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国际教育政策草案出炉 政府欲限制招生人数

图为2020年3月26日疫情期间,位于新西兰基督城的坎特伯雷大学(University of Canterbury),校园出示着关闭标志。 ( Kai Schwoerer/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08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安琪新西兰编译报导)新西兰教育界领袖们担心,政府近日发表的一份国际教育政策声明草案,预示着新西兰政府有意大幅限制该行业的招生人数。过去,这个行业的价值超过50亿纽元,每年吸引超过10万名国际学生

据RNZ报导,这份声明草案是重塑国际教育行业努力的一部分,目的是通过高质量的课程吸引外国学生,而不是靠工作或居留签证吸引他们前来。

该草案警告称,如果数千名外国学生返回新西兰,可能会加剧住房和教师短缺,让部分学校富裕起来,加剧学校间的收入不平等,并造成对学生收费的过度依赖,以及对教育系统质量和声誉的损害,还有可能削弱移民体系。

RNZ的分析显示,在疫情爆发之前,奥克兰的中高分位(十分位制)中学从外国学生那里赚的钱是该国其他地区类似学校的两倍。高分位小学的收入是其他地方小学的三倍。

奥克兰中学校长协会主席史蒂夫·哈格里夫斯(Steve Hargreaves)说,他担心政府会试图限制学校的入学人数,这将损害学生人数增多带来的规模经济。

哈格里夫斯说,包括小学和中学在内的学校是培养长期高价值学生的来源,这些学生可能会在新西兰中、小学学习几年,然后在大学和理工学院学习。他们可能至少要在新西兰生活10年以上。“他们会在新西兰投资,建立友谊,为新西兰建立国际网络,他们会对新西兰很有价值。”

该草案还表示,政府将审查学生的工作权利,并建议对攻读学士学位以下课程的学生,工作权利可​​限制在符合劳动力市场测试的领域。

在过去,政策制定者和新西兰教育局发出的信息是:来这里学习、工作和定居。现在的工党政府有了明确的方向转变,那就是“定居”需要符合的要求要高得多。

教育专业人士表示,一些学生被工作权所吸引,任何限制都可能减少入学人数,尤其是当其他国家也在推广类似的产品和服务,并能够更好地提供更长期的就业机会时。

教育部长克里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表示,目前没有计划限制任何国际教育分支部门的招生,但学生数量将被视为更广泛的移民政策再平衡的一部分。

他上月在一个国际教育提供者论坛上表示,该行业需要自我转型,未来该行业的规模可能会更小。

他不知道何时会恢复海外人员大规模入境,并警告说 2022 年初可能与今年年初大致相同——还是很少有学生被允许入境。

责任编辑:蓝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