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第二古老的佛寺:超过一千年的法隆寺

法隆寺
日本奈良县法隆寺(Horyuji)的中门(Chumon)是庙宇的主入口。(Luciano Mortula – LGM/Shutterstock.com)
font print 人气: 130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1年05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陈遇综合报导)公元594至622年间日本的统治者是飞鸟时代的圣徳太子(Shotoku)。他的名字中,“Sho”在日文是神圣的意思,而“toku”则是美德,确如其名,圣德太子的确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君主。

在他的统治之下,将佛教大力推广至日本,以至于后人将他视为日本佛教的始祖。在他过世后,许多人称他为“日本的释迦牟尼”。释迦牟尼原名乔达摩·悉达多(Siddhartha Gautama),是印度的历史人物,他在菩提树下开悟后被尊称为“释迦牟尼”,而他的教诲则成了现今佛教的基础。

法隆寺
法隆寺的佛像打着手印,这是佛家的一种神圣手势。(Kit Leong/Shutterstock.com)

圣徳太子在日本下令建造的第二座佛寺是日本南部奈良县的法隆寺(Horyuji)。这座寺庙在日本艺术史、建筑和精神遗产上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圣德太子
圣德太子像,制于1121年,身穿宫廷风格服饰的圣德太子手持权杖。这座雕像位于法隆寺内专门供奉圣德太子的圣灵院(Shoryoin)内。(公有领域)

当时建造这座木构造的法隆寺时,佛教才刚从中国经过朝鲜半岛传入日本。那时,日本的第一座佛寺四天王寺(Shitennoji)还在,不过四天王寺之后又被重建过,因此法隆寺可说是日本现存最古老的佛教建筑。许多法隆寺的寺院建筑都可以追溯至七世纪末至八世纪初,也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木造建筑物之一。

法隆寺寺院中的每一栋建筑物都是基于中国传统的佛教建筑,再依据日本人口味修改而成的,标志着日本佛教建筑的兴起。日本佛寺基本上都会包含正殿、大讲堂、塔、门、钟等空间。和中国寺院建筑相比,日本佛寺很少有鼓楼,可能受到唐朝佛寺的影响。尽管中国的鼓楼可追溯至周朝,然而唐朝寺院多只设钟楼,因此日本寺院也很少有左钟楼右鼓楼的配置格局。

法隆寺
法隆寺的金堂(Kondo,左)和五重塔(Goju-no-To,右)。(RPBaiao/Shutterstock.com)

法隆寺共分为东、西两部分,东院有梦殿、钟楼等建筑物,西院则为金堂、五重塔、回廊和圣灵堂等木构造建筑物。

在东院的梦殿有一座八角堂,四周由回廊环绕着,里面安置着国宝级的观音菩萨立像,是圣德太子所处的飞鸟时代制成的木造佛像。在观音菩萨像前有一礼盘,据说每年年初将礼盘在太阳下曝晒时,从蒸发出的水汽中就可以预测当年的粮食收成情形。

法隆寺
法隆寺梦殿的八角堂(Yumedono,右)。(Picotan/Shutterstock.com)

西院的金堂(Kondo)是法隆寺主要的祭祀空间,也是法隆寺最具代表性的建筑物之一。过去里面曾有和印度阿旃陀石窟以及中国敦煌石窟类似风格的佛像壁画。然而在1949年,一场大火烧毁了大量法隆寺内的壁画。在大火前拍摄的照片中可以看到一幅追溯至七世纪的壁画上面描绘着阿弥陀佛的天国世界。

法隆寺
金堂是日本奈良县法隆寺(Horyuji)的主要祭祀空间。(Joshua Hawley/Shutterstock.com)
法隆寺
法隆寺的金堂(Kondo)内部曾有和印度阿旃陀石窟和中国敦煌石窟类似风格的壁画。在1949年,一场大火烧毁了大量法隆寺的壁画。在大火前拍摄的照片中可以看到一幅追溯至七世纪的壁画上面描绘着阿弥陀佛的天国世界。(公有领域)

位于西院北侧的大讲堂是僧人研习读经、开会和讲道的地方。这里过去也曾作为寺院的食堂使用。

法隆寺
法隆寺的大讲堂(左)是僧人研习的地方。这座讲堂过去也曾作为寺院的食堂。(Various images/Shutterstock.com)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网站,法隆寺的建筑物使用了中国的“开间”系统。此系统在建筑学上指的是由垂直的柱或桩(边柱)撑起水平横梁(过梁)的结构,用以创造出较大跨距的屋内空间。在粗壮的大柱子上有着繁复的斗拱,撑起偌大厚重的砖瓦屋顶。

在教科文组织的网站上还列举了该寺庙的许多特点。例如,法隆寺金堂的斗拱又因成云朵形而被称为云斗,还有在柱子上使用的卷杀(Entasis)。卷杀是柱身的一种处理手法,这样的柱子并非完全笔直,而是自下而上逐渐变细的曲线,不仅具有视觉上的美学考量,也有相应的承重效果。

法隆寺
法隆寺的木造立柱使用了卷杀技巧,柱身形状为自下而上逐渐变细的曲线,不仅具有视觉上的美学考量,也有相应的承重效果。(Shutterstock)

在法隆寺中也有许多类似中国佛寺的元素,例如狛犬(komainu)、金刚力士像(Kongorikishi)、香炉等雕像装饰。狛犬是介于狮子和犬之间的一种假想生物,负责保护寺庙并驱走邪灵,与源自于中国唐朝的石狮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法隆寺,狛犬的雕像放置于屋檐上,成为屋顶装饰的一部分。在寺院中门的入口处也有金刚力士像,这两座面目凶煞的神像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两位金刚力士口中各说着一个梵语字素(字母发音的最小书写单位):其中一位说着第一个音,另一位说着最后一个音。当两个字接连在一起发音时,便代表着所有生命的开始和结束。

法隆寺
狛犬(komainu)是介于狮子和犬之间的假想生物,负责保护寺庙并驱走邪灵。狛犬和中国的石狮有异曲同工之妙,这项传统可追溯至唐朝。(Oleg Ivanenko/Shutterstock.com)
法隆寺
法隆寺的金堂(左)和前景中的装饰香炉。(Urban Napflin/Shutterstock.com)
法隆寺
一千多年来,两位面目凶煞的金刚力士像(Kongorikishi)守护着法隆寺中门的入口处。两位金刚力士口中各说着一个梵语字素(字母发音的最小书写单位):其中一位说着第一个音,另一位说着最后一个音。当两个字接连在一起发音时,便代表着所有生命的开始和结束。(Marimos/Shutterstock.com)
法隆寺
一千多年来,两位面目凶煞的金刚力士像(Kongorikishi)守护着法隆寺中门的入口处。两位金刚力士口中各说着一个梵语字素(字母发音的最小书写单位):其中一位说着第一个音,另一位说着最后一个音。当两个字素连在一起发音时,便代表着所有生命的开始和结束。(Marimos/Shutterstock.com)
法隆寺
黄昏时分的夕阳照映在法隆寺建筑物的屋顶上。(Leonid Andronov/Shutterstock.com)
法隆寺
法隆寺内一座威武的佛像。(Kit Leong.Shutterstock.com)

原文Japan’s 2nd Buddhist Temple: Horyuji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茉莉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不可能尽述这位艺术家作品中每一最微小的细节——它们纵然无声,却仿佛能开口讲话:就说画作下方的底座,上面绘有教会庇护者和捐助者们的众多形象,每个人物两侧各有一人,合围成边框。一切都彰显着精神、情感与思想,色彩如此协调,可谓尽善尽美。房间的天顶出自他的老师皮耶罗‧佩鲁吉诺(Pietro Perugino)的手笔,出于对艺术启蒙恩师的回忆与爱戴,拉斐尔不愿破坏它。
  • 哦,宛如置身天堂!18世纪墨西哥艺术家安东尼奥‧德‧托雷斯(Antonio de Torres)有一幅圆形画作,画里耀眼的圣母盘旋在充满祥和云彩的天堂里。
  • 由于要满足显赫人士的要求,拉斐尔不能推托上述工作,更不用说他的私人利益也使他无法拒绝;然而与此同时,他从未中止在教宗居室和大厅的系列创作;在那里,他手下总有一批人将他的设计付诸实施,他自己则监督一切,尽最大努力辅助完成这一巨制。
  • 丘奇开始作画时,正值多数伟大的思想家仍能看到造物主创造万物之手的时代。当时的人们欣赏丘奇的作品《厄瓜多的安地斯山脉》都觉得好像在看出自神之手的全新作品。
  • 1962年,一位事业有成的建筑承包商赖讷‧温克勒(Reiner Winkler)买下了他的第一件象牙艺术品,这件作品出自于一幅15世纪描绘耶稣诞生的哥德式双联画。自此他便和象牙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从一件来自法国几寸高的小作品开始,温克勒成为了至今世界上最大的私人象牙雕塑收藏家。
  • 拉斐尔看到丢勒的铜版画,希望藉由这种艺术形式展现自己的作品,于是让博洛尼亚的马坎托尼奥(Marc’ Antonio)对这种手法进行了非常深入的研究;后者由此成为技巧杰出的铜版画大师,拉斐尔委托他为自己的早期作品制作版画,如素描“殉道婴孩”(The Innocents)、“最后晚餐”(Last Supper)、海神(Neptune)和遭滚油煎熬的圣切奇莉亚。
  • “床”这件不起眼的家具,通常是文学和艺术作品背景的一隅。事实上,在安徒生童话《豌豆和公主》(The Princess and the Pea)和经典的《一千零一夜》(The Arabian Nights,又译《天方夜谭》)中,“床”是故事的舞台。而且,来自世界各地的画作中,我们也发现艺术家描绘沉睡者、恋人、孩童、垂死者或死者,每一个角色都是在床上。
  • 拉斐尔绘制了一幅大画,画的是教宗良十世和两位红衣主教朱利奥‧德‧美第奇(Giulio de’ Medici)与德‧罗西(de’ Rossi)。人物形象不像是出自画笔,而是从画面中凸现出来,具有饱满的立体感;画中有堆叠的天鹅绒(披风),教宗法衣的锦缎光泽闪耀、摩挲作响,衬里的毛皮柔软自然,金线和蚕丝仿佛不是敷色绘成,而是真材实料;还有一本羊皮纸的泥金装饰手抄《圣经》,比实物还要逼真;另有一个锻银的小铃铛,精美得无法言表。画中物件还包括教宗座椅上抛光的金球,明亮可鉴,映射出窗外的光线、教宗的肩膀和房间四壁。所有这些东西都画得如此精到,毋庸置疑,没有哪位大师能出其右。
  • 十九世纪初即位称帝的拿破仑(Napoleon Bonaparte,1769—1821年)提倡古代罗马式宏伟高贵的艺术风格。1803年,拿破仑在罗浮宫内设置让民众都可参观王室收藏品的“拿破仑博物馆”,是国家艺术博物馆的正式成立,也是其理想中欧洲大帝国公民的艺术圣地。拿破仑军队纵横全欧洲,每征服一个国家,就带回当地的贵重艺术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