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来自天上?北宋寒士梦游广寒宫

文/杜若
宋 赵伯驹《阿阁图》局部。(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89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在民间传说中,唐玄宗梦游月宫,听到仙女演奏上清音乐。他醒来后仍余音袅袅。在高力士的奏请下,玄宗将仙乐吹奏了一遍,笛音清越飘渺,不同凡响。于是将乐曲命名为《紫云回》。玄宗也曾在道士罗公远的陪同下,游赏月宫,听到了仙曲《霓裳羽衣曲》。次日,玄宗醒来后,凭着记忆谱出了《霓裳羽衣曲》,成就了人神共舞的传奇佳话。到了北宋时期,有一位寒士也与月宫有缘,三做奇梦,得知人间的天籁之音,原来是来自天上啊。

北宋宣和二年(1120年),方腊起兵作乱,引起浙西官民震惊恐慌。为避兵祸,士大夫相继逃离。子东原本住在钱塘,为避战火,带着全家迁居到无锡梁溪。

次年,方腊被擒。那些离散的民家,也相继返回家乡。子东因为家境贫穷,没有回去,侨寓在毗陵郡的崇安寺古柏院中。

一天,他忽然做了一个梦。临水处有一座轩,主人请他做客。子东看他年纪约五十,仪表俊伟,穿着一身玄衣,而且还有须髯。彼此互相行礼后就坐,主人命两名女子用铜杯酌酒。他对子东说:“自古以来,凡是歌曲新声,都是先奏天曹,然后再散落人间。他日东南休兵后,有首乐府名为《太平乐》,你先来听一听。”遂即命两名女子跳舞,主人拍着手击打节拍。

梦到这里,子东恍然从睡梦中醒来。他还记得其中的五拍。为此写了一首诗,曰:
“玄衣仙子从双鬟,缓节长歌一解颜。
满引铜杯效鲸吸,低回红袖作弓弯。
舞留月殿春风冷,乐奏钧天晓梦还。
行听新声太平乐,先传五拍到人间。”

四年以后,子东回到了杭州。他先前的屋舍已经毁于战火,于是在菩提寺居住。这期间,他又重新梦到了那位美髯翁。那位仙人腰间插着一支长笛,手中拿着书册,举起来向子东展示。纸白如玉,用朱色界行,看上去像是乐谱,但还没有歌词。

美髯翁笑着对子东说:“会有歌词的,你稍等一下。以前,你在梁溪时,曾听过《太平乐》,是否还记得乐声?”于是子东凭着记忆哼唱起来。美髯翁取出笛子,再吹奏了一弄。子东也能记下笛乐声,原来是重头小令,即围绕某一主题撰写数支曲子,以同一宫调和曲牌,重复填写几遍词。梦到这儿,他就醒了。

不久之后,子东梦入“广寒宫”。宫门前有两座池塘,池水清莹净洁,不起涟漪,地无纤草,仰视宫殿嵬峨耸立,犹如洞府一般。宫门紧锁,有人告诉他说:“只管拉下铃索,呼叫月姊,宫门就会打开。”子东照做,果然宫门打开了,有人带他进入堂宇,看见了二位仙子,均是眉目疏秀,端庄靓丽。经询问,子东得知她们是“月姊”。子东随之进入大堂,彼此行礼而拜。

月姊问子东,他以前住在梁溪时,仙人曾令二名丫鬟歌舞,传下《太平乐》,是否还记得?后来又派美髯翁吹奏新声,是否也记得?子东回答:“我都记得。”因此凭着记忆哼唱起来。月姊很喜悦,取出一张纸,写下歌词给子东看,说:“这是新的唱词。”

月姊歌唱新曲,声音宛转犹如乐府《昆明池》。子东想强记下来,月姊面露难色,看了看手中的纸张,上面的字都化成了碧绿色,继而全都消失了。

子东行礼告退,豁然从梦中醒来,当时已是深夜,午夜将尽。他只记得其中一句:“深诚杳隔无疑。”虽然记了下来,但他不懂那是什么意思。

子东前后做了三场奇梦,但是醒来后,对于梦中的仙家妙曲已忘却了多半,惟有美髯翁吹奏的笛曲,他还记得。于是凭着笛乐填写了歌词,名曰《桂华明》,词曰:
“缥缈神清开洞府,遇广寒宫女。问我双鬟梁溪舞,还记得当时否。
碧玉词章,教仙女为按歌宫羽。皓月满窗人何处,声永断,瑶台路。”

后来,子东遇到张邦基,亲自向他讲述了这三次奇梦。张邦基辑录《墨庄漫录》,收录了他的故事。三场奇梦,人间寒士游月宫,与仙子神游唱酬。民间传奇无意间揭晓了一个秘密,人间的天籁之音,原来都是来自天上啊。@*#

事据《墨庄漫录》卷四、《开天传信记》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宋朝吕蒙正在《张协状元‧胜花气死》中说过一句话:“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灾难突然发生,常常超出人们的预料。历来民间常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这世上是否真的存有“积善之门”,在冥冥之中注视着世人的命运?
  • 梅孝廉梦到仙女如云,但见风鬟螺黛,缟袂湘裙,旋绕在花丛中,只是笑而不语,也不会靠近梅孝廉的床榻。当梅孝廉醒来后,并见不到仙女,但还能闻到衣香馥郁,与水仙的花香相氤氲,而且每夜都是如是。
  • 一根明朝的梁木在海上沉浮了二百多年,一现身就有了用武之地。就在寺院重建,唯独缺少一根栋梁之时,巨大的梁木竟跨海而来。这些天衣无缝的巧合,是否也是冥冥之中神佛法力的体现?
  • 梦境所示的空间存在于何处?是谁在冥冥中注视着人的起心动念?从故事的描绘看,人并不是宇宙中唯一的生命,还存在着其他的生命关注着人的所思所想,从而给予世人回应。
  • 清朝学者钱泳曾说:“僧人、道士作诗最易工,为什么?是因为他们所处的境界很清闲,竭力学作诗会很容易。但也很难,为什么?因为出家人自幼就剃度出家,所读的都是经卷,谁能使经史子集全都贯于胸中。”
  • 《老子》曰:“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其事好还。”明朝王世贞《鸣凤记》:“天道好还如寄,人心公论难违”。人们因此常用“天道好还”说明因果循环,恶有恶报的天理。中国民间历来认为善恶果报,昭彰不爽。南宋乾道元年(1165年),官场发生了一桩命案。有人毒害他人,最终招来惨烈的现世果报。
  • 清朝学者钱泳(1759年─1844年)曾做一首诗曰:“人生如梦幻,一死梦始醒。何苦患得失,扰扰劳其形。”作这首诗的缘由,始于他做的二个清晰的梦。
  • 有些人生来就不一般,有着不同于常人的特殊体质,一生中还常常可以逢凶化吉,似有神护。
  • 在中国古代有不少疯僧传奇,行事疯癫,却具足神通,能未卜先知,或洞悉人心之念,或轻而易举搬运神像,令世人啧啧称奇。
  • 方朝散于病中元神离体仙游天宫,得知了自己生命的本来。人间之事恍然犹如一梦,方朝散即刻召集县丞、县尉以及家族子孙,向众人详细讲述了神游天宫之事。此后,他向郡府提出致仕(退休),当年他六十二岁。后来,人们就不知道他的去向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