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大外宣在美投6400万美元

人气 703

【大纪元2021年05月19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原泉编译)美国无党派组织“响应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 CRP)的一份报告显示,2020年,中共在美国的宣传费用高达6,400万美元。CRP通过《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的新申报文件获悉这笔数额,比2016年登记的1,000万美元增加了6倍。

这两个数字都大大低估了中共对美国施加的影响力,这些影响力主要是通过两国每年约6,000亿美元的贸易获取的。与中共交易的每一美元都有利于一些美国人,其中许多美国人试图影响美国政府的政策,使之对中共实行绥靖政策,而不是对抗。

绥靖政策确保贸易流通,而对抗则威胁贸易流通,很简单的数学。

最大、最具政治影响力的公司和亿万富翁从中共获利最多。因此,大企业以及大企业支持的智库、学术界和非营利组织,大多倾向于与中共进行更多的自由贸易。

2011年8月1日,由中共政权运营的新闻机构新华社租赁的电子广告牌,在纽约时代广场首次亮相。(Stan Honda/AFP via Getty Images)

目前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在解决6,400万美元明显用于宣传的问题上极其无能,更不用说解决通过贸易产生的价值6,000亿美元的政治影响力了。鉴于中共日益增长的经济、外交和军事力量,迫切需要新的和更严厉的立法。拜登政府应该增加而不是减少目前对中国商品的关税,特别是那些具有战略性质的商品,如药品、个人防护设备(PPE)、钢铁和通信设备。

在紧急情况下,美国决不能让自己依赖于敌对国家,与加拿大做贸易可以,与中共做贸易就不好。川普(特朗普)对中国加征关税的机会不应该被浪费掉,应该作为美国与这个庞然大物进行更多贸易的谈判筹码。

根据CRP的报告,2020年,中共在对美国施加外国影响方面上的投入超过任何其它国家。紧随其后的是卡塔尔(5,000万美元)和俄罗斯(2,900万美元)。中国国际电视台北美分台(CGTN America)的支出超过5,000万美元,中国国际电视台是国有媒体之一。

上周,中国另一家国有媒体新华社正式在FARA注册。据“外国游说”网站报导,美国司法部在三年前就要求新华社注册为外国代理人,或许新华社在等待一位民主党总统,希望在报导要求上更软弱一些,但拜登显然没有改变川普政府的立场。

新华社在FARA注册文件中不准确地将自已描述为“一个独立的法人实体”。据Axios网站报导,“事实上,这家媒体机构属于中共所有,由中共高官管理,被广泛视为北京的喉舌。”新华社在华盛顿、休斯顿、旧金山、洛杉矶和芝加哥设有分社。FARA注册显示,自2020年3月以来,新华社的中国母公司向其在美国的子公司支付了860万美元。

《中国日报》和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的新报导,而不是新支出,推动了中共在美国的宣传支出的六倍增长。其中一些支出可能偏向美国主流媒体。2019年,《中国日报》在包括《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得梅因纪事报》、《洛杉矶时报》、《西雅图时报》、《亚特兰大日报-宪法》、《芝加哥论坛报》、《休斯顿纪事报》、《波士顿环球报》、《外交政策》等媒体的插页广告上花费了1,900万美元,并在Twitter上投放广告。

2020年的另一个中国大款是华为技术公司,支出金额为350万美元。

Axios称:“与其它国家一样,中国官方媒体也抵制了美国司法部提出的根据FARA进行注册的要求,该法最初是为了揭露纳粹在美国的宣传。”“在披露他们的活动之前,这些中国媒体机构暗中运作,阻挡接受FARA的要求披露其结构和财务状况。”

1938年通过的FARA这项法律已经严重过时,而且基本上没有得到执行。它主要是针对那些不能被判犯有更严重罪行的间谍,而且存在很多漏洞。

根据“政府监督项目”(POGO)组织的一项调查:“我们发现,为外国利益集团服务的游说者经常不遵守法律,这种不遵守法律的行为使记者和监督者无法在外国利益集团试图影响美国政策时,对游说活动进行审查。我们发现,司法部对FARA的要求执行不严;司法部负责管理该法律的办公室在保存记录方面一团糟。我们还发现,法律中的漏洞往往使政府很难(如果不是不可能的话)执行法规或惩戒不守法的游说者。”

POGO发现,“许多情况下,游说公司的成员在代表外国客户游说国会议员或其助手时,同一天却向国会议员提供政治献金。”

换句话说,美国政府是外国势力的粪池。

民主党人抱怨俄罗斯对川普的影响,共和党人抱怨中共对拜登的影响,不管这些说法的真实性如何,我们应尽快通过一些两党立法,禁止这两种形式的影响力。美国总统必须完全不受对手的影响,至少,部长和副部长级别的政府官员也应该如此。

当出现外国影响时就必须消除,以增强对我们政府的信心。这应该是一个不需要考虑的问题,但显然,我们华盛顿的爱国政客们在忙于寻找下一个金矿,而无法正常工作。

FARA缺乏足够的调查能力,很少寻求法院对违规者的禁令。文件的硬拷贝保存在办公室里,不容易在网上供公众查阅。备案既麻烦又昂贵,通常需要律师填写文件。FARA文件管理者的日常归档、更新和提交辅助文件应自动化和简化,并通过可搜索的网页立即向公众提供。

更好的办法是,这种外国施加影响的行动,特别是中共国、俄罗斯、伊朗和朝鲜等敌对国家,原则上应该被定为非法。前美国政府人员及其公司不应被允许在美国政府任职后为外国实体工作,因为得到好处的官员在他们仍担任政府职务时容易搞权钱交易。

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前国防部长(第20任)威廉‧科恩(William Cohen)、前国防部长(第26任)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和前国土安全部长汤姆‧里奇(Tom Ridge),都曾为中国的客户工作,或为拥有中国客户的公司或个人工作。在他们当政的时候,美国的实力相对于中共有所削弱。

其他在政府任职后,从与中国有关的收入中受益的有影响力的美国人士包括:前国防部助理部长约瑟夫‧奈(Joseph Nye)、前主管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和助理国务卿丹尼‧拉塞尔(Danny Russel)。

是的,中共可能会通过驱逐一些西方企业和记者,以报复针对外国影响的强硬措施。但这些企业正使我们依赖中共,并影响我们的政治。即使这样,西方在华记者都受到限制,包括因为负面报导而被威胁取消签证,如果记者误入西藏和新疆等敏感地区,则受到政府的“关照”。这样的限制使他们的报导有偏差,并有可能通过中共威权控制的限制而产生虚假信息。

在中共改弦更张之前,最好与中共划清界限,包括我们的企业和媒体。继续报导中国,但必要时要保持距离,以消除任何偏见的问题。继续做生意,但是是与我们的朋友而不是敌人。

原文:China’s $64 Million US Propaganda Machine: The Tip of the Influence Iceberg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及硕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行政学博士学位(2008年)。他是政治情报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主管、《政治风险》杂志(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发行人,其研究领域涉及北美、欧洲和亚洲。他撰写了书籍《凝聚权力》(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今年出版)、《禁止入侵》(No Trespassing),并编辑了《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一书。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 相关影片

纪元播报】制作组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中共须停止从假币假货中牟暴利
【名家专栏】保护我们的电网不受中共攻击
【名家专栏】对比二战 看对中共实行绥靖政策
【名家专栏】中共科兴疫苗外交的多重危险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出口增长见顶 互联网行业“过冬”
【横河观点】美小城基诺沙判决 拷问社会和法治
【时事军事】美军最新格斗导弹 将阻断中共挑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