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家:2050加国零碳排目标 烧钱且风险大

银行能源业贷款监管收紧

图为阿尔伯塔省北部的辛克鲁德公司油砂炼油厂(AFP)

人气: 3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05月20日】(大纪元记者Rahul Vaidyanath报导/李平编译)全球石油和天然气投资面临日益严峻审查,加拿大能源经济向低碳型经济转型过程中,也极其脆弱。加拿大传统能源行业认为,在能源投资日益从传统能源项目逐步转向减排新能源研发过程中,传统能源行业仍能发挥重要作用。

低碳经济转型代价大

加拿大石油生产商协会(CAPP)在给《大纪元》邮件中表示,协会鼓励所有进行能源投资重组的企业,能认识到投资加拿大能源仍是可持续性选择。

加拿大传统能源行业每年对国家GDP的贡献占10%,碳排放占全国碳总排放的25%以上,成为温室气体减排首要目标。自由党政府承诺到2050年全国实现零排放,特鲁多在上月全球领导人气候峰会上,将加拿大2030年减排目标从此前的30%加码至40%~45%。

要达到这些目标,专家认为加拿大经济得经过一个动荡转型,过程中必定会充斥经济和社会风险,能源领域投资不能断流,否则前功尽弃。CAPP承诺,为实现减排目标,协会会继续与各级政府合作,并以此为契机在科技研发上做出行业贡献。要做到这些,需要对科技进行海量规模投资。

问题是,整个过程会对行业员工造成重大冲击。目前全国石油天然气能源行业直接和间接从业人员近60万人。道银证券(TD Securities)专家认为,向低碳经济转型,未来3年将有31.2万至45万工人被替代。

无需再开采新油田和气田?

国际能源机构(IEA)本月公布最新研究认为,要实现2050年零排放,今后能源支出应以研发为主。到2030年全球能源投资总额飙升至5万亿美元,但一分钱也不会投资到新的传统能源项目,要实现零排放,不需要再开采新的油田和气田,能源将由少数几个低成本生产商提供。

研究预计,到2050年,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全球石油供应估计从近年的37%左右增至52%,占比达到历史峰值。RBC高级副总裁斯特克豪斯(John Stackhouse)认为,实现零碳排,需要大量投资,RBC会借此机会提供贷款援助,目的是为石油和天然气等主要生产力领域提供减排科技研发投资所需资金。

渥京在碳减排目标上野心勃勃,越来越多企业面临巨大压力,不能再像过去一味追求利润,同时还要解决环境社会和治理责任(ESG)等问题。

斯特克豪斯认为,如此也带来风险,而且风险远远超出许多人想像,如科技规模达不到,或科技水平达不到要求,风险怎么管控?ARC能源研究所副所长特扎肯(Peter Tertzakian)认为,这要求,加拿大银行自身风险文化乃至整个国家风险文化都必须发生改变。

风险压力大 银行缩减能源贷款

目前,银行、保险公司和政府都得被迫减少对传统能源投资,全球几大主要央行也在努力分析向低碳经济转型过程中的金融风险。

去年11月,加拿大央行和金融机构监管局(OSFI)也开始一项试点项目,根据气候变化分析对金融风险进行评估、对经济冲击进行抗压测试、找出相应监管办法等,预计年底完成最终报告。

OSFI主要研究气候风险的3个方面:自然风险、转型风险和责任风险。其中,自然风险包括山火与水灾风险,转型风险包括温室气体(GHG)集中行业监管加强带来的风险,责任风险为潜在的气候相关法律风险。

OSFI副局长加利(Ben Gully)表示,加拿大经济中,碳排放集中行业占比巨大,转型风险尤其大。对于金融机构来说,转型风险主要是碳排集行业贷款风险。对于保险行业来说,转型风险主要是人寿保险公司投资组合风险。

这种情况下,监管部门可能会提高金融机构资本要求,要求金融机构减少对传统能源贷款,随之还可能要求公开气候相关贷款条款。 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认为,越来越多银行和保险公司可能已经开始转移气候变化风险最大行业的投资,如制造业、电力、建筑、运输和地产等。

惠誉评级认为,情景压力测试也会迫使银行考虑追加储备金以应对气候风险可能带来的意外亏损,而银行和保险公司风险情景评估又多以能源行业为主。

惠誉报告指出,截至今年1月底,全国7大银行贷款总额中,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直接贷款占比已不足2.5%,亚省等能源大省银行通过按揭等形式的间接贷款风险占比近3%。◇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