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六四回忆录(之三)一个北京市民的亲身经历

人气 548

【大纪元2021年05月31日讯】

文/宏铎

血迹斑斑

CCP官宣说,没有在天安门广场屠杀。他实际隐瞒的是屠杀地点,共军从木樨地一路杀到广场,民众死伤的大多数都是在西长安街上。六四前,共军直升飞机在空中早就侦察清楚,长安街最宽处120米,最窄也有60米,最适合大兵团推进。他们用坦克开路,冲压路障,装甲车、运兵车随后。

民众用砖石瓦块,像暴雨一样打到车上。但随后而来的弹雨,却不是民众认为的橡皮子弹,是国际禁用的达姆弹,是炸子。血流成河!

我因6月3日在平安里阻拦战极度劳累,回家后睡得很死,当被枪声吵醒时,已经晚了。刚到西四,就听到消息,说共军已经在广场清场了,长安街封锁严密不能接近了。

在路上,看到一个人双手端着一个搪瓷脸盆,脸盆中有大半盆的鲜血。他大声的哭喊着:“你们看啊!这是共军屠杀老百姓的血啊!”

你们想想得多少血才能用脸盆收集起来!?但愿那盆血证,能妥善保存到清算审判CCP的时刻。我们游行用的横幅,我藏在单位两个房间的墙缝中,一直妥善安全。但原单位搬家了,有新的房主,我无法再进入将其转移到别的地方。但愿能保存下来。那个时代还是用胶片照相机的时代,我没有相机,很遗憾没有照片。肯定有人保留有照片,但愿能妥善保存到清算审判CCP的时刻。

大屠杀后,共军释放了大量的毒气,长安街两侧数百米外的居民,关门、关窗都挡不住,不停地流泪、咳嗽。共军利用毒气掩护,使用铲车把尸体清理、运走焚烧灭迹。

有少数幸存者,被抢救到医院。我邻居有个在西单附近的邮电医院当护士,一个文静的小姑娘,第一次听她骂出脏口,气愤到极点。据她所说,除了四肢中枪能救活,凡是躯干中弹的根本没法救,子弹进口一个小眼,但出口一个大洞,什么都炸没啦,救不活。太平间、到处都堆满尸体。

共军在没有外国人的西长安街屠杀。在使馆区和有外国人活动区,没有军队进入和动武的事实,说明CCP严令避免罪行暴露。在有外国人居住的东长安街北京饭店楼上,拍到的一个勇士(我不否认其英勇行为),只身阻拦了一串坦克的纪录。我认为是共军故意欺骗世界人民,没有坦克压人。

在军队进城前,共军给每个士兵都打了什么针。很可能那些药让士兵们变成嗜杀魔鬼。在西单十字路口的东北角街边,有一个靠树的售货棚。一个目击者告诉我说:“你看这树干上的枪眼,有个人躲在这棵树后,躲过几枪,那个士兵又绕过树一枪暴头。你看货棚上那个螺丝,还夹着那个人的头发和脑浆。 ”我仔细观察,遇害者大概是个留寸头的男人。尸体被清走了,树边的血迹深入土壤中,清晰可见。

在木樨地路南边有座“居官”楼,因为周边都是机关、办公楼,就这一个住人的。士兵们分辨不清官居民居。这座楼的朝街面的墙,被子弹打成了蜂窝。据说,有个官太太在窗户内被击毙,大水冲了龙王庙。我们单位那时只有百八十个人,也有一个中枪的。

CCP从来不在乎民众的死活。他们曾叫嚣,宁可牺牲西安以东占中国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也要和美帝打核战争。在60年代饿死人的经济条件下,还造原子弹氢弹。他们屠杀的方法,也从大规模公开的转变成秘密的。多少法轮功学员被他们活摘了器官,使中国成为最大最快的器官供应源。现在,多少香港同袍被自杀了?!只有彻底解体中共,世界才会安宁。(未完待续)◇




关注我们facebook主页,及时获得更多资讯,请点这里。

责任编辑:陈柏州

相关新闻
茉莉: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
八九.六四回忆录(之一)
八九.六四回忆录(之二)一个北京市民的亲身经历
复活:凤凰涅槃
复活:凤凰涅槃 人气 1935
最热视频
【晚间新闻】武汉爆大规模抗议 马斯克公布推特黑幕
【全球新闻】白纸革命勇士被抓 最大黑客组织声援
【环球直击】骇客组织展开白纸行动 声援中国民众
【新闻看点】习对白纸革命表态?防疫政策大变
【中国禁闻】白纸运动蔓延 官民展开监控与反监控博弈
【时事金扫描】各地抗议封控 一张照片看哭中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