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秘境(彩墨)

作者:徐明义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秘境(彩墨)(局部)。(图片来源:徐明义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秘境彩墨

最近多玩一些墨,有时候也使用积墨或宿墨来处理,看看能不能作出一些不同的“墨韵”或肌理出来。

有人反对用积墨,说积墨就是“死墨”,既没有光泽也画不出层次来,更容易脱胶。希望使用墨条现磨现用,才能有清亮的墨韵及纯墨的芳香出来。我倒认为“积墨”或“宿墨”都无妨,用“墨汁”也可以,不必订死一个“规范”在那边,不必拘泥。

把图画好比较重要。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秘境彩墨)70×70cm。(图片来源:徐明义提供)

Secret place/ink and color painting

Recently I used ink more often and sometimes processed with accumulated ink or left-over ink to see if different “ink rhyme” or texture can be made and found.

Some people oppose to using accumulated ink, say accumulated ink is “dead ink”, neither glossy nor gradation can be painted, easily be degummed. They prefer using ink stick, grinding it for immediately using, giving you a clear ink rhythm and pure ink aroma. I believe that it is all right to use both “accumulated ink” or “left-over ink” and even “liquid ink” is ok.  No need to set a “regulation” and to be more flexible.

To make a good painting is much more important than anything else.@

点阅【徐明义画集】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昌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喜爱美术的徐明义,师范学校毕业服务期满后,在报考大学时,因担心学美术无法过活而填中文系,毕业后教了一辈子国文。尔后,进修考取文大艺术研究所甲组硕士,因缘际会,在退休前转为美术老师。如今,出版个人画集7册、散文集1册;徐明义善彩墨画,用色浓烈瑰丽,允为个人特殊之画风,擅长山水、花鸟;偶亦展布流沙画,以黑沙流淌于纸上而成,为极特殊之画风画法。
  • 一群勤勉的家庭主妇和少数上班族,利用空余闲暇时抽空画画,浸润在彩墨的唯美境界中,乐此不疲,经过多年的辛勤耕耘,8月20日到9月10日将在桃园图书馆平镇分馆 1楼文化馆的“徐明义师生联展”中,希望把自己的成果公诸于世,期盼得到各界人士的肯定与赞许。
  • 寂寞沙洲冷。 在沙洲高起来的地方杂乱的长着树木,林木的后面凸出一座小丘,小丘上筑有一座野亭,野亭左侧冲下两道飞泉,滞贮成一泓坳塘,之后再汇聚而下,我们仿佛听得到哗哗的流泉声。
  • 偶尔在画画的当儿会突发奇想:技巧再好也比不上境界的深奇,境界应该是比技巧更重要吧。 就如同吾人画工笔画,好像只要时间足够,就能够有一张色彩斑斓的、瑰丽的、有装饰性的画出来,而全然可以不顾它是不是有内涵、有思想;也不管会不会把它给画“板”了。(板就是死板、呆板)
  • “瀞”的元素,不外乎洁净、宁谧与安详,一尘不染,摒除世俗的喧嚣和烦扰,纯化自己的心灵。在这里,我们以“蓝色系”来呈现画面的干爽、纯洁与安静——一处纯然无垢的净土。
  • 以前台北有一位知名的画家,他一辈子都在画张大千的画。画出来的画和张大千几乎没有两样,他也以身为张氏门生自豪。于是就有人说了:“看这人的画还不如直接看张大千的画。”这就是囿于前人、困于师承,不去创新的结果,只能以“不长进”来形容。
  • 这幅图里的墨和色都是一遍一遍染上去的,所以看起来不单薄,层次丰富厚重。
  • 梅是四君子之一,很多老师教画,率多由四君子开始教起,是进入花鸟画的起手式。
  • 宋‧杨万里有一对诗句:“溪边小立苦待月,月知人意偏迟出。”诗人知道那晚一定会有月亮,他痴等月儿出来,哪知月儿好像知人意似的,偏偏迟迟不出来——月亮出来或不出来,都可以写成诗喔。
  •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樱花季(彩墨)
    四十年前曾经去武陵农场旅游,但见众多老荣民在农场上种植高冷蔬菜,空气中充满鸡屎、猪粪的味道,苍蝇满天飞。后二十年再去,已然人去山空,老荣民的房舍也被拆光了,杳无去处。原种高丽菜的斜坡改种樱花,因为植株尚小,稀稀疏疏的,殊乏看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