到上诉法院的机会,预计上诉法院将花费一个月或更长时间来决定是否审理此案。

Creswell NZ公司希望解决争端

Creswell NZ公司想解决争端并尽快开展新厂项目。他们告诉部落议会,如果Ngāti Awa部落愿意解决这场长期法律纠纷,他们将不索赔任何法律费用。Creswell NZ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格莱斯纳(Michael Gleissner)说,他们甚至可以支付部落议会的法律费用。

本地人的疑虑-水及塑料瓶的最终去向?

对于Ngāti Awa部落长老来说,从地下提取的水和塑料瓶的最终去向同样是个重要问题。

在新法律中,还没有涉及政府批准水资源是否应考虑水的最终用途。

环境部长大卫·帕克(David Parker)认为:“当议会在考虑是否批准资源同意时,与所提取水的最终用途无关。《资源管理法》的重点是取水对环境的不利影响,而不是其最终目的。”

法院裁定水厂无需考虑塑料瓶去向

去年,丰盛东湾毛利部落在环境法院败诉。一个关键问题是,在使用塑料瓶本身不需要资源许可的情况下,是否需要环境法院考虑塑料瓶的最终用途。

高等法院的结论是,消费者丢弃塑料瓶的不利影响太间接或太遥远,无需Creswell NZ在取水申请上做进一步考虑。

部长:水厂是否应交特许权使用费?

大卫·帕克去年对国会说:“在涉及我国最原始的水之一的瓶装水出口的担忧,实际上与环境影响无关。”“(瓶装厂取水)数量少,从环境的影响方面来说,要比许多其它用途的取水要少。但是,新西兰人担忧的是,水出口国外而不给使用这种水的新西兰人任何经济回报是否公平。”

根据上届政府中优先党支持的一项提案,政府承诺对瓶装水的出口征收特许权使用费,但提案还未开始实行。

水厂不反对缴纳许可费

格莱斯纳表示,他们工厂愿意为他们的水支付特许权使用费,但他希望公平,比如政府应向农业、葡萄园和酿酒厂也征收水特许权使用费,因为他们使用的水比瓶装水厂更多。

部落议会董事长呼吁解决水权

Ngati Awa部落议会董事长Joe Harawira表示,部落专注于开发可持续的项目和业务,并为Ngati Awa人民创造了长期有意义的机会,但是Creswell NZ计划永久使用重要、稀缺和宝贵的资源。

他说:“Creswell的申请损害了我们的豁免权。

“政府必须解决这个国家的水权。

“我们居住在Whakatāne, Murupara 和 Kawerau的人,他们饮用水的质量处于最低可接受水平,为什么我们还要出口最纯净的水?

“为什么我们要向海外公司免费供水,而其(海外)股东将是主要受益者?

“为什么我们支持一项提议,以建立一个能够每分钟生产1800个一次性塑料瓶生产厂的建议?” 他说。

责任编辑: 蓝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