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亲身经历 一个北京市民的小传(之三)

人气 44

【大纪元2021年06月09日讯】

文/宏铎

中共对我的迫害

经济上利用黑社会力量,把我在新街口的房子抢占了。网上有统计,北京居民财产80%以上是房产。现在,除了我的退休工资(本人活着就必须给),其它的经济福利都不给我。对我的监听监视,几乎是时时刻刻,随时随地。甚至正在上网,突然就黑屏了(我认识的很多持不同政见者都有这种经历)。

我讲一讲第1次被人算计的过程,时间是2008年夏天,女儿在北京41中上初中。她说在放学回家,从校门到汽车站的路上(西四北头条胡同)有小流氓抢劫和骚扰,只能找同学大群人才敢走。我已经退休,经常要去四环胡同的菜市场买菜,于是就决定每天骑自行车去学校接她放学。她上汽车,我就回程顺路买菜。因此我每天固定时间和路线骑自行车,其中有天我路过小石桥胡同西口和大石桥胡同连结的丁字路口,在竹园宾馆门口,回头看汽车时,发现有辆自行车加速追我。我在这个丁字路口,每天都是从东向南转,我发现不正常,立即急刹车并向北转,刚转过去就听背后砰的一声,那辆追我的自行车撞墙了。如果我不是突然反转,按正常路线向南转,这辆车的横向冲撞,将把我撞倒,我的头肯定碰到墙上。我看到骑车人是个壮年凶汉,倒地爬不起来,车前轮已经报废。我当时心想,这个神经病无缘无故,撞我干嘛?现在看全是预谋,前有小流氓骚扰,调动我每天去接孩子,然后在我必经之路撞车。北京至今也没要求骑自行车必须戴头盔,胡同的特点是路窄,两侧全是墙。

第2次被人算计,是院子里停车场里的冲撞过程。时间2011年。我吃素多年,买菜比别人都多,周围的菜市场都关了,只剩一个在二环路,还只开半天(早市)。我买菜必须从科技馆正门穿过院子、过街楼到宿舍区,过街楼北口是下坡,宿舍区的铁栅栏小门下面有门槛,自行车必须搬过去。我从过街楼北口出来必须刹车,在铁栅栏小门前下车,然后把自行车搬过去。那天我刚从过街楼出来,就发现有车加速冲过来,我拚命的急刹车,同时双脚着地。那车与我车前轮只有十厘米呼啸而过。停车场的速度限制是时速小于5公里,他当时的车速至少20公里。开车的是科技馆的“优秀党员”处长万健。他事先停在办公楼东北角,那里能看到我从大门进来,并准备加速。如果我正常经过,必然在路中停下被他撞个正着。仅十厘米之差,他没能得逞。中国有句俗话,叫做“不怕贼偷,就怕贼算计 ”,意思是如果贼偶然偷盗你,你损失小。如果贼摸清你的信息,千方百计研究预谋对你下手,你将厄运难逃。中共黑社会邪恶本质,决定了它不择手段,无底线的用尽各种方法消灭异己。唯一不同的,是过去是公开的,现在是秘密的。

为了防止他们再次算计我,我来到了美国。我也是藉这个机会,以我一个普通市民的经历和视角,让大家清醒地认清中共。(全文完)◇




关注我们facebook主页,及时获得更多资讯,请点这里。

责任编辑:陈柏州

相关新闻
八九.六四回忆录(之三)一个北京市民的亲身经历
八九.六四回忆录(之四)一个北京市民的亲身经历
我的亲身经历 一个北京市民的小传
我的亲身经历 一个北京市民的小传(之二)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传习告诉拜登不想开战
【十字路口】四大败象 中共对台统战全失效?
【新闻看点】中共助推拜登决断 美或不取消关税
【新闻大家谈】为“大飞机梦” 中共使独门窃术
【马克时空】克里米亚基地大爆炸 乌军逆袭还是俄军自爆?
【秦鹏直播】传习近平拟和拜登会面 什么目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