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劳工万岁是假 林祥谦施洋之死另有因

人气 371

【大纪元2021年04月07日讯】 2018年7月-8月,广东深圳佳士科技有限公司曾发生了部分员工争取组织工会而遭公司解聘,并在冲突中被当地警方抓捕的“佳士事件”,而在网上声援他们的北大、人大等高校学生有的也被警告和抓捕。很明显,中共在用铁拳告诉那些有非分之想的中国人,包括中国工人,任何想要争取权利的抗争都是没有用的。

不无讽刺的是,中共刚刚播出的百集洗脑微纪录片《百炼成钢:中国共产党的100年》第六集的篇名居然是《劳工万岁》,片中记述了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初中共鼓动并发起的工人运动,称以1922年1月香港海员大罢工为起点,1923年2月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为终点,中共领导的工人运动掀起了第一个高潮。在前后13个月的时间里,全国发生大小罢工100余次,参加人数在30万以上,其中,为了推翻北洋军阀吴佩孚而发动的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最广为人知。

回溯历史,当时的京汉铁路纵贯河北、河南和湖北三省,是连接华北和华中的交通命脉,有重要的经济、政治和军事意义,其运营收入是吴佩孚军饷的主要来源之一。中共为此特派出了张国焘、陈潭秋、项英、罗章龙等人领导、发动工人罢工,甚至破坏铁轨,工人们喊出了“京汉铁路总工会万岁”、“劳动阶级胜利万岁”等口号。罢工在劝解无效后,遭到了吴佩孚的镇压,中共党员林祥谦施洋被杀,中共党史称其为“二七惨案”

罢工虽然失败了,但中共对此却引以为傲,中共在洗脑片中称“工人运动扩大了中共在全国的政治影响”等等。按理说凭借着工人、农民的支持才做大,并在日本侵华的帮助下窃取了中华民国政权的中共,理应在夺取政权后对工人、农民感恩戴德,至少也不会卸磨杀驴吧,但从中共建政后迄今对工人农民的恶劣态度看,中共还真是利用完了就像抹布一样扔掉。

试问,中共能允许现在的工人成立真正的工会组织?能允许工人罢工乃至发动暴动?显然答案是否定的。是以中共再说什么“劳工万岁”,还的确是假的不能再假了。

回过头来再说说中共党史认定的“二七惨案”。按照中共的说法,“惨案”中死了52人,受伤300多人,60余人被捕。依照中共的认定标准,1989年枪杀了几千甚至上万人的“六四”已无法用惨案形容,而是赤裸裸的大屠杀—-不管中共如何否认。

此外,根据2016年6月刊载在《华夏文摘》上,由旅德人士汪晶晶撰写的《六四大屠杀与二七大罢工》一文,我们看到了对“二七惨案”以及林祥谦施洋被杀真相的另一种声音。

汪晶晶的祖父汪启祚在辛亥革命后的湖北督军府时任军法处处长,兼任陆军审判处处长和两湖军政执法处处长,在1923年中共发动的二七大罢工时,汪启祚的上司是同为湖北黄冈人氏的肖耀南,肖的上司则是直系军阀吴佩孚,而镇压大罢工的正是吴佩孚和肖耀南。

文中提到,据黄冈乡贤们流传,被中共树为“烈士”的林详谦并非是被“反动军阀们”枪杀的,而据说是在一场混乱中被刀砍死的。至于他是不是如中共宣传的那般高呼着“头可断,工不可复”而死的,乡贤们并不清楚。乡贤们能记得的只是林祥谦当时并非“手无寸铁”。他率领的参与暴乱的工人,个个都手持大刀长矛。他们企图冲击军营最初的原因是,“反动的军阀们”几日前抓了几个(在一个名叫刘家庙或李家墩的地方)破坏铁轨的工友。

据悉,抓捕那几个破坏铁轨工人是由汉口警察厅厅长周际芸下的命令,他们被临时关押在督军参谋长张厚生的军营中,该军营有两个连的兵力守卫。林祥谦率人冲击的应该就是张厚生的军营。

问题是,破坏铁轨之人难道不该抓吗?不该被追究责任吗?这些人被抓就是林祥谦们闹事的理由?在闹事中,虽然罪不致死,但林祥谦被打死自身没有原因吗?显然,林祥谦之死绝非中共粉饰的那般简单。

而另一个中共党人施洋之死,亦有内幕。施洋早在中共成立前,就组织过湖北省内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小组,还亲赴湖南,与毛泽东、蔡和森建立的新民学会建立联系,他还是毛的结拜兄弟,毛最初对工人的认识就源自施洋,而与毛的关系或许是他死后备极哀荣的原因。

在大罢工前,平汉铁路工会是合法组织,施洋是该会的法律顾问。与民国政府治下,连目不识丁的工人们也都拥有结社自由相比,剥夺人民所有自由的中共何其丑陋?!

而上过湖北省内警察学校和政法学校的施洋,对于民国的警务和司法自然是十分了解的,他并不主张使用暴力去乱来,特别反对损人而不利己的破坏铁轨一类行为。因此,在二七罢工的整个过程中,施洋是尽可能把铁路工人的生活境遇公诸于众,争取全社会的同情。

如果没有中共推动下工人的暴力行动,如破坏铁轨,而是选择与资方坐下来谈判,或许工人们的诉求会得到某种程度上合理的解决,此前亦有先例,但崇尚暴力的中共无疑是不愿意这样的情况发生的。暴力活动导致大罢工发生后,肖耀南根据吴佩孚指令,宣布平汉铁路工会为非法组织,取缔该会,而签署施洋逮捕令的正是汪启祚。

施洋被捕后,无论是肖耀南还是周际芸,都没有“严刑拷打”他,只是依照程序,把他押至位于武昌,当时隶属于军法处的一个陆军军事法庭去审讯。在2月8日开庭时,施洋在法庭上滔滔不绝,而现场据说无人阻拦,只是洗耳恭听。而这样的场景在中共的法庭中何尝出现过?

开庭并无结果,肖耀南其后告诉汪启祚,不会再次开庭,而是会将施洋押送至河南,因为当时吴佩孚在河南。不过,到了2月14日,肖耀南突然派人密令汪启祚立即撰写一份判施洋死刑的判决令,并签署一份关于施洋死刑立即执行的枪决令,但他怎么也没有找到汪启祚。于是在2月15日,施洋在既无一纸判决令,又无一纸枪决令的情况下,被秘密处决了,估计是坚决反共的吴佩孚下的命令。据说时任平汉铁路局局长的赵继贤在直接写给吴佩孚的信中,附上了关于施洋煽动并领导平汉全线铁路工人大罢工给平汉铁路局带来惊人损失的报告,这或许促使吴佩孚下了杀心。

而汪启祚回来后得知这一消息,十分吃惊,也没有补写判决令和枪决令,最终不了了之,但施洋之死终究是让汪启祚对中共产生了一丝同情。

关于二七大罢工死了多少人,汪晶晶提到当年外祖母对肖耀南的愤恨。因为在其外祖母看来,兵杀兵,那是本事,那不叫杀人。兵杀民,杀手中没枪的百姓,那才叫杀人。杀百姓的兵,那不是兵,那是匪。

外祖母告诉她,当年肖耀南杀了11个人。这让在中共的宣传下接受中共说辞的汪晶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无法相信一个“血腥镇压二七工人大罢工的刽子手,怎么会只杀11个人呢?”但外祖母一口咬定就是11人,其中3个扒铁轨、破坏铁路,其他8个是在救这三个人时被杀。历史的真实就这样被经历者记录了下来。

1979年汪晶晶上大学后,曾询问过教党史的老师,二七大罢工究竟死了多少人。老师告诉她,按党史中通行的说法,是57人,但因为没有具体的被杀工人的名单,这个数字只是估计。另外,曹锟在长辛店一地所杀的人,比吴佩孚在郑州和汉口江岸两地加起来杀的人还多。

被杀人数,中共党史从当年的57人降到现如今的52人,估计是实在找不出人来凑数了。无疑,当年那些受中共蛊惑而稀里糊涂送命的党员、工人们,如果地下有知,看到当下中共是如何对待工人的,看到他们用生命付出的江山托付给的是一个恶魔,一定会放声大哭、悔不当初吧。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中正:吴佩孚--上世纪支持学运的军人
周晓辉:百炼成钢?李大钊陈独秀一叛国死一醒悟
周晓辉:百炼成钢?蔡和森董必武一遭遣返一成“抹布”
周晓辉:中共生日靠情杀案推定 发展靠金主苏共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王岐山战战兢兢?中共博鳌自打脸
【秦鹏直播】王岐山博鳌给习报幕 被嘲林副统帅
【新闻看点】中共轰6演练投弹 美挺台放大招
【横河观点】小心中餐馆摄像头 中共监控侵世界
【新闻大家谈】习李连喊别脱钩 陆惊爆公派杀人
【财商天下】中国GDP增长18%?藏糟心账本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