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纽约市选委会?说得简单

人气 146

【大纪元2021年07月10日讯】(纪青编译综合)纽约市选举委员会这个负责全美第一大城的选务机构早已成为笑柄,被称为“一场灾难”、“以功能失调著称”和“充其量只有一半功能的老旧机构”,最后这个评语可以追溯到1971年,可见市选委会的问题存在了数十年。在最近的惨败之后,改革呼声再度响起。

2020年10月24日,纽约市选民在麦迪逊广场花园的提前投票站入口前排队等候,排队至少3.5小时。
2020年10月24日,纽约市选民在麦迪逊广场花园的提前投票站入口前排队等候,排队至少3.5小时。(黄小堂/大纪元)

2021年 搞砸排序复选投票新制

纽约市选举委员会在上个月的初选中首次在全市范围内进行排序复选投票,虽然在选举日或提前投票期间似乎没有重大问题,但是6月29日公布的初步结果出错了。选委会在统计中把13.5万张测试选票也计算在内,导致当天的投票总数与初步统计结果的投票总数不符。选委会将错误归咎于人为错误,并在次日公布了更正后的结果,并发声明表示:“6月29日的排序复选投票报告错误是不可接受的,”“我们必须重新获得纽约人的信任。我们将负全责,并就所有混乱向纽约市选民道歉。”

前总统川普也以市选委会这次乌龙为由,重提去年大选,他透过他的拯救美国政治行动委员会(Save America PAC)发表声明说:“事实是,根据所发生的事情,没有人会知道谁真正赢了。”“总统竞选是一场阴谋和一场骗局…… 看看你即将在纽约市看到的混乱,它将永远持续下去。”

最近的计票乌龙只是冰山一角。我们就来盘点一下最近十多年的一些失误。

2020年 缺席选票搞乌龙

去年由于疫情,许多纽约民众不想出门投票,申请缺席选票。但是6月的初选有数千人未能及早收到缺席选票,无法投票。不过纽约州其它地区也面临同样问题。 但是即使到了11月的大选,市选举委员会仍然搞砸了。布碌崙10万名申请缺席选票的选民,收到了印有错误姓名和地址的回邮信封。选委会将错误推给承包商,重新寄出选票,但是那些受影响的选民始终存疑,不能确定他们的选票倒底会不会被计算在内。

2018年 投票机故障怪罪天气

2018年一个下雨的选举日,选民在投票站排了数小时的队,原因是电子投票机故障。当时,市选举委员会归因于电子投票机受到潮湿天气影响,以致无法扫描选票。市议会议长张晟(Corey Johnson)当时在推特批评:“现在我们责怪天气?”呼吁选委会执行主任下台。 市长白思豪当时说:“真正的坏消息是选举委员会根本无法运作。它无法完成它的工作。”

2016年 选民登记被错误注销

2016年,许多纽约市选民发现他们没有登记投票,因此不能在总统初选中投票——这是因为纽约市选举委员会在前几年违法注销了超过20万名登记选民。时任州检察长史树德(Eric Schneiderman)后来报告称,选委会的行为违反了联邦和州法律。在提起诉讼后,市选举委员会同意恢复被错误注销的选民登记。

2010年 电子投票机颠簸上路

这一年选举投票由机械投票机改为电子投票机,结果出师不利,不但投票所工作人员对其电子投票机的操作不熟悉,而且设备故障频传。时任选委会执行主任的冈萨雷斯(George Gonzalez)在11月大选前几天被解雇,因为9月14日的初选出现问题,原因之一就是电子投票机的推出失败。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些问题并没有完全消失,当时的市长彭博在2012年和2013年的选举中继续抱怨这些机器有问题。

2009年 差点结束白思豪的政治生涯

白思豪2009年竞选纽约市公益维护人,但是名字差点从民主党初选的选票中被删除,原因是选委会在统计连署签名时出错,选委会及时更正错误,在选票上恢复了白思豪的名字。如果白思豪当年没有成为公益维护人的话,可能后来就不会当选市长,政治生涯可能提早结束。

两大政党控制 市长管不了

市选委会错综复杂的结构是许多问题的根源。尽管市选委会的经费由市政府拨款,但是市长却管不了,它是根据州法成立的,由两大政党控制。市议会根据五区政党领袖的推荐任命选委会委员,每个行政区有两个席位,一个给民主党,一个给共和党。选委会的工作人员也是平均分配。明显的党派组织和缺乏监督,导致选委会重复出错。

但由于地方政党领袖的反对,州府的改革努力在过去几年停滞不前。布朗士、布碌崙和史坦顿岛民主党党部主席都是州议员——分别是州参议员贝利(Jamaal Bailey)、州众议员毕卓特(Rodneyse Bichotte) 和州众议员库西克( Mike Cuscik)。换句话说,任何改革提案他们三人也要投票。此外,皇后区党部主席是国会众议员米克斯(Gregory Meeks),曼哈顿党部由前议员转为说客的赖特(Keith Wright)领导。

根据州宪法,其他五名委员由当地共和党任命。选委会是纽约市少数几个共和党还有能力影响的机构之一,共和党也就对改革选委会没什么兴趣。选委会的执行主任由民主党员担任,副执行主任由共和党任命。选委会执行主任瑞安(Mike Ryan)因病请长假,目前选委会由副执行主任桑朵(Dawn Sandow)负责,她曾担任前布朗士共和党州参议员维勒拉(Guy Velella)的高级助理。所以有趣的是,日前初选计票出错,受到影响的是民主党的候选人,出错的选委会却是由共和党员掌管。

改革提案 多年来提了多次

前面提到,白思豪2009年差点因为选委会的错误,无法参选公益维护人。2016年选委会又在初选出错,白思豪就宣布他将推动州府修法,让选委会的运作专业化,并打算拨款2,000万美元用于改革。白思豪说:“再一次,选举委员会的根本结构性缺陷再次暴露出来,但控制它的政党老板拒绝改革。这些人在州宪法保护之下控制了选委会。” 他希望选委会成为市长权力下的市府机构,或像市竞选财务委员会这样的准独立单位。

去年大选白思豪在排队等了三个多小时才投票后,再次谴责选委会,并概述了选委会改革的三点计划。他呼吁立即通过一项由民主党参议员克鲁格( Liz Krueger )提出的法案,该法案划分选委会委员和行政领导层的角色,让选委会委员负责政策制定,管理层负责运营。

市公益维护人威廉姆斯(Jumaane Williams)去年12月也呼吁选委会执行主任瑞安辞职,并为选委会建立一个独立的、超党派的组织架构。他日前又批评选委会是“安插亲信工厂”。

今年初选的出错,让市选委会的改革又再度提上议程。参议会多数党领袖斯图尔特-考辛斯(Andrea Stewart-Cousins)称这是“全国性的尴尬”,并表示民主党主导的参议会将举行听证会“寻求尽早通过改革立法”。州长库默发言人没有作出评论,但库默去年曾表示,对改革市选委会持开放态度。

与此同时,州参议员克鲁格和众议员李罗莎(Nily Rozic)提出了一项法案──其实和克鲁格去年提出的法案没什么太大不同。法案对选委会委员和工作人员制定新的资格要求,并要求选委会相关人员接受培训,以及明确界定职责,而不是笼统地“两党联合负责日常事务”。李罗莎说:“我希望这次事件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迎来全面的改革。”

但是要改变选委会这种两党控制的组成架构,不但牵涉到修法,可能还要修改州宪,即使全力推动,最快也要等到2024年。明年的选举一切还是照旧。◇

责任编辑:陈玟绮

相关新闻
纽约州长库默同意白思豪另组纽约市选委会
中共在香港搞文革?学者:搬石头砸自己脚
曼哈顿区检察官参选人论坛  聚焦打击亚裔仇恨犯罪
纽约市选举局修正初步计票:亚当斯微领先贾西亚1.5万票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孙春兰暗示习近平北戴河让步?
【秦鹏直播】东南亚曝活摘炼狱 中国主犯泰国落网
【新闻看点】史文清被判死缓 习放曾庆红一马?
【横河观点】中共制裁台湾7朝野人士 统战失败
【十字路口】美管制令升级 中共半导体“芯”碎
【预告】全世界中华传统武术大赛纽约登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