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艺术的泉源: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

文/詹姆斯·史密斯(JAMES HOWARD SMITH) 翻译/陈遇
西班牙, 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
为了确保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的安全和持久,将其建成堡垒一般,使用附近山区开采的灰色花岗岩建成。修道院位于距离马德里以西55英里处,位于西班牙的中心。(Lukasz Janyst/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393
【字号】    
   标签: tags: , ,

1556年,菲利普二世(Philip II)继位成为西班牙帝国的国王,他的疆土扩及了当时欧洲人所知的所有大陆。在他的统治下,西班牙帝国的权力和影响范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菲利普二世由于对未来的谨慎与精明而有“精明的菲利普”(Philip the Prudent)之称。他非常虔诚,在欧洲极力捍卫天主教,维护这个信仰。

1559年,菲利普任命胡安·包蒂斯塔·德·托莱多(Juan Bautista de Toledo)为王家建筑师。在此之前,包蒂斯塔大部分时间都在罗马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工作。他们构想以西班牙帝国大熔炉的概念来设计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El Escorial)。

菲利普心中的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是一个精神生活和研习学习的中心,这样的环境旨在培育广博的智慧、文化和教养。除了做为西班牙的王宫之外,同时也是一座修道院、女修道院(convent、教堂、图书馆、学校和医院。

菲利普是早期西班牙黄金时代最主要的艺术和文化赞助人,这段时期西班牙的艺术和文学蓬勃发展,因此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内也收藏了大量的艺术作品。

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的奠基仪式举行于1563年4月23日,建筑物完工于1584年,建造时间不到21年。这座修道院不仅是西班牙帝国400年历史的泉源,也可视为天主教世界的神圣信仰中心。◇

西班牙, 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
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的建筑群围成一个巨大的方庭,约245码乘167码,里面包含了一系列交叉的通道、庭院和房间。(Shutterstock)
西班牙, 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
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以文艺复兴高峰时期的风格建成。圣劳伦斯的雕像矗立在西侧立面上,俯瞰着前庭,下面则是菲利普二世的纹章。(Shutterstock)
西班牙, 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
尖顶钟楼和教堂的圆顶高出大部分建筑群,塑造出天际线。(Jose Angel Astor Rocha/Shutterstock)
西班牙, 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
在前门廊之外是国王中庭(Courtyard of the Kings),因旧约圣经中著名的君王雕像放置在教堂立面上而得名。所罗门王在耶路撒冷建造了不朽的圣殿,他的雕像为右边第二座。(Shutterstock)
西班牙, 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
修道院建筑群的中心是一座教堂。质朴、单调的中殿与高祭坛和天花板华丽的壁画形成对比,用来强调天国世界的壮丽辉煌。(John Silver/Shutterstock)
西班牙, 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
主图书馆系供学者和僧侣使用。长圆拱形的天花板描绘着七门博物馆的学科,包含天文学、数学、几何学、音乐、修辞学、文法和辩证法(逻辑)。(Shutterstock)
西班牙, 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
具有防御功能的门墙之内有着通道和中庭。照片中为泉源中庭(Courtyard of the Fountainheads)。(canadastock/Shutterstock)
西班牙, 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
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中有许多几何形状的花园,图为修士花园(Frailes Garden)。(Shutterstock)
西班牙, 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
位于修士花园(Frailes Garden)的水池,曾用来为整座宫殿降温以及储冰。(Shutterstock)
西班牙, 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
面向南方、堡垒一般的墙是僧侣们的住所,也用来围塑出建筑群的形状。(Markus Blessing/Shutterstock)

作者简介:

詹姆斯·史密斯是一名建筑摄影师、设计师,也是Cartio的创始人,致力于推广古典建筑。

原文El Escorial: A Wellspring for the Spanish Empir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为了追寻人类存在的真相,李奥纳多从人体外在的生理形式回归到人类的心灵层次。他在研究过肌肉骨骼系统之后,推测如果深入研究神经系统,应能更好地理解和解释情绪对人体表情的影响。然而,研究过神经系统后发现,仍不足以证明神经系统是影响人类情绪最主要的原因,李奥纳多知道还有更深层的东西直接负责这部分。
  • 惠斯勒的作品“艺术家母亲的画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妇人侧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国早期文化的一种象征。这幅画构图精妙平衡,色彩简约;有一种清教徒式的严谨与坚毅。母亲的脸部画的很柔和,这也是他的人像画惯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国大萧条期间能抚慰许多人心,因为她的确是一种美好的美国母亲形象。
  • 20世纪彩色印刷技术和大量发行技术的创新,使得马克思菲尔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万民众的喜爱。派黎胥以其经典的新古典主义板画、儿童读物插图、广告图画,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设计,如《生活》(杂志)、《时尚芭莎》(台译哈泼时尚)等,成为家喻户晓的艺术家。
  • 所有受雇于拉斐尔、在他手下工作过的画家也称得上是有福之人,因为任何一个追摹他的人都会发现,他已经载誉抵达一个安全的港湾;同样,所有学习他在艺术创作方面的勤奋之人,都会受到世人尊敬;甚至,会由于在为人正直方面与他相像,而赢得上天赐予的福报。
  • 美第奇学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图学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罗伦萨学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孕育知识和艺术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纪中叶创立。学院经常在佛罗伦萨圣马可广场的雕塑花园举行集会,花园系由家族拥有。
  • 蛋彩画经过千年的历史,曾一度被弃置。上一个世纪,当人们经历了工业革命的洗礼后,又从新发现它古老温柔的特质;这一个世纪,影像充斥在各个领域,可说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调与速度,就像用喷雾器喷撒彩绘在画布上一般,只需学会按钮,五花八门的世界即垂手可得。为什么我们要再学习这古老的技法?或许正因为它一丝不苟的步骤与方法使我们再回到构成画家最基本的元素──创作离不开手艺(技法)
  • 母亲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么悲伤的画面。目睹这样的场景,多数人难免会沉湎于强烈的失落感、丧子之痛的空虚感。然而,当米开朗基罗呈现他的作品《圣殇》(Pietà)(圣母玛利亚哀悼无生命迹象的耶稣基督)时,画面却展现出克服悲伤的希望。
  • 蛋彩画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历史,假如没有它,中世纪的艺术与教堂将是一片灰暗。蛋彩画曾经是古时候画家们创作的至宝,但自十五世纪初期油画出现后,蛋彩画逐渐地被弃置;到了十六世纪,几乎完全被油画取代。然而,最近纽约的画界又开始兴起学习蛋彩画的热潮;艺术学院从一周开一堂课到三堂课,学习人数激增。其实,蛋彩画一直没被遗忘,从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之间,一直都有艺术家以蛋彩创作。只是最近有点特别。或许人们对随手可得的数位影像厌倦了
  • 奥罗拉别墅从17世纪的辉煌时期以来,持续饱受时间和贪婪的摧残。到了19世纪,投资失败使得庄园腹地缩小到今天的半英亩。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虑为美国人文与科学院(American Academy)买下庄园。卢多维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于1901年卖给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乔和格尔奇诺的钜作依然在别墅中屹立不摇。
  • 拉斐尔的遗体得到了荣耀的安葬——那是他高贵的精神所应得,参加葬礼的艺坛同行无不悲伤哭泣,一路跟随至墓地。他的逝世也为整个教廷带来巨大的悲恸,首先因为他长期担任过侍从官(Groom of the Chamber),同时也因他深得教宗厚爱,后者闻知噩耗,为之痛哭流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