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中篇 扎根(13)

【金色种子】90年代台湾法轮功学员3次大陆交流行

采访、撰稿:曾祥富 ‧ 黄锦
金色种子
《金色种子》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2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缘起】《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这本书主要纪录了法轮功在台湾发展的脉络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这些珍贵的历程也是一部活的历史。

1994年,一对台北夫妻在山东济南的奇妙缘起,上海医师的远渡来台,贵州老翁的花莲探亲,捎来了大法的种子,串起了旷世难遇的修炼机缘。

2016年2月编辑小组逐步展开台湾北、中、南各地的专访,历经录音档听打后再交互查询比对,历经三年,终能汇整集成册。比原来预期的还要艰难。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大纪元推出《金色种子》一书全文连载,期望这本书的刊登,让法轮大法在台湾的发展足迹,能够更完整的留下一个历史见证。

接前文

一九九五年底,聂淑文与北部学员联系上后,她仿照(中国)大陆的形式,协助大家开办了“九天学法炼功班”。由于台湾学炼法轮功的时间相对较晚,对修炼的认识与弘传的经验都相对不足,于是她积极劝说台湾学员前往大陆参加学法交流。

后来台湾学员先后三次到大陆交流。二十六位学员在一九九六年十月二十八日至十一月三日前赴北京,进行了第一次的交流;隔年二月又有五十人参与了为期十天的交流;第三次则在该年年底,五十四位台湾学员启程参加北京交流会,这场交流会后又与其它国家学员前往长春交流,至一九九八年一月三日返台。在第一次交流会期间,李洪志老师还意外的来到现场,在餐厅为学员讲法。此次的讲法内容后来收录在《法轮大法 各地讲法一》的〈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

见识精进之心

现任台北辅导站负责人廖晓岚说,三次的大陆行是一个熔炼的过程,对当时刚踏上修炼之路的台湾学员来说,是一段很重要的经历,“知道修炼人在一起的境界跟言行举止是这样的。”

犹如刘姥姥逛大观园,什么都是新鲜,“看到那么多精进不已的同修,他们对法的认识、他们的言行谈吐,各方面都是自己以前没办法想像的。”廖晓岚说。

“我们就是去取经!”多年后,洪吉弘这样诠释着大陆的交流之旅。

三次都与会的台视职员陈馨琳,回忆起聂淑文第一次找她参加北京交流会时,她甚至连一遍《转法轮》都还没读完。才得法两个多月的她,那时以为法轮功主要以炼功为主,书只要看一遍就行了。“为什么要去北京交流?”她心里想着。兴趣缺缺的她跟聂淑文说:冬天的北京太冷,我没有御寒的衣服。未料,聂淑文告诉她:我请大陆学员帮你准备御寒衣物,你什么都不用带。之后,陈馨琳又找了诸多借口,却都让聂淑文一一“解决”了。推托不过,陈馨琳只好转念:就当作去旅游吧。到北京后我一定要好好的逛逛、好好的玩!

抱着顺便一游心态的可不只陈馨琳一人,刘皇影与许多人等都是。但万万没料到北京交流之旅的行程紧凑,一丁点儿游玩的时间都没有,却充实无比。

金色种子,法轮功
陈馨琳(左二)参加北京交流会,当地学员在公园面对面教台湾学员炼功。 (博大出版社提供)

到了北京,大伙儿分组进行学法交流。当分组坐定后,热情的台湾学员把台湾带来的名产拆开,正打算把这些特产与大家分享时,只见大陆学员仍旧静静的盘坐,一名北京学员开口微笑着说:“对不起,请把东西收起来,学法是严肃的。”

于是台湾学员见识了大陆学员“正经八百”的学法态度:每位北京学员,颈正腰直,盘上双腿,双手捧着《转法轮》阅读,神色恭敬。尤其令台湾学员震撼的是,即便因长时间盘腿而痛得龇牙咧嘴,读得声音都变调了,北京学员还是坚持着。而且一学法就是一整个上午。

陈馨琳笑着回忆道,台湾学员不习惯长时间盘腿,一段时间之后,各种坐姿就出现了,千奇百怪,有人坐得身子东倒西歪,还有人站了起来,也有人开始打瞌睡……“我们真的差人家太多了!”刘皇影说。

后来交流的时候,台湾学员忍不住问道:“你们能盘腿多久时间?会不会痛啊?”在场的北京学员大多能盘腿三个小时,也有人一盘坐就是六小时,即便痛楚也尽力坚持着。为了能双盘,他们有人用石头压腿,用绳子绑住双脚,以防止自己在剧痛中忍受不住而扳下腿来。

虽然法轮功强调心性修炼,并不以打坐多久作为层次高低的判断标准,但是北京学员因敬法而忍苦的种种情状,听得练武术数十年的洪吉弘也自叹弗如,“他们精进的心,坦白讲我们都跟不上!”

法轮功的法理要求学员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在听着北京学员分享自己在单位里、在家庭中与社会上如何面对屈辱与不公时,才让台湾学员真正意识到“真修”的状态。陈馨琳回忆着那些令人难忘的事例,佩服地说:“他们真的是很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我听起来都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他们全部都可以面对。”

当然这种“真修”状态并不是单纯的逆来顺受。交流中,刘皇影听着北京学员的修炼经历,就像听故事一样,听得津津有味。他发现“他们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那一颗心,哪一颗执着心起来了,想起老师在法上是怎么说的,悟到了,意识到是要去的执着心……又意识到那个执著还有,再去掉它……这是一个完整修心性的过程。”

台视财务部组长黄小铭也参加了这次交流会,让他“吓一跳”的是大陆学员交流时不用看书,就能清楚说出在第几页的书里是怎么说的,熟悉法理的程度,震撼了当时还不了解学法重要性的台湾学员。刘皇影也因此了解了什么是“在法上交流”。同时,对一直闹不懂的“向内找”——修炼提升很关键的因素——大家也在这些交流中明白了、体会到了。

炼功人的风范

在一场会议开始前,一位中年男学员正静静的准备着茶水。明澈的眼神,恬静的气质,默默无语的将茶水一一端给在座的人——他是王治文。少数台湾学员参加李老师在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的讲法时,曾看见老师名片上面写着:“联络人 王治文”。

“王治文是谁呢?”大家都禁不住好奇,不约而同地想着:能当李老师联络人,这可是非同凡响的身份啊!然而,那时大家都没有意识到眼前这位低调准备着茶水的“普通人”,正是名片上那位“非同凡响”的联络人,也是当时“北京法轮大法研究会”负责人之一的王治文。

金色种子,法轮功
台湾学员与“北京法轮大法研究会”负责人之一的王治文(右二)合照。(博大出版社提供)

黄春梅记得,那时她有一个久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想请教大陆学员,与会的一名美国学员告诉她:“你去请教王治文,他法学得好。”

多年后,黄春梅已经忘了当初的问题,但她怎么也忘不了王治文谦和的神态。黄春梅坦诚地说,由于层次相距悬殊,王治文的回答她根本听不懂,而他仍耐心的与她交流了一、二十分钟。当时,他柔软的语气与不愠不火的耐性,深深的印在她的脑海里:“这么一个善良、这么和气、和蔼,那么好的一个人。”

而为了这次北京行,让日间上班,晚上还得协助许多法轮功同修的接洽与联系工作的廖晓岚忙得不可开交。快负荷不了的他看见王治文就免不了抱怨一番。王治文静静听完他的诉苦后,神情慈善的对他说:“你辛苦了!”

这大出廖晓岚的意料。繁忙的王治文没有与他“同病相怜”似的相濡以沫,也没有以“过来人”的姿态指导他、承传经验。廖晓岚觉得王治文在倾听之中并没有想到自己的处境与经验,那一刻,他感觉到王治文是忘“我”,而只有对他人的理解与慈善。廖晓岚说:“可以感觉到修炼人的慈悲。”

原本一心想玩的陈馨琳在这趟大陆交流行程中,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法轮功修炼,什么是修炼人的风范:“我才知道原来学法是要这样学,对学员回答问题要这么有耐心。又像是他们交流时会谈到说,‘这是我个人的心得,个人的认识’等等,我才明白什么是对法的尊重与严谨。从他们的一言一行之中,我才知道什么是修炼,什么是修炼人的风范。”

李老师亲临讲法

参加第一次北京行,学员的最大惊喜,莫过于亲眼见到李老师。

一九九五年李洪志老师即结束大陆传法,开始到国外讲法。因此,当时参与北京交流会的学员都以为身在国外的李老师,不可能与会。

在即将离开北京的前一天,那晚,大家正在饭店里吃饭,坐在后方的台湾学员听到如雷的掌声逐渐从前方蔓延开来,台湾学员们疑惑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久就看到李老师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第一次见到李老师的陈馨琳当时激动得说不出话出来:“我印象中李老师在美国,没想到老师会来。”

金色种子,法轮功
北京国际交流会最后一天,李洪志老师带着笑容亲临会场。(博大出版社提供)

李老师走过抹着眼泪的洪吉弘身旁,亲切的对他说:“我就知道你来了。”这是洪吉弘第二次见到李老师。

另一位与会的台视职员吴佩霞回忆,当时李老师带着笑容走了进来,慢慢的一个一个的环视在场的学员,当看到吴佩霞时收起了笑容,看了她的左膝盖几秒钟,然后才把目光移开,又恢复笑容,继续看着在场的每位学员。

当时的吴佩霞,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怎么李老师看到我就不笑了?”但当她回到台湾打坐时,原本别说“双盘”或是“单盘”,就连“散盘”都非常吃力的僵硬双脚,却发出“嘎啦、嘎啦”的声响往下落──两腿可以盘上了。吴佩霞这才意识到那时李老师是在帮她净化身体。

因坐骨神经痛导致无法行走,炼功后恶疾全消的刘皇影见到李老师时,他不能自已的泪流满面,心中升起的是无以言表的感恩之情:“师父啊,就是‘亦师亦父’,像见到自己最亲近的父亲一样,是最尊敬的,已经是难以言表的。”

当时台湾学员对法理的认识有限,“因为才修炼没有多久,只知道,李老师那时候讲得很高深。”陈馨琳说道。虽然对李老师当时所讲的内容认识不深,但是台湾学员还是感到收获丰硕。

“一直到北京国际交流会,李老师叮嘱大家要多学法,再加上我们实际跟北京辅导员交流,才知道学法(反复通读指导修炼的《转法轮》一书)其实是很重要的。”陈馨琳说。

长春之行开眼界

还有一个景象,也让台湾学员难忘。

第三回到大陆交流,北京学员带他们到李洪志老师的故乡──长春。

刘皇影回忆,当他们一行人飞抵法轮功的发祥地长春市,搭上游览车前往饭店时,车行不久,看见一个大圆环,约有几百人围绕着圆环在炼功,前面还有人拉着横幅。当时是下午四、五点。“这是你们特别安排来迎接我们的吗?”台湾学员忍不住问。当地学员回答说这是他们的正常炼功时间,并非特意安排。没多久,又看到几百人的炼功点……一直到他们抵达饭店,沿途不只绿地、公园、广场,连不是绿地的马路边上也都有法轮功学员的踪迹。

第二天台湾学员也参与了清早五点开始的集体炼功。不过,当他们六点来到长春的人民广场时,广场上已站满了人,台湾学员几乎已找不到可以站立的地方,“从这头看不到那一头,我们估计长春市清晨炼功的就有上万人。”洪吉弘说。

金色种子,法轮功,长春的人民广场晨炼
台湾学员参加长春的人民广场晨炼,结束后集体合影留念。(博大出版社提供)

长春如此浩大的集体晨炼场景,让台湾学员直呼:“真的开眼界了!”而在零下十几度下着雪的户外炼功,也让亚热带生长的台湾学员觉得很震撼。在冰寒的天气里打颤着炼完功后,眉毛上、甚至连睫毛、胡子都结冰了。

金色种子,法轮功,
台湾学员在长春零下十几度的天气炼功,是身处亚热带台湾学员未曾经历的神奇经验。(博大出版社提供)

除了浩大的炼功场面,长春学员集体学法的情况,更是让台湾学员咋舌不已。

当晚,他们到当地的一个集体学法点学法,那是一个长条形空屋,为了礼遇台湾学员,长春学员让出屋里中间有暖气的地方,但由于拥挤,台湾学员只能一个个弓著身体坐在地板上,膝盖碰着膝盖的动弹不得。因为参与的人太多,靠墙处的学员只能像挤沙丁鱼一般一个挨一个的站着,而挤不进来的人,就在屋外阳台站着一起学法。大陆东北的冬天非常寒冷,阳台上与距离暖气远的学员是冷得直打哆嗦,而坐在暖气旁的学员则是热得满头大汗。就这样大家维持不动的状态学法两个小时。

参与集体学法的学员都背个小包包,将当时法轮功所有的七、八本书籍全带在身上,谁也不会去问今天要读什么书。开始时,主持人拿着麦克风说:“我们今天来学《转法轮》第一讲,谁来背一背。”话声甫落即刻就有四、五个人举手说:“我来背。”背完,主持人说:“接下来?”话音一落,又有人举起手高喊:“我来背。”背完,主持人又喊:“接下来!”“我背。”另外的学员举手说。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抢着背《转法轮》。

“只要慢十分之一秒,就没有你背的份,只要稍微犹豫一下,就已经有人接上背起书来了。一个人背一段,一个字都没有读错!”洪吉弘神情佩服地回忆道。

后来在其他的学法点里,也有人看见长春学员以毛笔恭谨的抄写法轮大法经书,并工整的装订起来。珍重之心令人感动。

经过这样亲身参与大陆学员的学法、炼功与修炼交流之后,台湾学员更明白法轮功不只是炼功,更是修炼。除了学法修心,也体认到集体炼功以及集体学法的重要,回台后他们开始增设炼功点及学法点,而“九天学法炼功班”、集体交流等事项也同时在台湾逐步拓展开来。

接下文)@

点阅【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原标题〈三次大陆交流行〉,选自《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版权归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欢迎传阅和转载,不得更改。

购书请洽:
博客来网路书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网路书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金色种子
    我常想,如果中共没有压制迫害法轮功,如果法轮功在中国能像在台湾一样自由发展,那么,中国可能将有数亿遵从“真、善、忍”的好人,就不会有独裁暴力、贪婪枉法,那会是一个多么美好祥和的两岸,多么和平繁荣的世界!
  • 金色种子,法轮功
    博大出版社出版新书《金色种子》,详述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传授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在台湾如何开始?第一个修炼法轮功的台湾人有何机缘?谁是第一批萌芽的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洪传的故事神奇,读来津津有味。
  • 不久前我画了一幅图,脑海不由地就随线条流转,那是行旅时搭火车从花莲到台东的窗外所见-一大片一大片望似无垠的黄橙橙油麻菜田。后来在画作空白处,我临笔一挥,题上“阳光下的油麻菜田”。
  • 金色种子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在长春开办了第一场的法轮功学习班,法轮大法正式对外广传。在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广州举办的学习班,则是最后一场完整的讲法传功班,之后,李老师便只讲法而不教功。这短短两年多期间,台湾也有人参加了李老师的亲自传法教功班。目前所知,最早接触到法轮大法的台湾人是一对夫妇:郑文煌与妻子何来琴。
  • 金色种子
    一九九五年四月二十七日这天清晨六点半,何来琴与先生在花钟附近挂上女儿手写的“法轮大法好”横幅,打开录音机播放炼功音乐,开始炼功。台湾第一个法轮大法“炼功点”就这样成立了。
  • 金色种子
    一九九九年大陆发生的“四.二五”事件,虽然打破了学员们平静的修炼生活,从单纯的自己修炼,被迫必须面对外界、面对媒体,但也因此让更多人认识了法轮功,对法轮功的弘传起到促进的作用,同时也锻炼了学员们面对社会的能力。
  • 金色种子
    一九九九年时任海关副总的傅仁雄与总局长的司机聊天,得知对方修炼法轮功,他好奇的问:“法轮功是什么?你炼看看。”只见这名司机随地盘坐,缓慢的抬起双手打起手印,这肃穆而祥和的画面令傅仁雄印象深刻。
  • 金色种子
    最早认识法轮功的校园是台湾首屈一指的最高学府——国立台湾大学。它不仅是早期最多教授学炼法轮功的大学,也是最早成立学生法轮功社团的大学。而台湾法轮大法学会成立后,截至目前为止的两任理事长均由台大教授担任,对法轮功在台湾的弘传有着重要的作用。
  • 金色种子
    过去,法轮功在台湾多数是个人学炼,进而带动亲朋好友一起学,而台视成为台湾第一个以团体学炼法轮功的单位。
  • 金色种子
    出版有益人群的书,是刘英富最初从事出版的初衷,书店也因此取名“益群”。经过大半辈子,出版过一千多种书的刘英富说:“《转法轮》这本书,真的是宝!”“我一直想出版有益人群的书,现在真的在做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