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故乡交响曲──我家的石围墙

作者:农本木
这是附近已迁走多年的邻家留下仍算完整的石墙,可看出工法自然又严谨的一面。(农本香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68
【字号】    
   标签: tags: , ,

一大早,太阳还没出来,小女孩被喊醒,睡眼惺忪中,一边揉着眼,一边拖着僵困的身子径自向天井(院子,闽南语)走来,坐在仍露湿的石头上,微微有点晨风吹拂而来,轻掠过她尚未完全睁开眼的脸庞。

每天,每天,这场景如影片重播般一再反复上演,累积得十分坚实,几乎已到了定格定性的程度,而那个坐在石头上,脸上满布起床气、看不出任何女孩气息的瘦小女生,就是当时还是个茫茫然的小学生的我。

这个场景的主角不是那个留着西瓜皮发型、晒得黑黑的我,而是我座下的那些石块。

这些石块大小不一,形态各异,并且千奇百怪。深深浅浅的泥土色泽,不论远观或近玩都自自然然地统整为单一的颜色──土黄色。还有各式各样、长短粗细、曲直回旋、分合不定的线条分布其上,爱怎么绕就怎么绕。它或随兴地静滞在半路,或可能有个大洞小洼的……反正随它高兴,怎么的就怎么地,一派天然,人看了只有惊呼的分,没有其它可说的了。

这块石头正反两面的造型和纹路正好和鱼头一个样,好神奇啊!(农本木提供)

这些奇妙的大小石块没什么特别的名称,可能比较接近“鹅卵石”吧。可是一般鹅卵石是指具体而微的、可在手中把玩的小滚圆石,而它们的体积却相当庞大,个头有一般鹅卵石几十倍大,当然也有稍小的,都可称是“大型鹅卵石”了。别说把玩了,成年人两手去撼都搬不动,它们牢牢地固守在自己的重量里,由不得人去拨弄。

而这些大石竟竟然就呆在我家,好像从我祖父在世时就有了,一呆几十上百年,比我的年龄大了不知多少,如果再往上溯,探究它历经的沧桑,人们更只有瞠目结舌的分了,没人能知晓它们真实的年龄和过往,可能它们自己也未知,那是以亿万或者千万为单位来计算的,以洪荒为视角来界定的!

这些大石头为何会在我家?他们是以什么形式呆在我家的?想来,应该是祖父的创意。祖父有三兄弟,分家后,由于神的慈悲,祖先庇佑,在海滩洼处捞得大量渔获,卖得了好价钱,盖了个虎尾寮式的三合院,祖父是老大,住主屋,老二老三就依次住左右两侧,形成这么个深井(天井、中庭)。祖父雇工去海里搬石块,在我家深井中砌成两堵坚固的石围墙,把深井分割成内外两院落。

小学生的想像──响当当的虎豹

在当时我这个小学生的想像中,它们被堆叠成两座对望着的大型虎豹,中间空出一道口就当门,足可供人挑担侧身而过。两只巨大的虎豹,日日夜夜面对面默默地守望着,不言也不语。

无论外观或内里,这两只虎豹都是响当当的,通身由大石块砌成。几十年来,不论是刮台风,下大雨发大水,甚至海水倒灌,都没看过它吐出过一粒小石头。如果耐心地透过石隙朝里张望,看到的也都是受光多与受光少交织着的黝黑大石角面,绝对看不见砂粒或小石头。

比较特别的是,这些虎豹石看来永远是干净的,因为每天都有人坐上去,趁闲瞎话几句家常,拿裤子去擦拭它;要不然夏夜里也有露水来浸润它;再不然,三天两头就下一场午后西北雨的特殊天候,也能彻底地洗净它,让它给人感觉永远是洁净的。

在那时的我看来,这两堵虎豹石围墙也就就是门卫,守卫我家门。门卫当然有其威势。这些大石底下带着一呼百诺的小石阵,有的列着队,有的是散兵,这些虾兵蟹将到底是何方神圣?呵,说白了,就是我家深井中铺在地上的石头。

以石头编出的简单图样

列成了队的,当然得有个队长,那就是大门门槛。那门槛是约十公分厚的石材,由大哥二哥合力从大树脚姑丈家抬回来的。姑丈家开制材所,两个十岁出头的孩子打赤脚徒步用绳子架在扁担上,走了大约五公里的石头路,把这块经过细细打磨的石板条硬是给抬了回来。

由队长带队,从家门口开始编织似的排出一条简单的图样,两边设法用细窄的条状石镶边,中央专挑宽扁石块阶梯般地顺序排下去(如示意图),到二婶婆三婶婆家门口都转个直角拐进去,整个图案并且在石围墙的开口处打住。

这是苗栗三义地区某景点的景观,正好和我家深井地面的排法有些相像。(农本香提供)

而图案之外的空地则是散兵之所,形形色色的扁形石头密密地紧靠着,能挨多近就挨多近地填满整个空地,实在填不上的才用土去塞,并且打得夯夯实实的。大风起时没有飞沙走石之虞,暴雨来时也不会有土流成河之患。

据我大哥描述,祖父在世时,每天清晨都要他和二哥两兄弟“洒扫门庭”,清扫这个石阵深井,之后才上学去。所以,它们和门卫一样,每天都呈现清爽干净的面貎,让人一进来就感到心旷神怡。

这样一个无花无草的石阵院落,您会喜欢吗?呵呵呵…….不管您喜欢不喜欢,我可是自小女生开始就非常非常喜欢的。即使六十年后的今天,小女生已成了视茫茫发苍苍齿牙快掉光的老婆婆,门卫呀、石阵呀早已飞灰烟灭,成为历史的萤光,但它们在老婆婆心中却那般晶莹剔透,永不褪色。

每逢夏日清晨,凡在户外,只要有机会坐下来,老婆婆就会思念起那拂走一夜汗渍的清爽晨风,以及微带露湿的石围墙,透过腿上肌肤,渗彻到骨子里的清凉与舒适。@*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一片绿油油的水田旁,赫然出现一座灰沉色的古井,水泥的外缘有干涸的苔藓,这景致让我冲动地将它拍摄了下来,想必是一口深情的冷井吧!
  • 26岁,我知道,你正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
  • 静默中,脑中忽然传来“哐咚”的声响,那是一个沈闷而短促的音符,如厚重木头被急促地往石板地上重重一放所发出的声音…
  • 守护天使
    我的旅人回来了。这是一个对我心怀怨恨、打算伤害我的旅人。不知道哪一天,趁我不在时,他偷偷溜到我家后院,又从后院溜进我家,在我的沙发下面放置了一个机关。预备我回家时不小心碰到之后受伤。
  • 亲爱的朋友已纷纷离去,仅存的那些,如今也各分东西。寒夜里划亮一根火柴,想像中记忆发出的光,多温暖:在那个长满了绿色植物的地方,居住着我心爱的人。他们如同夏日阳光里甜美的花朵果实,美好、灿烂,永远吐露芬芳。
  • 这里静得出奇,偶尔的深夜,舍不得放弃那犹如遥远星辰般的灵感,披衣起床,遥望窗外灯火注视下的村镇
  •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各自散发出独特的气味。而那寒冷却怀抱希望的冬,与我最气味相投。
  • 在人多的地方 我像个哑巴 我喜欢与花草说话 说着说着,爱情就凋谢了 说着说着,冰雪就化作了春水
  • 跟师父学茶有三十几年了,那天,师父带了一小铁罐百年普洱茶来,我掏了一些放进陶壶里,泡了开来,倒了两杯,一杯给师父。师父喝了一口,舒展眉头,嘴角含着茶气,缓缓的说:“能收藏这普洱,很感恩。”然后,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冥冥中似乎有神的牵引。”
  • 地瓜是再普通不过的食物,而在1960年,地瓜却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按票证供应的东西根本不够吃。饥饿逼得人们到处找吃的,海里的海菜,山上的野菜,凡能想到的都吃光了,甚至人行道旁的槐树叶都被撸光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