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性非虚构文学系列《大法徒的故事》之二十二

蒙古皇族后裔图雅与华夏的奇缘

人气 5198

【大纪元2021年08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报导)从上个世纪初的清朝末年,蒙古国就开始闹独立。到了民国时期的1924年11月,在各方势力的角逐下,蒙古第三次宣布独立。

这件大事发生的时候,一队正在张库大道上颠簸的中国商人却浑然不觉,他们正顺着这条从中国河北张家口出发的古商道,前往草原腹地城市——那时还叫库伦的蒙古首都乌兰巴托。等到了目的地,马车上的人才赫然发现,他们再也回不了中国的家了。

商队中一个王姓少年学徒就这样留在了外蒙古,并开始了他在异国他乡的人生新篇章。由于他勤劳智慧,几年后自己就开始经商,很快生意就红火起来,他就在当地成家立业了。在1949年后,中国国内开始了一轮接一轮的运动,王老板就陆续把国内的兄弟们接到了外蒙。一个弟弟带着一家老小落户到乌兰巴托,这家里的小儿子娶了一位中蒙混血的姑娘,姑娘的母亲是蒙古的皇族——博尔济吉特孛儿只斤氏)的后裔。

* 向往东方

这些故事都是这个皇族女儿的外孙女,也就是从张库古道上迁去外蒙的王姓老板家的孙女——额尔登图雅Erdenetuya)听老辈们告诉她的。她说,一位疼爱她的舅姥爷总爱对她唠叨:“你可千万不能忘记,我们可是博尔济吉特的后裔啊!”

不过图雅对这些话却不往心里去,她反而对父亲一方的中文和中国特别感兴趣。他们家住在乌兰巴托中心靠北三公里处,那是一个华人聚集区。东边一公里的地方有一条宽阔的清澈见底的大河,那是图拉河的一条支流。再往东就是一座不高的大山,太阳每天从山后面升起。

主人公图雅的家乡蒙古国。(受访者提供)

蒙古国是一个有信仰的国度,图雅从小就经常听大人们谈论那些科学无法解释的超自然现象。刚过十岁,图雅就有了一个烦恼,具体是什么,她说不清楚。她总是思考着山那边会不会住着神仙,什么时候神仙会来收她做徒弟。她感觉自己不属于这里,她向往着乌兰巴托东边的某个地方。

每当她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看着冉冉升起的朝阳;或者坐着爸爸的大红摩托车去学校上学的时候,她一路上仰望着天上的白云,经常想的一个问题是:“我什么时候能回到中国?”

为此,图雅去了唯一的一个华侨学校学中文,虽然学的是中共大陆的简体字,但是她对正体字无师自通,厚厚的一本正体字竖排版的《封神演义》她几乎过目不忘,自己读完了就像说书一样说给别人听,别人很惊讶她的记忆力。

她的脑中总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在东边。只要向东走,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走,就能找到神仙,就能找到收我当徒弟的人,就能成仙。”

终于长到了18岁,图雅以“到中国上大学”的借口吵着要回中国,可父母并不特别在意。一个是妈妈这边的亲属都是蒙古人;而爸爸这边因为当年中国生活困难,奶奶托人给国内的姑姑捎去一桶葵花籽油和一袋白面,姑姑和姑父就被共产党扣上了“里通外国”的帽子受到了批斗——蒙古国的人对中国都没有什么好印象,他们甚至歧视和欺负中国人。

图雅最终还是催着父母递交了回国申请,从那以后她经常去中国大使馆等消息。有时候哪怕不进去,只在外面站一会儿,她也期盼有一点回信。终于有一天,他们的申请被批准了。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的某一天,全家老少作为归国华侨,踏上了半个多世纪之后的归乡之路。

图雅给父母回国的理由就是为了读书,因为她在蒙古学校学的东西和中国不一样,因此她努力复习功课并考入了厦门华侨学校重上高中。她在学校沉默寡言,埋头苦学,以期考上大学。但是她始终无法放下“找神仙”、“找师父”的梦想。她有一个座右铭,那是写在她所有笔记本上第一页的一句李白的诗:“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周围的人谁也不知道图雅心里在想什么,只看见她经常坐在阳台上弹吉他,眼睛望着茫茫大海出神。每当她难以抑制失落的心情,感到找不到人生方向的时候,她就面朝大海,在心中无数次的呐喊:“我要去哪里才能找到神仙?他们是不是在外星人哪里?那⋯⋯那就让外星人把我抓去吧!”

两年之后,图雅顺利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一进校她就报了一个气功班,学了一门道家功法。虽然一练功她就浑身发热,气感很强,但她感觉这不是她要找的。因为她的很多疑问没人能解答的了——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神?为什么有的人能看到另外空间的生命?现代人还能不能修成神?

那时全国气功热,出现了很多超自然现象,科学都没法解释。图雅翻遍图书馆里的古书典籍,阅读各种科学杂志,也没有找到答案。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问题是:“神仙怎么都出现在古代?现在他们都去哪里了?”

于是她又加入了学校武术队学习太极,老师看她根底不错,就专门培养她,后来她竟然以太极剑和太极拳两门武功在地区几十所高校的武术比赛中获得了二等奖。其间陈式太极传人还多次表示,可以收她为徒,但都被她拒绝了,她觉得那不是她要找的。

在同学们都在钻研专业学习的时候,图雅却在她的寻仙之旅上踽踽独行,因而经常被同学视为另类。对于那些宗教典籍,什么心经、金刚经、大悲咒、道德经、圣经等等……她都一通研究或背诵;还有四书五经、增广贤文等,她都去读去背,虽然古人的智慧学识令她感叹,但她感觉还是找不到她想要的。而且,她不仅学习了中医按摩,又学了《周易》。英语考试时,老师给出范文要学生背,而图雅却自己悄悄起卦,推算考试能考哪一篇。等到她连续三次猜题成功的时候,她心中有所顾虑,对自己说:“事不过三,适可而止吧”……

*乌兰巴托正东方:师父的家乡

一直折腾到1998年末,图雅的一个弟弟向她介绍一种气功,叫做“法轮功”。这时图雅已经大学毕业,在一家中港合资的企业集团中担任董事会秘书工作。尽管法轮功治好了弟弟的致命肾病,但图雅对弟弟的话并没往心里去。她对他说:“我学了这么多年气功,啥书没看过?”弟弟说:“姐,这个功法比释迦牟尼传的都高。”

“哦?”这句话图雅倒是听进去了,她便收下了几本法轮功的书。工作之余她就在她的宽大的办公室中翻看。不过,她没听弟弟的嘱咐从第一页看起,而是直接翻到“天目”等气功名词去看,因为这么多年她确实有太多的谜团不明白。

可没等她看懂的时候,1999年4.25事件就发生了,后来全国上下开始批判法轮功。图雅就把所有书都藏了起来,心想着“法轮功是好的,我将来一定会学”。当她的家人们被抓、被打、被失业的时候,图雅正在事业上忙得不亦乐乎,渐渐地把童年的梦想放到了一边。

图雅的弟弟们因为修炼法轮功而无辜地遭到迫害失去了工作,她就通过关系给弟弟们找了工作,但是她总觉得是别人看她的面子,感觉是欠了人家的。于是,她就为了解决家人的生活问题,不得不退出了集团公司,自己做起了生意。没想到,图雅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她继承了祖上的经商基因,陆续在广州和香港开了两间进出口贸易公司,与蒙古国进行大宗货物的贸易往来,年营业将近一亿元。

几年之后,生意越做越大的图雅身体却越来越差。她患了哮喘,经常咳嗽;每年几次发高烧和头痛,不得不随身携带止痛药;而且内分泌失调,手指皮肤过敏不能着水;她还有荨痳疹、慢性胃炎等疾病,有的病医院检查不出病因,只能给她大量开药。

看到图雅被病痛折磨,家里人再次劝她炼法轮功,还讲了很多炼功中出现的神奇事情。听着家人说的真实地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儿,图雅在震惊之余像被唤醒了一样。她突然意识到,这些只有在《封神演义》中才能看到的事情,现在却实实在在地发生在现实社会中了,她想起了那久违了的童年梦想。

于是,在时隔四年之后,图雅再一次捧起《转法轮》来看。这一次图雅感受到了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喜悦,首先是身体各种疾病很快都好了,炼功的时候她强烈地感受到了法轮的旋转,而且还经常看到五颜六色不停变换着的色彩的光。

“仿佛天都开了”,图雅惊奇地说,“难道人神同在的时代到来了?法轮大法怎么这么不一样啊!”兴奋之余图雅十分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认识大法,她对家人说:“你们修了那么多年,我哪怕修成个小仙女都值了。”后来她才知道,佛法无边,她当年的想法多么幼稚啊。

有一次清晨炼第二套功法时,图雅发现自己突然变成清澈透明的了,像一颗透明的钻石一样,她吓了 一跳。接下来,她亲身经历了许多《转法轮》书中所说的现象。比如有一次,她从外面集体炼功回来,为了赶最后一班车,她快速行走时猛地发现,她的脚竟然没有着地,仿佛在空气中飞奔一样,原本要花15分钟的路一瞬间就到了。

有一天,图雅在世界地图上看到,乌兰巴托的正东方正是中国东北的长春市,那是她的师父——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家乡,她顿时明白了自己生命的夙愿由来。

心系蒙古

由于生意的关系,图雅经常造访蒙古国。每次看到蒙古的山山水水,她都觉得那样的亲切;每次听着蒙古的民歌,她的心中都泛起莫名的感动,她觉得自己与这片土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与割舍不断的缘分。这时舅姥爷的话就会回响在她的耳边:“我们是博尔济吉特的后裔哦,不要忘记家乡!”图雅总想,也许这真是那一丝皇族血脉的缘故吧。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图雅得法之后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大法这么好,蒙古国的人还不知道呢!”怎么办?光靠每次回去用嘴来跟亲朋好友说也不行,她就动念把《转法轮》翻译成蒙语。然而她的蒙语书写语法不太好,她需要一位助手。

机缘巧合,这时正好有一位蒙古的亲戚来到了她的身边。于是两人就开始合作,花了几年的功夫,终于完成了《转法轮》的蒙语初译本,后来有修炼人出钱将这个译本印刷了500本初稿。一直到今天,图雅一直在和蒙古的修炼人合作翻译大法书籍。

图雅每年都去蒙古国弘扬法轮功,期间发生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当她第一次带着蒙语《转法轮》去拜访乌兰巴托外的亲戚家的时候,一路上她们一行人一直被两道七色彩虹笼罩,他们的车行了近三百公里,那道七色彩虹也跟随了她们三百公里。

出租车司机连连称奇,说一生都没有见过这种奇观。到了亲戚家,图雅对众人介绍法轮大法,当时照的照片上出现了很多法轮……这些奇迹让一向信仰藏传佛教的蒙古亲友们都相信了法轮大法。

然而,一般的蒙古人对中共统治的中国的一切都很厌恶,这让他们抵触任何来自中国的东西。一位曾经患有肝硬化的蒙古电脑工程师巴亚(Bayar Gunsen)因为修炼法轮功而恢复了健康,他就想让家乡人受益。一次回蒙古的时候,巴亚在公园中向人介绍法轮功时,受到了三个人用语言和身体的攻击。

蒙古电脑工程师巴亚修炼法轮功从肝硬化中恢复健康。(受访者提供)

“无论我怎么跟他们解释,他们就是不听,只是说我在宣扬中国的东西,非常固执。”巴亚说,他在外蒙弘扬法轮功时遇到了很多困难。“不过自从越来越多的大法书籍和资料被翻译成蒙语后,加上有大法网站,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对大法感兴趣,也有很多人开始修炼了。”

现在,在外蒙这个只有300万人口的小国家中,已经有几十位坚定的修炼者了,他们的网站上也吸引了数千好友。一位名叫巴特其米格(Batchimeg)的女孩说,在她了解了法轮大法和“真、善、忍”的原则后,她就放弃了她之前所学的修炼方法,转而专心修炼大法。

越来越多的蒙古人了解了法轮功,很多人走进修炼。(受访人提供)

前不久,巴特其米格在她买的青葡萄上发现了9朵优昙婆罗花,她知道,这是佛经上所讲的3000年一开的佛花,这让她更加增强了对修炼大法的信心。巴特其米格说,她现在珍惜每分每秒的时间,不仅自己精进修炼,同时也向蒙古人介绍法轮大法的美好以及修炼人在中国受到的迫害。

蒙古新学员巴特其米格在炼法轮功第二套功法。(受访者提供)

* 逃离中国

2010年以前,图雅在国内一边做着国际贸易,一边修炼法轮功,但周围人没有人知道这一点,只知道她是一个很有亲和力,非常诚信和成功的商人。

一个做生意的朋友向她借了几十万元钱,后来生意失败无法还款。图雅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逼债或起诉追款,这个朋友流着泪问她:“是什么让你这么善良?”图雅说:“是法轮大法教我做一个事事为他人着想的人,一个无私的人。”

图雅继承了祖上的经商才能,与蒙古国进行生意往来。(受访者提供)

每到逢年过节,图雅就会给省市各级领导寄贺年卡,其中夹带着大法洪传世界的真相。后来有人举报了这样的信,警察们好多年一直在找寄信的人。直到警察有一次欲抓捕弟弟而找到图雅的公司时,才意外地发现了她的办公室中有很多法轮功书籍和贺年卡,这才找到了每年的寄信人。于是,警察们又到图雅的家把她带走了。

当时公安部的副部长李东生把图雅的案子当作“大案、要案”来办。但由于在法律上没有足够证据,警察就找人作了假证来陷害她,最后法院用在中共的法律中都找不到的罪名判图雅三年监狱徒刑。

图雅在看守所待了一年零四个月之后,又被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待了一年零八个月。所到之处,她教犯人们退党、学法、炼功。在看守所中,女犯们经常围着图雅,听她讲大法的美好,讲如何做一个为他的好人。有人说:“我如果早点认识你,我就不会待在这里了”;还有人表示出去也要学法轮功。

图雅为了照顾一个哑女,学会了哑语,每天用手语向哑女讲法轮功的故事。平时看守所的伙食很差,过年的时候,小哑女把年夜饭中仅有的鸡腿送到图雅的碗里,并用手语说:“你太瘦了,这个给你吃。”图雅心疼她,说不要。小哑女就飞快地拿起图雅碗里吃剩的骨头,吮着残余的那点点的肉香,意思是“你吃肉,我啃骨头就行了”。

有一天半夜值班,图雅看见一起值班的小哑女把手伸向洗澡的露天风场,朝上方摇手,不知在干什么。图雅赶紧过去和她说:“不要对着上面摆手,警察监控看到以为上面有人呢,你会被罚的。”小哑女把手伸给她看,图雅看到她的手上竟然写着自己的名字,后面还写着:“老天呀,求求你啦,她是好人啊,求求你放了她吧!”图雅看了轻轻地抱住了小哑女。

还有一次,图雅看到一个犯人在哭,就过去安慰她。结果那人看着她说,“我是在为你流泪。我一直想不通,你这么好的人怎么会关在这里?是什么让你那么坚强,我从没见你掉一滴眼泪……”

不止一个犯人在被调离的时候抱着图雅哭,舍不得离开她。看守所里比她年龄大的人都叫她“姐”。警察说:“在这里不许称兄道弟,为什么叫她姐?”犯人回答说:“她是好人,我们尊重她,你们不应该把她关在这里。”警察无言以对。

每个被关在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都时时刻刻处在巨大的压力之下。每天十几个小时的洗脑,稍有不从就会受到各种虐待殴打。但是对图雅,警察有点摸不着北。在监狱中,警察给图雅“洗”了九遍脑,还是不知道图雅在想什么。几年的背法,加上翻译《转法轮》,大法早已刻入图雅的生命中,她在监狱中经常默写、默背《转法轮》这本书。

2013年,图雅出狱了。虽然她的两间公司都被关了,但她又重整旗鼓,很快生意就回到了正轨。2017年的一天,警察又找上家门骚扰图雅,让她仅有的想过个普通老百姓生活的愿望再一次被打破,她预感到无法再在中国待下去了。

2017年图雅去蒙古谈生意。在回国的前夕,她犹豫了。想到国内恶劣的修炼环境,回去不还是面临被抓的危险吗?就算你什么都没做也会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更何况她手头还有蒙语《转法轮》,以及这么多大法书籍的校对工作没完成。由于内蒙古和蒙古国的语言有差异,图雅多少次想找一位能懂汉蒙双语的修炼人都没有找到。

是继续在国内危机四伏的环境中去过优越的物质生活,还是在自由安全的条件下追求自己的精神信仰?最后,图雅决定抛下一切留在国外,虽然这个决定给她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压力。

“来美国后,我的生活一度落到了低谷。”图雅说,背负着巨额债务,而只能靠工资生活,外加上不了解情况的国内亲友对她的不理解……图雅多少次地问自己,“你后悔今天的选择吗?”回答是否定的。

她知道,如果再来一次,她还会这么做的。因为她的内心因着正在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而感到无比充实和幸福。“为了让蒙古国的众生得救,我可以放弃一切。这是我一直寻找的生命意义,这就是我的使命。”

“图雅”在蒙语中的意思是“光”——这个从小就向往神仙的蒙古族女孩终于找到了她心中的光明,并把这光明送给了蒙古人民。

责任编辑:杨亦慧#

相关新闻
一位空军少校穿越生死之旅(上)
一位空军少校穿越生死之旅(中)
一个空军少校穿越生死之旅(下)
忆刘成军(上)和英雄在一起的日子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国人再访台湾 中共“失意”军演
【远见快评】孙春兰暗示习近平北戴河让步?
【秦鹏直播】东南亚曝活摘炼狱 中国主犯泰国落网
【军事热点】美下一代驱逐舰即将走出困境 在西太平洋威慑中共
【十字路口】美管制令升级 中共半导体“芯”碎
【横河观点】中共制裁台湾7朝野人士 统战失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