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西油】文艺复兴第三杰拉斐尔 曾红过达芬奇(上)

font print 人气: 45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7月24日讯】动人的故事,讲述着西方艺术史!大家好,欢迎来到《大话西油》!

为了他,教宗把众大师画作全铲了!他是文艺复兴第一年轻才子!文艺复兴第一画:《雅典学院》!

如果说“文艺复兴”是西方艺术史上的一顶王冠的话,那么这顶金光闪闪王冠上最璀璨的明珠,就要数“文艺复兴三杰”了。在这三杰中,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我都已经讲过了,那么这最后一杰:拉斐尔,就是我们本季《大话西油》最后两集的主人公!

文艺复兴第三杰:“画圣”拉斐尔

拉斐尔‧桑齐奥(Raphael Sanzio)是三杰中最年轻却最早去​​世的,37岁就被上天招了回去。而且巧的是,他出生的日子和去世的日子是同一天:都是4月6日。以前,我曾开玩笑说要做一个“英年早逝大艺术家天团”的节目。在这些遭到上天妒嫉而早早离去的英才中,如果按照才华和对后世的影响力而言,莫扎特和拉斐尔无疑应该当之无愧地担任团长和副团长。所以,第二季节目我用拉斐尔来收官,堪称完美!

2012年12月,伦敦苏富比年尾最重要的一场拍卖会拉开了帷幕。这场拍卖会上最炙手可热的拍品并不是什么某王室的奇珍异宝,某家族的钻石玛瑙,而是一幅不大的素描手稿!这幅不大的小画,却引来了当天最火热的一轮竞拍。最终,来自美国的亿万富豪、金融投资家里昂‧布莱克(Leon Black)以4800万美元的高价拍得此画。就是这幅《青年使徒头像》(Head of an Apostle)。

如果这事到这儿就结束了,那他就不值得作为今天故事的开场来说了。这事接下去的发展很有趣。当这位亿万富翁布莱克高高兴兴地准备拿着画走人的时候,变故顿生,有一个人突然跳了出来大喊:“留下画,不准走!”嗯?谁啊?

英国文化部部长艾德‧维济(Edward Vaizey)。这个英国人得知此画被一个美国人给买走了之后,立马签署了一项临时禁令,禁止这幅画在2014年的7月之前离开英国。这又是为啥呢?

原来这个英国人太爱拉斐尔了,这幅《青年使徒头像》的素描,正是拉斐尔为他人生最后一幅画作《基督变容》(Transfiguration)做准备时画的一幅素描。这件作品自从18世纪起就一直由英国德文郡公爵家族所拥有,也是为数不多流入英国的拉斐尔真迹。可是,这场拍卖却将此画落入了该死的美国佬手中!可恶啊可恶!于是,英国官方出手了!这件事可是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呢,当时大小媒体争相报导了这则政府亲自出手拉偏架的消息。

但是,毕竟这是人家光明正大拍卖来的,你是没理由真的不让人家拿走的,那怎么办呢?只好官方出一个临时禁令:在2014年7月前,不准你带走这幅画。目的是啥呢?目的就是希望在这段时间内能有一个英国买家出价将这幅画买下来,让其可以继续留在英国。

拉斐尔《基督变容》(Transfiguration)。(公有领域)

这要是在中国是没问题的!中共肯定会找一个有钱的大佬以私人名义把画买过来,然后党媒再来一顿爱国主义宣传炒作,最后,拉斐尔就成了中共洗脑教育下的一个标志物,和邱少云、黄继光们一起被写进小学课本!可惜,英国政府没有中共这两下子,英国的富人们也没受过爱国主义洗脑,完全不搭理政府的这番苦心啊。末了,也没人出手将画买下来,最终还是被这个美国人给带走了!

这则趣闻就引出了咱们的主人公,被后世尊为“画圣”的拉斐尔。拉斐尔是一个艺术家二代,爸爸是乌尔比诺当地一个小有名气的宫廷画家。所以画画这件事拉斐尔是从小就受到过专业熏陶的。再后来,父亲发现儿子的才华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就把他送到自己的一个好朋友、当时最出名的一个大画家佩鲁吉诺那做学徒。

佩鲁吉诺这个人挺有意思,他算得上是意大利版的“江郎才尽”。在他创作的巅峰时期,那是硕果累累啊!还曾经作为全意大利最负盛名的艺术家之一受邀为西斯廷礼拜堂画壁画,这是多大的荣耀啊!

但是,晚年的佩鲁吉诺灵感枯竭,下笔虽然越发纯熟但却了无新意,人物看起来千篇一律。米开朗基罗就毫不客气地说他的作品“一无是处”。后来佩鲁吉诺干脆弃笔从商,用之前画画挣的钱投资房地产,又娶了个年轻太太,渐渐就不再为后世所熟知了。

《圣母的婚礼》

21岁那年,拉斐尔画了一幅《圣母的婚礼》(The Marriage of the Virgin,Painting by Raphael)。这个题材他师父几年前也画过一幅,下面我们把两幅画放一起来看看。右边这幅是拉斐尔的,左边是佩鲁吉诺的。是不是很像?非常像,对吧!

但是,有没有觉得拉斐尔好像用了美颜,人物的颜色、比例、姿态都比他的老师更胜一筹。拉斐尔是一个非常善于学习模仿的人,那时候他的作品已经和佩鲁吉诺的如出一辙,真假难辨,以至于后来许多他的早期作品都被误认为是佩鲁吉诺的手迹。

拉斐尔《圣母的婚礼》。(公有领域)

而且,拉斐尔还是个非常会经营自己的人,情商很高。在还没有正式出师的时候,拉斐尔就已经开始在画作上署名,并且开始接受酬金了。按照当时的潜规则啊,一个画家在还没有自立门户的时候是不能在画作上署名的,也不能直接收客户的酬金。我之前讲过的威尼斯画派的提香和他师兄乔尔乔内,就是因为这个事被贝利尼老师逐出师门的。但拉斐尔就可以,而且是正儿八经得到了佩鲁吉诺老师允许的。可见拉斐尔不但招人喜欢,而且非常善于处理人际关系,为人处事也极为谦和、圆融。

不过呢,有一个像拉斐尔这样的徒弟,自己肯定是会被历史记住的。但也正因为有一个像拉斐尔这样的徒弟,佩鲁吉诺才会永远被掩盖在他过于耀眼的光芒里了!

21岁这一年的拉斐尔有点小小的迷茫,从老师那儿已经再也没办法学到更多东西了。此时的自己,虽然已经掌握了不少绘画本领,但总觉得还是差一点,差一点能够让自己的艺术造诣产生质变的东西。

到佛罗伦萨 拉斐尔向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学习

突然,一个消息传来,佛罗伦萨即将举行一场旷世对决,当时欧洲最耀眼的两位大师: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要在佛罗伦萨市政大厅的墙上各自绘制一幅壁画!并将决出到底谁才是当世第一大画家的江湖地位!

听到消息拉斐尔兴奋坏了,能亲眼目睹当世第一高手的对决,这对一个已经在艺术圣殿登堂入室却遭遇瓶颈的后起之秀而言是个多么难得的机会啊!二话不说,立刻买了北上的车票,直奔佛罗伦萨!

关于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这场世纪对决的故事,我在第一季米开朗基罗的系列中有过详细讲述,这里就不再重复了。总之,两位大师的草图公开展览了几天。那几天维奇奥宫每天都是人潮汹涌,各地闻讯而来的艺术家们看到两位大师的草图后那是即震惊又灰心。震惊,当然了,看到这样的杰作当然会被震撼到。灰心呢,是因为觉得跟大师一比,完了,看看这艺术的高峰,简直难以望其项背。唉,算了,还是回家改行卖包子得了!

拉斐尔也很震惊但却毫不灰心,相反,他兴奋极了。他突然发现,原来绘画还可以有这样广阔且激烈的表现方式,太赞了!那几天,他一大早就来到草图前临摹,沉思,观察,直到深夜方才离去。

两位大师虽然没有直接教授他任何技艺,但凭借过人的悟性和非凡的天赋,年轻的拉斐尔在这场艺术史上最传奇的烂尾大战中获益良多!而这些收获,也为不久之后他扬名罗马打下了极为重要的基础。之所以我说是烂尾大战,大家可以去看看我之前的节目就知道了!

1508年深春,这场大战已经过去四年了。米开朗基罗此刻正在奋力描绘着那个注定将名垂千古的天花板,达芬奇也正在米兰展开他的各种科学探索。而即将站到艺术巅峰的拉斐尔,还在等待着一个机会。

前往罗马为教宗效力

这天傍晚,这个机会随着一匹快马来到了佛罗伦萨。拉斐尔的同乡、教宗尤里乌斯二世眼前的红人、教廷总建筑师布拉曼特(Donato Bramante),专程派人送来一封信,盛情邀请拉斐尔前往罗马为教宗效力!

放下信,拉斐尔走到窗前,望着那轮初升的新月陷入了沉思。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李白《春夜洛城闻笛》

一转眼在这座百花之城已经逗留四年了,随着美第奇家族的失势,佛罗伦萨往昔的繁华一去不再,而此时的罗马正在汇聚着越来越多的艺术家,正在成为整个意大利乃至欧洲的文化艺术中心。拉斐尔轻轻叹了口气,暗道:看来,是时候离开了!

有“战神教宗”之称的尤里乌斯二世,是天主教史上为数不多的、颇有建树的教宗之一,开疆拓土和文化艺术,是他最热衷的两件事。

人间的事情很有意思,当一个天象要到来的时候,人间就会发生相应的变化,诞生一批来顺应并推动天象的能人!在神要复兴西方神传文化艺术这个天象到来之后,一大批天才的艺术家就应运而生了。但如果只有艺术家,却没有有足够实力、足够地位能赞助艺术并推动艺术的君王和上层人士,那也很难形成一个足以影响整个时代的风云大事。所以,好几位名声显赫的君主也随之来到人间!比如:洛伦佐‧美第奇,教宗尤里乌斯二世和之后的利奥十世、米兰公爵斯福尔扎,以及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等等等等。他们和以三杰为代表的一大批天才们一起,掀开了波澜壮阔的文艺复兴!

尤里乌斯二世的教廷首席建筑师布拉曼特是拉斐尔的前辈兼同乡。他很早就听说了拉斐尔的名字,在看过他的一些作品小样之后,就非常确定他正是教宗要寻找的人。于是,他便极力向尤里乌斯二世推荐拉斐尔。

尤里乌斯二世虽然出身低微,但是艺术品位却丝毫不差,他仅仅看了拉斐尔的一幅作品草图之后,就立即断言:这个年轻人绝非寻常之辈,而且当下立即决定将梵蒂冈总计四个大房间的装饰工作交给拉斐尔。这位教宗办事是真痛快啊!他当时看到的就是拉斐尔的这幅《下十字架》的草图。

梵蒂冈的“拉斐尔展厅”

现在当你参观梵蒂冈的时候,这四个房间在导览地图上就被明确标注成“拉斐尔展厅”,也就是被艺术史家们称为“拉斐尔的四个房间”的房间,这四个房间堪称是艺术史上最大名鼎鼎的房间了。当时都是教宗重要的签字办公、会见贵宾,以及沉思独处的地方,可见尤里乌斯二世对拉斐尔有多器重。

据记载,这些房间在尤里乌斯二世当上教宗之前就已经在进行壁画的装饰工作了。而且巧的是,当时主持壁画工作的几位艺术家之一的正是拉斐尔的老师——佩鲁吉诺。而等教宗任命拉斐尔的时候,壁画的绘制工作已经都完成大半了。

但心花怒放的教宗干脆下令,把之前那些人画的壁画统统从墙上铲掉,给我们的年轻才俊腾地方。哎呀,你就说尤里乌斯二世有多爱拉斐尔吧!但拉斐尔确实很会做人,他一再坚持要留下一些他老师的作品,不能全铲掉!最终,教宗答应留下了佩鲁吉诺的一件作品,其他人的就都铲掉了。

不过,从这件事也看得出教宗尤里乌斯二世还真是个敢想敢干、当机立断的人。一千多年的老教堂说拆就拆,墙上那么多艺术家的壁画还没画完,说铲就铲。哎呀,他对艺术的热情之高,在整个宗教史上也不多见。因为尤里乌斯二世非常清楚,这些神明借艺术家之手所展现的奇迹,不但对保护教廷权威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也会让他这个教宗名留青史。

这四个房间前前后后总共花了他十五年时间才全部装饰完毕。如果有一天您去到梵蒂冈的时候,这四个房间可千万别匆匆而过,因为这些画作是艺术史上极为精彩的鸿篇巨制。

《雅典学院》:文艺复兴艺术的代表作

在这四个房间的众多画作中,最著名、最经典,也最终令拉斐尔名垂青史的,就是这幅画在签字大厅墙上的《雅典学院》(The School of Athens)。

拉斐尔的不朽巨作《雅典学院》。(公有领域)

和其它作品不同,《雅典学院》既不是历史场景,也不是宗教奇观,它更像是由拉斐尔担任导演,邀请诸位古希腊圣贤们共同表演的一场大戏。其卡司阵容之盛,震烁古今。看这幅画要像看《清明上河图》一样,一点一点地仔细看,看的时间越久越能体会个中三味。我们来想像一下啊,当年拉斐尔站在前面画,教宗就站在后面眯着个眼睛看。拉斐尔一边画,一边指着一个个的人物跟教宗解释:这个是谁,那个是谁。来,下面,我也来指给你们看看这些画中人都有谁。

我们从画面正中间的主角开始。左边白胡子这位就是柏拉图,正是当时闻名遐迩的“柏拉图学院”的创办者,这件作品的名字《雅典学院》便由来于此。插一句,今天英文中的“学院”这个词Academy,正是从“柏拉图学院——Akademeia”这个希腊文演变而来的。

柏拉图右边这个人就是他的高徒亚里士多德。师徒二人的动作很有意思,柏拉图右手指天,意思就是:真正的智慧不在人间,而在神那里。亚里士多德则右手伸开,手掌向地,意思是说:神的智慧恰恰就体现在我们所存在的这个世上。

在处理柏拉图这个人物时,拉斐尔是照着达芬奇的样子画的,柏拉图的脸就是达芬奇的脸。再来注意看一下画面正中前景处这个很显眼的人物,就是这位坐在台阶上埋头写作的家伙。

这个人是古希腊著名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而他的脸是照着米开朗基罗的样子画的。这是拉斐尔既调皮又有趣的神来之笔,将两位伟大先哲和两位当世大艺术家来一个比对。嗯,当教宗看到这里时,恐怕也会会心一笑吧。

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都有了,那么他们的老师——古希腊最伟大的圣人苏格拉底呢?就在这,这位身着绿色衣袍,正在向人们说着什么的这个人,就是苏格拉底。而站在他对面,正在聆听圣人教诲的这位金盔金甲的英俊青年,正是亚历山大大帝。其他名人还有:蹲坐在左下角奋笔疾书的是数学家毕达哥拉斯;右下角弯着腰拿着圆规作图的是几何学家欧几里德。

插一句,欧几里德的样貌是照着布拉曼特的样子画得。还有半躺半坐在台阶正中,敞着怀晒太阳的那位,是古希腊一个叫做“犬儒学派”的哲学流派的代表人物第欧根尼。

关于这个第欧根尼有个小故事。这哥们平日的行事作风有点丐帮的意思,就是放弃了所有世间的物质享乐,游走江湖,乞讨为生。有一次,亚历山大大帝久闻第欧根尼的大名,就来到雅典的集市上找他。只见破衣烂衫的第欧根尼正靠在街角的半截墙壁边上晒太阳呢!

亚历山大大帝恭恭敬敬地走上前去,和蔼地问道:请问,您是第欧根尼嘛?

第欧根尼非但没有受宠若惊,反而有点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说:“哎哎哎,能不能躲开点?你挡着我的阳光啦,知不知道!”呵,有个性哈!

下面我要让大家仔细看看,在所有人物中只有两个人没有专心扮演自己的角色,而是开了小差的正在望向画面外的你!来找找是哪两个人?!对了,就是他们俩!

戴着黑帽子的这位,就是画家拉斐尔自己。而这位一袭白袍的女子就是他深爱的一位情人。唉,想来和艺术家恋爱至少有一个好处,就是你的脸一不小心就会被留在历史的画卷里!关于拉斐尔的这位红颜知己啊,我在下一集里会讲到。

拉斐尔作品温和周正 当时盛名在达芬奇之上

对于文艺复兴时代的艺术家们而言,他们真的是赶上了最好的时代。此前,由于基督教会的严格管制,艺术家们是不可以轻易描绘古希腊古罗马时代那些神话人物或圣人先哲的。因为对基督教而言,他们都是异端,都是牛鬼蛇神。直到文艺复兴的曙光照耀到欧洲大陆之后,这些题材才渐渐成为艺术创作中的主流。

对拉斐尔而言也是如此,基督教世界里的最高统治者——教宗,并不介意在自己的宫殿里歌颂古希腊罗马的圣人,这在几十年前是完全不可想像的。或许拉斐尔本人当时没觉得怎么样,但几百年后当我们再回头去看的时候就会惊奇地发现,不管是这幅作品的内容还是为表现这个内容所采用的形式,都标志着人文主义思想在文艺复兴时代的胜利。

而拉斐尔,则亲手为这个时代完成了画龙点睛的一笔。整幅画古典神圣,构图严谨,布局讲究,场面宏大,色泽鲜亮,人物生动,细品之下,妙趣横生!堪称文艺复兴艺术的代表之作!

拉斐尔是个非常善于兼收并蓄,融会贯通的人。瓦萨里在他的传记中就这样说过:拉斐尔从米开朗基罗那里学到了激情澎湃的人体,从达芬奇那里学到了端庄典雅的形态,然后将其融会贯通,最终发展出一种综合了各家之所长、大方端庄的艺术形式。

确是如此,拉斐尔的作品既不像达‧芬奇的那样崇高而神秘,也不像米开朗基罗的那样澎湃而炽热。他的作品温和周正,雅致隽永,看了以后虽然不太会立刻激起观众强烈的情感,但却会让你久久回味。

《圣礼的争辩》(Disputation of the Sacrament),1509年—1510年,于梵谛冈宫签字大厅。(公有领域)

再一个,拉斐尔一直为人所称道的就是他的高情商。一般而言,艺术家给人的感觉要么就是性格古怪,不善言辞;要么就是脾气火爆,桀骜不驯。但拉斐尔不是,他为人处世表现得远超自己年龄的成熟。作为最受教宗宠爱的艺术家,他没有丝毫的骄横跋扈,相反却极为谦和友善,教廷上下几乎所有人都喜欢他。

跟教会之外的各界赞助人的关系也都非常好,哪位金主也不得罪。从来没听说过他会像达·芬奇那样被债主追着跑,或是像米开朗基罗那样跟教宗吵得面红耳赤。用现在的话形容他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在《雅典学院》大获成功之后,无数高层教士、上层贵族和豪门大阀接踵而来。他们不仅委托拉斐尔绘制艺术品,还请他担任外交及文化大使。从1509年开始,拉斐尔先后担任教宗尤利乌斯二世和继任教宗利奥十世的首席艺术顾问。

今天,拉斐尔好像远远的不如达·芬奇出名,但在当时,拉斐尔的盛名还在达·芬奇之上!是当时最炙手可热的大明星之一!

高情商带给拉斐尔的另一项重要技能就是:非常善于组织团队带学生。

君士坦丁大厅

在四个房间的壁画群中,有大量尺幅巨大、人物众多的作品,尤其以“君士坦丁大厅”里的几幅最为典型。要圆满完成如此体量的作品,如果艺术家本人没有对团队出色的掌控能力和组织能力,是不可想像的。

君士坦丁大厅,是拉斐尔四个房间里最大的一间。(公有领域)

“君士坦丁大厅”是拉斐尔四个房间里最大的一间,以古罗马君主君士坦丁大帝的名字命名,画作所描绘的正是君士坦丁的生平事迹。但这些巨幅画作其实已经不是由拉斐尔完成的了,因为他只来得及确定作品的构图和主要人物的形态位置之后,就突然撒手人寰了。拉斐尔去世后,画作由他的两位高徒朱利奥‧罗马诺(Giulio Romano)和弗朗西斯卡‧彭尼(Gianfrancesco Penni)合力完成。

这几幅画中我想重点来讲一讲这幅《米尔维安桥之战》(Battle of the Milvian Bridge)。

画面正中这位身穿黄金战甲、跨下神俊白马,手持长矛、威仪赫赫的正是君士坦丁大帝。这个姿势非常经典,和罗马的君士坦丁凯旋门上关于君士坦丁出征的浮雕如出一辙。君士坦丁的背后是两副高举着的十字架,十字架上方有三名天使,昭示着皈依了上帝的君士坦丁必将获得最后的胜利。

画面右下角那个抱着自己的马正在沉入水中的人,正是这场战役的敌对方,君士坦丁大帝的敌人——马克森提乌斯。

《米尔维安桥之战》,朱利奥‧罗马诺(Giulio Romano)绘。(公有领域)

米尔维安桥之战,是君士坦丁成就霸业的一场关键大战,战事就发生在罗马城外台伯河上的“米尔维安桥”附近。据说大战之前,还不是基督徒的君士坦丁梦见了上帝显灵,于是他便请求上帝的帮助。醒来后,他命令士兵高挂绣着十字架的旗帜,以示敬仰上帝之心。

果然,在战况最胶着的时候,上帝派来天使助阵,一举大败兵强马壮、实力不凡的马克森提乌斯,一举奠定霸业。随后,君士坦丁不但为遭受了三百多年迫害的基督徒平反,还大力倡导基督教信仰,兴建教堂,赋予教会极大的权力和福利,并将罗马作为基督教圣城由教会管辖,自己则迁都到了君士坦丁堡,也就是现在土耳其最大的城市伊斯坦布尔。此后,就有了东西罗马的分野。君士坦丁大帝在临终前也正式皈依成为了一名基督徒君主。

这幅《米尔维安桥之战》,战斗场面纷繁复杂,无穷无尽的军队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地平线。和拉斐尔的作品相比,两位弟子笔下的群像场景更加无序,人物表情也更为夸张。总体而言,这幅画比起客观地描绘场景,更像是主观地炫技。

日后,他们身上的这些特质被更多的后辈艺术家学了过去,并在文艺复兴晚期形成了独具一格的“矫饰主义”艺术。

意大利贵族米兰多拉:拉雯尔名声之生命将永世长存

拉斐尔去世七年之后,神圣罗马帝国君主查理五世攻克罗马并纵容士兵洗劫。拉斐尔的弟子们被迫逃离罗马,流散到世界各地,继续靠着从拉斐尔那学来的手艺混饭吃,并把拉斐尔崇高完美的艺术理念流传了下去。

毕生致力于营造纯洁、高雅艺术风格的拉斐尔,恐怕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艺术竟会以这样一种方式传播到整个欧洲,并一直影响了到了19世纪的大卫,安格尔,乃至后来法国学院派中大名鼎鼎的诸位大师。

他们无一不是从拉斐尔身上学到了这种优雅、周正的美感。当年拉斐尔给学徒所画的素描范例,很多至今依然是各大美术学院的教学素材。尽管拉斐尔只活了短短的37年,但他对西方艺术的影响到今天仍在继续。于是,后世史家尊他为“画圣”!

在拉斐尔去世的时候,意大利贵族米兰多拉曾在给友人的信中写道:他年纪轻轻就结束了第一生命,而他的第二生命——即不受时间与死亡所限名声之生命,将永世长存。

嗯,说得没错!

“画圣”拉斐尔的故事先讲到这,下一集《大话西油》,咱们接着讲!

《大话西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他的成功得益于另一个天才的死去!他是和米开朗基罗鼎足而立的一代宗师!梅杜莎脑袋的神奇妙用成就了一代英雄!忒修斯忘恩负义甩姑娘,导致父亲自杀身亡!
  • 拖稿催债,大师提香的另类人生!皇帝是他的粉丝,教宗是他的拥趸,富贵一生终未逃过黑死病!抢师傅饭碗,狗血师徒斗提香技高一筹!大才成就意大利第一名画。
  • 大理石在他手里充满肉感!他的《大卫》可以和米开朗基罗比肩!他年少成名不知检点得罪对手,正当红却突遭重击,沈寂十年才得以翻身!
  • 一尊神作咸鱼翻身,十年隐退造就巴洛克雕塑经典!罗马街头喷泉十有八九是他造的!巴洛克建筑双雄争霸,阳刚 VS阴柔!史上最牛的拥抱,你绝对无法拒绝!
  • 皮尔的教学方法共有两大原则:心理投射和原创构图。心理投射包含“将自己设想于所描绘的场景中的能力。”而原创构图则是他最重要的教学工具之一。他鼓励学生以任何方式构图画面,只要能够新鲜又有力地向观众传达他们的艺术理念。
  • 在罗马,拉斐尔的唯一竞争对手是米开朗基罗。但是这个竞争是温和的,虚心的拉斐尔甚至受益良多。他模仿了西斯汀礼拜堂《创世纪》的人物造型,也达到了可以跟米开朗基罗抗衡的“慑人的威力”
  • 拉斐尔是举世闻名的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家,作品以平和秀美着称,充分体现画家本人一派文雅的气质。拉斐尔与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并称“文艺复兴三杰 ”,是三杰中是最年轻的一位(生于1483年,比米开朗基罗小八岁,比达芬奇小三十一岁)。虽然,他的生命只有短短的三十七年,1520年病逝于罗马,但是他的成就却不因为年轻或短寿而失色。
  • 名画中藏着拉斐尔的隐密婚事!一生挚爱见不得光,只好画在画布上!拉斐尔骂米开朗基罗是“刽子手”!他是唯一获准被埋进“万神殿”里的大画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