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刘超祺:纯正古典音乐来源于神

人气 235

【大纪元2021年07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香港报导)“人去欣赏音乐的美,这个美是什么样的?不仅仅是技巧,这技巧是必然的,你一定要的;还要加上你本身的心性,你是否真是很纯?是否真的很善?这个东西是非常之重要,使得你音乐出来是否真是很纯净、纯粹,这样的音乐就容易去感动人了。”音乐教育家刘超祺博士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说。

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音乐系的刘超祺,从1981年即是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会员,开办音乐教养家庭培育儿童近30年,创作过二百多首乐曲。他直言,音乐是所有人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东西,而弹奏乐曲不仅仅是一种享受,还包含了技巧和个人的性格阅历等多方面内涵。

“一个作曲家,如果当你作曲的时候,你自己七情六欲每样都很差的话,即使你乐曲怎么优美,你本身的那些情愫,其实都跟着音符去了。”因此他感到,一场高超的弹奏不只要技巧好,更需要内心的纯和善。“当你的修养好的时候呢,你的音乐出来自然是美很多的了。”

将于2021年10月28日~31日在美国纽约举办的第六届新唐人国际钢琴大赛,有着独一无二的对艺术的至诚追求。除了特别指定曲目外,参赛曲目仅限于巴洛克时期、古典时期和浪漫主义时期的作品。主办方相信,这些时期的作品无论从形式到内涵,都代表了最纯正的西方古典音乐。刘超祺因此开始留意到这次大赛。

设在复赛的特别指定曲目,由享誉全球的神韵艺术团艺术总监D.F.先生所创作的歌曲改编而来。据评委会主席介绍,该曲目的独特之处与魅力在于,“将传统的西方古典音乐元素与古老中国音乐的旋律韵味完美融合。”

“D.F.先生,以我的认识,他本身是心性非常之高的人,他心性高的话,他写出来的作品一定是唯善唯美的。”他觉得,参赛者有幸能够演奏他的作品,应当是令人欣喜的。

此外,特别曲目用西方乐器钢琴的技巧与和声,演绎出绝美的东方音乐旋律和内涵,充分体现东西方正统音乐的精髓。“是两个非常极致的文化融合在一起。”

“两个很巅峰的元素加在一起,而由一个心性非常高的人去创作,我相信那个音乐应该是非常好的。”而大赛并非每年都有,因此“是很难得的机会,大家可以一展所长。”“如果你觉得你的钢琴造诣是很好的,都建议你们去参加。”

国际大赛曲目丰富 是竞争更是切磋

新唐人国际钢琴大赛是由新唐人电视台主办的国际文化艺术比赛系列赛事之一。比赛宗旨是为了弘扬纯真、纯善、纯美的正统艺术,重现巴洛克、古典直至浪漫主义时期钢琴音乐的华彩乐章。大赛传承拥有250年历史的钢琴文献遗产,并将这些文化瑰宝发扬光大。

刘超祺看到,本届大赛曲目比往届丰富很多,以前都是比较集中在几个作曲家,而本次除了那几个作曲家,“有巴赫,以前有Mozart(莫扎特),今年没有Mozart了,有贝多芬,有萧邦。”还多了很多“譬如Rachmaninoff,Mendelssohn,Liszt Franck,Saint-Saen”等这一类比较后期浪漫派的作曲家。

“这些作曲家有一个特色,就是本土意识比较强,我们叫Nationalism,就是民族主义,都是比较多成分的,譬如Saint-Saen、Franck,Liszt等等,Rachmaninoff也是,他们那些人都是比较倾向于将自己民族的音乐带出来,在国际的舞台上。当然了,是配西方的和声进去。”

大赛金奖为一万美元,2019年的第五届比赛,吸引了上百位世界级钢琴家云集纽约,今年希望更多。“既然是Top的钢琴家,这个比赛当然是非常有意义了。大家切磋一下,虽然说比赛都是一种竞争,但是切磋的成分都很大的。在一个国际的舞台上,让不同地方的人聚集在一起,这个意义就非常大了。”

许多西方古典音乐 创作源于神的启示

新唐人电视台重视弘扬传统文化,对于参赛曲目设定为纯正古典音乐,刘超祺表示,他都研究过巴赫、贝多芬、肖邦等作曲家,那些时期作曲家的音乐作品,跟其它作品有着很大的不同,他们的作品谓之“神传音乐”。

“什么叫神传音乐?就是神借着这些作曲家,把音乐传给他们。”

他进一步解释,音乐的来源可分为三类,分别来自神、人和魔。“很多巴赫时期(巴洛克时期),古典时期,以及浪漫派时期的音乐家在他们的描述里面,即自己是怎么创作里面,我就可以分析到,他们的音乐应该是来自神的。”他相信,这些时期的曲目之所以不朽,是神拣选了特别好的人创作出神来之笔,让他们奠定西方的音乐文化,从而泽被后世。

他说,来自人的音乐创作也很多,即是自己思考然后创作出来,没有背后的因素加持。

而上世纪40年代起源于美国的的摇滚乐(rock and roll),让人进入一种不理性的状态,他觉得其实是来自于魔。“这类音乐呢,使得你可以反社会,对自己很反叛,或者有一些很激烈的行为,等等,都是比较负面的。”“不过,现在都是很盛行。”

为什么纯正古典乐曲来源于神呢?他举例说,被称为“音乐之父”的巴赫,自己说得很清楚,“他说他自己的音乐是颂扬神的,他的音乐是来自神的。”“所以他的乐曲,他最后都写S.D.G.(Soli Deo Glovia),是一个德文来的,就是说愿这些荣耀归于神。”

当然,一般人可能以为,因为他有宗教信仰,加上当时宗教的影响很大,所以就什么都说是神给的了。“但是我在他的描述里面,我就觉得不是的,在他的音乐里面,其实他是在说他自己内心所看到的东西,所听到的东西。”

“他是自学的,有多少人自学能学得这么出色啊?其实这个问题,到现在为止都无法解释这些现象。”

他表示,在当时知识落后的时代,为什么这些人创作出了那么多不朽的经典?现代人知识十分丰富,反而创造不出来呢?“我觉得是神给予他们的成分很大。”

而贝多芬的例子“就更加清楚了”,“他甚至提到什么呢?他说我看到乐谱在我面前,我直接抄而已;我听到音乐,我就照着写。我的音乐在我脑子里停留了许多年。”贝多芬以为自己的记忆很好,刘超祺则心想,“是因为神给你的,不想你忘记,我们这样去演绎它。”

其实贝多芬有很多这类自述,“一般人就认为他是作曲家,他当然写得很快,就用人的一面来理解他的这番话。而我就觉得不是,他真的看到,真的有神告诉他这个信息。”

萧邦的例子也是如此。萧邦的女朋友Georges Sand是一位小说家,她曾看到萧邦在郊野时,突然间就有音乐来了,他就马上赶回Studio,借一个钢琴马上不停的写了出来,“写不出来的时候他就很激愤,怎么试来试去在钢琴里,要把那些东西写出来。”

“因为她本身是小说家,她描述得很生动的。他好像听到突然间有些东西进到脑子里,他就开始写东西了。因为她是一个旁观者,她只是感觉到在她身边的这个男性,原来有很多这些神奇的经历,她就把它记录下来。”

这种现代人以为的“灵感”,却往往是人在放松时冒出来的,而且是前人知识中没有的,“怎么会这样呢?以我的看法,就是他当时听到音乐,看到一些景象,看到一些东西,然后他就真的不停的把它写下来。”

当然,“一般的历史学家、音乐家、评论家都不是这样(没有神的信息传递)。”他补充说。

弹奏好音乐 需技巧和纯善兼备

如何才能演奏好古典音乐?在他看来,除了技巧之外,学者的性格和内心其实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他指,对于作曲家而言,如果作曲的时候带着七情六欲,那些情愫“其实都跟着音符去了”。而对于钢琴家来说,如果七情六欲很强,他拿着不管什么乐谱弹出来的场,其实也都带有钢琴家本人的情愫在场里面,“所以,就不单是一个音乐本身好不好听的问题了。”

他以舞蹈类比,同样的动作由不同人做出来,韵味和给人的感受就不同。“那个心性高一些的,他出来的优雅程度就漂亮很多。”音乐也是如此,“当你修养好的时候呢,你的音乐出来自然是美很多的了。”

他强调,人们在现场欣赏音乐的美,不仅仅是必须的技巧,弹奏者的心性也会从中体现出来,“你是否真的很纯?是否真的很善?这个东西是非常之重要,使得你音乐出来呢,是否真是很纯净、纯粹,这样的音乐就容易去感动人了。”

完整访问请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何良懋:中共统治71年 学者作风倒退
【珍言真语】罗家聪:外资急撤 香港失国际中心
【珍言真语】谢田:从经济数据上看中共罪恶
【珍言真语】邵乐敏:美声唱法能量强 新唐人大赛文化兼容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东风-26瞄准美国航母的后果
【秦鹏直播】李克强说黄河长江水不会倒流 被封杀
【远见快评】习李南辕北辙 北戴河会议分裂?
【思想领袖】COVID疫苗应撤下 接受审查
【新闻看点】党政军17部委催生 人口问题多严峻
【财商天下】中国业主“提前还贷” 止损还是圈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