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播】专访利特琼:帮助中国人民获得自由

人气 3142

【大纪元2021年07月31日讯】美东时间周五(7月30日)晚9:30,新唐人《方菲访谈》节目主持人方菲女士专访“女权无疆界”的创始人和主席瑞洁‧利特琼女士(Reggie Littlejohn)。新唐人《热点互动》频道进行首播。

主持人:欢迎收看“热点互动”。今天我们的嘉宾正是瑞洁‧利特琼女士(Reggie Littlejohn)。她是“女权无疆界”的创始人和主席。过去几十年来,利特琼女士致力于抵制和终止中共的强制堕胎政策,她还带领国际各界人士帮助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获得自由。

瑞洁,很高兴见到您。感谢您莅临本节目。

Reggie:谢谢您的邀请,方菲。这是我的荣幸。

接政治庇护案 发现中共实施强制堕胎

主持人:谢谢。那么我们来谈一谈您丰富的经历。首先,我们说一说中国实施的强制堕胎政策。过去几十年,中共当局根据一胎化政策实施强制堕胎。我们都听说过中国发生的各种可怕的堕胎的事情。

我觉得西方世界过去对这些事情了解得很不够,直到像您这样的人把它揭露,才让世界对它有所了解。您是如何开始揭露中共残暴的一胎化政策的?

Reggie:我本身是一名律师。我是耶鲁法学院毕业的。当时我在旧金山湾区当律师。我接了一个政治庇护案子,当事人是一名女子,她因为信仰基督教遭受迫害,她还被强制绝育。这是1990年代中期的事。

这名女子身材娇小,非常漂亮,像布娃娃一样。她大喊大叫着被那些“计划生育的人”强行带离家中,他们把她按在桌上,给她动刀做绝育,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给她做了输卵管结扎。

在那之后,她就患上长期的背痛、腹痛和偏头痛,我觉得这些症状会伴随她一生,至少我给她打官司的时候她仍然有这些症状。我就是通过这件事情了解到,中共宣传的那套说词,说一胎化政策是自愿的,这是彻底的谎言。我发现他们实施强制的堕胎、强制绝育、甚至杀害婴儿。

主持人:瑞洁,您在揭露中共残暴手段和一胎化绝对不是自愿的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我知道您在国会、欧盟作过证。请多谈一谈您这方面的工作。

中共宣称“一切都是自愿的”是谎言

Reggie:一开始,我很幸运的是,另外一个机构,叫做“中国协会”(China Association),给了我一份中国国内有个男子带出来的材料。他在材料中讲述了他的太太在怀孕晚期被强制堕胎,这件事让他们夫妇的生活都崩塌了,所以他就决定,他一定要揭露这件事,无论这会给他自己带来什么后果。

他就到他的村子附近的其他村庄,把其他可怕的晚期强制堕胎事件拍照并记录下来。比如有些人因为晚了几天去做子宫颈检查或孕检,就被用橡皮管子殴打。所以我就拿到了这份材料。我们把它翻译成英文。

我到国会去作证就是以这份原始材料为基础的。基本上,这份材料终结了中共宣称“一切都是自愿的”的谎言。

有个人叫史蒂夫•莫瑟(Steve Mosher),他曾经揭露过强制堕胎,我记得他是1980年代做的,他是第一个站出来说话的人。等到我开始做反堕胎工作的时候,是2000年头十年初期到中期,那个时候中共又再次欺骗了众人,让大家相信堕胎是自愿的。可是那份材料彻底揭露了这不是自愿的。

主持人:这份材料中还包括一名妇女的案例,她躺在床上,她的旁边就放着刚刚被强制堕胎的胎儿,是吗?

Reggie:是的。这名妇女在没有准生证的情况下怀孕。“计划生育的人”在大街上抓住了她,强制把她的胎儿堕胎。后来我记得有一名医生抱着她的胎儿对她说:“你要付堕胎费。”也就是说,他们不仅强制给她堕胎,还强迫她付费。那名妇女说她没有钱。他们就把她的胎儿放在她旁边。我有这名可怜的妇女和她被堕掉的胎儿的照片。那些人干的事情令人难以相信。

主持人:太可怕了。您在国会说出这件事时,大家有什么样的反应?

Reggie:人们都很愤怒。还有一次是在2012年。我们机构揭露了一名叫做冯建梅的女子的晚期强制堕胎事件。有一张照片是她躺在床上,她的被强制堕掉的胎儿就放在她旁边。这件事引起巨大的争议。欧洲议会甚至通过了一个决议案,谴责中共的强制堕胎政策。如果没有冯建梅的案例,我觉得这不会发生。

这些女子非常勇敢。因为要从中国境内把消息送出来非常困难,如果你做这样的事,如果你是极端人权暴行的受害者,然后你把事情告诉西方媒体,那你的麻烦会没完没了,你和你的家人都会遭受严重迫害。

向上帝祈祷 在中国“拯救女婴”

所以当中国境内这些人努力把情况带给国外时,我觉得我们有这个义务去尽可能帮助他们把事情广传出去,并帮助终止这样的暴行。

主持人:绝对是这样。我知道您还帮助中国的婴儿,您管它叫做“拯救女婴”计划,是吗?请谈一谈。

Reggie:是的,我们在中国有一个“拯救女婴”计划。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们一个组织在中国境内有一个由实地工作人员组成的网络,他们在积极拯救那些因重男轻女而堕胎、被抛弃或者因为极度贫穷而丢弃的女婴。

这些实地工作人员非常勇敢。他们会去找到那些妇女,确保把津贴交到这些母亲手中。我们的方法是,我们会找到那些妇女,跟她们说:“我们知道您现在怀了一个女孩,或者您刚刚生了一个女孩,我们知道您的丈夫或婆婆想要让您堕胎或者抛弃这个女婴。但是我们想对你们说,祝贺您生女孩,女孩和男孩一样好。

我们会每月给您提供一笔津贴,持续一年,让您可以保住您的女儿。”这些津贴相当于每个月$25美元。这笔钱让这些妇女能够对她们的丈夫和婆婆说:“我不能堕胎,我不能抛弃这个女婴。你们看,她是个幸运的女孩,她已经给我们家带来了财运。我们通过这种方法已经拯救了数百个女婴。”

主持人:太了不起了。你们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中共政府的阻挠?或者说政府的行为有没有给你们造成任何影响?

Reggie:人们会问我:你们跟中共当局交涉的情形怎么样?我的回答是,我们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遇到来自当局的麻烦。

主持人:哇!

Reggie:没错。我们的实地工作人员知道如何避开当局的注意力。他们还没有被当局发现过。我们到目前还没有遇到任何来自当局的麻烦。我觉得这与我们祈祷有关。我们会通过祈祷去保护他们,我们向上帝祈祷,让他们被上帝的翅膀庇佑。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遭遇来自当局的麻烦。

中共在西藏的暴行 发誓告诉世界

主持人:您之前跟我说过,第一次目睹中共的暴行是在西藏。请跟我们讲一讲。

Reggie:好的。这是1987年的事情。我丈夫和我去西藏旅游,当时西藏还允许单人自由行,也就是你可以随时去西藏任何地方旅游。不久后就不允许了。现在,如果你去西藏,你只能参加中共严格控制下的那种每一步都设计安排好的旅行。所以我们那年去的时候,我们去了西藏的西部,我们还绕行了冈仁波齐峰,那次旅行发生了好多事,是另一个故事了。

总之我们有几个星期的时间并不在拉萨,当我们回到拉萨时,发现整个城市在戒严。就在前几个星期,大昭寺、布达拉宫、所有的佛寺和庙宇都是正常运作,里面都是来祭拜神祗的信众。没想到我们一回来,这些地方都空了。我们听说,寺庙里的和尚有的被枪杀、有的被拘留。

整座城市基本上处于戒严。我们感到十分震惊。当然,中共当局迫不及待想让我们离开拉萨,这样他们就可以进一步镇压,他们不想让西方人看到他们在做什么。所以他们就想办法强迫我们离开西藏。

我们想去尼泊尔,因为我们想跋涉穿越喜马拉雅山。中共当局想迫使我们坐飞机从西藏去加德满都,这两个地方离得很近,我猜大概是波士顿到纽约的距离,不过我不知道具体距离是多少,总之应该很近。但是当局想让我们从拉萨到北京转机,再去加德满都。如果走这条路线,我们的旅费就会花完,我们买不起机票。

所以我就拒绝了。我们就跟当局僵持了四天。最后他们说:好吧,按照你们的路线,你们可以步行去尼泊尔。所以我们租了辆四轮驱动车,开到喜马拉雅山脚下,然后,我们沿着当年达赖喇嘛从西藏逃亡的那条路线行走。

那条路挺危险,因为会有岩石滑下来,以前就有人在这条路丧生。总之我们就是走这条路从拉萨到了加德满都。当时我就发誓,我说只要我有机会把中共的真相告诉世界,我就一定会去做。

帮助陈光诚:那是真正勇敢的人

主持人:我认为您的誓言有力量。您正在做您发誓要做的事情。您当时肯定看到了中国共产党可以对其人民做些什么。我们快进到后面的年份。我知道,在您帮助揭露中国一胎政策的过程中,您认识了盲人活动家陈光诚。您做了为期四年的解救陈光诚的活动。请简单告诉我们您是如何认识他的?

Reggie:我之前并不认识他。我的意思是,直到他来美国后我才见到他。我因为请病假离开了法律工作。那段时间我病得很重。我读了很多书,我无法停止阅读有关中国和独生子女政策以及那里的所有人权暴行。

我就像沉迷于它一样。在阅读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了陈光诚。我在欧洲议会的第一次政府证词中,我想是在2008年、2009年,我提出了他的案子,然后一直为他维权,直到他踏上美国为止。

主持人:是什么触动了您?我的意思是,在中国有很多异见人士受到迫害。您为什么为他维权?

Reggie:啊,我不知道。我认为部分原因是我们关注着同样的问题。您知道,他做了很多事情。但真正让他陷入困境的是,当他揭露了他所在的临沂县一年内发生了23万次强制流产和强制绝育。当他把这件事公之于众时,他们就开始严厉迫害他。我觉得:天哪,我对他的勇气感到敬畏。

因为虽然人们对我说:哦,你真勇敢。但是我并不勇敢。我是从美国本土发言的。我有言论自由。真正勇敢的人是陈光诚和他的妻子袁伟静这样的人,还有在中国土地上站出来反对中国共产党的人。而这正是他所做的。他的处境让我心碎。我就说,在他获得自由之前我不会停下来。

帮助张林 让他的女儿在美国大放异彩

主持人:嗯,您知道,我觉得您可能和中国和中国人有某种缘分。而您当然做了很多。我的意思是,对我来说,这就是勇气。我想问您是什么激励了您,但首先我还要问您一件事,因为这也是我想让我们的观众知道的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您帮助了中国异议人士张林。我们这次没有时间深入探讨张林的故事。但是当张林在中国被拘留时,您设法把他的两个女儿带到了美国。自从他的小女儿安妮来到美国后,您甚至在家里抚养她。那是在2013年。当时她10岁。现在她18岁了。抚养一个女孩并让她成为家庭的一份子是一项重大承诺。是什么让您下定决心这样做?

Reggie:两件事。第一,张林无比的勇敢。他是又一名令人敬畏的人。我们没有时间深入了解他的故事。他一再被监禁和折磨。每次他被放出去之后,他都会再次去揭露更多的暴行,他明明知道会再次入狱和遭受酷刑。

因此,当他知道他将再次入狱和遭受酷刑时,他通过我们的一个共同朋友向我传达了信息,说:您能不能带安妮去美国。您知道,她不能在这里过正常的生活。在我看来,对于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英勇异见人士,我至少能做的就是带走他的女儿,帮助他把她抚养大,让她过上正常的生活。

所以她在我们家可以过正常的生活。她10到18岁之间一直在我家里。她没有被中共追赶。她没有被监视,被骚扰。要知道,她被称为中国最年轻的良心犯。她能够像一个普通的孩子一样拥有梦想。

主持人:她在卡内基音乐厅弹过钢琴,对吧?

Reggie:这是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当她来到我们家时,我们有一架钢琴,她开始用一根手指弹奏曲调。她一遍又一遍地这样做。所以我最后对我丈夫说:我们为什么不给她上钢琴课?她不会说英语。所以她还不能做任何功课。但音乐是一种通用语言。让我们给她找一位讲普通话的钢琴老师,这样她就可以利用自己的时间做一些积极的事情,直到她学会英语。

几乎没有人知道她有多么耀眼的天赋。三年内,她赢得了一场比赛,奖励就是在卡内基音乐厅演奏。对我来说,这件事像征着在中国被堕胎和遗弃的那些女孩们,像征着她们的美丽、她们的才华、她们的爱。每一个女孩都是一颗明珠,一颗中国的明珠。

主持人:是的。 她们能够在美国大放异彩,在这个充满机会和自由的土地上。那么是什么促使您为素未谋面的人做这么多事情呢?我不得不问您这个问题。

当听说中国强行堕胎 内心深处受打击

Reggie:我这么说吧,关于独生子女政策和强制堕胎,我自己有过两次流产,这显然是非常个人的事情。当然我从来没有经历过强制堕胎的暴力。但我经历过失去我想要的婴儿。因此,当我听说在中国被强行堕胎或因压力而被迫堕胎的女性时,我的内心深处受到了打击。

但我认为如果我没有经历过那些流产就不会有这样的感受。在很多方面,我觉得我在中国的使命是为了纪念我失去的两个婴儿。但我也觉得在某些方面上帝赐予了我安妮和她的姐姐丽塔。您知道我失去了两个孩子,但祂给了我安妮和丽塔。所以上帝是良善的。

主持人:哇!我知道您有难得的机会为特蕾莎修女的仁爱传教修女会志愿服务了六个星期。那么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它对您未来的工作有启发吗?

Reggie:嗯,特蕾莎修女是一位不可思议的圣人。我们可以做一整集关于特蕾莎修女的节目。我有很多关于她的故事,因为她试图鼓励我成为她教团的一员。如果我没有结婚,我可能会的,这是我丈夫和我们儿子不喜欢听到的。

我会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但她确实激励了我的工作,因为她在加尔各答有一个名为儿童之家( Shisha Bhavan)的。那是弃婴之家,几乎所有弃婴都是女婴。据我所知,当她在垃圾桶里发现一个女婴时,她成立了那个机构。所以去那里帮助那些印度女婴肯定也激励了我想要帮助中国的女婴。

主持人:哇!请多告诉我们一点。您的体验如何?您和她一起工作了六个星期,对吧?也许不是每天都和她在一起?但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Reggie:这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您可能都阻止不了我。特蕾莎修女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充满爱心和谦卑的灵魂。所以我丈夫和我去了她的仁爱之家做义工。她亲自和我们打招呼。她握着我们的手。

她让我成为她的念珠使徒,所以我负责分发念珠。她称我为“心中充满爱”,并邀请我加入她的团队。就像我说的,如果我当时没有结婚,我可能会加入。她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对我的生活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并在很多方面启发了我所做的工作。

主持人:我相信那是一次改变人生的经历。

Reggie:哦,绝对是的。

激动人心时刻 陈光诚和安妮踏上美国土地

主持人:我想您这些年来在所做的工作里可能遇到了很多困难,但您也可能有很多回报,比如安妮在卡内基音乐厅演奏,就是像这样的时刻。 那么,您能与我们分享其中的一些艰辛和回报吗?

Reggie:就回报而言,我一生中最激动人心的两个时刻可能是陈光诚踏上美国土地的那一刻,然后是安妮踏上美国土地的那一刻,然后当然是安妮在卡内基音乐厅演奏。然后就困难而言,这很有趣,因为任何一个人权活动家都知道那些快乐的时刻很少,必须珍惜它们,因为生活中发生的大部分事情,我都会称它是“艰难前行”。

我的意思是,我的生活就是在艰难前行。我的组织非常小。我是唯一的全职员工。所以基本上,我要自己做各种事情:天哪,我的意思是,我写我自己的所有新闻稿。我做所有的社交媒体相关的事情。

您只需列出一个组织中必须完成的所有事情,您知道,在更大的组织,所有这些事情都各有专人来做,而我全部都自己做。有时我觉得完全不知所措。所以我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不知所措的感觉。我会觉得我无法做这一切。所以这对我来说是最难的部分。

主持人:但是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不像应对其他任何事或任何人。我意思是,你要面对信息封锁,对吧?很难从中国大陆取得信息。你还要面对中共的残酷行为,甚至某些骚扰恫吓。所以当你看不到结果时,你有时会沮丧吗?好像,无论外面世界干什么,似乎中共都是我行我素。

Reggie:我相信我们所做的事确实改变了中共的表现,有说没改变的,但是你跟陈光诚谈谈,跟其他异议人士谈谈,他们会告诉你,当有人在美国替他们示威或举行新闻发布会时,中共会对他们好些。那也是在张林被扣押时,我有几次特意让安妮和丽塔(即儒莉)(张林的两个女儿)接受美国之音和大纪元采访的原因之一。

我不记得新唐人有没有采访她俩,但我想可能有。所以张林出来的时候,他讲了,这一次他受到的待遇比以前好些。我不认为这跟我们给以他这案子的知名度无关。所以我不认为没有希望,其实我觉得我们在世界其他地方(包括美国)做的事情,对中国是有影响的,虽然中共会否认这事。

中国苦难根源 中国共产党是残暴的极权政权

主持人:听您这样讲真是太鼓舞人心了。那么,您认为在中国有这么多苦难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Reggie:嗯,这只是我的看法,我个人的看法是,中国苦难的根源在于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残暴的极权政权。第一,他们不是选出来的,他们只是夺取了政权,所以他们和老百姓之间没有社会契约。而且他们不信神,因此我们美国建国者的信念、治国方式,和中国共产党建国者存在着很大的差别;他们认为自己是神。

他们相信:你的权利是他们给予你的。而我们相信上帝按照祂的形象创造了人,我们相信我们拥有某些不可剥夺的权利,那是政府不能拿走的。所以这些是截然相反的世界观,它们导致截然相反的社会。

主持人:是的,我认为你完全正确。我意思是,我们经常说他们是无神论者,但实际上,他们认为自己是神。所以基本上,中国老百姓真的在受苦,中国共产党政权拥有所有的权力和金钱。这其实带来了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因为西方人常常认为,如果他们帮助中国,如果他们帮助中共在经济上发展,终究这个国家会变得民主、或者变得更自由、或者变得更开放。

好吧,40年之后,事实证明这观点完全错误。那么展望未来,您认为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应该怎样对待中共?怎么应对其给这世界造成的威胁,还有严重侵犯人权?

西方人对中共看法很天真 绥靖外交行不通

Reggie:好的。西方人对中共的看法一直很天真,绥靖外交是行不通的,你对他们越好,他们就越会利用你。例如,我们美国社会非常信任人、很开诚布公。中国共产党会滥用这种信任,他们会滥用这种开诚布公,图利自己。所以我们需要停止这种信任,我们需要停止如此开诚布公。

因此,第一,由于他们对维吾尔人的可怕凌辱,那是种族灭绝和许多人权暴行,包括释放武汉病毒到全世界而导致很多人死亡,我们需要变更奥运会主办国、要么就抵制它。那是第一件事。

第二,中国共产党,他们在华尔街的那些公司不必像美国和西方公司必须公布某些营运内涵,所以我们在他们那里投资冒着很大的风险。因为我们真的不知道他们这些公司内部怎么回事,所以我们应该切断跟他们经济上的关系。

第三,你知道,西方认为在科学界我们应该分享和合作,大家都应该参与分析,我们一起合作会更好。但不是这样的,因为中共实施军民融合战略,你提供他们的任何科学信息都能作为他们的军事用途,我们需要切断跟他们在科学上的合作。总之我们需要切断跟他们的联系,因为他们会以任何方式利用我们。

主持人:是的,你不能跟小偷或杀手合作,对吧?我相信您所做过的工作以及您正在进行的项目,一定会帮助更多的人认清中国共产党的本质。您刚才提到,您创立了“女权无疆界”组织,今年是第十个年头了,对吧?在十周年即将来临之际,请谈谈有关您目前的工作重心,以及您对这个组织未来的展望,好吗?

帮助中国人民获得自由

Reggie:谢谢你问起这件事。我们是在2011年8月10日收到美国国税局的非营利组织信函,因此2021年8月10日是我们正式的10岁生日。我们已经谈到了我们所完成的工作项目,而展望未来,我们会继续我们的‘拯救女孩’项目,我们继续拯救在中国的女婴,我们还有一个‘拯救寡妇’项目,农村被遗弃的寡妇实际上有自杀性行为,我们也在帮助她们、拯救她们。

我们和其他几个组织一起发起了一项倡议,变动奥运会主办国或抵制奥运会;因此你可以到这个genocidegames.org网站了解情况,我刚刚在今年5月为这个问题在美国国会作证了。我也看到中共的策略甚至通过一种叫“疫苗护照”的东西渗透美国。

我们不反对疫苗,但是我们反对用数码护照,上面讲你是否接种过疫苗,因为这些护照(数码护照)跟中国社会信用体系是同一个平台;因此我们发起了一项活动叫“停止疫苗护照”(stopvaxpassports.org)来阻止那种情况。这些是我们今年刚刚开始的一些行动项目。

我们想做的是帮助在中国的个人获得自由,好像我们在帮助的女婴或寡妇,我们也希望帮助中国民众整体获得自由。我意思是,世界上有1/5的人生活在中国,所以这世界有1/5在这个残暴的极权政权之下;只有中国老百姓自由了,这世界才会自由。

主持人:是的,我意思是,目睹着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就像看着悲剧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所以我认为您所做的事情,以及您的组织正在做的工作,非常重要。

主持人:我认为你目前有关疫苗护照的倡议、有关抵制奥运会,也是重要的。因此,对有兴趣支持这些倡议的人,我会鼓励他们去您的网站了解更多信息。

Reggie:是的,拜托了。

主持人:好极了。瑞洁,非常感谢您与我们分享您的经验、个人经历、以及所有这些想法和努力。

Reggie:谢谢您给我这个机会,我真的很感激。

主持人:好的,谢谢您。感谢大家收看《热点互动》,我们下次见。

网络收看方式:

方菲访谈频道:
https://bit.ly/fangfeitalk https://bit.ly/fangfeitalk

方菲访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热点互动】中共病毒敲响全球化丧钟?
【热点互动】红二代倒习第三波 中共内斗生变
【热点互动】专访共和党委员:川普法律诉讼
【热点互动】专访李南央:中美1949与2021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大秘或晋升 北京急删红歌内幕
【新闻大家谈】恒大楼盘烂尾?暗藏更大雷
【远见快评】新文件再揭武毒所蝙蝠洞可怕秘密
【新闻看点】厦门疫情势猛 武毒所更毒计划曝光
【秦鹏直播】立陶宛再发难 建议丢弃中国手机
【财商天下】海航易主 方大集团再次“蛇吞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