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部分人强烈反对接种COVID疫苗

2019 年10月29 日,在多伦多安省立法机构外的集会上,“加拿大自由选择接种疫苗”组织发言人昆茨(Ted Kuntz,中)与其他抗议者一起为接种疫苗后死难者默哀一分钟。(Chris Young/加通社)
人气: 217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07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王兰多伦多报导)加拿大目前已经有80%符合条件的人至少注射了一剂COVID-19疫苗,与此同时,专家们也指出,部分加拿大人强烈反对接种疫苗,无论公共卫生官员如何评价接种疫苗的诸多好处。

据CBC新闻报导,六百多万加拿大人没有接种疫苗,大约有2%到10%的人口强烈反对接种COVID-19疫苗,CBC 新闻采访了一些未接种疫苗的加拿大人,以了解他们反对疫苗的原因。

不信任新技术

纳蒂娜‧史密斯(Nadina Smith)今年春天从师范学院毕业,她感受到了来自家庭和朋友的压力,要求她在秋季开学前接受疫苗注射。

史密斯表示,她研究了各种COVID-19疫苗背后的科学知识,她对强生公司的一剂疫苗最满意,该疫苗使用了更传统的病毒载体疫苗技术。

这种疫苗使用不同病毒(载体)的改良版本向细胞传递指令,并广泛用于预防流感等传染病。

虽然加拿大卫生部和其它监管机构认为辉瑞和莫德纳的mRNA疫苗是安全有效的,但史密斯说她仍然不愿意接受如此快速开发的疫苗。

史密斯表示她并不反对疫苗,她称自己不是对接种疫苗犹豫不决,而是对接种mRNA疫苗犹豫不决。她特别担心mRNA疫苗可能产生的长期影响,因为它使用的是相对较新的技术。

“不想成为小白鼠”

“我们怎么知道这将对我们的身体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史密斯说,她表示,目前没有对COVID mRNA长期影响的研究或调查。这对她这是一个巨大的担忧。“我不想成为小白鼠”,史密斯说。

信使RNA,或称mRNA,在整个身体的细胞中指导蛋白质的生产,以触发免疫反应,保护人们免受传染病的侵害。

虽然之前mRNA疫苗从未上市,30年来,研究人员一直在研究mRNA技术及其潜力。

政府机构提供矛盾信息

安省爱德华王子县的退休人员洛里‧卡蒂(Lorie Carty)说,国家免疫咨询委员会(NACI)和加拿大卫生部,这两个机构有时对疫苗提出相互矛盾的建议,尤其是关于阿斯利康疫苗的建议,让她对疫苗的安全性产生了怀疑。

她说她已经预约了,但她一直在改期,因为她还没准备好。

卡蒂说:“我想在把疫苗放进我的身体之前确定一下,因为一旦放进去,就没有回头路了。我并不是说我是一个反疫苗的人。我只是没有足够的信心。”

我已经有感染过病毒

安瑞‧帕特瑞夫(Andriy Petriv) 是多伦多地区的长途卡车司机。他说他和他的妻子在圣诞节后不久就感染了他们认为是 COVID-19 的病毒,当时并没有测试确诊。他最近进行了抗体测试,发现身体内确实有了抗体。

“既然我已经有了抗体,我不认为打疫苗有什么意义。在某些情况下这可能很危险,我为什么还要冒险?我不害怕疫苗。我只是不明白这一点。为什么要在我身上放一些东西来获得证书或其它什么?如果你身体不缺水,你为什么要喝水来取悦别人?”他说。

健康专家坚持认为,即使是过去感染过COVID-19病毒的人也应该接种疫苗。然而,一些司法管辖区,包括魁北克、法国、德国和意大利一直只给任何先前确诊的人注射一剂疫苗。

其它理由

不愿现在注射疫苗的人说出的理由还包括:担心安全性和副作用;对当前提供的产品不满意。也有实际的考虑。 许多未接种疫苗的人都有与针相关的恐惧症,有想想打针都很可怕的经历。 有些人对疫苗成分严重过敏。还有一些加拿大偏远地区的居民在获得疫苗方面遇到了困难。

疫苗的接受度正在增长

香农‧麦克唐纳(Shannon MacDonald)是亚伯塔大学护理系的一名副教授。在接种疫苗运动开始之前,她对COVID-19疫苗在加拿大人口中的接受程度进行了研究。

她发现,总的来说,绝大多数加拿大人并不完全反对疫苗。事实上,只有不到2%的加拿大父母拒绝为他们的孩子注射儿童疫苗。

她说,公共卫生部门仍应尝试说服一些未接种疫苗的人,但在某种程度上,这些精力可能更好地花在让部分接种疫苗的人回来接种那关键的第二针上。

她说:“让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他们身上,而不是为了给那些不感兴趣的人注射第一剂而百般周旋。”

责任编辑:严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