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政府“三水”改革或遭更多抵制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7月22日讯】(记者宁柏综合报导)继6月29日Whangarei 区议会通过投票表决正式退出“三水改革计划之后,7月15日政府推出25亿纽元刺激方案,试图通过给各级议会不同程度的财政补贴,留住全国67个各级议会中有意追随Whangārei地区议会于6月29日通过表决退出“三水”改革计划的其他地方议会,以推进其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雨水、饮用水和废水基础设施改造升级计划。

Nanaia Mahuta 女士和总理Jacinda Ardern在南岛的Blenheim举行的地方政府部 (Local Government New Zealand, or LGNZ) 相关会议上,宣布了该项支出计划,并发表了联合声明。

Jacinda Ardern总理拚命为“三水改革高唱赞歌,说该计划将刺激各地经济,创造就业机会并放开住房基础设施建设。她说:“彻底改革我们的饮用水、废水和雨水服务,将使新西兰的所有社区受益,无论它们身在何处。”

政府强调估计此项改革将使国内生产总值GDP增加230亿纽元,同时创造多达9,000个工作岗位。

“三水”改革方案主要内容

尽管这项水务改革号称是几代人以来最大规模的水和污水基础设施升级换代项目,但有意思的是,Whangārei 区议会选择在政府水务改革正式方案推出的前一天宣布退出,即在并不知晓改革方案具体内容的情况下就选择退出,值得令人深思。

据介绍,新西兰全国将划分为四大区块,或称四个实体。北岛和南岛北端部分构成其中的三个区块,南岛剩余的大部分构成第四个,分别用Entity A、Entity B、Entity C 及Entity D标注。并保证这些区块从2024年7月1日起开始运营。

如果细分的话,Entity A由Northland与Auckland构成,Entity B由北岛中部的Waikato、Bay of Plenty、Taranaki及上Manawatu 和Whanganui构成,Entity C由大Wellington、Hawke’s Bay、Gisborne和南岛北部的Blenheim 和Picton以及新西兰东面外海的Chatham 岛组成,最后剩下的南岛绝大部分单独构成Entity D。

这四个实体将由理事会管理,由理事会提供意见并在水务基础设施方面具有专业知识,毛利人代表将参与这些实体的日常管理。

Mahuta部长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如果不进行改革,各地议会将难以支付未来 30 年所需的约 1,200 亿至 1,850 亿纽元的基础设施费用。她指出了多年投资不足所造成的影响。

Mahuta部长认为:“我们已经看到了处于危机中的系统的影响:饮用水中的细菌造成的人员死亡、下水管道破裂、处理不当的废水流入小溪与河流、海滩因受污染而被议会设置‘禁止游泳’的通知,以及铅污染等多种问题。”

她警告说,如果维持现状,到 2051 年,纳税人将被迫承担的费用平均每年为 1,900 纽元到 9,000 纽元不等。“如果没有这一变化,社区要么面临巨额供水服务费用;要么其基础设施继续退化,造成持续的健康和环境后果。这两种结果都是不可接受的。”这从某种意义上意味着如果不参与或退出,今后的设施更新,不可能指望政府支持,届时这样的议会会成为弃儿。

根据以往的运作,虽然从技术层面上讲,新西兰各地议会拥有其辖区内的各项公共水务基础设施,但这种所有权并不曾得到财务认可,他们无法将数十年来支付的价值数十亿纽元的基础设施作为资产列入账簿,这会限制议会申请贷款对其设施进行更新改造的能力。

25亿纽元如何分配?

LGNZ和政府的联合声明指出,拟议的政府一揽子计划将确保支持地方政府投资于社区福祉,确保改革后各地议会不会出现财务状况的恶化,明确中央政府将“承担合理的过渡成本”。

根据政府宣布的资金分配方案,大约20亿纽元将用于帮助各级议会,另外5亿纽元备用。其中10亿纽元来自政府财政拨款和新的供水服务实体,即新的监管机构Taumata Arowai。政府资金的分配将根据各地相对需求、地方当局在满足这些需求方面面临的独特挑战以及议会支付能力来进行。

Mahuta 部长表示,市议会面临着巨大压力,但中央政府和地方当局的目标相似,所以共同努力很重要。

Mahuta部长说:“改革是为了更大的利益,为所有社区带来重大利益,但如果所有议会都参与,他们将有最大的成功机会。我们正在与各个议会合作,以确保每个人都了解与改革相关的信息,并解释政策建议、改革的好处以及一揽子支持计划的细节。”

Mahuta 部长在6月30日宣布政府的正式改革方案时强调,改革计划的前提始终是“每个人都将置身其中而受益。当基础设施投资挑战如此巨大时,我认为让67个地方议会当局提供供水服务不再可行。”

她表示相信,像Whangārei这样持怀疑态度的地方议会,一旦深入了解了细节,就会愿意做出改变。她还例举了在过去30年期间,Whangārei纳税人的改革收益也保证了他们 将拥有世界一流的基础设施。

据透露,Auckland 无疑将受益最大,获得超过5.09亿纽元的补偿,接下来依次是Christchurch (超过1.22亿纽元),Wellington 获66.8百万纽元,Hamilton 获58.6百万纽元,Tauranga 获48.4百万纽元,Dunedin 获46.2百万纽元,Lower Hutt 获38.7百万纽元,Whangārei 获37.9 百万纽元,Far North获35.2百万纽元,Hastings 获34.9 百万纽元,等等。67个各级议会将由政府评估审核,获得不同额度的补偿。

“三水”改革方案存在的问题

尽管政府强调其拟议中的“三水”改革实施之后的各种好处,对于新西兰社会经济发展的正面作用,然而仅从目前分析还是发现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如果处理不当,很可能会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

最大的争议似乎莫过于四个大实体区块的划分,很多人认为这并不合理,因为造成某些传统大区被迫遭拆分。

例如,Marlborough本来包括Blenheim 和Picton,分区方案硬是将区内两个小城从中剥离,并入由大Wellington、Nelson、Havelock North、Hawke’s Bay 和Gisborne 等组成的实体C。

Marlborough 地区议会的执行长Mark Wheeler 表示议会要求获得更多的边界划分细节。他说:“如果我们选择参与改革计划,我们必先就议会资产被新实体管控咨询社区民众,无论相关的小镇北移还是南迁。”

Wheeler 担心新的实体边界划分会对Seddon的居民造成重大问题,因为他们新近才开始享用清洁的自来水供应,而其水源则来自边界以北的Black Birch Stream。

再如,Auckland与Northland 合并为实体 A,这种组合不知能否让两地同时受益,两地有无优势互补的可能?

其他的问题简列如下:

·      这种资源的集中管理会造成不合理的资源重新组合;

·      边远乡村成为受益最少的地区;

·      政府的决定缺乏广泛的民意调查和咨询,易助长官僚主义和效率低下;

·      各地议会担心失去对原辖区内资源、资产失控;

·      毛利社区抱怨政府计划未顾及毛利权益。

另外,在某些地区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健康问题,Gisborne 当地社区强烈反对地方议会申请将未经处理的生活污水直接排入当地河流再延长20年的申请。

这一做法已经进行几十年,造成当地许多人患有脚趾红肿发炎,因为河流长期接受污水,“禁止游泳”和“禁拾贝类”等警告常年竖立。这一情况为何没有引起足够多的关注?中央政府知情吗?不知道当地议会为何不设法更新改造污水处理厂,提升其处理能力?

地方政府的担忧

Auckland 现任市长Phil Goff 指出:“我们已经拥有政府正在谈论的专业性和规模经济 ——– 他们承认自己和苏格兰水工业委员会在这方面做了背景工作 —— Auckland 明显领先。我们担心的是,仅仅在接下来的10年中,我们就会投资110亿纽元……而我们将失去控制 (这些设施),无法回应选民的问责。我们拥有拟议合并中92% 的资产,但我们能控制的不足40%。”

Hamilton 市长Paula Southgate更为确信,她称所需的投资水平“令人眼花缭乱”,而且变革的理由令人信服。

新西兰地方政府协会主席Stuart Crosby 于6月29日在Whangārei地区议会开会表决前,先与Whangārei市长Sheryl  Mai女士单独会面,因此对议会最后的决定并不感到意外。

Crosby 表示:“在获得进一步信息之前,议会做出的临时决定是适当的。我们非常清楚很快就会发布更多信息。”

各政党的态度

国家党领导人Judith Collins 表示,新的资金是纳税人的贿赂,是为了挽救陷入困境的改革。

“首先,政府试图通过纳税人资助的宣传广告活动背着市议会来吓唬纳税人。由于这不起作用,政府现在转向了老派的贿赂策略,我们的方法是将其与议会建造住房的要求联系起来。”

她说政府已经设立了一个贿赂基金来购买议会的可能性。“这些改革设想不周,将导致问责制低下、服务实体臃肿、官僚作风增多,以及相邻地区之间的交叉补贴混乱。声称的规模效益和成本节约仍然无法令人信服。”

国家党地方政府事务发言人Christopher Luxon 认为,如果有足够多的议会退出,将使改革在很大程度上变得无能为力。

他说:“前提是……你需要四个规模大、人口基数大的水务实体,才能使一切都发挥作用。但问题是,如果人们选择退出它,那么你就处于一个拼凑而成的地方,而且规模效益……我认为这并没有说。其实,如果你让市议会退出该计划,那么Mahuta部长可能会有选择 —— 实际授权、强制执行、交出这些资产并将他们交还给这些大的区块式水资源实体并控制它。我认为这很可能……Auckland,Napier,Christchurch 已发声表达了不满,Southland 也加入进来表示不满。”在一份声明中,这位纽航前总裁进一步警告说,尽管从一开始就表示改革将是自愿的,但Mahuta部长一再拒绝排除将其强制执行的可能性。

绿党共同领导人James Shaw 基本认同这一评估。他指出:“选择退出模式存在风险,您最终会遇到存在漏洞的实体,然后您开始失去规模和合并它们的好处,因此我认为简单地政府有一些优点遵循该法定结构。”他认为政府开始“倾向于强制模式而不是选择退出模式。”

ACT领导人David Seymour 则坚决反对由政府与地方共同管理运行水基础设施。“我是在回应对他们将要做什么的猜测,显然你可以在政策发生之前和之后对政策发表评论。ACT 的态度非常明确,我认为共同治理水设施,不会使水流变得更好或更清洁。”

毛利党联合领导人Debbie Ngārewa-Packer 对中央集权式的做法表示严重关切。她说:“这与毛利人正在做的事情不符。毛利社区iwi 中的毛利人,正在分散到更多以家庭为单位(hapū/whanau)、为中心的地方,所以我们可能正处于我们要去的地方的十字路口。”

无论如何,政府的这一重大决定应该和各地社区有很充分的沟通和互动,增强民众对政府计划的理解、依赖和支持。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将全国划分为四个大的实体区块的依据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明显不合理的边界划分?

如果政府真有诚意,应该和已经退出的Whangārei 区议会开会沟通,好好听听他们为何选择投票退出的真正原因,而不是简单地通过行政命令强迫各地议会服从照办。

此外,水务改革立法自从去年12月8日在议会通过一读以来,并没有取得新的进展,因为这将决定新的“三水”监管机构Taumata Arowai何时接管卫生部。根据目前的猜测,此事最快或许会在11月1日前后发生。但最终的情况如何,只能由时间来决定。

责任编辑:蓝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