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象预言.日食

日食及沙罗周期天象预言:苏俄兴与亡

作者:归元
多重日食的食甚点经纬度与沙罗周期对政权兴亡具有感应力,可以作为一种“预言”。图为感应(预言)苏俄灭亡的日食带。(来源:NASA,归元制图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92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在拙作“《乙巳占》与新观点:日食感应主位更替实例”一文中结合现代NASA的日食数据证实了日食方向影响主位的更替,同时首次发现日食最强点(即“食甚点”)相对于一国首都(经纬度)的远近更能感应(影响)主位或政权的更替。笔者进一步解析了多重日食与沙罗周期对国家兴亡的感应力,本文以苏俄的兴亡为例进行解析,下一文也将对中共崩裂时间作出预言

日食沙罗周期不仅是单纯的天体运动现象,从中华文化天人合一观来看,这些天象都会对应到人间主位或政权兴替,唐代天文学家、易学大师、预言大师李淳风的《乙巳占》就是这方面的思想著作的代表。本文以《乙巳占》的思想观点为基础,把焦点聚在日食和日食沙罗周期的天象上,来解析这些天象如何展现感应力,换句话说,即日食如何展现“预言”效应呢?接着再以实际例子作分析。大体来说,日食和日食沙罗周期的天象感应预言有以下几重表现:

一、日食对主位或政权更替的感应力

按照日食对主位或政权更替的感应力时间从短期到长期,依次有:

(1)单次日食:单次日食最强点经度纬度经过一个国家或城市时,会对这个国家政局乃至世界产生影响。比如2020年6月21日日环食最强点31°N 纬线刚好经过武汉,80°E经线刚好经过新疆和田,在此前后半年内爆发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祸及全球,新疆爆发种族灭绝事件遭受国际制裁。

(2)3年内的日食对:大约3年内的两个或多个日食的最强点经度或纬度交叉经过一个国家时,会对这个国家政局产生影响。比如1914年8月21日日全食(55°N 27°E,沙罗周期124)与1917年1月23日日偏食(63°N 26°E,沙罗周期149)经度或纬度交叉经过圣彼得堡(60°N 30°E)以及莫斯科(56°N 38°E)附近,1917年11月(俄历10月)发生苏俄十月革命。

(3)每18年又11天的沙罗周期日食:两个相邻的沙罗周期日食最强点通常经度相隔120度左右,纬度相隔10度以内,会对同一纬度区域的国家产生影响。1948年5月9日日环食(40°N 131°E)、1966年5月20日日环食(39°N 26°E)、1984年5月30日日环食(38°N 77°W)、2002年6月10日日环食(35°N 179°W)、2020年6月21日日环食(31°N 79°E)都属于沙罗周期Saros 137系列日食。2020年中共全面左转,是与1948年起的沙罗周期137系列日食有关,但也只是回光返照(后续进一步解析)。

(4)每54年又1月的转轮周期日食:每3个沙罗周期的日食称为转轮周期日食,两个相邻的转轮周期日食最强点通常在同一个经纬度区域,经度相隔60度以内,纬度相隔30度以内,因而转轮周期日食对主位或政权更替的感应力最大最久远。比如毛泽东的出生日食带1894年4月6日日全环食(37°N 102°E)与中共建政日食带1948年5月9日日环食(40°N 131°E)为相隔54年的转轮周期日食,都是沙罗周期137系列,其纬度差值为3度。

二、日食最强点经纬度及沙罗周期对苏俄兴亡的感应力

1914年—1918年的四次日食最强点(图中经纬度交叉处的黑点,下简称“黑点”)的经纬度(图文中以“黑线”表示)靠近圣彼得堡(彼得格勒)和莫斯科。(来源:NASA,归元制图提供)

1914年8月21日日全食(55°N 27°E,沙罗周期124)与1916年12月24日日偏食(66°S 32°E,沙罗周期111)、1917年1月23日日偏食(63°N 26°E,沙罗周期149)经度或纬度交叉经过圣彼得堡(60°N 30°E)附近,纬度差值最小为3度,经度差值最小为2度。而且1914年和1917年两次日食在圣彼得堡都是“从旁起,内乱兵大起,更立天子”(参:李淳风《乙巳占》“日蚀占第六”),1914年8月21日在圣彼得堡日食遮蔽度为92%,“蚀尽,亡天下,……,不出三年”(同上参),预示着1914年后的三年内俄国政权更替。果然1917年3月俄国圣彼得堡发生二月革命,俄国君主尼古拉二世退位,俄罗斯帝国灭亡,国家杜马(Provisional Committee of the State Duma)建立临时政府俄罗斯共和国。

1916年12月24日日偏食(66°S 32°E,沙罗周期111)与1918年6月8日日全食(51°N 152°W,沙罗周期126)经度或纬度交叉经过莫斯科(56°N 38°E)附近,纬度差值最小为5度,经度差值最小为6度,1918年6月8日日食在俄罗斯境内是从右上往左下,“日蚀从上起,君失道而亡”(《乙巳占》“日蚀占第六”),预示着俄国君主有难,莫斯科有新政府。果然1917年11月列宁于彼得格勒发动十月革命从临时政府手中夺取政权,建立苏俄(苏维埃俄国),1918年3月俄共(布尔什维克派)成立,并将苏俄首都迁至莫斯科,苏俄变成一党专政的国家,1918年7月末代俄国君主尼古拉二世全家被俄共杀害。1922年10月以苏俄为主体成立了苏联(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

1989年—1990年的三次日食最强点(黑点)的经纬度(黑线所示)靠近立陶宛和莫斯科。(来源:NASA,归元制图提供)

1989年3月7日日偏食(61°N 170°E,沙罗周期149)与1989年8月31日日偏食(61°S 24°E,沙罗周期154)、1990年7月22日日全食(65°N 169°E,沙罗周期126)经度或纬度交叉经过苏联首都莫斯科(56°N 38°E)附近,纬度差值最小为5度,经度差值最小为14度;这三次日食经纬线也经过苏联加盟共和国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55°N 25°E)附近,纬度差值最小为6度,经度差值最小为1度。

而且,1990年7月22日在整个苏联境内都能看到日食从右上往左下,“日蚀从上起,君失道而亡”(《乙巳占》“日蚀占第六”),莫斯科日食遮蔽度为82%,“蚀尽,亡天下,……,不出三年”(《乙巳占》“日蚀占第六”),预示着1990年后的三年内苏联政权更替,并且将从立陶宛开始。果然在1990年3月11日,立陶宛就宣布独立,成为首个脱离苏联的加盟共和国。1991年12月26日,最高苏维埃通过决议,宣告苏联正式解体,戈尔巴乔夫卸任苏联总统。

1989年3月7日日偏食与72年前的1917年1月23日日偏食同属于沙罗周期149系列,1990年7月22日日全食与72年前的1918年6月8日日全食同属于沙罗周期126系列。震撼人耳目的是,从相隔72年的两个日食——属于沙罗周期序列126日食及149日食预示了苏俄到苏联的兴亡。

历史如戏,大戏都有剧本。奇的是,苏俄到苏联的兴衰时间72年周期正是中共政权兴衰的参考剧本,中共政权也到了72年周期的衰亡时间点。笔者在下文《日食及沙罗周期天象预言:中共的生与灭》有进一步的分析。(敬请期待)@*#

──点阅【预言.天象】系列──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黄檗禅师诗》是唐代高僧黄檗禅师留下的一部国运预言诗,准确预言了清末到民国的国运时局,在当下还在演示中。黄檗禅师如何预言当今中共政权的棋局呢?
  • 从古至今,朝代的兴亡更迭与帝王的命运都有预兆,只不过事后人们才会意识到,隋朝灭亡与其最后一位皇帝炀帝的结局亦是如此。
  • 我们从刘伯温的《烧饼歌》中,看到了他对明朝结局的神准预言。那么,刘伯温又如何预言当今中国病毒ㆍ武汉肺炎这场世界性的灾难呢?这在刘伯温的《救劫碑文》中充分示现了。
  • 有甫先生我们继续来谈,因为当时做第一期节目的时候,您提到大禹治水的时候,到了南海,然后他见到一只神鸟,他模仿这只神鸟的步伐来走,就是禹步,这是当时您讲的一点。另外一点,您说大禹治水的时候,《洛书》也出现了。那么后来大禹就用这个《洛书》中他领悟的方式,来治理天下,比如说治水也是这样的。所以今天我们就从大禹治水说起。
  • 北宋时期,天庆观有一道士,名叫徐守信。他终日洒扫,从事杂役。繁琐的杂务,世俗的喧哗,并没有影响他潜心修道。他修行有素,脱颖而出,在滚滚红尘施展了许多神迹,被世人尊称为徐神翁,成为民间早期的八仙之一。他身在道观方寸之地,朋友圈却遍及大宋官场。无论贤臣,还是奸佞,都慕其高德,长途跋涉拜见他。或问前程,或求医卜,恳祈神翁指点迷津。《宋史·奸臣传》开列了一份名单,吕惠卿榜上有名。徐神翁曾提醒他,但他终是未能幸免上了奸臣榜。
  • 1999年“425中南海上访”记录中国人展现高度理性平和的丰碑,个人以为这样的一个划时代的巨举应该出现在《推背图》预言上,的确真有这一卦、这一象,而且立在历史的枢纽位置!
  • 历史如戏,大戏都有剧本,本文从日食的天象预言为您解析。苏俄兴亡周期正是中共政权兴衰的参考剧本,眼下中共政权也正濒临衰灭之点。
  • 疫苗之所以能够对抗新冠病毒,是依靠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Shutterstock)
    多个东方预言都提到了一场大瘟疫,疫病会让人“朝病暮死”。从科学角度分析在当下传染全球的中共病毒(新冠肺炎),就可能出现此深层风险,预言中有道出解救出路吗?
  • 多年以前,媒体曾经报导过俄罗斯火星男孩“波力斯卡”(Boriska),金星人奥妮克(Omnec Onec)的事迹。他们发表的谈论内容,无论对人类未来的预言,还是对专业术语的精准掌握,均引起人们的热议。探索外星生命,“移民”到外星球,成为人类的一大梦想,也是当今社会的一大课题。除了人类,其它星球是否还存在智慧的生命?中国古文献提供了相关记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