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菲访谈】专访李有甫:从三星堆看史前文化

人气 5680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方菲访谈】。

本期专访我们很高兴请来著名的武术大师李有甫先生。在上世纪8、90年代,李有甫先生是中国中医和气功领域中的知名人物,也曾经是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中心的副研究员。他对武术、气功、中医都有很深的实践和研究,是中国少有的既有武术功底和气功功能,又有理论研究功底的大师。今天我们就请他来聊一聊,他对当今社会上一些超自然热点现象的解读,以及其中反映出来的史前文化,以及生命奥秘的脉络。李有甫先生您好。

李有甫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今天很高兴能请您来做一期访谈,我们就先从近期社会上的一些热点现象的超自然现象来谈起。因为现在这个时期社会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不明现象,似乎超出了人类的科学范畴。比如前一阵被传得很热的三星堆,这样一个重大的考古发现。然后再比如现在有关UFO不明飞行物的报导越来越多,甚至美军都承认了。

李有甫:我最直观的就是我以前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当然包括武术、中医、气功,尤其是修炼,就是道家、佛家的文化都很感兴趣。从兴趣上,我一直在研究,穷追不舍吧,也是苦练,包括练武术、练功这些。但是我现在看到了三星堆文化,他提出的一些问题,我感觉跟我以前我研究过,探索的是很契合的,一点都不奇怪。有些问题我感到有的更确切的答案,我也反思了一下,这些问题好像对我们中华传统文化,有一个好像是带有些特殊的一种问题。

那么到底哪一个是更久远的呢?为什么人家那个东西那么多年以前就出现了?比如一些考古的遗迹,我就想从头说吧,我自己亲身经历过的。在1986年的时候,我发表过一篇考证的论文。当时我是研究武术,在读武术研究生期间,我想把研究八卦掌的起源,作为我研究生毕业的论文。但是我写了以后,我发现那些杂志,一般国内的一般不接受这种观点。因为我的观点就是八卦掌它的步法,它是起源于道家、道教,经典中它记载过。

对我来讲,好像是没有机会给你发表,或者承认你是研究生毕业的事情。这时候我就一个插曲,我就考虑我怎么用更进一步地科学的手段,来证实中国武术和气功的修炼的方法是有价值的。我就又找了一个老师,山西中研院的脑电图主任王德堃老师,让他作为我的论文指导老师。他研究的是脑电图和经络学说,那我们就用脑电图和经络去研究太极拳还有其他的气功状态,这个先不讲了,那个我就是作为毕业论文了。

那个有很多新的发现,这篇文章到了1986年的时候,我就逐渐的完善它。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叫黄学民,他是湖北武当山附近的那个县好像是,他办了一个武当杂志。就专门要把这个武术,就是要报导这些传统文化,他向我征稿,我就把这一篇稿子给了他,他就给我发表了。1986年到现在已经很久了,幸好我还留下了他给我发表了以后那一本杂志。那个杂志报导的就是我研究八卦掌的起源是,起源最早是起源于大禹治水的时候。

大禹治水的时候,道藏经里头,因为我当时得到一部书,我也看了,我也查过很多资料。道书里面写到他大禹治水到了南海,他见到一只神鸟,绕着一个大石头在噤咒。他在噤咒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它在默念一种咒语,那个鸟还能念咒语,就好像是很神奇,是一个神话一样。大禹看到以后,它能使这个大石头翻过去的,搬动去,大禹当时就模仿着鸟的步伐来走,走这步伐。

他让他身边的人把这个记载下来,他说:“令之入术,以为万术之源。”这个术数之类的,那就是道家修炼的一种手法,是身体的炼功的一种方法。当时我就把这个写下之后,看到历代的道书里面都涉及过这个问题。尤其是到了东晋,一个修道的葛洪,他写了一本《抱朴子》,那个书里面记载过禹步是怎么走法,什么三步九迹,他进到山里面,他要怎么样子走,遇到猛兽他怎么样对付。

葛洪他详细的写了禹步,还有一些步伐。当时我查到葛洪他的武功也是很高,因为他修道嘛,他可以空手入白刃,毫发无伤。看起来葛洪是一个修炼有一定功力的人吧。我后来把这篇文章发表了以后,还有很多人他们很感兴趣。但是伏羲氏王天下,伏羲在主宰中国神州大地的时候,就有一个龙马出来给他献河图。伏羲就跟着河图,他就画出了八卦,这个我们先不讲,这是一件事。那么伏羲的时候是多少年呢?我们根据思考吧,没办法确切的考证,但是说他是人类始祖,他跟女娲繁衍人类后代,那么是很久以前的了。那时候也没有文字,就是一些图一些符号。

主持人:还有一件事呢?

李有甫:洛出书就跟大禹有关系了,就是大禹治水的时候,洛河这个地方出了一个神龟,这龟背上出现了一些裂痕,它排列成不同的图案,就是洛书。那么大禹就用这个洛书的方式,来运筹他的治理天下,比如治水,运筹他这些大事,大禹后来有九畴之说,就是根据九字,他悟出的东西,洛书就出现了。现在我们在看,我还看出洛书还有一些更多的意义,现在先不讲。

我们回到三星堆,这个文化本来就是和中国传统文化是密切相关的。而且那个面具为什么出现那人头,我也有看法。我觉得中国这五千年文化,只要我们真正的去深入的研究、去实践,尤其是去修去炼,自己亲身的体悟。因为这个八卦我是炼了几十年了,而且我越炼越感觉到要提高是找到真正的那个八卦,这里也有一个过程。

主持人:您这个开场白信息量非常大,这个我们要花些时间来消化,所以我们一样一样的来说。三星堆我很快总结一下,您的意思就是说,在您看来它就是一种史前文化。您之前有写过这种八卦掌的起源,其实是跟大禹治水的时候,他看到一只神鸟有关。当时因为这个太神话,有的杂志就不给你发表,后来在武当的杂志上发表。所以实际上这些大禹时期的文化,有很多可能是在他大禹之前的这个文化传承下来的,包括河图、洛书,刚才您在那段话中也都提到。

这个我们等一下再深入探讨一下,有关史前文化。那三星堆就是让您想到的就是这些,我想很快问一下另外一个现象,最近经常大家都在谈的,有关外星人、UFO这些现象。美军他现在已经承认了,说UFO确实有,而且他承认有一些影像就是美军自己拍的。当然这个不明飞行物我们叫做飞碟,它是不是就代表外星人存在,官方现在很谨慎,美军说我们不能说它就是外星人。

李有甫:我当时我也没有接触过,因为听说过什么UFO,但是对这件事情,我也不敢太相信。

因为我们当时研究,钱学森他的主要思想是什么呢?就说我们现在对特异功能,对一些气功的现象,对人体科学,我们还不完全了解,没法解释。但是我们要做一个唯象科学的研究,他这个态度非常好,他就说唯象科学是什么呢?就是把这个真实的过程,怎么出现了这件事情,把它记载下来,做一个实际的过程,像一个演示,就是一个实验的过程,证明它发生了就行了。

它的原理你的科学理论解释不了,那先不要管,以后再说。他就说先进行唯象科学研究,就是这句话说了以后,很多的教授比如北大、清华这些教授,还有医学专家,包括医生还有很多人嘛,学者都来研究。那就出现了什么呢?就出现了一些很多的文章,记载了这些小孩,这些特异功能者他们发生的事情。有些用高速摄影机,就是每秒钟两千格的那种,他要观察你中间有没有漏洞,有没有作弊,那都能测试出来,就是他们的搬运,他们当时用意念来掷中物体的活动,都没有造假,我当时看过很多这样的录像。

后来实际测试当中,我也看到了,我也见过。那么这个小孩儿呢,我们说怎么测试呢,我也不好说啊。那个陈医生他出了个主意,他说,他已经测试出来了。他说呢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证据。他说当时呢,就是有人报导说美国,当时那是8几年,说美国出了隐形飞机。这隐形飞机还没有这个照片,报纸还没有图片,没有实际的这个东西。他就问小孩,小孩几岁,他也不看报纸啊,他说,你说这个隐形飞机怎么回事儿?他就说,这个隐形飞机是外星人帮助美国人做的。他说,那个陈医师说,那你说这隐形飞机是什么样的?他就拿铅笔在纸上把它画出来了,画这隐形飞机的形状。

等过了一些天,过了一段时间,报纸上出来这照片,就跟这小孩画的一样,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他画不了那么详细嘛。他把那个给我看了,说这小孩画的就是隐形飞机。好,那我看这个事情就值得研究,他怎么就能知道,一个小孩他能知道这个隐形飞机,对不对。这小孩还说呢,这个外星人有很多种,他说有大的、有小的。最小的什么呢?最小的能在他手上跳舞。最小的外星人,能在他手上跳舞,我当时觉得很有意思,当时我的思想呢是不排斥任何……

主持人:对不起我就插一句,他怎么知道那是外星人呢?

李有甫:他就知道不是我们地球上的人,跟我们长的不一样。另外一个呢,他好像有一个信息沟通,他好像说,这个外星人它让他去哪儿,他就好像跟它就沟通了。它说我现在要睡觉了,它就不跟你玩了,它就睡觉了,就这样的。他讲的那些事情呢,因为当时我的思想也是,我不能证实我也不能否定,我要听听他有没有道理。

他讲得很有意思,后来我们还找一些特异功能小孩,跟他去沟通,看他到底是真的、假的。那群小孩也有他的办法来测试他,但那小孩本身就告诉他,你不要来测试我,你没办法看见。你看见了,我跟你……我就知道你是没看见,你们测试我没有用。我告诉你这小孩儿,这外星人在哪儿,他说你们不知道,你不用跟我说你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这小孩这么说。所以呢,现在就是……

主持人:就完全测试不了。

李有甫:测试不了,当时我就感觉到呢,就说很有意思,就是这有可能。因为第一件事,小孩能画出来这个隐形飞机。第二件事他说了一句,他说是外星人帮助美国造这个隐形飞机。那么现在科学家们,你们可以研究研究是不是外星人帮助过,现在目前也有透漏,说外星人帮助美国……

主持人:是。51区。

李有甫:对对对,造些什么东西,我就把那两句话拿到现在。我心里不感觉奇怪,而且我心里也明白,外星人是怎么回事儿。所以呢就是这些事情都和我以往的那些个研究、追求就好像是有些契合,就是这样。

主持人:是。我觉得就是说,刚才其实咱们聊,已经聊了两个特别大的领域,一个就是史前文化这样的一个领域,一个是特异功能的这个领域。那我们回过头来再说史前文化。我想先问您,就是史前文化这个。对于很多人来讲,就是史前文化呢,还是有一些玄乎啊。就是史前文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到底什么是史前文化?是说大禹之前的那个文化呢?还是黄帝之前的文化呢?还是什么?您可不可以很快的跟我们给一个您理解的定义呢?

李有甫:我以前只知道《河图》、《洛书》是中华民族文化的起源,就是一个种子一样的种下来了,我们后来发展。但是后来我修炼以后,我就知道了很多的东西。我就体会到史前文化是什么呢?就是在人类的一个大劫什么都没有了,后来呢出现了少数人,那留下的少数人也是天意,我们叫天意吧,就是高层生命,就宇宙当中,那种冥冥当中的力量,把他留下来的。那他如果没有很高的智慧,这人类再重新起步、重新发展,那不会让他留下来的。没有用的,不会留下来的,或者不好的人,不会留下来的。

这些人呢,他们继承了史前文化,那史前的发展就是说他的文化、他智慧已经发展到顶峰了,他技术,包括他科学等等的。但是为什么灭绝了,到一定的时候,就是一个规律吧,就像人有生老病死,宇宙有成住坏灭。到一定时候,他就要坏一次。当然是不是彻底的,他是一个大劫啦。但是那时候史前的那些人留下来的,他们的智慧肯定是很高的,他们最后留给人的一定是一种智慧。那这种智慧呢,他正好就是没有文字,也没有理论。那么有什么呢?就是给你一些图,给你一些符号。而且这图、这符号,它胜过发生和演变任何东西的那些说明、那些文字、那些理论,所以呢,这东西非常珍贵。

据说莱布尼兹发现了中国的太极、八卦,他根据这个理论推算出电子计算机运转。这个事情就是,不管他是不是,但是这个逻辑是存在的。有人就用这个符号,把八卦换成数字,是可以推算出来电子计算机就是这么运转的。所以说,八卦它不是文字,他代表了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那么一会儿我们在讲一些道理。你比如说,万事万物都是用阴阳组成的,他这个理论就是非常的有智慧,而且是纯正的,而且是在宇宙当中就是这样的。

我们修炼人都知道就是说,在宇宙当中要有相生相克的理,这句话呢就是有两面的东西,正的、负的,或者是阴、阳。这两种力量就使宇宙当中产生了万物。

主持人:那您刚才说的太极、八卦,是不是也是史前文化呢?也是像您说的,一开始时没有文字,都是一点什么什么符号,是吗?请您简单介绍一下这个过程。

李有甫:是的。对。那么我就说说太极。现在考古呢,比如台湾的叫宝杰,他们一些个教授和专家,他们研究史前文化。他们就发现在古罗马、在玛雅文化、在图美尔文化等等,很早以前,甚至乌克兰的七千多年以前、甚至一万多年以前,人家就都有了太极图了。说咱们中国大陆,中国的这个太极图吧,这是中国五千年的早期,中国的太极图出现的晚多了。那么我就想了想,中国的太极是和他们有着不同的内涵,有不同的作用。

他的那个太极图出现的早,但是他没有理论、没有说明,他只是演算一个过程。这个比如测试太阳的日照的长短。比如说冬至那一天,日照是最短的,到了夏至是最长的。尤其是北纬30度这个角度来看,说的是这个,那谁测试也是这样的。在中国也有测试,但是这个呢是一个太极图,但是他没有写出过东西来,没写出理论来。中国先写理论,先悟出道理后,到了几千年以后,到了北宋时期,才出现了一个太极图。

这个太极图怎么来的呢?就是一个修道人,陈抟,陈图南,他一个老道,据说活了几百岁。他把太极图传给了一些个人。一个种放,一个穆修,还有周敦颐,他传到周敦颐这儿,北宋的周敦颐。大家知道这个人写过《爱莲说》这么一篇文章,大家都很喜欢,说这个莲花呀,出于淤泥而不染,这个外洁中空。周敦颐写这个以后,他还写了一个《太极图易说》,就是太极图用易经来解释,就是阴阳生万物等等的,他讲了这个。但是他是没有炼太极拳,他也不会。那就是张三丰是把太极拳炼出来了,炼出来就按照太极、这个法,其实太极拳是一个更高层的这个法理,他炼成了,结果形成了一个太极拳。到了民间形成了太极拳,其实他不是拳,他是一个法,是修炼的方法。

然后我用另外一个方法研究的就是说,正好用脑电图和经络研究,不同状态下的太极、太极拳,它脑电图和经络完全不一样。真正内修的太极拳,比如说入静呀,放松呀,他这个站桩呀,都是很下工夫。就是说很静,能够去掉我们浮躁的心。那这时候他的脑电波和经络的活动,完全是一种很好的气功状态,那么也就是一种修炼的状态。这个才是本来的太极,这样他才能够出功能。

比如说有的人,有的太极拳,他有些神奇的现象,说他可以一碰人,人家倒了,不碰的也能倒。或者人家一碰他,他一打,他就飞了。这事情是有的。

主持人:那这个原理是什么呢?为什么他没碰他,或轻轻一碰他就飞出去了呢?

李有甫:这就是过去修炼、修道的那些人,他炼太极拳,他是有心法的。张三丰他传的是心法。但是心法失去了,人们一看,哎呀,这人武功高,就这么一碰,这个人就飞了,我得跟他学,我也学那么高的功夫。他学的时候,他的心性不好,那个师父……因为道家他就会想你心性不好–他不教,不告诉你。

那么太极拳要修心,那么他要是入静,他真正能达到那个状态,他炼的又是拳就是这拳这身体啊,他这个活动,我曾经也是研究过那个108式,当时他教我的陈济生老师,就是我那个指导老师是陈盛甫老师。他带我研究生的时候,他介绍我去找那个陈济生老师学他的太极拳。他说他在全国就当过裁判长,当过很多。他说我都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太极拳。跟他是结拜兄弟,他说陈济生的太极拳就是真的。

当时全国冠军,比垒台冠军跟他比武摸不着他,我学的时候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就是练气功的。我就开玩笑以前那个出大力流大汗,学不到东西,这个拳轻轻松松的,就是要入静放松,这拳要练两个小时,或练三个小时,他可以练四个小时。你看着他动就跟不动一样,这个拳不能当着人练,所以后来有些人在全世界华人武术大赛当中,拿出的东西说我这个拳是很高的啊,我给你们练练看,他上来站着不动,我说你这东西拿回家练,别在这练。比赛我们不是要,这些东西你要给人看没有人看的见。

主持人:看不懂。

李有甫:是啊,他就是给小孩子们,让年轻人他们怎么样去习武啊,去培养这种意志,当然是外家拳也很重要,练身体嘛,这两种。那么太极拳我就说到这儿,就是太极是一种修练的方法,那么还有一种古代说是太极的起源是非常重要的,他的文化为什么会从这来。我说两句啊,就是伏羲他当时拿到《河图》之后,孔子那个《易篆》纪载,最早也就是他记载,就是说:“伏羲是仰观于天,俯察于地,远取诸物,近取诸身。”是什么意思呢?他说他要看看天,观察天象。他又看地,大地,他又看远的地方,万事万物,他又近取诸身,又看自己的身体,我们人的内在,这一下全看到了。

这两句话,头两句话就是阴阳,就是太极。天是阳地是阴,这不是阴阳两仪吗?这不是太极吗?那么每一件事情,比如在世界上的人,男属于阳,女属于阴。但每一个人体本身还有近取诸身,我们人体自身也有阴阳,比如说左为阳右为阴,上身为阳,下身为阴,那这个五脏为阴六腑为阳,经络也有六条阴经六条阳经,十二条经,然后任督二脉,任脉为阴督脉为阳。所以你说万物万事,就一个树叶它也有阳面它也有阴面,任何一个事情都有阴阳,那么这不就阴阳产生万物吗?

主持人:就是刚才您提到了,就是用脑电波的这种方式,就是测脑电波的方式,去研究太极,或者是练太极的人,他这种自身的状态,我记得您之前有提过说,当时这个脑电波反映出来的,他左右脑是不一样的,是不是?是不是就是左右脑都有这个太极图案,还是什么,请您谈一谈。

李有甫:是这样,那个后来有人就是,就在北京的一些研究人员,他们测试一个很有功能的人,他在最好的状态下,他的脑地形图,他们用一种方式测试脑地形,就是脑波他不同的这个快慢运转的不同,活跃的不一样,他就出现一个图形,各种颜色,最后在他的脑地形图出现的是一个太极图,那么他们觉得很奇怪。太极图?这个东西很有意思。其实呢,我觉得一点都不奇怪,因为他们找我去研究的时候。

李有甫:他们找到我以后呢,他们要测试我的功能,到底有没有功能。其实我的功能的出现呢,我为什么说太极拳是一种修炼,我以前没有专门练什么气功,我只是为了研究它,我也看了看它的动作啊,但是我真正练的就是太极拳,那时候每天二小时太极拳,练完之后,我再练别的武术,那练了多年以后,有些功能自然就出现了。比如说这个遥诊,我看别人遥诊,其实方法一拿过来,就很灵。那我就开始用遥诊。但是我用遥诊就是把这个人,不管他是谁,你想像他一个人名字,他说有这个人,我跟他们讲就是,你必须得真的知道这个人,你了解这个人,这个人的名字你说准确,你不许骗我,你要骗我,我说不准来我不负责任。你告诉我真人真事,我测量的百分之百,基本上。

当时就是他们学会的人,都一个一个的来考我,就是让我给他们做遥诊。他们一听就认为是可以了,没问题,因为我当时那个功能是很稳定,我不是一种偶然出现的那种特异功能,也不是说练什么气功突然的,我是一直练武术,练太极拳,这种功能我知道好好练这个拳,我能保持住。但是我的想法呢就是说,我要证实,因为要搞研究嘛,我要证实这个是真的。当时其实没有名也没有利,那个条件很苦的,也没人给你钱。我就不说它了,那个事情就是我喜欢研究。

主持人:对,就是说实际上就是说您说您练那个太极拳,然后练的过程中就出现遥诊,身体是什么样的感受呢?就是你怎么知道你自己出了功能了呢?
李有甫:先是得练出功夫来,得有功夫,我练了太极拳,我练的就是感到舒服到什么程度,练完就像泡了一个 热水澡,比那个还舒服。就像睡了一个大觉,睡得很舒服,睡很好。然后呢跟那个又不一样,就是说很enjoy,很享受的一种感觉,所以我越来越爱练,但是开始练的时候是很枯燥的,你得入静,但是一入静以后,你体会到它舒服的感觉。这就是人的,他原来的素质有关系。就是说我就喜欢,有的人就练不下去,有的人就没意思啊。我教过很多很多学生,当时,那有的学生就是很能入门,他就觉得很好;但有的人他说你这没意思啊,我没感觉啊,再几分钟他就不干了。

主持人:要看自身的根基啊。

李有甫:就是这么意思,所以呢我就很喜欢练,我练了觉得我有功,我手上有感觉,就身上热乎乎的、发胀,就是动作也很灵活,就是思维也很好,也很听使唤,也比较敏锐一些。所以我当时写论文,写书全靠是这些东西,就是相辅相成嘛。我以前苦练的这个功夫呢也是打了个基础,你在练动作的时候它没有那么难,它不感觉难。所以就是我突然有一天的,就是参加过一个,又说起八卦了。

参加过一个全国的“周易气功研究会”,当时在河南,在河南焦作那个地方,但那个研究会他们有很多人用遥诊,也有用发功什么的。我看他那个遥诊的图,我手上会有感觉,我手本来就是一练功他就有感觉。那我说我也试试,当时我就没在意,但是那天,有一天我很早起来,我每天得早起练太极拳,我要练两小时,所以起得很早,有人多了也不能练。我练的时候呢,也有人起得比较早,一个老先生和这一个岁数大一点的一个妇女,一个女士吧,他们带一个女孩,年轻的女孩,他们三个人就站那看着我练,我练着我也不管,我练着我就闭着眼睛练,我很慢。

练完之后他们很礼貌过来说:“你这个练的功,气啊,有各种颜色,有多高啊、多好。”我自己知道,反正我也很喜欢,我知道是好。他们就跟我聊,他说:“这个女孩有病,她是白血病。”说:“你能不能教教她?”那我就教她最简单的就是站桩,有几个方法。教了以后他们也很感谢,当时可能是那个女士年纪大的,我不知道她也许是想给点回馈吧,她就说:“你怎么哪儿不舒服?”是,我那个时候胃不舒服,那天可能吃不合适。我说:“你怎么知道?”,我这个人很敏感,我知道她这是功能,我说:“你怎么能知道?”她说:“我这是遥诊。”我说:“什么叫遥诊?你告诉我。”她就马上就告诉我了。

她告诉我这手上不同的部位代表,喔!因为这就跟八卦有关。因为人的手就是天地万物在手里头,人身是天地万物,手也代表天地万物,人的头也代表,人的一个脚也是代表,反正是手是等之能够把八卦放在里头,然后把人体各个部位放在里头。我根据这个方法我测试了人,越测试越准确,越测试越准确,偶尔有不准确的是有误会。比如说有两个人在一块做,他让我看张三,结果我说的病都是李四身上的病,后来张三说没有。我还跟他说你要说实话,后来那个人说那我得躲在这,你说的问题全是我的问题,就是说有的时候是这样的。

主持人:就说您手上能够感觉到他身体哪一个部位的冷热,对应着他的身体哪个部位是吗?

李有甫:对,还有冷、热、麻、胀,有的时候是刺。有一个肝癌很厉害的八十多岁的人,正在急性活动期,我一测试我的手都疼得都抖起来了。就“啪”的一甩就像触了电一样。我说:“你现在就得去医院”,那个时候我就是一个是为了炼功,一个是为了研究,所以思想可能无形中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思想,单纯就比较好,我那个时候就越来表演越多,就出现功能尤其太极,当时就是太极拳。当时我也没有什么心法,我只是无形当中思想比较单纯,因为我感觉这是真的。

人的心得纯正,因为你炼就有,而且冥冥之中我就用科学理论,当时我为了这个我看了什么量子力学、什么非平衡态热力学、什么天体、物理的,我都看了。我觉得这一科学也不能解释啊,人体科学,那么过去这些东西也不能解释。那我们觉得出现这个事情和五千年的文化都有关,刚才说到太极。

主持人:对。

李有甫:太极就是到什么时候?就是到了张三丰的时候,他把这种太极的修炼方法传出来之后,人们把它用在武术上、用在拳术上。有的掌握了方法,尤其是还有一些心性的标准,那么他就出功能。那么出了功能,功能高的时候一般打的时候不知不觉,比如有过去有个太极拳大师,别人打他的时候不打没事儿,你打他你就飞出去了,但是他没有按你。

你比如说现在有些人就包括我们武术界的评委或者什么教练、老师也跟我争论,说:“你说那些人让他出来啊!让他比赛啊!”,我没法跟他解释,我说那以后再说吧。因为你解释起来很麻烦,这些人他不要名不要利,他真修炼他到深山老林里他不出来,你找他、你 ,他根本就不理你。你说他什么,他出来吗?你说句话能刺激他吗?能刺激他就没有功夫了。所以我就说人家一挑战你就去了,说人是假大师,我说你就是假大师,真大师是不动心的,但是我不怕你找我的碴,那你就看着。所以说我遇到过这样的,后来我在修炼以后我回忆我年轻的时候,我为了帮助人、为了救人,我没有别的想法,当时也不知道害怕。那很多人拿着枪我进去了,我从那里面打,打出来跑掉了,没有受伤。

主持人:拿着枪,我的天。

李有甫:对,因为那时我在细语人生里讲过。就是文革中武斗,造反派都有重机枪、轻机枪还有长短枪都有,手榴弹也有。他们通常身上都别着短枪,放在腰里头。那次他们把我们同学围在那打,其实他们也有他们的因缘关系,我也不懂,有人找我,你不帮忙谁帮忙?当时我在学校里,因为我炼武术也没人看到,我主要是摔跤,中国人摔跤我很喜欢,它是文明又不伤人。但是确实是一种功夫,摔跤摔得好的话武术也不会差,也能够起作用。

我在学校摔跤,大家都知道我喜欢摔跤,一般人是摔不过我,我能把冠军也摔倒了。后来我比赛过也得冠军也得过第三名,但是那是后来了。就是当时年轻才20岁,我20岁那年。就是你看他们学校的造反派把我们同学在打,如果你不救出来他们会把他打死的。我当时我知道要救人,我赶快跑去了,我就穿了一个球鞋、短袖衫就跑去了。跟人讲理,人家谁给你讲理,上来就打你。我当时我一看,我把他们枪也踢了、人也打了,我就跑了。当时他们没打到我,他们开枪也没打着我,非常的危险。

主持人:人救出来了吗?

李有甫:那个时候我一跟他们打,那些同学早就溜了,他一看注意力全在我这,他们都跑了。后来我说他们呢?他们那些人还不赶快跑,一看见都集中在你,围着你打你一个人了,那些人就赶快从旁边就跑了,趁机就跑掉了。这起了个作用吧。当时小孩们还传说的很多,但是我就想很幸运没出问题,那当时确实危险。回来以后我就考虑:哎呀;因为我母亲作梦,就梦见我出问题了。我想我不应该发生这事儿,我要死了没关系,我也不难受,我妈得多难受啊!就是我的老师教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损焉。”就是不敢损失,所以说人要珍惜生命,这也是对的。但是我当时想的是一个“义”字,就是这个人要见义勇为就这个想法。练武的人,这个东西使我们做了一些好事。

后来还有一些情况也是这样,我去也没有发生问题,看起来寡不敌众但是我都能全身而退。但是如果我自己出于什么想法,看不惯这个人、觉得他不好,就想教训人家,主动找人家打,主动要跟人家比,那就让我出问题,就让我摔跟头。我现在回忆起来这都是冥冥之中全是安排,就是告诉我:“你不可以这样的,你不能一看人家不顺眼,人家有不顺眼的原因,你不能去教训人家、打人家这不对的。”

主持人:所以刚才李有甫先生您谈到您的遥诊功能,也是炼太极拳出来的。那么因为您有这种功能,所以当时就参与了研究,所以我想问一下,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对特异功能的研究的?

李有甫:尤其是考上研究生之后,我是全国第一批武术研究生。因为我没有上过大学,全是自学,而且我传统文化的东西我学得多,我想武术这方面那些理论道家的,包括少林寺、佛家的这些入静,当然外家拳我也练了很多了。那个时候我可以在省里拿到冠军的,传统武术的。

那个时候1978、79出现四川一个小孩唐雨,耳朵认字,后来就开始出现很多功能,搬运功能什么都出来了。我读研究生的时候就开始更感兴趣,这谁有特异功能,这到底怎么回事?唯物论、无神论还有科学的基本的理论就受到了挑战。我当时很喜欢这些东西,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说的唯物论、说的无神论到底是不是能够站得住脚。我就开始一面研究武术,一面就研究气功和特异功能。

这本来武术里面就有气功的成分,就有修炼的那部分,就内家拳,我们刚才说的内家拳。这就是说这和特异功能有关系,他炼了以后他会出特异功能,而且我炼也慢慢的也出现了这个情况。后来我偶而还出现了遥视,能看到,还有看到一些景象吧,这个东西在过去都有报导过,而且我在北京研究的时候是80年代,当时气氛也比较自由。赵紫阳任总理,后来赵紫阳又当书记,那段时间全国掀起了武术和气功热,还有特异功能热。

他们的政策就是说你不要过度宣传,也不要打击他们,就是让他们自在的用学术的方法、用实证的方法去研究,这是中国的文化遗产。所以这个政策对我们来说已经很好了,所以有很多条件去做,我也见了很多。后来由于六四,北京就整个全停了,而且也什么都不能运作了,这些事情也不能再提了。从那以后本来六四我也没有参与,我不愿参与政治,我当时凡是政治的东西我根本不着边,我就研究这些,我就炼。那时候的心态也比较平稳,后来六四发生了之后我就想不通,我就想出国,没有别的想法也不能跟别人辩论。

六四以后慢慢的我就改变了方向,开始自己去练习,自己就把我研究的东西拿来就写成一些考证,开始写文章、写书。我就说我自己决定要修炼了,因为那段时间我还没有说完,一些特异功能的出现对我来讲,还真的很震撼。我已经真正的证实,而且自己也有功能,我自己要问自己我没有撒谎,我做的事情是真事。当时北京很多单位都是人,很多单位大面积的、集体的我都给他们测试过,就用遥诊。

当时报纸、杂志都报导,所以那一段还不小心还出了名了。但是我说出名干嘛?我主要证实这件事情。但是后来六四以后,就改了,这些东西基本上没人说了。我就开始自己去想我要做什么?这些东西是为了什么?我也不想宣传。所以这些东西到今天我回忆起来之后,那些东西和今天的事情都有连系,而且和五千年的文化都有关系,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们的五千年文化发展到今天,我们怎么看?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一件什么样的事情?我可以讲出来,我可以系统的讲出来,但是我自己都是亲身的经历和研究,我也实践,我们叫它实践吧,就是得真修真炼,得经过这些东西,所以还得有理论,还得有科学。

主持人:对特异功能不仅是您自己本身有功能,您在这个研究过程中也见到过、了解过很多其他的特异功能。今天节目时间的关系我们没办法说了,但是我们会在下一集继续对您的访谈,请您来谈一谈您了解到、接触到的其他的特异功能,然后从中您的一些研究和发现。特别是您刚才节目中也提到很多次“修炼”,修炼这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它跟特异功能之间又有什么的关系?跟武术、传统文化又有什么样的关系?我们留待下面一集去探讨。今天非常感谢您来跟我们谈这些让人大开眼界,甚至大开脑洞的事情,我想我们很期待在下一次节目中再跟您继续来探讨。

李有甫:非常感谢方菲的采访,也感谢大家的分享。其实我就是想把这些事情讲出来能够对大家有帮助,能够对任何人给大家提供一个我的体会吧,在这个过程当中我的真实的感受,这样大家可能会有些参考作用。

主持人:是,非常宝贵的经历和体会。好的,李有甫先生今天就先这样了,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李有甫:好,谢谢,再见。

责任编辑:李维真

相关新闻
【方菲访谈】神韵交响乐团纽约首演
【工商报导】《方菲时间》高端访谈尽显王牌主持风采
【方菲时间】神探李昌钰(上)
【方菲时间】神探李昌钰(下)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孟回国内幕难启齿 习致信国民党求统一
【热点互动】程晓农:拜习通话 美中关系如何变?
桑普:中共加入CPTPP机会近乎零
【思想领袖】布鲁尔:阿富汗的英雄救援行动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三峡黑幕 谁骗了邓小平?
专访潘焯鸿:中共将出手救恒大不救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