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女子迪拜被关 披露中共境外黑监狱

人气 2654

【大纪元2021年08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言综合报导)中共在大陆以外设黑监狱,关押和迫害“异议人士”。一名年轻的华人女子披露说,在迪拜,她曾被关押在中共黑监狱8天。在那里,她遇到了同样失去人身自由的维吾尔族人。

这名华人女子就是26岁的吴欢(Wu Huan,音译)。根据此前的报导,她的未婚夫王靖渝因批评中共被通缉。19岁的他被迫离开中国,结果滞留伊斯坦布尔。后来,他试图前往美国,但在迪拜转机的时候,被阿联酋警察拦下,并被关近两个多月。获释后他又回到土耳其。

几经周折,最终,他和前去营救他的吴欢在一个营救小组的帮助下,从阿联酋经乌克兰辗转逃到阿姆斯特丹。目前,他们正在荷兰寻求政治庇护。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王靖渝4月5日从伊斯坦布尔飞往美国纽约,但在迪拜转机时候遭到阿联酋移民局抓捕,护照被没收,失联近一个半月,直到女友从大陆赶赴阿联酋找律师营救后,日前外界才获悉他被抓的消息,并引发了社会各界以及美国政府的关注。

5月27日,被阿联酋警方抓捕近两个月的19岁重庆青年王靖渝获释,并抵达土耳其。(王靖渝提供)

吴欢告诉美联社,她来到迪拜后,在酒店遭绑架,被中共关在一个由别墅改造成的黑监狱。在那里,有华人对她进行审讯和威胁,逼迫她签署法律文件,指控未婚夫骚扰她。在那里,她还看到了同样被关的维吾尔人。

按照美联社的说法,“黑监狱”即秘密监狱,囚犯一般没有罪名,没有法律追索权,没有保释金或法庭命令。在中国,黑监狱通常设在酒店或宾馆,多用来拦截对地方政府不满的上访人士。

该媒体说,虽然“黑监狱”在中国很常见,但吴欢首次证实了中共在境外设黑监狱。这反映了中共在如何越来越多地利用其国际影响力拘留或从海外遣返那些“目标”公民——异议人士、腐败嫌疑人或少数群体。

美联社无法独立证实或反驳吴欢的说法,吴欢也无法确定黑监狱的确切位置。但是,记者通过她护照上的印章,一名华人官员对她审问的电话录音,以及她从监狱里给帮助他们的牧师发送的短信证实,她所言不虚。

中共外交部否认了她的说法;中共驻迪拜领馆没有回应置评请求;美联社联系迪拜警方、迪拜媒体办公室和阿联酋外交事务和国际合作部寻求置评,均未得到回复。

台湾中央研究院助理教授陈玉洁告诉美联社,此前她没有听说过中共在迪拜设有黑监狱。然而,这与中共企图通过各种手段将异议人士带回大陆的做法一致,包括通过签署引渡条约等官方手段和取消签证或对国内家人施加压力等非官方手段。

吴欢讲述黑监狱经历

2月21日,王靖渝在网上发表了关于死在印度战场上中共军人的评论,一时在大陆的网上引发轰动。他因言获罪,遭到中共的网上通缉,国内的父母也被抓。

王靖渝在迪拜被关后,吴欢前去营救。她说,5月27日,她在自己入住的Element al-Jaddaf酒店遭到华人官员的盘问,然后被迪拜警方带到了Bur Dubai警局。酒店工作人员在接受美联社电话采访时拒绝确认吴欢曾在此逗留或离开,称披露客人信息是违反公司政策。

吴欢说,她在警察局被关了三天,手机和个人物品被没收。第三天,一名自称李旭航的华人男子来看她。他告诉她,他在中共驻迪拜领事馆工作,还问她是否收了外国团体的钱来反华。

吴欢回忆道:“我说没有,我非常爱中国。我的护照是中国的,我是一个中国人,我讲中文。我说,我怎么能这样做?”

中共驻迪拜领事馆的网站显示,“李旭航”是总领事。美联社多次致电领馆,寻求置评并直接采访李旭航,未得到回复。

吴欢说,李旭航和另一名华人男子一起把她带出警局,后者给她戴上手铐,把她塞进一辆黑色丰田车。车上有好几个华人,但她吓得没敢看他们的脸。

他们开车经过了迪拜华人社区——“国际城”。吴欢以前去迪拜时来过这里。

开了半个小时后,他们在一条僻静的街道上停了下来。眼前四一排排外观一样的大院。她被带到一栋有三层楼的白色别墅里,里面诸多的房间被改造成一个个独立的牢房。

她的房间里有一张床,一把椅子和一盏白色日光灯,日夜开着。除了他们给她送饭,其余时间那扇铁门一直紧关。

吴欢说,在这种情况下,她失去了“时间感”,而且“没有窗户”,没有昼夜之分。

她说,一名看守将她带到一个房间,在那里有人用中文审问她,还用“永远不得离开”威胁她。期间,狱警们一直蒙着脸。

她说,有一次她在等候上厕所时看到另一名囚犯,一名维吾尔族妇女。第二次,她听到另一名讲中文的维吾尔族妇女喊道:“我不想回中国,我想回土耳其。”

吴欢说,她每天吃两顿饭。如果想喝水或上厕所,她要向看守请示。每天最多可以上五次厕所,这要取决于看守的心情。

在被关的最后阶段,吴欢拒绝吃饭,她又哭又闹,力求获释。抓她的人要她做的最后一件事是用阿拉伯语和英语签署文件,证明王靖渝骚扰她。

她告诉美联社:“我真的很害怕,被迫签署了这些文件。 我不想签署这些文件。”

美国民间宗教权益组织“对华援助协会”于6月8日派营救队伍到阿联酋,次日成功把吴欢营救到乌克兰,同一天该组织也把王靖渝从土耳其营救出来,两人在乌克兰会合,并最终于7月19日来到荷兰阿姆斯特丹。

“对华援助协会”透露说:“过程很惊险,差三个小时,王靖渝和吴欢就可能遭中共特勤人员拦截。”

美国务院:继续与盟友和伙伴协调 反对跨国镇压

美国国务院对吴欢具体案例或在迪拜是否有中共黑监狱没有发表评论。

在给美联社的一份声明中,国务院说:“我们将继续与盟友和伙伴协调,反对各地的跨国镇压。”

维吾尔人权项目通过公开报告追踪了1997年至2007年期间从九个国家被拘留或驱逐的89名维吾尔人。该组织发现,从2014年至今,这一数字稳步上升,达到了来自20个国家的1,327人。

在2017年底和2018年初,阿联酋地方当局逮捕了至少五名维吾尔人并将他们遣返中国;2015年,泰国将一百多名维吾尔人遣返回大陆;2017年,埃及警方拘留了数百名维吾尔族学生和居民,并将他们遣返。

代表维吾尔族团体的伦敦维权律师罗德尼·迪克森(Rodney Dixon)说,他的团队已经在国际刑事法院对塔吉克斯坦提起诉讼,指控当地政府协助中共驱逐维吾尔人。

责任编辑:林妍 #

相关新闻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22):恐怖主义
【独家】埃塞乱局打破中共“非洲梦”
印尼拟禁矿产出口 专家:将加剧供应紧张
美空军部长:美中进行高超音速武器军备竞赛
最热视频
【探索时分】二战日本为什么敢对美国开战?
【十字路口】时代革命夺金马 梅艳芳为何热爆
【百年真相】冤比窦娥 行善积德的“黄世仁”
【财商天下】北京要“政治蓝天”灰犀牛却隐现
周冠威:曾挣扎哭泣 克服恐惧留港继续创作
港电影越禁越红 黄国才:体现港人公民意识强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