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追寄宿学校坟墓真相 知历史助前行

作者:罗德尼.A.克利夫顿(Rodney A. Clifton)/翻译:周行

彼得‧亨德森‧布莱斯(Peter Henderson Bryce)医生为加拿大联邦政府工作,是位吹哨人,他指出寄宿学校原住民儿童有高死亡率。图为渥太华布莱斯墓地,有人报复他,在其墓碑前插上孩子的纸风车。(Justin Tang/加通社)
人气: 29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07月28日】在过去2个月左右,加拿大和世界各地的主要报纸都报导了在卑诗省坎卢普斯(Kamloops)的前印第安寄宿学校发现215个坟墓的事,以及在其它寄宿学校的旧址也发现了坟墓。

像其他加拿大人一样,我的心为那些死在寄宿学校的原住民儿童感到悲痛。对我来说,这对我的打击更深,因为我曾在一家接纳原住民学生的圣公会居所工作。

为了对此事有更完整的了解,我去读了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C))报告中关于疾病、死亡和墓地的内容。该报告列出了该委员会审查的113年(1883-1996年)期间,在加拿大各地运营时间不同的143所寄宿学校。在1931年,约有37%的学龄原住民儿童就读于这些学校;其他2/3的学童就读走读学校或根本不上学。报告还显示,在1944-1945年间,在所有入学的原住民学生中,大约53.9%在寄宿学校,其余的在走读学校。

大约共有15万名原住民学生住在这些寄宿学校。原住民儿童比其他儿童更容易死亡,他们对由移民带到北美的传染病的免疫力较低。TRC的报告指出,联邦政府“未能建立和执行适当的标准,以及未能为学校提供足够的资金”。

该报告确认了3,201名儿童在就读寄宿学校时死亡。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TRC首席专员辛克莱(Murray Sinclair)表示,可能有多达六千名学生死亡。

了解历史帮助前行

为了正确了解历史,加拿大人应获知事实。探地雷达的发现绝不是结论,要证明那些是原住民儿童的坟墓,需要更严格的法医工作。

这些坟墓有不同的可能性,我们需了解那些死因是什么,无论是由于疏忽、恶意,还是仅仅是社区成员将死者(包括儿童)埋在寄宿学校设立的墓地中。

许多由教会经营的寄宿学校有教堂和墓地,这些墓地是原住民和非原住民教区居民的最后安息之地。

TRC的报告显示,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寄宿学校的死亡率最高,最常见的死因是肺结核,几乎占死亡人数的50%,其次是流感、肺炎、肺病、脑膜炎、心脏病、百日咳和伤寒。在任何古老的墓地漫步都会提醒加拿大人,在那段时间里,生命比今天更短,更多难。

为获得证据,经验丰富的法医考古学家必须挖掘坟墓,识别并正确分类遗骸。为了可信,这些报告必须在有声誉的专刊出版。

加拿大人需要可靠、可验证的证据来了解寄宿学校的历史,并充分了解就读这些学校的学生的生活。联邦政府、原住民和教会需要合作,对全国发现的那些坟墓进行法医检查。

TRC的报告建议建立一个墓地登记处,记录及纪念所有死亡儿童的姓名。没有加拿大人会不同意这个建议。

真相太重要了,不能任由新闻报导的猜测或疯狂指责。需要有认真的讨论,因为正如TRC所说,真相是和解的必要先决条件。

作者简介:

罗德尼‧克利夫顿(Rodney A. Clifton)是曼尼托巴大学的名誉教授、“公共政策前沿中心”的高级研究员。他曾在两所寄宿学校生活过,在因纽维克(Inuvik)的斯特林格厅寄宿学校(Stringer Hall)担任高级男生主管。他的最新著作有《真相来自和解:对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评估报告》。

原文Unmarked Residential School Graves: Pursuing the Truth Is of Utmost Importanc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文芳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