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一生奇遇多 常怀疑自己本是世外之人

文/甘露

明 仇英《醉翁亭》。(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2600
【字号】    
   标签: tags: , ,

欧阳修在世之时,遇到过一些神奇的事情:神祗出现在他同事的梦中,提示他万事皆有定数;患了足病,不用医药自己用口诀治好;赠予道士的衣服,穿了三十年仍无尘土气。因此他常常怀疑自己原本是世外之人。

欧阳修字永叔,号醉翁,吉州庐陵(今江西吉安永丰县)人,北宋的文学家、史学家,官至参知政事,修定《新唐书》250卷,又自撰《五代史记》《新五代史》,著有《文忠集》传世。晚年的欧阳修自号“六一居士”。“六一”的意思是,书一万卷、金石佚文一千卷,平日消遣有棋一局、琴一张、酒一壶,加上“吾一老翁”。

欧阳修四岁丧父,因家境清寒,母亲郑氏用芦苇杆在沙地上教他识字,留下“画荻教子”的传说。欧阳修读书喜欢抄读,往往书不等抄完,已能成诵,少年时诗赋文章有如成人的文笔。欧阳修的叔叔认为他将来必成大器。

被贬至峡州任职 神灵提前告知

欧阳修考中进士后,到洛阳任西京留守推官,后来到京师任职馆阁校勘。

一天,与欧阳修同榜的进士丁宝臣对他说:“我做梦与你一起乘舟过江,到一庙中礼拜神像。你欲在我之后,我一再推辞,你还是要在我之后。刚刚礼拜,就见神像站起来,向堂下鞠躬,请你上坐,耳语良久。我心想:神也很俗气,待馆阁之礼也与别人有异。拜完出庙门,见有一只耳朵的石马在门口。我从梦中醒来想了半天,不知道这个梦是什么意思。”

隔了几天,丁宝臣接到任职峡州判官的通知,欧阳修也被贬为夷陵县令。这样,欧阳修与丁宝臣都到峡州任职。

示意图:清 陈玫《山水楼阁图册》。(公有领域)
丁宝臣做梦与欧阳修一起乘舟过江,到一庙中礼拜神像。示意图,图为清 陈玫《山水楼阁图册》。(公有领域)

景祐四年(1037)的一天,欧阳修邀丁宝臣一起去峡州黄牛庙。丁宝臣礼让欧阳修走在前面,欧阳修还是走在丁宝臣的后面。两人一入庙门,看见眼前的景象和丁宝臣梦中一样,相顾惘然又大为惊叹。刚出庙门就见缺了一只耳朵的石马立于门外。两个人同时了悟到,欧阳修被贬为夷陵县令是命中注定。欧阳修还留有一首《黄牛峡祠》于庙中。

苏轼谪居黄州,与宜都令朱君嗣聊起欧阳修的这件事,感叹世间万事皆为前定,而仕途之进退,绝非人力所为。应朱君嗣邀请,苏轼为欧阳修的《黄牛峡祠》题跋。苏轼题《书欧阳公黄牛庙诗后》, “元丰五年,轼谪居黄州,宜都令朱君嗣先见过,因语峡中山水,偶及之。朱君请书其事与诗:‘当刻石于庙,使人知进退出处,皆非人力。如石马一耳,何与公事,而亦前定,况其大者。公既为神所礼,而犹猥之淫祀,以见其直气不阿如此。’感其言有味,故为录之。正月二日,眉山苏轼书。”

133年后陆游还见到过黄牛庙。他在《入蜀记》中记载:“九日微雪,过扇子峡……晚次黄牛庙……门左右各一石马,颇卑小,以小屋覆之,其右马无左耳,盖欧阳公所见……”

与僧人道士交游 得治脚病良方

欧阳修与道士、僧人多有交往。欧阳修在《赠无为军李道士二首》中写道:“无为道士三尺琴,中有万古无穷音。音如石上泻流水,泻之不竭由源深。弹虽在指声在意,听不以耳而以心。”“李师琴纹如卧蛇,一弹使我三咨嗟……又云理身如理琴,正声不可干以邪。”

欧阳修尊崇儒学,他与诗僧、琴僧也有往来:“子虽为佛徒,未易废其言。其言在合理,但惧学不臻。……苟能知所归,固有路自新。诱进或可至,拒之诚不仁。维诗于文章,太山一浮尘。” 欧阳修在夷陵与琴僧知白推琴置酒:“岂知山高水深意,久以写此朱丝弦。酒酣耳热神气王,听之为子心肃然。”

有一位许道人是许旌阳的后代,住在紫云仙洞,来无影去无踪,欧阳修常与许道人饮茶,醉酒挥墨狂吟。“飘飘许子旌阳后,道骨仙风本仙胄。”“忽来顾我何殷勤,笑我白发老红尘。子归为筑岩前室,待我明年乞得身。” “颍阳道士青霞客,来似浮云去无迹。”“绿发方瞳瘦骨轻,飘然乘鹤去吹笙。”“我昔曾为洛阳客,偶向岩前坐盘石。四字丹书万仞崖,神清之洞锁楼台。云深路绝无人到,鸾鹤今应待我来。”

有一次,欧阳修的脚患了奇怪的足病,肿得很厉害。有一位姓徐的道人教给欧阳修治疗脚病的口诀,同时将气血从脚后跟导引至头顶,欧阳修的足病就好了。欧阳修将这个方法传给苏轼,苏轼用此方,七日治好了黄冈县令周孝孙的脚肿病。

苏轼作《徐问真从欧阳公游》中说:徐问真乃得道高人,嗜酒如狂,能啖生葱鲜鱼,以指代针、用土药给人治病都有神奇的疗效。

欧阳修与道士、僧人多有交往。示意图,图为宋 李德柔《竹林谈道图》轴。(公有领域)

常自疑本世外之人

欧阳修在世之时,自身经历了一些神奇之事,因此常怀疑自己本是世外之人。苏轼与弟苏辙跟从欧阳修多年,也觉得欧阳修似乎是神仙天人。苏辙的女婿曹焕从安陆回京城,途中拜谒一位老道长,讲述了与欧阳修交换衣服的事,此事被苏辙记录在《蔡州壶公观刘道士〈并引〉》中:

元祐八年(1093)七月一日,苏辙的女婿曹焕从安陆回京城,途中经过淮西蔡州游壶公观,拜谒八十七岁的老道长刘道渊,道观内墙壁上题满了与欧阳修交换衣服的诗文。老道长介绍说,身上穿的这件衣服是已故淮西守欧阳永叔所赠。世人称欧阳永叔工文词,善辩论,忠信笃学,殊不知他可不是一般的人。公与我有夙契,且同年出生。当年他离开淮西,将他的这件衣服给我,我穿了三十年,缝缝补补,居然没有一点污垢与俗气。近日我接到他传来的信息,即将与我相聚。

苏辙在文中说,少与兄子瞻皆从以游,究观平生,固尝疑公神仙天人,非世俗之士也。公亦尝自言:“昔与谢希深、尹师鲁、梅圣俞数人同游嵩高,见藓书四大字于苍崖绝涧之上,曰:‘神清之洞’。问同游者,惟师鲁见之。以此亦颇自疑本世外人。”今闻道渊言,与曩意合,因作诗以示公子棐叔弼(欧阳修第三子)。“思颍求归今几时,布衣犹在老刘师。龙章旧有世人识,蝉蜕惟应野老知。昔葬衣冠今在否,近传音问不须疑。曾闻圯上逢黄石,久矣留侯不见欺。”

走入佛门修行

有一次,欧阳修生病了,在梦中见到十个头戴冠冕的人在一所房子中,其中一人对欧阳修说:“参政安得至此?宜速返舍。”欧阳修出了门,刚走几步,回过头来问道:“几位莫非是释者说的十大天王?”他们回答说:“不错。”欧阳修接着问道:“世间的人念经、施舍米饭给僧人,或者是给死人追福,真的有用吗?”回答说:“当然有用。”欧阳修顿悟。醒来后,病已痊愈,自此以后深信佛法。

欧阳修认为人生一世不过百年,生生世世轮回中,万世在其先,还不知未来有多少轮回!富贵荣华过眼烟云,不必计较人生得失,污蔑谗毁止于百年间,无需辩白,百年后自然见媸妍。唯有以道为文才能名声不朽。

参考资料:

《苏轼文集‧卷六十八》《书欧阳公黄牛庙诗后》《徐问真从欧阳公游》
苏辙《蔡州壶公观刘道士并引》
《文忠文集‧卷一》《黄牛峡祠》
《文忠文集‧卷三》《重读徂徕集》
《文忠文集‧卷四》《赠无为军李道士二首》《感事四首》
《文忠文集‧卷四》《赠许道人》《送龙茶与许道人》《酬学诗僧惟晤》
《文忠文集‧卷十三》《又寄许道人》
《文忠文集‧卷九》《戏石唐山隐者》
《文忠文集‧卷五十三》《送琴僧知白》
《宋人轶事汇编卷八》

责任编辑:李婧铖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唐代有识人能力的裴行俭看过诗坛初唐四杰,说士子要有大作为,必先有大器识然后才看他的才华,然后各指出他们人生最终的结局。后来四杰的人生终局是否应验了裴行俭的洞见呢?
  • 熟悉中国历史的人对于被视为“此天地间必不可无之书,亦学者必不可不读之书”的《资治通鉴》应该是不陌生的,它是由北宋史学家司马光主编的一部多卷本编年体史书,共294卷,涵盖十六朝1362年的历史,而我们今天要说的主人公范祖禹亦是这部史书的编撰者之一,负责唐史部分,并有着“唐鉴公”的美誉。
  • 在中国近代史上,先后执掌复旦公学和北京大学、被称为“精通西学第一人”并因传播西学而闻名于世,又头顶着翻译家、思想家、教育家头衔的严复,在很多人眼中,俨然是一个“反对封建迷信”的形象。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 在元曲领域,最有趣的作家组合莫过于“酸甜乐府”。一个喜食酸而号酸斋,一个好甜食而号甜斋,恰巧又都擅长散曲创作,因而后人习惯将二人合称。多姿多彩的元曲,就这样增添了几分酸酸甜甜的奇妙滋味。
  • 元曲界有一句名言:“乐府之有乔、张,犹诗家之有李、杜。”[1]说的是元代后期两位以散曲留芳后世的大作家,“乔”即乔吉,“张”便是张可久了。
  • 明末书画家董其昌的书画享有“宗师”、“明朝第一”等赞誉,民间争购。是什么机缘下他以书画资助一位算命先生?结果又如何呢?
  • 俗语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在文学艺术领域,要想评选出个名次或是第一人,都是极为困难的事情。比如元曲四大家的甄选,在历史上就争议颇多。不过对于谁是元曲作家中的魁首,大抵无异议,此人正是誉满天下的关汉卿。
  • 一千三百年前,有个在庭院玩耍的小男孩追着萤火虫朗声诵道:“雨打灯难灭,风吹色更明。若飞天上去,定作月边星。” 后来这个男孩子成为光照千古的天皇巨星——万世流芳的伟大诗人。2015年“世界诗歌日”,他的《静夜思》呈现于联合国发行的邮票上。那言简意深的诗句,从幼童到老翁都能脱口而出:“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 《兰亭集序神龙本》
    王羲之是东晋著名的书法大家,擅长隶书、楷书、行书等多种字体。他博采众长,却又自成一家,刚柔并济,有着“书圣”的称谓,并影响着后世的书法大家。南朝梁武帝萧衍赞叹道:“王羲之书字势雄逸,如龙跳天门,虎卧凤阙,故历代宝之,永以为训。”酷爱其书写的《兰亭集序》的唐太宗亦给了相当高的评价:“心慕手追,此人而已,其余区区之类,何足论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