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觉醒”媒体对鲍威尔的诋毁

人气 1219

【大纪元2021年06月23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Rob Natelson撰文/信宇编译)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是前联邦检察官和2020年总统选举的主要批评者。主流媒体最近给我们发了两条关于她的消息。这些消息说明了“觉醒媒体记者是如何攻击他们不喜欢的公众人物的。

一个信息是,鲍威尔现在承认,稍有社会认知的人士都不会相信她关于大选投票机被操纵的说法了。另一条则是,她认为总统乔‧拜登将被迫让位给唐纳德‧川普。

这两条消息都严重歪曲了鲍威尔的立场,意在对她进行诋毁和排挤。

我从未见过鲍威尔,对她不持特别立场,不弹不赞,不偏不倚。但是,专业记者应该公平对待每一个人。如果不公对待鲍威尔,记者们就在挑战自己的专业性。

鲍威尔是“事实歪曲和新闻封锁”手段的受害者。不负责任的记者利用“事实歪曲和新闻封锁”把深具名望的人士描绘成极端、古怪或刻薄之人,而这些人士往往属于保守派。对于这套新闻把戏,我本人就深受其害,因为当年我活跃于政坛时,左派媒体就经常对我采取这些手法了。

我们来剖析一下这个套路:

假设参议员张三发表了一个重要的政策演讲,主题是如何改善基础教育,他在演讲中提出了六项改革措施。

一个负责任的记者在报导这次演讲时,会认真总结所有六项措施。记者在进行报导时,会让读者身临其境,似乎现场聆听张三的演讲。为了方便读者理解消化,记者可能会同时报导教育专家、民众或张三的一些政治对手对本次教育改革课题的不同反应和主张。

但是,一个对张三参议员怀有敌意的不称职记者可能只关注六项提案中的一项,肆意歪曲,令这项提案看起来糟糕透顶,而只字不提其它五项提案。这就是“事实歪曲和新闻封锁”套路。

此外,一些记者可能会通过向部分民众展示歪曲的版本以征求意见,从而获得期待中的不利反应,使毒药蛋糕变得更加冰冷,面目可憎。

我们再来看看媒体针对鲍威尔的种种做法:

鲍威尔一直对多米尼克(Dominion)投票系统的投票机持批评态度。作为回应,该公司起诉她诽谤。她的律师则要求法院驳回多米尼克公司的案件。

为了支持他们的驳回动议,鲍威尔的律师团队提交了一份厚达86页的法律备忘录,也就是法律摘要。这份文件列举了充分理由,支持法院应该驳回多米尼克公司诉讼。

其中一个理由就是为诽谤案辩护所采用的技术性法律观点。该观点认为,一个人不能基于表达意见而被追究法律责任。

鲍威尔的律师团队认为,鲍威尔正是在表达她对多米尼克公司的投票机以及这些机器被操纵从而改变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的看法。备忘录还进一步指出,由于她是在党派政治环境中代表川普竞选团队,理性的受众会理解她是在表达观点。

尽管备忘录特别指出,鲍威尔过去和现在都相信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但一些主流媒体却将法律论证歪曲为鲍威尔个人承认自己的说法是错误的。

此外,媒体还将备忘录中的许多其它辩护理由全部屏蔽了。

主流媒体在“报导”鲍威尔关于2020年总统大选的最新言论时,同样采取了“事实歪曲和新闻封锁”手法。

2021年5月29日,鲍威尔在参加一个政治集会时接受媒体采访。采访时间很长,信息量很大,包含了对于专业记者而言颇具公开报导的诸多信息。然而,主流媒体却特意封锁了大部分信息点,仅报导了一个信息,而且还歪曲了事实真相。

现仅以《新闻周刊》(Newsweek)为例,以管窥主流媒体的典型“报导”。该周刊写道:

“鲍威尔在一次集会上谈到川普时认为:‘他当然能够恢复总统职位。’面对这个毫无根据的说法,集会民众情绪受到激发,大声欢呼回应。‘而拜登则被告知要搬离白宫。’这位律师继续说,脸上带着笑意。”

这个报导将鲍威尔描绘成恶毒和古怪的傻瓜,对民众傻笑,竟然认为拜登将被迫下台,而由川普取而代之。

然而这段视频只是媒体对当天鲍威尔演讲的断章取义,只是从1:04:35开始,故意误导观众和读者。其实那只是鲍威尔对观众的礼貌性微笑,而不是傻笑。而左翼媒体一贯有意省略新闻背景,以凸显其用意。

事实上鲍威尔是在回答一个假设性问题时发表上述意见的。主持人问道:“好吧,西德尼,让我们和观众一起假设一个场景,一起做一下梦吧。”主持人接着描述了一个不可能发生的情况,即所有摇摆州均改变其认证的选举结果。然后他继续说:“我们一起来幻想一下。假设川普被宣布为胜选。……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因此,鲍威尔不是在回应已经发生或可能发生的事情。主持人给了她一个假设的情况,让她进行推测。

任何理性的人都会明白,主持人的假设情况是非常不可能的。这需要对所有摇摆州进行选举审计并推翻大选结果,需要总统选举人重新投票,需要国会对选举团重新计票,需要国会宣布川普获胜。正如主持人两次明确表示的那样,这只是一个“梦想”。

鲍威尔是一名律师,而考量不可能的假设情景是所有律师的必备功课。教授们的“假设”(一般都如此称呼)是法学院课堂上的常规元素。法律教育专家们利用各种假设来促使学生考虑和应对各种变化之中的事实状况。

面对这个问题,鲍威尔以一种完全负责任的专业方式进行了处理。

起初,她警告说这是“未知的领域”。她随后指出,在以前的一些案件中,法院推翻了选举结果,并命令新认证的失败者向新认证的获胜者让出职位。正如鲍威尔所说,在这种情况下,获胜者只完成原来的任期;“失去的时间”则不计入在内。她的回答表明,她理解法院使用某些权力(一般称为“公平权力”),在以前未曾涉足的领域制定规则。

她随之提醒说,以前的法院判决并不涉及总统大选。尽管如此,她还是将其基本原则应用于总统大选。

鲍威尔最后总结说,根据这些原则,法院可以强迫拜登向川普让出职位,而不计入损失的时间,正如在其它推翻欺诈性选举的案件中一样。

人们可以不同意鲍威尔对法律的看法,但她的回答值得客观专业的报导。

媒体黑客们并不满足于他们对鲍威尔的最初诋毁,他们将其断章取义的版本提交给几位法律学者,他们天真地提出了各种可以预见的负面观点。

针对西德尼‧鲍威尔的抹黑恰好体现了多年前我为什么坚守以下这些原则:

首先,永远不要把媒体对法庭程序的报导当作事实。记者们通常对法律一无所知,即使他们略知皮毛,他们在新闻报导时也往往带有自己的目的。一定要自己阅读法庭文件。

第二,学者不应根据单一记者的叙述来评论一个事件。在发表意见之前一定要做好背景调查研究。

最后,要对媒体的说法持怀疑态度,因为媒体在坚持观点方面投入很大。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大多数的国家媒体在没有事先调查的情况下,匆忙地采用了“大选没有问题”的说法。面对合理的怀疑,他们狂热地坚持这种说法;这种做法本身就值得外界质疑。

原文The ‘Woke’ Media Smear Campaign Against Sidney Powell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罗伯‧纳特森(Rob Natelson),是一名退休的法律教授,也是独立研究所宪法法学的高级研究员,具有新闻学背景。20世纪90年代,他领导了几个州的投票活动,并取得了胜利,2000年在蒙大拿州州长的五名候选人公开初选中获得第二。著有《原始宪法:实际所言及含义》(The Original Constitution: What It Actually Said and Meant,2014年,第三版)一书。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鲍威尔:外国干预 舞弊超想像
美最高法院驳回鲍威尔挑战大选结果诉讼
鲍威尔鸽派证词推升纳指续创历史新高
【名家专栏】能源危机:我们自食其果
最热视频
【方菲访谈】程晓农:中共拉闸限电给谁看?
【新闻看点】马云西班牙度假 林郑不见“偶像”
【横河观点】谁是孙力军政治团伙 料将被大清洗
【财商天下】最后续命药 中共房地产税动真格
【秦鹏直播】网红喝农药酿悲剧 谁该负责?
【新闻大家谈】全球食品价格大涨 北京遇挑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