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郑州洪灾四大疑点 南京疫情突起

人气 13205

【大纪元2021年07月22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纵横》,我是扶摇。今天是2021年7月21日,星期三。

今天关注的焦点:郑州洪灾,官方失踪,民间只能自救;四个疑点:534亿打造“海绵城市”,神话破灭?天气预警为何失灵?大水摧城,暴雨还是泄洪所致?到底多少人遇难?南京突爆严重疫情,瑞丽第四轮封城。

郑州洪灾 官方失踪 民间只能自救

7月20日,河南郑州遭遇罕见的大洪水,惨烈的灾情牵动全世界的目光。21日,更多当地民众站出来,向外界讲述他们的可怕经历。

这说故事的,都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个体,不是“受灾群众”中冷冰冰的一个数字,说的,也是攸关他们生死的大事。故事很多,我们和大家分享几个,一起看人情冷暖,和政府的毫不作为。

有两位民众化名宋林和张洋,他们和其他一百多户,是在郑州工作的外地人,一起在郑州的李南岗村租房子住。

两人告诉大纪元记者,20日上午开始下大雨的时候,他们就被房东全赶出来了。房东的理由是,他们躲在房子里不安全,万一房子倒了或是淹死人了,他/她承担不起责任。没办法,大家只好出来,到附近的美兰假日酒店去避雨。

到酒店后,雨一直很大,到晚上的时候,酒店全部停电,一楼也淹水了,而他们面临的,是再次被赶走。

张洋说,“晚上十点、十一点时,酒店说,接到政府的电话,说不让我们在酒店待,可能怕如果真出了什么意外,酒店也担不起这个责任,因为我们没有开房间住,只是在里面避雨,就把我们全部都撵出来了。”

被赶出来的有一百多人。当时外头一片漆黑,大街上的水有多深呢?张洋说,他一米八的个子,水到他胸口的位置。他和宋林两人拿着手电筒走在最前面,后面的人排成一行队。年轻人自己走,父母抱着孩子,尽可能把孩子架高。老人也仰着脖子,搀扶着。大家就这么走到陇海高架桥底下去躲雨。

在这期间,附近的居民楼里,又陆陆续续出来了好几批人,到最后,整个高架桥下面全是人,总数将近有一千。

大家就这样全身湿透,在高架桥下待到凌晨两点多。一整个晚上,他们一直打市长热线、120、129,还有12345,反正能打的全部打了,都打不通,全是占线。

好不容易,大家看到高架桥上有救援车辆鸣着笛经过,于是全部使劲呼喊,但救援车还是开走了,他们又拿起手电筒使劲摇晃,最后,高架桥附近一间商铺的老板看到了求救灯光,把大家接到他的仓库。

那间仓库挤进了三百多人,每个人只能站着;还容纳不下,再去和隔壁的商铺商量,协助避难。过程中,他们没得到政府的任何援助,只能自救。

另外多名被困民众也向大纪元证实,他们在现场没有看到救援的武警官兵,或者政府人员。

郑州的刘先生告诉记者,他们都是志愿者发起的救援队,20日晚上救助了近千人。之所以没有官兵救援,第一是因为车开不进来,当时郑州不让外面的车进来。再就是听说正规的政府消防兵去洛阳抗洪了。此外,当地的任何救援电话都是打不通的。

534亿打造“海绵城市” 神话破灭

这次洪灾中,人们非常关注的另一个问题是,郑州遭遇极端强降雨无庸置疑,但是除去天灾,有没有人祸的成分?如果政府有不同作为,是否最起码能降低损失?其中有四个疑点值得深究。

第一,官方之前声称,从2017年到2020年,投入534.8亿元人民币,把郑州打造成“海绵城市”,也就是让这座城市具有吸水性、蓄水功能等,就像一块海绵一样,并提高城市防洪排涝的能力。

这一场暴雨,似乎打破了这个“神话”。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生态市政院副院长吕红亮对陆媒“第一财经”解释说,郑州城区的内涝防治设计重现期,是和其城市规模相匹配的,如果按照此次极端情况来设计,会造成严重的资源浪费。

但是,一名同济大学土木工程学院的教授却指出,从规划角度来看,郑州的城市地面蓄水空间还不够,城市轨道建设的降水预期标准还需定得更高。

有网民说,“打脸不?”“2017年到2020年,五百多亿,是不是要查一查质量?”

这名教授还表示,近年来,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各地对土地开发程度明显增加,随之而来的是土壤涵水能力下降,土地硬化率提升,当暴雨来临时,瞬时地表径流增大,内涝风险增加。

旅居香港的中国籍作家颜纯钩也分析,暴雨每年都有,但是近几年,大陆各地大水灾突然多起来,就是城市发展太快,外部建设疯狂扩张,看起来花团锦簇,地下却没有排水设施,雨一来水无处流泄,只好都在地面上走,于是低洼处就泡在水里。

他在脸书上说,大陆城乡开发没有止境,不同时期的地方官,为搞政绩工程各出奇谋。前一任前脚走,后一任为显示比前任高明,一定要变生新花样大搞土建,机场、桥梁、别墅群、摩天楼,找到钱就干,恨不得惊天动地,成了往上报GDP数字,转眼又升官去了。

颜纯钩还表示,“中国过去四十年发展,求快不求稳,求名不求实,现在开始吃疯狂开发的苦果了。”

天气预警失灵?惰政、懒政或酿祸

第二个疑点是,当地的天气预警为什么失灵了?

许多人质疑,官方的暴雨预警是否及时;各部门采取了哪些应对措施;地铁有没有相关备案;救援系统上的应急弹性是否不足,等等。

20日当天,郑州气象局6次发布暴雨红色预警,分别为在6点02分、9点08分、11点50分、13点25分、16点01分、21点32分。

但是,直到下午3点30分,也就是第四个红色预警发布约两个小时后,郑州地铁才关闭首个出入口;直到傍晚6点10分,也就是第五个红色预警发布约两个小时后,郑州地铁才下令全线停运,疏散群众。一名何女士告诉“界面新闻”,下午5点05分,她从地铁5号线,也就是发生围困惨案的这条线路下车,走出地铁站,发现路面上的积水已经到腰部了。

有陆媒询问,为什么当局的反应这么慢?河南省委宣传部办公室工作人员回答称,“不清楚”;郑州地铁公司称,“不便回答问题,高层昨(20日)晚在连夜开会商量”,稍后作答。

时评人江峰在自媒体节目中表示,郑州是河南省会城市,还带着省委、省政府,官场比一般地方复杂,官场惰政、懒政,所以发了警报也没有人督促执行,甚至压根就没有人认真地去散发预警。

大水摧城 暴雨还是泄洪所致?

第三个疑点是,这么大的洪水,到底是暴雨、还是泄洪造成的?

根据官方数据,从19日20时到20日20时,郑州单日降雨量达552.5毫米,而当地常年的平均降水量为640.8毫米。比较来看,20日的雨确实非常大。但是,我们看到喉舌媒体对雨量的描述,也非常蹊跷。

20日,央视说河南遭遇“40年一遇强降雨”,《河南日报》说郑州暴雨“千年一遇”;到21日,河南省委宣传部主管的《大河报》直接宣传最大雨量是“超5000年一遇”。

时事评论员秦鹏说,当局这是“做好了让老天爷背锅的准备”。

那么,他们为什么要甩锅呢?这里牵涉到一个人祸,也就是,可能是上游泄洪,加剧了灾情。

网上流传的一张图片显示,河南卫视一位名叫董军的人曾在网上发出紧急通知,称“常庄水库出现险情,目前42每秒立方米流量下泻放水”,“常庄水库的水位比二七(纪念)塔还高,如果出事会淹了郑州”。他提醒熟人当晚留心,不要死睡。

我们在网上搜索看到,河南电视台确实有一名员工叫董军。

此外,这个常庄水库什么时间开始泄洪,民众什么时候收到通知,也是问题。

《人民日报》在20日晚10点半模糊地通知称,水库“将于20日晚泄洪”;而郑州市政府在21日凌晨1点发文说,水库是在20日上午10点半泄洪。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时间?如果是上午,即使是能上网的民众,最早也到当天晚上才看到消息,是不是为时已晚?如果更早通知,政府采取相应的措施,地铁五号线的悲剧是否可以避免?

到底有多少人遇难?

第四个疑点是,这次洪灾,到底多少人遇难?

21日,河南防汛新闻发布会通报称,郑州市此次25人死亡,7人失联。

但是,自由亚洲电台在综合各方消息后表示,郑州已经开始全面压制洪灾的相关资讯,媒体不得报导地铁被淹,以及上游常庄水库泄洪的细节,只能报导各级官员指挥救灾,和抢险救灾中的所谓正能量故事,所以目前,洪灾造成的实际伤亡人数不明。

全球主流媒体的头条 上不了中共党媒头条

严厉封锁信息是一点;另一点,虽然官方宣传郑州降雨量五千年一遇,但是报导的力度却非常弱,和报导西欧洪水有着天壤之别。

7月21日,《人民日报》头版上只字不提相关消息,只有第七版出现。而同一天,世界各大主流媒体,包括英国广播公司(BBC)、《卫报》(The Guardian)、《纽约时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等等,他们“全球新闻”的头版头条,都是河南洪灾的消息。

除了低调报导,郑州当局还发给市民公共短信,声称“大雨过后,城市会更干净,草木会更加翠绿旺盛”、“千万郑州人民有信心、有能力战胜突如其来、超过历史峰值的暴雨灾害”。

大陆人权律师任全牛斥责说,“妖孽,从来都不知道对上苍、对生命低头与敬畏!面对大瘟疫也鼓吹‘战疫’,面对暴雨洪水仍在鼓吹‘战天斗地’,这些不知死活的真是无知无畏之尤了……”

南京突爆严重疫情 瑞丽第四轮封城

下面,我们再来关注中国大陆疫情方面的消息。

网上很多网友惊呼,郑州洪水还没完,南京疫情又来了,究竟要怎么办?

中国江苏省会南京市,21日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最新的禄口国际机场疫情防控情况。南京副市长胡万进宣称,经过专家判断,总共发现了17例阳性患者,全部是机场航班的服务、保洁人员。其中9人已经确认,5人为无症状感染者,还有3例阳性患者,需要等到进一步的诊断。

不过,由于中共一贯隐瞒真相,真实情况还有待进一步独立核实。

即便如此,也足以看出疫情来势汹汹,而官方给出的应对政策,又是硬性封城。

据“南京发布”消息,从7月21日起,南京市江宁区禄口街道谢村社区、白云路社区、石埝村,溧水区石湫街道九塘行政村、毛家圩自然村,由低风险地区调整为中风险地区,禄口街道为封控区域。

此外,对中、高风险地区、封闭区域内的人员,实施封闭管理。确实是需要离开南京的民众,需持有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事发当天,就有105架航班被取消,另外有151架次延误。

官方说,防控部门会对14万多居民,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

有南京市民上传影片显示,民众顶着烈日,大排长龙做核酸检测。有人说自己排了五个小时的队。不过,也有不少网友留言问,民众排的队十分密集,间隔还不到一米,这要有一个人是阳性,其他人是不是要全部隔离了呢?

也有人说,“这是变相聚众”、“不知道是为了防疫,还是为了传播病毒”。

禄口机场亚朵酒店的工作人员21日向新唐人电视台记者介绍说,“机场的交通公共设施已经全部关闭”,“酒店不能订房,预计得14天之后,我们酒店住着机场的武警、特警,还有防疫人员。”

这次疫情的突袭,也让外界再次聚焦疫苗问题。

目前,中共国家卫健委给出的数据是,截至7月20日,中国大陆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疫苗,已经超过了14亿剂次。

有网友说,“就想知道那些南京感染的人打没打疫苗,打了还得的话,那我们打疫苗,还有什么意义?”而关于疫苗的安全性、副作用等,最近更是频频爆出负面新闻。

南京市疾控中心早在5月29日声称,南京第二剂新冠疫苗接种已经进入了第一个高峰,从6月9日开始全力接种第二剂次。

目前,除了南京,大陆其它各地的疫情也没停,7月20日,大陆新增病例有22例,瑞丽有2例本土确诊病例。其实,重点疫区瑞丽的情况一直没有出现好转,目前已经爆发的疫情,已经是第四轮了,而随之而来的,是第四轮封城。

此前,7月6日中共央视网消息称,瑞丽市所在的云南德宏州,疫苗的接种率就已经高达96.92%。如今,疫情再起,也让外界再次质疑疫苗的效果。

目前,那里正准备新一轮的核酸检测。

大纪元记者采访到,在瑞丽工作的外地人王先生介绍说,官方所谓的“防疫”就是“封城”,一而再、再而三的封城,目前是第四轮封城了。他抱怨官方的政策就是“一棍子打死,不管你干什么,只要有疫情就是封城”。

王先生说,其实每次封城,都会给老百姓的生活带来困扰,尤其是低收入人群的生活更为困难。

官方宣称,这次瑞丽的疫情是从7月4日开始,但是王先生说,民间普遍认为“应该是6月28日,但是是内部消息,没有对外公布”。他认为,官方是有所隐瞒的。

疫情肆虐,官方不作为,让不少百姓已经失去了信心。王先生预计,解封之后,将会有很多人离开这里。

好的,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下期节目,我们不见不散。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时事纵横】习语泄内部危机?美印太布大局
【时事纵横】李克强拍桌喊抓人 美军机闪电访台
【时事纵横】FBI通缉中共黑客 陆电瓶车炸成火球
【时事纵横】河南大劫 爆炸震四里 地铁成水牢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郑州书记一句话酿惨剧?习为何去西藏?
【新闻看点】郑州多地塌方严重 农村伤亡不让报
【秦鹏直播】习访西藏 为何深夜制裁七美国人?
【财商天下】大陆居民五成肥胖 谁在赚胖子的钱
车评:新面孔 新设备 2021 Volkswagen Tiguan SE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