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增税堵住中共碳交易计划漏洞

人气 1760

【大纪元2021年07月24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云川编译)中共即将启动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权交易机制(Emission Trading Scheme,缩写为ETS,是一个基于市场的节能减排政策工具,旨在通过市场功能减少碳排放),因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污染国。而且,这项机制有三个巨大的漏洞,可以让中国最大的污染排放企业从中获益。

首先,中国的碳排放不会像其它交易项目那样设置绝对上限。

其次,对违反规定的中国公司的罚款微乎其微,不到5000美元。

第三,中国的污染成本将比欧洲的污染成本低10倍左右。这意味着中国的工业将比西方及盟国的工业更具优势,通过更廉价(有时是强制)的劳动力,更低的环境标准,使得民主国家无法在价格上与之竞争,从而促进了民主国家的去工业化。

中国碳排放的成本太低,如同轻拍手腕不痛不痒,应该通过提高对中国最大的污染工业的国际关税,才能击中其痛处。

目前,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燃煤发电厂投资国。这种廉价能源生产的出口产品,能够在全球贸易竞争中占尽价格优势。

中共官员声称,中国争取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并在2060年前实现零排放,即碳中和,试图以此抢占碳排放关税的先机。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IEA)称,中国的碳计划最初是针对电力行业的2225家公司,这些公司燃烧化石燃料而产生的碳排放量占全球的七分之一。

排放企业每年被发放一个固定碳配额,他们可以购买其它企业的碳配额,或者通过改善环境保护来减少碳排放,他们就可以出售未使用的碳配额获得补偿。《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称,“这促使排放企业从市场的角度考虑控制和减少碳排放。”

据彭博社(Bloomberg)报导,碳排放交易将于周五(7月16日)开始。据中共官员透露,明年将从电力行业扩大到铝、水泥和钢铁。预计到2026年,中国的排放市场将扩展到包括建材、化工、国内航空、造纸和石化等行业。

中国山西省临汾市郊的一家燃煤发电厂冒着浓烟。临汾被认为是世界上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之一。(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中国环境部副部长表示,中国一公吨碳排放的平均价格可能低至6.18美元。这一价格远远低于目前欧洲交易系统每公吨59美元的最低价格,如果拟议的欧洲规则生效,这一价格可能升至71美元。在英国,目前排放一公吨碳的价格为55美元。

中共过去没有对碳排放收费,未来排放交易价格又超低,这使中共在数十个关键和战略行业中具有巨大的出口优势,从而增强经济实力和军事力量,同时也为中共提供了碳排放交易机制,使其在公共关系方面更加显得注重环保。

对不遵守中国碳交易的罚款微乎其微,最高为4600美元。相比被监管的企业的数十亿收入,这笔罚款如同九牛一毛。

碳交易机制早在2011年开始酝酿,然后在2015年巴黎气候谈判前确定。下一届气候会议将于11月在苏格兰的格拉斯哥(Glasgow)举行。

7月14日,欧盟提出了广泛的经济措施,以减少区域内的化石燃料消耗,使可再生能源从目前的20%提高到2030年的40%。欧盟将对二氧化碳和甲烷排放量高的国家的进口产品首次征税,迫使它们支付与欧洲公司相同的每公吨碳排放价格。

一些美国参议员也提议对污染国征收进口税,但缺乏细节。对像中国这样的污染大国征收排放关税可以防止碳泄漏,即制造商为避免严格的排放标准,将生产转移到其它国家。

美国和欧洲的碳排放关税可能会打击来自中国和印度的进口,并推动全球的企业审查其国际供应链。同时,对风力涡轮机、太阳能和电动汽车的需求也将增加,而中共在所有这些领域都很强大,靠的是窃取知识产权和补贴本国企业以消灭国际对手的竞争能力。

欧美领导人应受到一定程度的指责,因为他们对中共的盗窃行为表现得天真无知甚至同流合污。

德萨里‧斯特拉德(Desari Strader)创立了拥有全美供应链的太阳能制造公司,她说,“美国领导人,包括政府和金融界,明知对我们国家安全构成明显风险,并且会削弱我们先进制造业的劳动力和基础设施,还是将关键的清洁能源产业交给中共。”斯特拉德女士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知道中共有各种不良记录,从侵犯人权、强制和奴役劳工、造成环境恶化、到窃取美国关键知识产权和非法贸易行为,他们还是这么做。”

在国内征收碳税的国家向欧洲出口商品时,可以从欧洲的税收中扣除碳税,这称为“碳边境调整机制”(Carbon border-adjustment mechanism),将最先适用于钢铁、未成品铝、水泥和化肥。

审计人员将从2023年开始监测外国公司的温室气体排放,并在2026年开始缴税。然而在中共这种国家的审计程序,可能被政权所左右,以至于完全不可靠。

为了惩罚中国的严重污染,对其污染行业征收碳排放税是必要的。但是,这不应该受到地域的限制,也不应该依赖审计程序,因为在一个没有法治的专制国家,审计程序本身就不可靠。对美国、欧洲和盟国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关税,将导致碳泄漏到其它国家,因为中国的工业巨头正在寻找新的市场,他们将比相对清洁的西方工业在价格上更有竞争力。西方和盟国的立法者必须采取进一步措施,对中国所有廉价和造成严重污染的出口产品征收更加简单、更加地域广泛的关税。

原文:China’s New Emissions-Trading Scheme Has 3 Big Loopholes: Fix Them With an International Tariff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2001年获得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政治学学士及硕士学位,2008年在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取得政府管理学博士学位。他是《政治风险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出版商,科尔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创始人,并对北美、欧洲和亚洲等领域进行了广泛研究。他撰写了《权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在2021年出版)和《禁止入侵》(No Trespassing),并编辑《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制止中共大规模窃取基因数据
【名家专栏】对抗中共 美国需数字美元吗?
【名家专栏】警惕中共的“两步走”做法
【名家专栏】外国投资的转型令中共受挫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专访廖天琪:六四和中共决裂
【未解之谜】穿越时空 二战飞行员的奇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