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菲访谈】华裔母亲:共产主义者在摧毁美国

人气 2519

【大纪元2021年08月21日讯】美东时间周五(8月20日)晚上9:30,新唐人《方菲访谈》节目主持人方菲女士,专访美国华裔弗里特(Xi Van Fleet)女士。新唐人、大纪元将进行首播,敬请收看。

今年六月,弗里特女士在维吉尼亚州的劳登县(Loudoun County)学校董事会发表了一次演讲,立刻受到人们广泛关注。她犀利谴责美国的“批判种族理论”的根源来自文化马克思主义。她表示,这种理论造成的分裂像“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在美国重演”。

今天,我们邀请弗里特女士与我们深度分享她在中国的经历,以及她认为美国现在发生的一切与中国的相似之处。

弗里特女士,很高兴见到您。感谢您来到本节目。

弗里特:你好,主持人。非常感谢你邀请我。

看到美国城市被焚烧让我想起文革

主持人:谢谢。弗里特女士,您在劳登县校董会的讲话在网上被广泛传播。很多人都看到了。我也看到了。您在那一分钟的发言里传达的信息触动到了很多人。

首先我想问您,是什么促使您在今年六月在劳登县校董会发表了那次讲话呢?

弗里特:我们目睹着美国在朝着错误的方向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特别是我看到许多孩子们被洗脑了。我们来自中国,一个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国家。我们抵制这样的主义,这就是我们热爱美国的原因。

我们热爱这个国家给予的自由。但是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孩子们标榜自己是社会主义者。是学校使孩子们抵制我们的价值观、抵制这个国家。

但是对我而言,真正的转折点是当我看到被洗脑的年轻人打着反种族主义的名义焚烧美国的城市。这让我想起我小时候目睹过的文化大革命,那些画面历历在目。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样的事情会在美国发生。所以我终于觉得我需要做些什么。

我决定参与我本地的事务。我参与了本地的与我价值观和观点相同的组织。但是我没有料到,我在劳登县学校董事会第一次在公开场合的讲话,竟然会被广泛关注。

我确实觉得我们受惠于这个伟大的国度。我们一直享受着她的自由和繁荣,这些是美国的先父们和一代代的爱国者们奋斗而来的。现在我觉得应该轮到我做些事情,轮到我站出来说话、维护自由。这就是为什么。这就是促使我的动力。

主持人:是啊,我觉得您在那一分钟的讲话里,非常好地总结了中国的文革与美国现状之间的相似之处。今天我们深度谈一谈这两者之间的比较。但是您能否先向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文化大革命的背景,因为有些观众可能不那么熟悉它。

弗里特:确实是这样。我觉得很多美国人对于文革知之甚少。毛泽东发动过两次革命。第一次是对国民政府的武装暴动,国民政府现在在台湾。毛泽东成功推翻了国民政府,建立了共产主义统治政权。

毛泽东发动的第二次革命就是臭名昭著的文化大革命。虽然在此期间发生过很多次其它肃清和政治运动,但是文革是毛为了夺权而发动的最后一次最大规模、也是最残酷的革命。

这次革命的目的是要铲除党内的政敌,使他可以拥有绝对权力。毛泽东为了达到目的,不惜把整个国家卷入动荡。文革结束时,中国经济毁了,两千多万人死亡,中华文明也被摧毁了。这就是文化大革命。

主持人:我们知道文革持续了10年,从1966年一直到1976年。您提到在文革开始时,那时候您大概六七岁是吗?

弗里特:是的。我当时读小学一年级。我记得文革开始的时候,我读完了一年级的上半学期。

我在文革期间的经历

主持人:请与我们分享一下在文革期间您的经历。

弗里特:首先我要说的是,我的经历算不上特别。因为当时中国没有人能够躲避文革的肆虐。每个人都有故事可以讲述。但是我确实有完整的与文革有关的经历。我在学校读书的那些年,完全是在文革发生的期间。高中毕业之后,我就被送到乡下去接受农民的再教育了(上山下乡)。所以我觉得我完整体验了这场全国性的灾难。

文革开始的时候,我大概六七岁。我记得一夜之间,学校里贴满了大字报。只要墙上有空白的地方,特别是在学校食堂,都是大字报。所谓的大字报有点像今天的社交媒体平台。人们在大纸张上写批评某人或攻击某人的话,比如学生攻击老师、老师攻击老师、老师攻击学生。然后人们就去读这些大字报。我那时候年龄小,读不太懂。我只是记得很混乱。

由于我那时候读小学,都是小孩子。但是即便是小孩子,后来也出现肢体攻击。我目睹过年龄大概在7岁到12岁之间的小孩子殴打老师。

有一名老师我记得很清楚。她长得很漂亮,喜欢穿漂亮衣服。所以人们说她是小资产阶级思想。学生给她起各种外号,还跟着她。但是有一天,学生们把她包围了,开始啐她。后来她身上全是学生啐她的唾沫。这是小学发生的事情。

与此同时,我们经常听说在高中和大学,学生殴打教授和老师,有的甚至被打死。我那时候太小了,没有目睹过高中和大学的情况。但是我们每天都会听说这样的事情。学校停课了。黑板上写着:“停课三天”。这句话在黑板上一直两年没有擦掉。所以我们两年没有上课。

所以我们就自由了,我们这些小孩子想去哪里都可以。我去了很多斗争会,看人们斗那些权威人士。我记得有一场斗争会,是斗四川省省长,我记得他戴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他的名字。他脑袋上戴着顶高帽。红卫兵都是学生,他们用大喇叭读出他的罪状。完全是混乱的场面。

我的父母被送去了五七干校。五月七号应该是毛泽东下达这个命令的日期,他把所有干部送去再教育营。你到那里去要干体力活,还要学习毛泽东思想,要改造自己。所以我父母那时候基本不在家里。我就变成了一个无人照看的“钥匙儿童”,我还要照顾我妹妹,她比我小三岁,我们两个相依为命。

主持人:您刚才说学校两年期间完全停课,我想再问一问。我觉得很多美国人不了解这个事情。整个中国的学校都关闭了吗?

弗里特:我认为是的。后来大学停课了五年。

主持人:学校为什么要停课?大学为什么停课?

弗里特:我认为暴力事件大多数发生在这些学校里。就像在美国,现在的事情是从大学开始的,然后蔓延到中学。文革的大部分暴力事件是红卫兵做的,他们都是学生。

主持人:原来如此。所以是因为学校太混乱了,不得不停课。那时候您在读小学是吗?

弗里特:是的。我记得我二年级和三年级没有读。我们恢复上课的时候,我是四年级。所以我读一年级的时候,情况还是正常的,我们的课本也是正常的。但是我记不得太多了。

我们复课以后,课本就变成毛泽东的小红书了。我们必须要默记并背诵小红书里所有的毛泽东语录。而且这些语录还被编成歌曲。这就是我们上课学的全部内容。

教育政治化: 美国觉醒文化类似毛的“阶级觉悟”

主持人:您复课之后,学的全部就是这些内容吗?

弗里特:是的。我还能记得所有那些毛语录、歌曲,还有毛的诗词。但是我们什么也没有学到,学习知识的部分基本是空白的。我记得当我终于升入五年级的时候,我们开始学英语,因为那个时候告诉我们苏联是我们的敌人。所以我很兴奋能开始学习英语。结果怎样?

英语课的第一课就是学习“毛主席万岁”。我们的英语课本全都是政治口号。我第一年学习英语,学了像是“bourgeois”(资产阶级)这样的词,还有“proletarian”(无产阶级)、“proletarian dictatorship”(无产阶级专政)。这就是我们当年学的英语。我们没有学基本的英语会话,比如“Good morning, how are you?”(早上好,你好吗?)。我们学的全都是政治口号。

主持人:您当时经历过的那些事情,您认为今天在美国的学校系统里也在发生着?

弗里特:好的,毛泽东说过:“教育要为政治服务。”所以有必要教育年轻人要有觉悟,或者说要有高度阶级意识,我们被教导要忠于党、忠于共产主义事业,而学习只是次要的。

主持人:中文叫做“阶级觉悟”,是吗?

弗里特:“阶级觉悟”,完全正确。

我不记得我们有过真正意义上的测验。我想在此讲一讲张铁生的故事。当时我已经读高中了,张铁生的事情很有名。大学停课了五年。我记得1973年,他们终于决定大学复课。张铁生是幸运被选中的年轻人之一,他可以参加大学入学考试,因为他表现好、阶级觉悟高。在参加物理和化学考试的时候,他一道题也不会答

。然后他起草了一封信给领导,信中大意是:录取学生时,成绩符不符合资格不应该是最重要的。你们应该按照觉悟程度来选择学生。他说:我没有花时间准备测验,因为我觉得农业生产更重要,因为它为社会主义做贡献。他因为这封信成为著名人物,一夜之间成了英雄。

之后,所有测验都取消了。录取学生的唯一条件就是阶级觉悟高、或者说表现好。所以这批大学生就被叫做“工农兵大学生”。我记得根据估计,大学录取的学生中,20%是高中毕业,80%只有初中或小学文化程度。所以教育就是这么个情况。

对我而言,毛泽东通过这种方式,确保中国在世界上的竞争力是零。当然,毛泽东并不在乎这个,他在乎的是权力。他要的是人民对他忠诚、能够被他控制。而美国现在的极左做的就是相同的事情。

就在这个星期,我们看到俄勒冈州州长签署了一份法案,取消阅读和数学熟练程度的要求。他们并不在乎美国是否具备竞争实力。他们和毛泽东一样,在乎的只有权力。

分“迫害者”和“被迫害者”:共产党常用手法

主持人:所以您对文革有一个完整的体验。它开始的时候,您才七岁。当它结束时,您是 17 岁。所以这整个 10 年的经历对您来说是如此真切。那么告诉我们,总的来说,当时的中国和现在的美国有什么相似之处?

弗里特:有很多。让我从分裂群众开始。毛泽东把整个中国人口分成两个阵营。一个是阶级敌人。另一个叫做人民。这很奇怪。当我试图告诉人们这一点时,他们觉得“这不合理。”我说:事实上它是合理的。

阶级敌人就是那些不服从的人。所以他们甚至不算是人。然后是另一类:即人民。这让我想起了 YouTube 上经常弹出的一则广告。我记得是 prosperus.org的广告。它使用相同的措辞,很令人吃惊。它说:超级富豪和人民。

我当时想:哦,天哪。对我来说,这听起来像是在看毛泽东的宣传。但这就是毛泽东分裂人民的方式。

那个时候,中国其实没有阶级了。阶级被消灭了。土地或财产都归国家了。每个人都很穷。没有人拥有任何财产。但这并没有阻止毛泽东继续使用阶级的概念。他只是把它改成了“阶级敌人”。没有土地所有者了:100万地主被处决。他们的后代就成了阶级敌人。

但是这些人数量有多少呢?人数不多对吧?所以他把其他人也归入了“阶级敌人”这一类。包括反革命、右派、影响不好的人。我甚至不知道“影响不好的人”是什么意思。他添加到阶级敌人类别的最后一群人是知识分子。

所以现在任何越界的人都可能成为阶级敌人。他用它来分裂人们,让人们活在恐惧中。只有人们分裂和恐惧,他才能控制人民。是的,我看到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这里。

激进的左派使用相同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将人们分为压迫者和被压迫者、恶棍和受害者。他们首先使用的是种族。他们也使用阶级。他们没有忘记阶级。他们使用性别。他们利用性特征,并利用其它身份认同将人们分成不同的群体。

现在他们甚至仅仅因为人们是警察就将他们分组,把警察都归成是坏人。把移民执法人员都说成是坏人。现在任何特朗普(川普)的支持者都被视为白人至上主义者。那是半个国家的人口。这是惊人的。

但最阴险的划分人的方式是“交叉性”划分。 这是他们将人们分成无穷无尽的子群体,并使人们相互对抗的方式。 所以现在,女权主义团体内部出现分裂。黑人女权主义者正在攻击白人女权主义者,残疾的有色人种与身体健全的有色人种发生冲突。这真是太惊人了。这不仅是分裂人民。这是一种让社会解体的方式。

主持人:这是人为的混乱,对吧? 是人为分裂?

弗里特:绝对是。

主持人:我们曾经说过美国是一个大熔炉,这里的每个人都受到平等对待。所以现在有人试图把水搅浑,制造种种分裂。

弗里特:我之所以将其与中国进行比较,是因为他们使用的方法论与文化马克思主义的脚本相同。不得不说,毛泽东和美国激进左派试图分裂的人是不同的。中国人从来都不是自由的人。我们从来没有权利。因此,控制从来没有自由过的人要容易得多。

但控制美国人比较难,因为他们是自由的人。所以激进左派必须想出一些更复杂的东西。我会说他们对文化马克思主义的脚本进行了重大升级。我会称他们的文化马克思主义为具有美国特色的文化马克思主义。

主持人:是的。既然您在谈论分裂,我想问您一件具体的事情。因为批判种族理论的事情,您认识了很多家长,您在学校有经验,您看到学校里种族意识形态的事情在孩子和父母之间造成了多大的分歧?

弗里特:真的非常糟糕。批判种族理论的教义是,因为你出生在一个群体中,就像如果你是白人,你天生就是种族主义者。你对此无能为力。如果你出生在被压迫阶级,你将永远被压迫,在这个压迫的国家你没有未来。

这对小孩子来说是非常有害的。而这正是毛泽东所做的。毛的做法是:如果你的父母都是地主,那么你就是阶级敌人。不管你是一个多么优秀的人,你都是敌人。绝对是同样的战术。

由于他们所教的这些内容,他们也用它来使人闭嘴。一种是给人们、给儿童灌输和洗脑,并让任何敢于质疑他们的人闭嘴。因此,由于他们在我们学校推动的这些内容,我们看到年幼的女孩们在社交媒体上谴责她们的父母是种族主义者,因为她们的父母不同意她们在学校里学到的东西。

这绝对是文化大革命,如果孩子们在家里的私人空间看到任何不符合觉醒主义,或者政治上不正确的东西,他们被鼓励去举报他们的父母。他们正在撕裂我们社会的结构。使每个人都互相对抗。我们都在监视相互说了什么,我们被鼓励去举报他人。

取消文化就是“破四旧”:实质是破坏传统文化

主持人:因此,您认为这种分裂是最大的相似之处。那时的中国和现在的美国还有哪些相似之处?

弗里特:取消文化。文革开始的时候,毛泽东命令红卫兵和大家取消四旧,旧传统、旧观念、旧风俗、旧习惯这四件旧事。那些是什么?那些恰恰是中国真正的传统文化。这就是他们想要取消的。

毛泽东希望我们放弃并忘记我们的历史、我们的传承,因为毛泽东希望用他的新秩序取代一切,让他成为中国的唯一统治者。

在这里,我们看到取消文化现在变得疯狂。他们正在尝试做的是同一件事。他们试图取消所谓的压迫者文化,白人文化,对吧?他们试图取消美国建国之本,因为美国建国者要么是奴隶主,要么是种族主义者。正因为如此,美国的建国之本应该被取消。他们想取消基督教,因为那是白人的宗教。

另一件事是:他们取消语言。我记得在中国,共产党取消了关于如何称呼夫妻的一切用词。中国传统语言中有很多不同的方式来称呼丈夫和妻子。现在一切都没了,全部用“爱人”称呼,对吧?

很多其它传统词都消失了。而尤其是文化大革命,它真正屠戮了汉语,使它变得非常粗劣和暴力。即使在今天都很明显。

这是怎么回事?首先,他们正在推动所谓的正确表达方式。他们就是把这个强加给我们。所以我们不能说“盲的”,对吧?我们不得不说“视力受损”。但现在我们不能说“视力受损”。

现在这个用词是“低视力”。而大多数人只能是顺从。是的,好吧,我们想要友善。但现在他们走得更远,“母亲”这个词被取消了。这是一个已经使用了数千年的词。现在已经不行了,我们不得不说“生孩子的人”。

主持人:还有孕人,而不是孕妇。

弗里特:是的,孕人。并且因为奴隶制需要取消“主人”这个词。所以我们不能说“主文件”。我们得说“首要文件”。我们不能说“主卧室”。 我们得说“首要卧室”。所以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他们。 我有硕士学位?(英文的主人和硕士都是Master) 我必须说首要学位吗?这就是这种取消文化的疯狂程度。

不得不说,取消文化一旦被释放,就会变成猛兽。它会开始吞噬任何东西,包括它自己。我们已经看到这在发生了。我们看到汤姆汉克斯被取消了,不是因为他不支持觉醒主义。 是因为他支持得不够。

就在今天,我看到了一则新闻。 一个叫Tina Tchen的女子被取消了。她是TIME’S UP 这个组织的首席执行官,该组织得到#MeToo 团体的支持。她被取消的原因是因为她曾是州长库莫的顾问。所以她被取消了。所以我们看到,最终,左派的人也将被取消。

我对那些马克思主义教授们有句话要说。你们一直在极力向我们的孩子灌输这些理念,总有一天你们自己会被取消的。如果我们允许他们成功,他们终将被取消。不是因为他们没有“觉醒”,而是因为他们“觉醒”得还不够。那些红卫兵总有一天会反过来咬你们的,就像红卫兵在中国所做的那样。

主持人:我曾经看到过对这种政治正确的更准确的定义。那篇文章称:政治正确实际上是思想警察或言论警察,因为它试图审查人们想的和讲的,所以它并不像听起来那么温和。我还认为“取消文化”这词真的太温和了,它很容易转变为迫害。

弗里特:是的。我的理解是,政治正确是他们推动民众的方式。一开始,它像是无害的,你就顺从了。一旦你顺从了,他们会更加施压;他们更加施压,而你继续顺从。直到有一天你醒悟,你发现你自己不能再自由自在地讲话,那就是他们要的状态。

他们一点一点地夺走你的自由,直到自由全没了。所以现在是时候了,要了解他们真正在干什么,并抵制他们。我会继续使用“主文件”这词,我会继续使用“主卧室”这词,我不会顺从他们的。

主持人:当然。我意思是,他们凭什么告诉大家该说什么或该用什么。

弗里特:确实是这样。

共产主义渗透美国社会方方面面

主持人:您在一次受采访时说的另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您讲了:“对我和许多逃离共产主义的中国人来说,这让人心碎,现在,我们在这里也经历着共产主义。”我认为来到这国家的中国人,至少大多数来到这里的中国人,我们都有同样的感觉。那么您认为共产主义在当今美国的渗透程度怎么样?

弗里特:这种渗透已经进行几十年了。但在过去一两年里,它开始触及到每个人。在过去四年,我相信已经完全渗透了,因为我们到处都能看到它,我们无处看不到它。

就在几个月前,我们还说,“行,军队没问题。”不,军队也有问题,这是我们已经可以看到的。但如果你让我举个例子,我要说,首先就是媒体渗透。今天的主流媒体全都一样,我看他们的报导就像看央视一样,央视是中共中央电视台;看《华盛顿邮报》或《纽约时报》就像看《人民日报》,真的没什么区别。

主持人:为什么您这么说?

弗里特:因为他们报导同样的消息,他们不允许报导反对的声音,这就是关键,他们只允许一种声音。

我不能说他们都在撒谎,但他们会省略、不报导,他们剔除掉最重要的新闻。他们剔除掉美国人必须知道的、最重要的事实。他们就这样剔除掉了。他们只谈论种族、种族、种族,这是他们主要感兴趣的话题。他们已经成为左派激进人士推动政治议程的工具。

主持人:您还可以给我们一些其它例子吗?

弗里特:是的,我还有个例子,那是在我们政府里面。我想用“美国非裔历史和文化博物馆”为例子,我去过那博物馆,很喜欢那博物馆。

但今年早些时候,他们发表了一份白人文化图表。这图表列出了他们所谓白人文化的许多东西,还认为这些东西是具有压迫性质的。基本上,他们认为要取消这些白人文化的东西,比如个人特性、个人自由、新教徒的职业操守和家庭价值观。

对我来说,这些东西造就了这个国家的成功。他们却想取消这些东西,因为这些是白人文化。他们还取消基督教义、基督徒精神,因为是白人的。所以基本上,他们想撤销美国建国的所有最根本的东西。

好吧,这是一方面。但在另一方面,他们却排斥黑人社区里第二名事业有成者。在这个博物馆里,没有提到克拉伦斯‧托马斯大法官,他完全被排除在外。我看到了一张安妮塔‧希尔的照片。

但是博物馆没有关于托马斯大法官的东西。为什么?只是因为他属于保守派。对我来说,这已经非常说明问题了。这博物馆隶属由税收资助的史密森学会,这学会具有激进的左翼议程,他们排斥保守派。

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是一回事

主持人:您知道,昨天我看到一项调查显示,59% 的民主党人实际上认为社会主义优于资本主义。然后我认为有一大批人可能认为你对危险言过其实了。您对那些人要表示什么吗?

弗里特:我认为很多这样的人从没真正在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的体制下生活过。事情是这样的:中国不称自己为共产主义国家,中国自称是社会主义国家。而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第一个——初级阶段;所以对我来说,这是称谓问题。所以人们觉得社会主义没什么关系,而共产主义则不一样,但两者是绝对一样的。

社会主义者主张的一件事是结果平等(equity);不是机会平等(equality)。那就是毛泽东向中国老百姓承诺的:你们将会受到同等待遇。农民,贫农,你们会从地主那儿得到免费的土地,每个人都会有同样的东西。

结果我们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为了做到结果平等,就不得不用威逼或暴力;这是做到结果平等的唯一方法。这就是为什么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没有暴力就行不通。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实际上是同一回事。

弗里特:同样的事。就连北韩也自称为社会主义国家;他们有共产党,它却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这个词真的被灌水成什么也不是了。当年轻人想到社会主义时,他们想到分享;好吧,我们就分享。不是的,你强行从一个人那里拿走一个东西,然后交给另一个人。

最终,我们会有同等份额的苦难、贫困和压迫。那就是在中国发生的事情,那就是正在北韩和古巴发生的事情。我去过古巴,我亲眼看到了他们在承受的那种压迫、那种贫困。

主持人:依您看,这会导致美国走向哪里?

弗里特:若是大家对历史有所了解或想去了解,那就很清楚了。这会导致我们走向与中国文化大革命同样的情况,我们社会彻底瓦解。

认清左派摧毁美国的计划 勇敢发声

主持人:那么您认为大家在面对这一切时可以或应该做什么呢?

弗里特:我想,即使在今天,我仍然认为很多美国人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真正发生的事是共产党在夺权。我讲共产党人,指的是那些使用其他共产党统治者使用过的相同策略来夺权的人,他们用的是同样的策略。所以理解这事非常重要。

在你做任何事情之前,你必须理解你在跟什么周旋。一旦你理解了它,接下来就是揭露它;邪恶怕光,它害怕被揭露。它并不主张反种族主义或那些高调的口号。它其实是用共产党人策略在进行权力攫取。所以我们需要把它曝光,这就是我现在所做的事。

这就是我承诺要做的事,跟美国老百姓讲文化大革命的故事,让他们看到同样事情在这里发生着。只有老百姓理解了这事,他们才会抵制,才会反击。

我不得不讲,古巴老百姓应该带给我们启发。如果古巴人民可以冒着生命危险走上街头,为他们的自由而战,反抗共产执政党的压迫;我们美国人可以做同样的事情,出声反对激进左翼摧毁美国的计划。

主持人:弗里特女士,感谢您所做的事。我想很多人都可以从您的经验中学习,也感谢您来我们节目,和观众分享您的见解和经验。我认为这确实为美国当前形势敲响了警钟。

弗里特:但愿如此。非常感谢您。
主持人:感谢大家收看《方菲访谈》,我们下次见。

方菲访谈频道:https://bit.ly/fangfeitalk

方菲访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方菲访谈】专访李有甫:我的寻道之路
【方菲访谈】专访王维洛:郑州大水背后秘密(上)
【方菲访谈】专访王维洛:海绵城市是伪命题(2)
【方菲访谈】桑普:我为什么离开香港?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习缺席重要军方会议 央视镜头泄露啥
【横河观点】习连续重判对手 危机重重恐超想像
【新闻看点】重大立功留命?傅政华刑超薄周
【财商天下】中国楼市销售惨淡 千万豪宅却逆势上扬
【方菲访谈】斯考森:FBI突袭搜查是否违宪?
【马克时空】维克兰特号 VS 山东号 舰载机是关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