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杰森:反外国制裁法若进港 外企速离

人气 1083

【大纪元2021年07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香港报导)美国政府7月16日首次发布了针对香港的商业咨询,强调中共曾承诺的“一国两制”已经结束,“以前仅限于在中国大陆所面临的商业和法治风险,现在在香港也越发引人担忧。”并提醒《港版国安法》对在港经营的企业、投资者、个人和学术机构等构成了“特别的风险”,中共已经依据该法抓捕了多名外国公民,包括一名美国公民。

商业咨询警告,香港局势正在恶化,在港企业面临数据隐私风险、透明度和获取关键业务信息的风险、执行美国制裁面临中共报复风险等“四大风险”。

新唐人电视台政经评论员、YouTube“杰森视角”频道主持人杰森(Jason)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表示,美国政府发布此公告,对企业在香港投资的信心是一个打击,对于香港的金融业和其它产业链,也是一个严肃的消息。由于中共上月通过了《反外国制裁法》,他担忧,如果该法波及香港,一些外国企业将被挤压在美中两个“庞然大物”之间,不得不退出香港。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拜登比特朗普(川普)对华政策更进一步

梁珍:这也是拜登对华政策的一个体现。他对香港首次提出这样的警告,是不是比特朗普对香港的政策还要再进一步?

Jason:目前来说他的新疆政策其实是延续了特朗普针对新疆的政策。当时特朗普对新疆有一系列的政策,对美国的企业不建议到新疆再去投资,他(拜登)只是延续了特朗普的政策,他没有创新。

但是他针对香港提出未来风险提醒,至少是不鼓励继续去香港投资,那麽他在这一点上比特朗普在对华政策上又往前迈进了一步。

当然这也跟最近香港做的更过分有关,特别是最近关闭《苹果日报》,几乎已经做得非常让人气愤了。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政府有必要做一些反应,如果没有任何的反应,其实本身就是一个示弱的表现。

香港有两种人 美咨询触动“政治不敏感”商人

梁珍: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相继对香港问题表态,国际社会的看法,对香港的局势有什么影响?

Jason:我们得看两种人,一种人是有正义感的人,这个人群已经非常清楚了,中共从政治上已经完全把香港大陆化,甚至它在香港迫害人的一些方式比大陆更加严格,因为它有一个《港版国安法》,我们叫做“袋子法律”,就是什么都可以装进去的一个法律。

中共不在香港划红线,不管是媒体还是各种政治活动,不划红线的原因,就是它划了一个非常模糊的、巨大的“灰色地带”,以至于每个香港人都在这种恐惧中生活,不得不不断地试探到底哪些能做。但是它几乎在这个试探过程中,一次一次地超过了人的心理底线,抓人判刑等等,所以你要是从有良知的人来看,香港其实已经大陆化了。

当然毕竟香港还有很多一般的人,我们不能说这种人不好,只是他们更多地关心经济问题、生活问题,对政治不是那么敏感,不是那么关心。对于这群人,白宫出台的这条商业咨询就会有一个提醒的作用,因为很多人甚至抱着一种其它的幻想,那么对这些人至少让他思考一下,让他心理上触动一下。

美国作为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作为自由民主国家领袖式的角色,他说出这样的话来,在全球都是会有很大的影响力,特别是针对前一段对政治不敏感,只是关注商业的人群可能会有一定的触动。

拜登对港政策反映华尔街影响力

梁珍:去年特朗普在任的时候,对香港政策,甚至提出可能会跟香港脱钩的情况,据说受到华尔街的一些阻力,如果白宫在发布这次商业咨询上遇到一些不同的分歧,你觉得华尔街的角色是怎么样的?

Jason:华尔街一直起的是跟中共勾兑的最严重、最厉害的一个角色。我们其实非常清楚,为什么特朗普一直能出台打中共打得很痛的措施,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特朗普与华尔街彻底地割断了那种关系,华尔街对白宫的影响力几乎在特朗普任期内丧失掉了,从海外、海内各种消息都展现出有这样的一种情况。

在这样的情况下,华尔街的影响力可能又会再次展现出来。同时我们也意识到,在特朗普任期之后,全球对于中共的民意都是急速地在下滑,美国三分之二的人都厌恶中共。

那麽在这么大的民意下,拜登政府敢做什么?这两种情况下,我们都要观察,看看他如果真的出台针对香港的一些政策,他的语言、语调到底是什么?才能最终判断华尔街传统的亲共影响力,在白宫到底有多大。

白宫对港表态影响外企在港布局

梁珍:今年5月份拥有282家美国公司的美国商会,做出了一项调查,结果表明42%的会员都想要离开香港,当然未必是马上,它说可能在未来三到五年时间。白宫的表态会不会使这些公司重新考虑他们在香港的布局?

Jason:应该会的,当然每个人都不傻,每个公司特别是大的公司,都在做全球风险的分析,特别是香港未来的风险分析。白宫这么说了,就会往一方面推他们。但是最核心的问题,还是香港在政治大陆化之后,在金融方面、经济方面、法律方面,是不是也会迅速地大陆化?

我们不能希望每个商人最终都用道义来做判断,利益一定是所有商人驱使他去做最根本行动的一个原因。那么你刚才谈到,42%的企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你也说了,他不一定是短期的,今年明年会走,如果拖到很久很久,其实意义也就不大了。

香港真正的竞争对手,实际上是来自于像深圳、上海,这样的国内大城市。为什么现在这些企业它不直接进驻深圳、上海呢?为什么很多的国际银行、金融业、股市的资金都是从香港进入中国内地呢?主要的一方面,金融方面港币和美元是挂钩的,就是互动的,基本上就去掉了外汇这种风险,而且港币跟美元挂钩的直接结果就是,世界至少在金融方面,对港币是有信心的。

但是这一点能不能保持住,未来会是一个政治问题,就是中共会不会认为把港币跟美元挂钩,等于把香港的金融政策交到了美国这边,它如果觉得这对它政治上是个侮辱的话,会不会在这方面改,但这个概率很小。另一方面,更关键的是,《国安法》是政治方面的法律,它目前还没有往经济、往其它的领域蔓延,但是内地的法律会不会最终进入香港?这是一个关键问题。

反外国制裁法》如进港 外企将迅速离开

Jason:比如说,现在内地6月已经确立了一个《反外国制裁法》,就是因为现在针对香港、新疆问题等等,美国和其它国家出台了一系列针对中共官员的政策,中共相应地也出台了不让外国官员入境等的措施,但这样的措施是政府法令不是法律。所以《反制裁法》就是给它一个法律依据,对美国或者其它制裁它的国家提出相应的反制裁,但是无形之中就把一些国际的大公司,放在了两个大的庞然大物中间挤压。

你比如说,美国这边要制裁林郑月娥,要制裁中共官员,因为他们迫害了香港人的民主自由,直接的结果就是不给其开银行账户,据说林郑月娥家里堆了一堆现金,没有办法(在银行)存钱。

如果说内地的《反制裁法》直接进入香港,就破坏了香港本身的法律体系,那么这一点上你就可以看到,香港的很多银行就没办法活了。因为美国这边它惹不了,整个世界的金融体系都是依附于美元,依附于美国的国际交易体系;而中共那边如果真的是用《反制裁法》来威胁它,那么它怎么办呢?

基本上《反制裁法》三条,第一不允许你入境,第二涷结你在中国的资产,第三不允许你在中国搞任何的经济活动,就等于把你在中国卡死了。那么(遵守美国制裁的)企业在中国也没办法做生意了,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公司就可能不得不退出香港这个地方,回避美中两个庞然大物碾压下成为粉碎的这个状态。但你那个时候要走(可能)已经来不及了,很多企业就会迅速地离开,而没有出来的意愿也会做调整。

立法会构陷法轮功 是中共不同派系分歧展现

梁珍:法轮功是香港“一国两制”的温度计也好,试金石也好,他们能否在香港合法的有表达的自由,也是香港“一国两制”是否成功的一个体现。但我们看到法轮功已经洪传一百多个国家,今年的7月7日香港的立法会,当然立法会已经由亲中共的大部分的议员来掌控了,他们提出议案有意要取缔法轮功,引起国际媒体的关注,对香港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信号?

Jason:其实中共内部不是铁板一块的,在我看来这次立法会的表演,它实际上是中共内部不同的派系,在法轮功这个问题上的分歧在香港的一个展现。我理解有一个派系,它不顾一切,哪怕毁了香港、哪怕毁了中国的经济,它都不管,要把法轮功打下去,有这样的人,他与法轮功好像有切齿深仇。那么这样的一个派系,它就要推动,因为它觉得《港版国安法》就像中国大陆一模一样,这个法律是“袋子法律”,可以乱捕乱抓的,都能在香港横行的,那为什么我们不借这个机会,也把法轮功在香港灭掉呢?

与此同时,至少香港还有一些不是特昏的人,他觉得法轮功是我需要的,法轮功是我遮丑的门面,我只要有法轮功在,至少表明我还不是百分之百地照搬大陆的政策、大陆的法律,那么香港至少我还能在面子上说,我还有我独立的司法、法律体系。那么这群人,他其实是顶着这件事情在做的。

我不认为习近平在这个事情上有表态,因为习近平表态了,这个事情就不用争论了,那么实际上是习近平之下的不同的派系在博弈这件事情,而香港人的命运也在这两个派系的博弈中在等待他们的未来。

中共大量灌水托香港经济

梁珍:还有一个很特别的现象,香港人面对过去两年的社会运动,当然心情是大为起伏的,很多人感到很不开心,每天在脸书上有很多很悲伤的话语,有的人选择了移民,每天超过1000人离开香港,也有选择留守。移民就要走资、卖楼什么的,但是香港很奇怪,政府说走资数据并不是太严重,而楼市现在确实在上升,到底是为什么?

Jason:两个方面,我们先从出租的角度来说,最近从高端的出租行业开始带动,其实在过去大概八个季度,香港的出租一直是在低迷地往下走,但是在今年的第二季度突然开始反弹了,14号《南华早报》还专门有一篇报导,它采访了很多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超过一半的高端租赁市场,都是被今年在香港首发的国内的国营企业和私人企业的高管们租出去了,是这些人完全推动了香港的租赁市场。

随着高端租赁市场的上涨,中端的租赁市场也在迅速地回暖。2019年一个季度有时候会下跌百分之十几,那个时候是很凄惨的,那么此时此刻它在反弹,这个反弹直接跟中共的政策有关,就是今年中国在香港股票的上市首发超过历史的数倍,大量的中国企业到香港首发,这一点在我看来有多种因素。

一种因素是中共在挤压这些企业,不让它们到美国上市,特别是最近“滴滴”这个事情,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不再希望中国的一些优质企业到纽约上市。那么它鼓励到哪里呢?鼓励到香港上市。至少能起到一个烘托香港经济的作用,不让大家看到,中共政治上把香港大陆化以后,香港经济、股市、楼市都在往下走。它实际上是想,在经济上营造这样一个人心战、心理战。

另外一点就是房价,刚才我说的是租赁市场,本身对房价是有烘托作用的,租赁市场价格上涨了,房价下跌的可能就不大。而且楼市都有一个“买涨不买跌,卖跌不卖涨”,如果楼市在涨,哪怕很多人走了,他也不会把他的房子卖掉,因为房子放在那里还会涨。所以你可以看到,是有中共背后巨大的经济支撑,包括它逼着企业到香港上市等等,来死死地撑住香港房市,不管是租赁市场还是出售市场。

相比其它国家 香港楼市涨得并不快

Jason:香港房市在过去这段时间是有下滑的,因为疫情和其它原因,但是最近反弹了。今年到目前为止,据说已经离历史的最高点,只差1%,2%,两个百分点。而今年未来可能还会涨5%。所以说今年很可能会创出一个新高。这个事实上,不一定是说香港人对于未来一定有很大的信心,只是走的人他也不卖房,是供需关系促成的。

而且我们也知道,全球滥发货币,美国印疯了,欧洲印钱也印疯了,日本印疯了,中国大陆也印了很多钱。那么这种钱多的情况下,也会推动各种各样的资产上涨,美国这边也涨得很厉害。

其实在全球范围来看,如果全球要是大水都淹了,钱淹得不得了,香港其实相对来说,涨得算是不多的。美国这边涨得是非常厉害,欧洲那边涨得都非常厉害,相对于世界各地,其实香港楼市今年涨得不是很快。

港府打心理牌 防市民卷财富离港

梁珍:现在在经济上,港府官员就说,你们(外资)走可能会后悔。从经济数据来讲,他们可能觉得在表面上还是可以再(保持良好)。

Jason:它就是在打心理牌,因为它知道,英国政府说,在出台了《国安法》以后,10个月的时间,有20万香港人新申请到英国,每5分钟就有一个人申请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的签证。本来就有很多人有BNO护照,现在有20万人申请到英国。所以英国预计,可能未来有30多万的香港人会离开香港。如果真的这些人离开的时候,铁了心地卷着所有的财富,把楼卖了,那么香港就一下子垮下去了。

港府现在必须打这个心理战,一天有一千多人离开香港,净人数离开香港,它拦不住这些人,它不能把每个人都捆在家里头,它只能从经济上玩心理战:你就是走,我让你感觉这个楼市也不会跌。所以呢,我就让你死死地把楼留在香港,钱留在香港,财富留在香港。这样的话,至少我的经济不会难看。它就是用这样的方法,躲过现在中共面临最艰难的一个时期。

香港人对认清中共做出了巨大贡献

Jason:香港的命运和世界的命运一样的,未来有很多不定的因素。在我看来,香港人其实为全球已经做出了巨大的奉献,巨大的付出。香港(人)和中共的搏斗,其实就是自由世界和独裁世界,在最前沿的战斗。就像是当年希腊人抵御波斯帝国的进攻,在温泉关,300壮士抵挡了整个几十万的波斯王国的士兵,为希腊赢得了战争准备的时间。

香港虽然目前在《国安法》下,表现得好像有点失守的感觉,香港人很悲伤。但是全球人对香港人的这种尊敬,是因为香港人给全球的人带来了对于中共的清醒(认识),这是对全球的一种贡献。所以说,我现在每次看到香港人,我都是说,谢谢你,谢谢你们的付出。

完整访问请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杨亦慧#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李有甫:折磨蝎子 军官得心绞痛怪病
【珍言真语】冯智活:港法轮功应有表达自由
【珍言真语】钟剑华:高官饭局3疑点 港府需交代
【珍言真语】何良懋:轻放高官打平民 港府双标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欧金中挥刃舆论沸腾 胡锡进心惊?
【秦鹏直播】大陆房市雪上加霜 房地产税或出炉
【新闻看点】党报诡异捧习父子 反习势力蠢动?
【百年真相】“歌仙”之死 陈歌辛农场受难
【拍案惊奇】中共是台独鼻祖 升级三空军基地
【财商天下】第一网红papi酱关闭 传媒风声鹤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