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六四时中国人最无惧 美囤导弹抗共

人气 1566

【大纪元2021年06月04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纵横》,我是扶摇。今天是2021年6月3日,星期四。

今天关注的焦点:“六四”前夕,大陆多名异议人士被抓、被骚扰;出七千警力、见黑衣就抓?港府以恐吓阻悼念;余茂春:这是1949后,中国人最没有恐惧的7周;“应对中共是要务”,美国防部采购远程高新导弹;拜登禁59家中企,仍是选择性脱钩?

六四前夕 大陆多名异议人士被抓、被骚扰

一年一度的“六四”纪念日又到了。

三十二年前的1989年春夏之交,中国大陆高校学生以悼念胡耀邦活动为导火索,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发起持续近两个月的示威运动,又称八九民运。到当年6月4日凌晨,中共派出数十万军队,对和平示威集会进行武力清场,屠杀了成千上万名无辜的学生和市民。

在此后三十多年里,北京当局对这场大屠杀讳莫如深。今年“六四”前夕,他们仍像往年一样,出于对真相和不同声音的恐惧,在大陆骚扰、拘捕异议人士。

6月3日,四川成都居民王小姐告诉自由亚洲电台(RFA),她最近三天几乎天天被警察约谈,内容无非是一句话:“不要说‘六四’,最好闭嘴。”

另一名四川异见人士也透露,同一天,警察上门威胁他不准在“六四”和中共建党100周年时发声,只要发言发文,就要被处理。

在武汉,八九民运人士张毅、朱涛、李勇等七八个人被强制旅游;在贵州,一位八九民运人士表示,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成员都被警察带走旅游或软禁在家。同时,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胡佳等多人也被带离北京。

此外,5月31日,湖南株洲异议人士陈思明,因为把纪念“六四”的照片发到网上,被当地市公安带走,行政拘留15天。

5月29日,“六四”民运参与者、异议人士黄晓敏被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他的朋友对大纪元表示,“现在还不知道被抓的具体原因,但马上就到‘六四’了,要抓一些人,反正是风声鹤唳的。”

5月19日,前贵州大学教授杨绍政被失踪。杨绍政因为经常在社交媒体发表批评中共专制的言论而遭到打压。知情人分析,此次突然失联,也可能与“六四”、“七一”前中共加强维稳有关。

大陆被骚扰的人还有很多,据悉,知名的异议人士几乎无一幸免,全被控制了。不仅如此,中共已经把管控“六四”言论的黑手伸向了香港。

出七千警力、见黑衣就抓?港府以恐吓阻悼念

我们在前一期的节目中谈到,香港“六四”纪念馆在6月1日遭突然调查,被迫闭关。2日,美国国务院对此进行谴责,表示“香港和北京当局还试图把这场可怕的屠杀从历史中抹去,从而继续压制异议”。

但是,独裁政权从来不把外界的谴责放在眼里。相关恶性事件在香港继续发生。

一方面,港府向民间发出恐吓信息。3日,亲共媒体“香港01”引述消息称,港警将在4日动用至少七千警力高度戒备,并重启总区及五大警区的“应变大队”。

4日当晚,如果有人在维园附近穿黑衣黑裤、喊口号或点蜡烛等,就可能被视为“与被禁止的集会有关”。警方可能先拍摄再跟进,或当场警告、拘捕。而其它地区的悼念行为,当局也会密切关注,并按防疫限聚令处理。

目前,香港警队的纪律人员不到3.3万人。也就是说,为了压制“六四”活动,他们竟动用超过两成警员。

此外,港府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在3日接受访问时称,一般人悼念“六四”不会犯法。但是,如果活动涉及“颠覆国家政权的目的”,例如有人喊出“结束一党专政”等口号,参与者就有可能触犯“港版国安法”。即使不喊口号,只要悼念活动涉及“协议或组织”,也有违法可能。

他举例说,“(如果)有一千人分十个区,每区有一百人,有一个这样的组织,不好意思,有机会触犯非法集结,甚至是暴动罪。如果大家都穿黑衣,进行同一件事,你会引起嫌疑,招惹嫌疑上身被捕。”

听上去,只要你参加悼念活动了,不管什么形式,都有所谓“违法”的可能,因为触法的标准很模糊,一切当局说了算。

除了口头恐吓,匿名骚扰手段也出现了。

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定于4日晚8点,在全港7所教堂举办“追思亡者弥撒”,部分教堂还在网上开设直播。但是前一天,这些教堂门前全被不明人士挂上大横幅,上面写着诬蔑性文字,还恐吓教友“慎防被(连)累违(反)国安法”。

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干事陈乐信表示,为“六四”亡者祈祷是他们的传统做法,也是行使宗教自由的权利。他坚信,这么做是合法的。

余茂春:1949后 中国人最没有恐惧的7周

在北京和港府的打压下,香港人并没有妥协。在争取集会的同时,他们发挥创意,用各种别致的方式纪念“六四”。

比如,当地艺术家黄国才收集了数百个在过去烛光晚会燃烧过的蜡烛,计划在4日晚送给当地居民。他说,“是时候将它们分给香港民众了,让大家收集、保存并安置在安全的地点。”

在狱中的民主党前主席何俊仁则建议,港人可以在当地社区内点蜡烛或亮起手机纪念。

与此同时,社交媒体也成了悼念平台。

香港艺术家白双全发起一个活动,鼓励民众在电灯开关上写上“六四”二字,每次关灯,都是悼念。他在脸书上说,“‘六四’对于香港人的意义,不只是悼念1989年6月4日那一天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历史事件,也是香港人对追求民主自由的坚持和执著,对中国未来所抱的一丝希望。”

有不少人问,继续纪念“六四”的意义在哪呢?

现居美国的八九民运学生领袖之一、“天安门广场临时指挥部”第一任总指挥郑旭光认为,“六四”仍是“现在进行时”,纪念“六四”不但是在铭记历史,也是在反思当下。

他说,“类似于‘六四’事件这样的镇压,在中共建政后没有一天中断过……,所以我觉得这起事件永远不会过去,它毕竟是中国人反抗中共暴政的一个高光时刻。”

2日,海外中文媒体“华夏文摘”(CND)刊出对美国前川普(特朗普)政府中国政策顾问余茂春的专访,其中谈到“六四”和美中关系。

余茂春说,在中国生活过的人,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活在一个莫名的、有形或无形的恐惧之中。要担心害怕的东西很多,像是:护照、签证、学校、单位、户口、爸爸妈妈、亲戚……生存中的方方面面,“你所做的很多事情都跟共产党随时可以控制你、惩治你的那么一种无形的压力有关系。”

他表示,八九民主运动的七个星期,是“中国老百姓自共产党上台以来最自由、最没有恐惧的7个星期”。广场上这种脱离恐惧的自我表现,对他本人来说是非常重大的震撼,也对他的政策建议影响很大。

余茂春指出,美中关系的基点不应该是在2012年习近平上台之时,而应该是1989年,因为天安门运动是中共执政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地、非常清楚地表明,中国人民和中共之间存在非常对立的利益冲突。

他也因此向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和其他高层官员建议,要重新定义“六四”,并把它反映到美国的外交政策上来。

余茂春曾给主管中国事务的几十个美国高级官员办学习班,读马列毛习、读中共文件。他认为,这些与“六四”有必然的联系。而很多高级官员也因此认识到中共意识形态对美国的挑战。

“应对中共是要务” 美国防部采购远程高新导弹

现在,虽然美国政府换届了,但外界清楚地看到,前川普政府已经彻底改变了美国和中共的关系,美中的“接触”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

周三(2日),美国国防部发表一篇新闻稿,公开了国防部政策团队在上周的一个会议内容,也就是聚焦中国(中共)挑战。

在会议上,负责国防政策的次长科林‧卡尔(Colin Kahl)表示,正确应对中共的挑战是国防部的首要任务。美国需要有一个全政府、全社会的处理方式,去应对中共的挑战,这种方式既包括短期和中期政策,也应包括长远的政策计划。

与此同时,美国军事新闻网站Military.com日前报导,美国空军正在减少采购对付“伊斯兰国”(ISIS)等恐怖组织的短程精确制导炸弹,改为针对中共,大批购买适用于太平洋战场的远程高新导弹。

报导说,根据美国空军2022财年预算,部队会少买“联合攻击弹药”(JDAM)、“小直径炸弹”(SDB)和“地狱火”导弹(Hellfire)等装备。这些装备虽然有精确打击能力,但需要飞机临空投掷轰炸,或只属于短程空对地巡航导弹。

另一方面,预算要求拨出1.61亿美元,采购尚在研发的高超音速导弹“空射快速响应武器”(AGM-183 ARRW),以及增加2.11亿美元预算,多买“联合空对地防区外增程导弹”(AGM-158B JASSM-ER)。这是一种射程约为600英里(约970公里)的隐形巡航导弹。

拜登禁59家中企 仍是选择性脱钩?

除了军事方面,美国在贸易方面也有所动作。

周四(3日),拜登政府发布一项新行政令,禁止美国实体购买或出售59家中国企业的公开交易证券,因为这些企业与中共国防、监控技术有关。

新行政令保留了大部分已在黑名单上的中国实体,改由财政部的外国资产管理办公室负责添加名单,而不是之前的国防部,禁令将于8月2日生效。

一位白宫高级官员在行政令颁布前告诉路透社,这项新令是为了使川普时期的原始禁令在法律上更合理,同时也表明,拜登政府想要“确保美国人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军事工业综合体提供资金”。

官员还说,拜登将中国监控技术公司纳入其中,是扩大了先前的命令范围。之前的禁令集中跟国防技术部门有关。

白宫官员的话虽如此,但我们看到,拜登的“投资黑名单”,将列入标准聚焦在国防或监控领域的技术类企业;而川普时期的对象是,所有被认定是中共军方拥有、控制或有关联的企业。哪个范围更大,很容易判断。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认为,拜登的做法是一种选择性脱钩,这与拜登对中共的政策基调是相辅相成的。拜登宣称对中共该对抗对抗,该合作合作,所以他要把中共军方背景的企业都进行这样的一个划分。从结果看,他把和国防、监控有关的领域视为对抗范畴,其它的可能就视为竞争或合作范畴。

这是一厢情愿的思路。且不说中共军方背景的企业,就算是大量军民融合的企业,都在从事与国防相关的产业。在中共的军民融合战略下,国防与非国防的界限非常模糊,很多中国人都不一定能分清楚,何况美国人。所以拜登选择性脱钩的方式本身,就是对中共“科技冷战”的降温,也给了中共更多钻空子的余地。

唐靖远还表示,拜登对中共政策在很多方面与川普时代最大的区别,就是拜登政府对中共邪恶性质的认识深度不够,甚至中共和中国不分,这是导致拜登在很多政策上流于表面作秀、缺乏实质性施压的最主要原因。

此外,拜登由于在提振国内经济上没有建树,客观上加重了对中共贸易的依赖程度,这是我们看到他不得不与中共保持贸易沟通的深层原因。

好的,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下期节目,我们不见不散。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时事纵横】风向大变 美解密疫源情报 战狼反扑
【时事纵横】急宣三孩政策 中共遭三大拷问
【时事纵横】习令大外宣升级 王毅为何服软?
【时事纵横】港澳悼六四成罪 福西电邮投震撼弹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孙春兰暗示习近平北戴河让步?
【秦鹏直播】东南亚曝活摘炼狱 中国主犯泰国落网
【军事热点】美下一代驱逐舰即将走出困境 在西太平洋威慑中共
【横河观点】中共制裁台湾7朝野人士 统战失败
【十字路口】美管制令升级 中共半导体“芯”碎
【探索时分】美国环太军演vs中共环台军演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