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农:“福水”变“祸水”—郑州灾祸之谜

人气 1726

【大纪元2021年08月10日讯】郑州洪灾结束以后,人们本来应该开始追问,淹没京广路汽车隧道和5号线捷运隧道的洪水究竟从何而来;但是,由于中共严格封锁灾难的起因和过程,绝大多数住在郑州的居民也不了解真相,少数官员略知一二却不敢吭声;而洪水淹没两处隧道后失去家人的许多家庭现在仍然陷入痛苦当中,也无暇关心洪水来源这个问题。其实,这次洪水的来源主要是大暴雨雨量加上郑州周围水库洪水的冲击。但在这个原因的背后,隐藏着许多少为人知的情况,笔者就此稍做剖析。

一、水库泄洪,造成隧道灾难

这次淹死大批人的郑州市中心的两处隧道是京广路汽车隧道和地铁5号线隧道。如果下暴雨导致雨水蓄积,会是一个地面积水渐渐上升的过程,驾车人不会突然面临灭顶之灾。然而,当时从隧道里逃生的人表示,似乎突然就有大量洪水汹涌而入,以致于隧道里的驾车人甚至来不及逃生,就打不开车门了。这突然涌入的洪水究竟从何而来?真的只是雨水吗?

这次郑州暴雨之前,郑州市气象局从7月19日晚上到20日下午连续发布了5次暴雨红色预警,但气象局不可能预测地面上的水库洪水冲进郑州市区。为什么水库洪水会冲进市区?这是这次郑州灾难的关键,也是中共当局千方百计要掩盖的真相。

那么,是哪里的水库泄洪,导致这次灾难呢?21日凌晨1点,郑州中共宣传部门的官微“@郑州发布”发微信称,“由于郑州遭遇强降水且上游水量大,郑州常庄水库防汛形势严峻,20日上午10:30分开始向下游泄洪,截至21时34分,水库实时水位130.54米,超汛限水位3.05米,距当日最高水位已回落70厘米。”

这则消息明确指出,发生隧道灾难的当天上午十点半,常庄水库突然泄洪;由于泄洪水量大,尽管在暴雨状态下,水库的水位到当晚十点半已下降0.7米。水库泄洪的时间点与郑州市区当地市民观察到的实况景象吻合,当时市民并不知道泄洪了,只是发现中午市区马路上的积水突然上涨,短短半小时之内马路就都被淹没了。

常庄水库位于郑州市区西部,离市区仅2公里,水库的泄洪路径是将库水放入该水库出水口之一贾鲁河。贾鲁河是一条环绕郑州市区的河流,成U形包围市区,此狭窄的河道突然之间被送入大量水库的库存水量,必然满水漫出,然后洪水便流向市内多条道路。所以,水库向市内泄洪,是直接造成城市水灾的重要原因,最终让洪水通过市内道路涌向最低处的几处隧道,致使大批驾车人和地铁乘客溺毙。

二、南水北调蓄水水库为何不提前泄洪?

正常情况下,暴雨红色警报发布前后,郑州周边水库应该提前在暴雨来临前尽早放水,腾出库容,接受降雨水量,但郑州市并没这么做。为什么这些水库不提前放水?答案是,这些水库当中有不少是南水北调中段工程为郑州供水的调蓄水水库,而这些水是花钱从南水北调工程买的。也就是说,因为是花钱买的水,放水直接导致财政损失。

郑州是个缺少降雨的地方,年人均降水不足河南全省平均水平的一半,仅及全国人均水资源量的十分之一。由于严重缺少天然降雨,郑州市长期靠从黄河引水并从黄河滩提取地下水,因此自来水水质很差。本世纪中共修建了南水北调中段工程,从湖北的丹江口水库送水,途径郑州时修筑了穿越黄河的大型输水管道,让输送的水从黄河底下通过,送达河北和天津、北京;同时,郑州也成了南水北调工程的受益地区,该工程为郑州日均供水110万立方米,受益人口达680万,自来水水质因此明显改善。

但是,这来自丹江口的造福郑州的水,却成了这次祸害郑州驾车人的祸水。其原因在于,南水北调工程造价高昂,水费不便宜,导致郑州市面临大暴雨时左右犹豫,舍不得把花钱买来的丹江口来水从水库中放空。南水北调中线供水的实际成本高达每立方米8到10元,而郑州市从该工程取水的价格只有每立方0.74元,好像很便宜了;但郑州平均每年从南水北调工程取水4亿吨,这要花去3亿元开支。

郑州市从南水北调工程所取之水先进入城市周围的4座调蓄水水库,其中的常庄水库和尖岗水库离市区非常近,另外两座老观寨水库和望京楼水库位于市区南面,这些调蓄水水库随时根据各自来水厂的供水需要而放水。这次暴雨来临前,库容为1,740万立米的常庄水库主要存水都是丹江口来水,其购水成本大约相当于1千多万元。舍命不舍财的郑州市政府就这样抱着侥幸心理,一拖再拖,希望省下这价值千万的库存水。

三、突然泄洪,洪水淹城

常庄水库只是蓄存丹江口来水的南水北调工程调蓄水库之一,此外还有3个,所以郑州市政府如果提前放水,其损失可能达数千万元。多个水库相同的拖延之举,导致各库几乎先后面临溃坝危机。这时郑州市政府害怕的就不只是亏钱问题了,更严重的威胁是,一旦溃坝导致这几个水库报废,就中断了郑州自来水的水源,将令大雨倾盆之后的城市无自来水可饮用。在这个极为严重的后果面前,郑州市政府突然从保财不放水变成了保库不留水,于是这些水库差不多同时开始泄洪,令承接排洪的贾鲁河突然爆满而四面溢流,这就是泄洪成灾的原因。

从上面引用的郑州宣传部门官微“@郑州发布”的消息可以看出,常庄水库泄洪从20日上午10:30开始,其他水库的泄洪时间应该也差不多就在此前或此后。郑州的地势是西高东低、南高北低,常庄水库和尖岗水库在西,老观寨水库和望京楼水库在南,泄洪造成的水灾不可避免地集中灌向市中心。这时,凭常识也能想到,市区的隧道可能突然没顶。但偏偏郑州市政府没采取任何紧急中止多处隧道通行的措施,悲剧发生后市政府才想到要推卸责任。

这就有了上文提到的那个关于泄洪的通知。但这不是事先警告,而是事后补告。此通知发布的时间是隧道淹死人之后约6个小时,早就于事无补了。那为什么郑州市政府还要放出这个消息呢?其目的很明显,就是于灾情发生后给自己提供一个借口,说明发过泄洪通告,尽管是事后找补的。这足以暴露出郑州市政府在灾难面前敷衍塞责的本相。

泄洪前,当地政府既未提前通知交通部门封锁危险区段,也没通过广播、微信、电视等媒介向市民发出危险紧急警告,更没宣布停工停学,以致于倾盆大雨之下、水库泄洪淹城之际,全市一切经济社会活动依然照旧,毫无提防。这也是那些冤死的驾车人被溺毙隧道的原因,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市政府隐瞒了即将到来的水淹灾祸。等大量水库里的存水加上暴雨水量冲进河道,再漫出河道而淹进市区,导致市内多处汽车隧道和捷运隧道水没车顶,大批淹死人的惨祸便突然发生了。

四、郑州市政府拙劣卸责,满嘴胡言

这次郑州的暴雨虽然非常大,但主要肇祸原因是当地政府的盘算和侥幸心理在作怪;而隐藏背后的则是对民众生命安全的漠不关心和满不介意。淹死大量驾车人和地铁乘客之后,郑州市政府仍然毫无愧疚自责之心,只是琢磨着如何卸责,而它首先想到的就是老天。因此,诸如“五千年一遇”、“千年一遇”、“百年一遇”之类的说法。

郑州市气象局7月20日称,当地3天的降雨量是“超千年一遇”;而河南省水利厅官网信息则显示,“7月18日8时至21日2点河南省特大暴雨……超5,000年一遇”。郑州市及河南省政府部门的这些说法有任何依据吗?完全没有根据,纯属胡说八道。郑州洪灾后的第二天,北京的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陈涛在7月21日中央气象台召开的媒体通气会上介绍说,“从大气科学研究的角度来讲,我们形成有严谨记录的气象记录时间是在1950年之后,有了比较准确和完整的降雨量的科学记录。到现在为止,整个降雨量记录的这个时间是70年左右。”

中共建政之后中国各地才建立比较完整的气象记录,连70年都不到;换句话说,中共治下,全国从来就不知道70年前有什么样的大暴雨记录。严格地讲,要是查“千年一遇”的气象记录,就需要追溯到北宋时候,那时候哪里有中央气象局,更谈不上全国范围的气象记录了。

中华民国的第一个气象部门是行政院中央气象局,1941年7月1日在陪读重庆成立,是国民政府迁都重庆4年后才建立的,当时对日本占领的大陆东部和中部的大部分地区,国民政府行政院的中央气象局怎么可能获得日据地区的气象记录,何况当时气象情报是空军的重要情报之一,日军绝不会让国民政府在日据地区搜集气象情报。

中共原有的气象部门是军方机构,1949年12月8日中共成立了中央军委气象局,而军方掌握的气象资讯属于军事情报,为作战服务,不对民间公开。1953年8月1日中央军委气象局改划政府管理,更名为中央气象局,过去的军队气象机构才开始为民用服务。因此,中共的“五千年一遇”、“千年一遇”、“百年一遇”等等诸如此类的说法,均属蒙骗之词,其目的就是想推卸责任,逃避民间指控。

天气异常确实是这次郑州灾祸的初始原因之一,但主要的肇祸原因却是当地政府拖延腾空水库和偷偷泄洪。正因为如此,当地政府才把编造谎言、封锁消息、禁止报道真相当作应对人为灾祸的主要任务。这是中共一贯的传统做法。

五、隧道死亡人数成官方最高机密

中共的制度是,一切让中共丢脸的事,第一要高度保密,第二要严控报道。2020年2月8日《中国新闻周刊》刊登的一篇文章披露了这种制度的实施。此文作者采访了原上海市副市长谢丽娟,她回忆了1988年1月上海甲型肝炎爆发,提到了一个情节,“虽然1987年12月有关方面已经预计到了甲肝可能会大规模爆发,但却没能广泛宣传其预防措施,而是被要求‘保密’”。

这个“保密”制度从未改变,从1988年的上海甲肝到后来的萨斯,再到这次新冠疫情,致祸连连。武汉疫情爆发就是祸起“保密”,因“保密”致祸,以“保密”掩祸,直到举国因祸而恐。当时武汉市长声称,未获授权,不便公布疫情,这无非是“保密”为要的制度使然。

这次郑州市内死人最多的是两个地方,一个是汽车隧道,一个是捷运地下隧道。许多媒体报道时都只报道了1个隧道,其实,这段路因为从地下穿行闹市,有3段隧道,彼此很近,一段的地下长度是1.3公里、另一段隧道约200米、第三段隧道长1.5公里,双向一共6车道。因为正好是下班高峰,出城的南向车道相当拥挤,这里仅以南向3个车道估计淹车数量。淹水后车速慢,车距间隔比较小,每条车道按每辆车自长最多6米,前后各间隔3米,估计每公里隧道可能有100辆车;3条隧道总长3公里,南向3条车道就可能有900辆车,加上北上隧道3条车道上的车,总共约有1千多辆车被淹没,至少涉及1千多人,其中一小部分靠近隧道口的驾车人得以打开车门逃生。

捷运5号线有1列车在隧道里被淹没,一列车至少10节车厢,每节车厢下班时应该有几十人,总共有数百乘客,但只有少数车箱有人破窗逃生,大部分车厢里的人因断电而打不开车门,车厢内水渐渐淹到头部,空气越来越少,很多人因窒息而死。

郑州市政府一开始说只淹死了十几个人;7月23日公布,死亡50多人。直到8月2日,郑州淹死人的真相在民间传得越来越多之后,北京宣布,国务院成立专案调查组,可能调查组也到了郑州,河南省才突然公布说,暴雨灾害遇难者的人数一下子猛增到302人,其中郑州292人遇难,还有47人失踪。

即便是这个跳增的死亡数字,也仍然隐藏着秘密。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8月2日报道,河南官方说的郑州遇难292人、失踪47人当中,捷运5号线14人遇难、京广路隧道6人遇难,这两个疑问最多的数字,官方坚持不变,和原来公布的死亡人数一样;然后官方又表示,其他遇难者死于洪水、土石流、房屋倒塌、地下室、车库、地下管廊等。也就是说,官方坚持拒绝公开汽车隧道和捷运隧道的死亡真相,同时试图把部分在隧道里淹死的人,混在其他各种原因的死亡人数当中,以便继续掩盖隧道发生大规模死亡的事实。

地方官员既有保密制度可依托,又怕承担事故责任,必然尽量压低灾难死亡人数。以致于很多市民因为政府失责而送了命,家属却不知道其死活,在政府公布的死难者名单上也找不到,受害者就这样无影无踪了。本来南水北调工程送来的水被郑州市民看作是“福水”,却因为政府没有防洪预案,“福水”反而变成了杀人的“祸水”。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郑州大水 地铁被淹 多人死亡
【财商天下】郑州洪水加爆炸 为何现极端灾难?
水利专家王维洛:河南洪灾主因是“南水北调”
林保华:千年洪水与百年红党的民族灾难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美军看穿歼-20 台海空优有说道
【林澜对话】栗战书奉命“演戏” 习为何隐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