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军事】后美国时代 中共欲填阿富汗真空

人气 1943

【大纪元2021年07月06日讯】7月2日,美国国防部官员表示,所有美国和国际联军部队已经撤离喀布尔北部的巴格拉姆空军基地,该基地已经被移交给阿富汗安全部队。撤离后,会有大约650名美军留在阿富汗,为外交官提供安全保障。另外,数百名美军将留在喀布尔机场,或会持续到9月,为美军最终全部撤离提供安全保障。

巴格拉姆空军基地具有重要的军事意义和象征意义。20年间,驻扎在那里的美国和北约部队,在打击塔利班的斗争中提供了重要的空中支援。

自2001年以来,在阿富汗共有2312名美军人员死亡,20,066人受伤。阿富汗的平民死亡人数在35,000至40,000之间,而军事行动的成本被认为达到8240亿美元。

美军加速撤出阿富汗后,当地极端宗教组织塔利班(Taliban)便开始攻城略地,美军驻阿富汗指挥官米勒(Scott Miller)上将警告,当地局势并不乐观,如果持续按目前的情势发展,阿富汗将有可能走向内战。

7月4日,在美国和北约部队撤离巴格拉姆空军基地仅两天后,塔利班夺取了坎大哈省的重要战略地区潘杰瓦(Panjwai)。

多年来,塔利班和阿富汗军队经常在潘杰瓦及其周边地区发生冲突,叛乱分子长期觊觎该地区。因为它靠近省会坎大哈市,而且是塔利班的发源地。如今塔利班的这一目标得以实现。

事实上,塔利班武装分子在美军全面撤离之前,就已经开始加强他们在阿富汗的暴力行动。在美军撤离的最近几周,阿富汗的几个省发生了激烈的战斗,塔利班宣称现在已经控制了阿富汗两个省的9个地区,并已控制阿富汗所有421个地区和地区中心的大约三分之一。

在美军离开巴格拉姆军事基地仅一天内,东北部巴达赫尚省的塔利班,就迫使阿富汗安全部队从七个地区撤退。塔利班还占领了至少两个地区,包括坎大哈省南部的古拉克和哈克雷兹。

阿富汗安全部队官员说,坎大哈省马鲁夫(Marouf)区的战斗还在进行,如果没有得到增援,当地的阿富汗安全部队可能会面临严重的问题,该地区可能会落入塔利班武装之手。

随着美国撤出阿富汗,北京正准备干涉这个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填补美国和北约军队离开后留下的真空。中共准备通过其“一带一路”倡议(BRI)进入美国之后的阿富汗。

中共的“一带一路”是2013年由习近平首次提出,并于2017年写入中共宪法,被北京称为全球基础设施发展基金。这个听起来天花乱坠的倡议,经过几年的实践后,被西方大国批评为试图通过“债务陷阱外交”从事新帝国主义活动。《福布斯》的一份报告将中共的“一带一路”计划以及中共政府对该计划的利用比作“暴民”式的策略。

中巴经济走廊(CPEC)“一带一路”项目是一个涉及620亿美元的庞大计划,包括在巴基斯坦和中国之间建设高速公路、铁路和能源管道。中共希望将其中一部分工程延伸到阿富汗,在此问题上喀布尔当局与北京一直试图保持深入的接触。

摆在桌面上的具体项目之一,就是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西北部城市白沙瓦之间修建一条由中国支持的高速公路,再通过白沙瓦与中石化的线路相连。通过公路连接喀布尔和白沙瓦,意味着阿富汗正式加入中巴经济走廊。

在美国总统拜登宣布计划在9月11日前美军从阿富汗完全撤出后,上个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证实,中共确实在与包括阿富汗在内的第三方,讨论中巴经济走廊向阿富汗延伸的问题。

根据“一带一路”战略,中共希望通过跨越约60个国家的陆地和海洋网络,将亚洲与非洲和欧洲连接起来。这个涉及4万亿美元的发展战略,主要目的是提高中共在全球的影响力。由于阿富汗重要的地理位置,可以作为连接中东、中亚和欧洲的贸易枢纽。对中共向全世界扩大其影响,有着明显的战略意义。

实际上,五年前,中共就开始与喀布尔就“一带一路”扩展到阿富汗的问题进行接触。但阿富汗政府碍于依赖美国的支持,对加入“一带一路”一直犹豫不决,担心引起华盛顿的不悦。阿富汗外长萨拉赫丁.拉巴尼曾与中共官员接触,讨论了中巴经济走廊和“一带一路”的延伸问题,拉巴尼对此很感兴趣。

但此事引起印度的强势反击,印度驻阿富汗大使与美国驻喀布尔大使联系,表达了他的担忧。最终,美国大使向拉巴尼施压,使他放弃了与中国就中巴经济走廊向阿富汗延伸的进一步谈判。

现在,美军的撤离,使这种接触正在变得更加公开和紧密。从阿富汗政府的角度来看,他们需要一个拥有资源、影响力和能力的盟友提供经济和军事支持。这使北京可能处于一个很好的位置,可以接续他们的工作,推动喀布尔加入“一带一路”。

中共在渗透阿富汗的问题上做了两手准备,对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左拥右抱。如果美国的退出导致塔利班政权的成立,中共仍然有机会实施其计划。自去年2月川普政府与塔利班签署和平协议以来,中共官员一直与该极端宗教组织的代表保持频繁接触。但塔利班与其它地区和国家一直是一种对抗关系而不是和平共处,中共联合塔利班的行为,会在将来导致更大的地区冲突,甚至给中共自己带来棘手的问题。

一方面,中共“一带一路”策略向阿富汗的延伸,并没有得到阿富汗各派势力的一致认可。中共推行“一带一路”的做法本身,就可能是导致地区冲突的原因。

另外,从1990年代,塔利班就希望借助新疆的民族问题,将势力向中国境内延伸。塔利班和阿盖达组织向“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提供武器和训练,并在新疆境内制造了一系列恐怖活动。然而中共在解决新疆问题的过程中,不是仅针对宗教极端组织的恐怖活动,而是把问题扩大化。中共本身作为更大的恐怖组织,使整个新疆的少数民族陷入中共政权的高压政策之下,从而制造了新的人权灾难。

作为对阿富汗战略的一部分,中共启动了一些战略项目,包括在与阿富汗接壤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北部的帕米尔高原上建设塔克斯库尔干机场。中共也是巴基斯坦俾路支省瓜达尔海港的建设者和营运商,该港口也与阿富汗接壤。塔克库尔干和瓜达尔都是在中巴经济走廊下开发的项目。

中共通过向塔利班提供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和能源项目,以换取在阿富汗的经济利益和影响力。塔利班叛乱分子也表示,他们将支持这些项目。但这需要一个有利于中共扩张的相对和平的环境。

塔利班并不是需要克服的唯一挑战,在阿富汗还有许多势力,包括反政府的和亲政府的。因此,即使中共得到塔利班对其项目的认同,仍将面临一个极不安全的环境。

很显然,美国在阿富汗的存在是中共贯彻其地区扩张计划的巨大障碍,从这个角度上看,美军的撤离给中共乘虚而入留下了空间。但从另一方面看,驻阿美军的撤离,将给塔利班等极端宗教势力以喘息和再次壮大的机会。塔利班及其扶植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有可能会再次增长,甚至外溢到新疆。

7月3日,中共外长王毅声称,美国在阿富汗问题上,不能甩锅推责,一走了之。不能因撤生乱、因撤生战。同时王毅又自相矛盾的提出,坚定支持阿拉伯人主导、阿拉伯人所有的阿富汗和平和解进程。

王毅的态度表现了中共在阿富汗问题上复杂、无奈的心态。美国军事存在的撤离,使新疆地区相对稳定形势再次面临威胁。中巴经济走廊向阿富汗延伸计划看似出现转机,但这还要看中共是否有能力和意愿维护阿富汗的稳定。

从中共的立场看,阿富汗的和平与稳定不是中共的根本利益,中共的根本利益在于确保其“一带一路”战略在阿富汗不会受到影响,它希望推动阿富汗加入中巴经济走廊或“一带一路”。

外界对北京去填补美国在阿富汗留下的真空,根本不抱任何乐观的态度。在阿富汗的安全局势失控的状态下,中共能够做的只能是陷入泥潭并加深地区动荡。

撰文:夏洛山
订阅时事军事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3V8J3zzkEXK8SJFR7Vg-9H1Ct0NU8Ay9
时事军事》制作组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时事军事】伊萨克斯项目复苏 科幻将成为现实
【军事热点】美日最大规模军演 日本地区安全责任上升
【时事军事】中共触碰人类AI之痛 引发美国虚拟战争
【时事军事】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核爆炸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火箭专家惊传出逃?中共悄无声
【远见快评】美外交官撤离?中共为何反应强烈
【秦鹏直播】又一孙大午被判?特斯拉中国也喊冤
【财商天下】民企遭打压后 腾讯仍值四个中石油
神韵歌唱家分享失传的传统美声唱法(3)
【马克时空】幽灵舰队逐步成型 美4艘霸王测试舰移交海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