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德斯画家鲁本斯笔下的田园景致

睽违两百年 展览《鲁本斯:重聚大风景》重现经典大作
文/洛林·费里尔(LORRAINE FERRIER) 翻译/陈遇
华勒斯典藏馆收藏的彼得·保罗·鲁本斯作品《彩虹风光》(Landscape with a Rainbow)局部,约1636年,在伦敦华勒斯典藏馆的展览《鲁本斯:重聚大风景》中隆重展出。(Trustees of The Wallace Collection, London/伦敦华勒斯典藏馆)(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4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法兰德斯(Flanders)画家彼得·保罗·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是著名的巴洛克画派代表人物,他的作品以动态、精彩刺激又充满戏剧性的宗教与神话故事著称。鲁本斯在绘画中运用了许多古老智慧来描绘他所处时代的动荡与和平。他的知名作品也包含了许多肖像画和风景画,多数是委托的作品。不过,他对于风景画却有着特别浓厚的热情和兴趣。

在半退休直至去世的晚年期间,鲁本斯将他的兴趣转移到他在乡间的居所,观察乡间的田园生活。他捕捉了这些或为平凡的时刻,将其以理想化的风景描绘出来,深深地吸引并启发了无数观赏者和艺术家。

“在所有艺术派系中,没有人能超越鲁本斯的风景画;那清新似露的光芒,以及他赋予人物的愉悦和生气,为法兰德斯单调的风景中注入崇高的特质让人印象深刻。鲁本斯喜欢的景象——暴风雨中的彩虹——闪耀的阳光——月光——流星——以及狂暴的山洪和风浪交织的声音”,19世纪的英国风景画家约翰·康斯特勃(John Constable)在风景画的课堂中如此描述道。

除了流星和月光之外,康斯特勃提到的所有其它元素,都出现在鲁本斯最著名也最大型的两幅风景作品中:《彩虹风光》(The Rainbow Landscape)和《赫特斯丁庄园清晨的秋景》(An Autumn Landscape With a View of Het Steen in the Early Morning)。现在普遍认为两幅画是一对挂画,也就是说,这两幅是以相似的主题、为悬挂在一起所创作的。

据信,鲁本斯曾将这两幅画挂于他在赫特斯丁(Het Steen)乡间的居所内,在他去世时,两幅画都在他的收藏中。

相隔200多年后,鲁本斯的画终于又在伦敦华勒斯典藏馆(The Wallace Collection)的展览《鲁本斯:重聚大风景》(Rubens: Reuniting the Great Landscapes)上重聚一堂。去年,伦敦国家美术馆( The National Gallery in London )的管理员仔细地清理并修复了馆藏的鲁本斯作品《赫特斯丁庄园清晨的秋景》。为了将其与华勒斯典藏馆收藏的《彩虹风光》同台展出,两幅画还特地换上了同样17世纪风格的新画框。

这场展览由华勒斯典藏馆、国家美术馆和比利时法兰德斯旅游局(Visit Flanders)共同举办。

鲁本斯

伦敦国家美术馆收藏的彼得·保罗·鲁本斯的作品《赫特斯丁庄园清晨的秋景》(An Autumn Landscape With a View of Het Steen in the Early Morning),约于1636年。此画将在伦敦华勒斯典藏馆的展览《鲁本斯:重聚大风景》(Rubens: Reuniting the Great Landscapes)中隆重展出。(Trustees of The Wallace Collection, London/伦敦华勒斯典藏馆)(公有领域)

鲁本斯于1577年出生在现今属于德国的席根(Siegen)。他的父亲是一名加尔文教派的律师和西属尼德兰(现在的比利时)安特卫普(Antwerp)的市议员。但是在鲁本斯出生后,他们全家为了避免宗教迫害逃离了家乡。

在鲁本斯十岁时,他的父亲便过世了,随后母亲又带着他们回到了安特卫普。她以自己的天主教信仰教养孩子,而鲁本斯也在那里接受了古典教育。

大约14岁的时候,鲁本斯开始跟随一位风景画家亲戚,托比亚斯·维尔哈特(Tobias Verhaecht),在他身边担任学徒。一年后,他又跟着另一位历史画家亚当·范·诺尔特(Adam van Noort)学习了四年,之后进入当时安特卫普最著名艺术家奥陶范文(Otto van Veen)的工作室。陶范文是当时圣卢克(St. Luke)画家公会的主席。在那里,鲁本斯开始学习将绘画用于表现人文。

17世纪初期,鲁本斯前往意大利进修,他不仅致力于研究当时意大利的文艺复兴艺术,也学习上古时期的古典艺术和文献学。从那时起,他开始认真收藏艺术品。

在1609年回到安特卫普后,鲁本斯开始替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西属尼德兰总督(the Spanish Habsburg regents of Flanders)、阿尔布雷希特和伊莎贝尔大公夫妇(Archduke Albert and Archduchess Isabella)担任宫廷画家。这是他画家生涯的转捩点,他在安特卫普的工作室非常成功,常替许多欧洲大公贵族作画。

恬静家乡

“由于神的恩典,我找到了内心的平静,放弃了所有我热爱的职业之外的工作”,鲁本斯在1634年12月18日从外交工作退休后,写给友人法国古董商佩雷斯克的信中如此写道。

1653年,鲁本斯买下了赫特斯丁庄园(Het Steen),这是一座拥有8英亩土地的乡间别墅。

根据导览手册,鲁本斯在安特卫普的工作室在助理的管理下,持续地蓬勃发展,有时候他会要求助理将画作带到赫特斯丁,或者替他跑腿,像是替他带一些无花果和玫瑰梨。

在赫特斯丁庄园让鲁本斯得以专注创作他心中向往的主题——他的家人和乡间景致。

在写给佩雷斯克的信中,他还提道“我和妻子、小孩过着恬静的生活,除了平静度日外,我对世事已无所求。”

鲁本斯的侄子曾描述他的叔叔是如何细心谨慎地临摹花卉植物,以及研究乡间不同的大气现象。他会观察光线照射到地面当中,天气是如何变换颜色和色调的。例如,在1615年左右,鲁本斯撰写了一份关于黑刺李、黑莓和其它植物的研究:“蓝莓像葡萄一样布满了露水,翠绿的叶子闪烁着光芒,但背面有点苍白无光⋯⋯茎带点红色”(节录自展览文宣)。

鲁本斯将这些研究作为参考依据,应用在他理想化的绘画中。导览手册中也详细介绍了他的挤奶女工素描如何应用到其它作品中。

在人生最后的十年里,痛风发作让鲁本斯难以继续创作。不过,他具备的古典知识或许帮了他不少忙。“他应当熟悉西塞罗(Cicero)关于年老的论文(《论老年》),里面推荐了退休后可以务农和从事园艺,尽管自身体力不断下降,透过观察大自然的茁壮,可从中陶养性情”,策展人露西·戴维斯(Lucy Davis)在文宣中补充道。

或许这正是鲁本斯选择在夏天创作其中一幅大作品的原因,画中描绘着大丰收时,大自然展现出的丰富景象。这两幅画都是在他晚年平静时期创作的,反映出丰收时节肥沃土地上欢乐的乡村民情。

当他创作这两幅画时,他是同时进行的。鲁本斯在为了消遣作画时,就会偏好这种工作方式。每件作品都是从一小幅风景画开始,再逐渐地接上新的橡木画板来扩大图面。或许因为鲁本斯是利用闲暇时间来完成这些作品,画面构图便随着时间在他脑海中慢慢扩展。每一幅完成的作品都至少由20块橡木板拼接而成。

鲁本斯在两幅风景画中都使用了鸟瞰的视角,这是法兰德斯画派的传统手法。他特别欣赏法兰德斯的画家同侪彼得·布勒哲尔(Pieter Bruegel),他在上一个世代也画过类似的田园景致。在展览手册中解释了在《赫特斯丁庄园清晨的秋景》画面左侧的干草堆和挤奶女工,是如何沿用了布勒哲尔的作品《堆干草》(Haymaking)和《收割者》(The Harvesters)中的构图元素。布勒哲尔的这两幅作品收录在他著名的系列《四季》(The Seasons)中,表现夏天的主题。

在每一幅作品中,鲁本斯都使用了“repoussoir”的技巧,这是法兰德斯画家常用的手法,在画面接近边缘的角落摆放相对大比例的物件,来增加画面深度并拉近观赏者与画的距离。在《赫特斯丁庄园清晨的秋景》中,鲁本斯在画面下方安排了一名猎人拉住猎狗,不让它们直接扑上猎物,来邀请观赏者进入这片乡村地景中。

华勒斯典藏馆收藏的彼得·保罗·鲁本斯作品《彩虹风光》(Landscape with a Rainbow),约1636年,在伦敦华勒斯典藏馆的展览《鲁本斯:重聚大风景》中隆重展出。(Trustees of The Wallace Collection, London/伦敦华勒斯典藏馆)(公有领域)

在《彩虹风光》中,鲁本斯则安排了一辆装满干草的马车,蜿蜒地经过两名挤奶女工,其中一位微笑向马车上的人打招呼。几头牛在前景正中央,好奇地抬着头。有一头白牛在中间,一头在右侧,好似望向观众一般。最右边则有一群鸭子,做着鸭子最常做的事,在水中嬉戏、整理身子。

伦敦华勒斯典藏馆的展览《鲁本斯:重聚大风景》从6月3日展览至8月15日,更多关于请参阅这里。◇#

原文Together Again: Rubens’s Beloved Landscape Painting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