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女子卖儿给医疗公司 背后黑幕曝光

人气 4964

【大纪元2021年08月26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8月25日(星期三),亚洲时间是8月26日(星期四)。

今天焦点:卖亲儿给医疗公司,警方诡异;“佰子”浮出水面,婴儿买卖链曝光,谁在上面罩着?用婴儿做人体实验?中共犯罪目标扩大;四川七月飞雪,中国多少冤情?律会改选被操控,支联会遭港警威胁。

美国白宫25日表示,24日从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机场撤出约1万9,000人。从14日以来,美国用空运方式累计撤出了8万2,300人。

日本自民党与台湾民进党将于27日举行2+2安全对话,这是台日执政党之间首次安全对话。外界分析,中共在台海以及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的强势作为可能会成为安全对话的主要议题。

正在印太地区巡航的英国海军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24日在冲绳南方海域与日本自卫队联合军演。美国与荷兰海军也参加军演,向中共展示各国紧密合作。

委内瑞拉政府24日证实,23日晚上开始的持续强降水已造成西部梅里达州15人死亡、6人失踪,至少有超过八千户民宅被暴雨摧毁。多个地区的供电、供水和通讯等受到影响。

韩国疾控预防机构一项研究显示,德尔塔印度变种病毒的病毒载量是原始病毒株的300倍。韩国卫生部官员李相表示,病毒载量增加,意味着病毒更容易传播,可能会导致更多病例。

截止到美东时间8月24日下午2点,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人数72万5,234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2亿1,399万9,186人;单日死亡1万2,385人,累积死亡总数是446万5,417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虎毒不食子这个说法,已经被中国大陆人打破了。一名女子竟以7万元的价格,把亲生骨肉卖给一家医疗科技公司。而更令人惊恐万分的是,收购孩子的竟然是医疗“科技”公司,想想令人头皮发麻。

香港今天又发生了两件大事,使人不再怀疑,香港的法治已经完全被中共操控,正在肆无忌惮地进行着秋后算账。千瀑先生说,“抱歉,我不相信了!”

卖亲儿给医疗公司 鲁冀警方诡异

河北省张家口市沽源县警方今天(25日)发布通告,本月14日抓捕了一名22岁的女子任某。原因是任某在上月底将自己生下的孩子卖了,买家是山东的一家医疗科技公司。警方称涉案女子已移交山东警方,但没有公布山东医疗公司的名称。

沽源县警方表示,根据线索,“山东省潍坊市公安局奎文分局涉嫌拐卖儿童的网上逃犯任某某可能在沽源县平定堡镇出现”。在确定任某某的准确位置后,在14日下午4点左右,在平定堡镇一品文城小区将她抓获。

通告中称,任某某承认在7月底,将自己的亲生儿子以7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山东潍坊奎文区一家医疗科技公司。沽源县警方最后仍然没忘说“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不过这则通告很短命,只存活了几个小时,然后就被沽源县警方删除了,不知是什么原因。而且面对自由亚洲记者的电话查证,沽源县警方闪烁其词,声称“不太清楚”;奎文区警方也以“不知情”为由,拒绝做出回应。

沽源县警方为何发出通告后又主动删除呢?鲁冀两地警方为什么在这件事上躲躲闪闪呢?而且有网友爆料称,最初有志愿者去报警的时候,被辖区警察给退了回来。

自由亚洲认为,两地警方三缄其口,是因为这个事件牵连甚广。

一位网友留言说,“此案的重点不该是那医疗科技公司吗?警方是装傻还是真傻呢?”

“佰子”浮出水面 买卖婴儿黑链曝光

没错,山东这家医疗科技公司究竟是什么来历?它收购婴儿干什么呢?沽源县警方的通告虽然短命,但还是被许许多多网友注意到了。随后就有网友估计,涉事的那家医疗科技公司,可能是被媒体曝光的“山东佰子生殖医疗有限公司”。

本月初,大陆澎湃新闻报导,山东潍坊一家名为“山东佰子生殖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咨询“生殖健康”业务为幌子,实际在从事“非法代孕、贩卖婴儿业务”。

报导中表示,“由贩卖团伙主导,亲生父母假借‘送养’名义贩卖刚出生的婴儿,成为一种越来越猖獗且隐蔽的地下交易链条,一个新生儿的价格从几万元到十数万元不等,包办出生证明,并逐渐发展出新的业务模式,游走在灰色地带。”

报导指出,这家“佰子”公司在买卖双方中协调牟利。孕妇上午被推进产房,买家在手术室外等候。在新生的前三天,由月嫂照看,检查孩子的听力、视力和黄疸指数等。

通过检查后,月嫂将婴儿交给中间人,也就是这家科技公司的工作人员。随后这家公司再转交给买家,并同步收款,完成交易。

“佰子”公司的负责人“朱姐”当时带有炫耀地表示,与当地多家大型医院的医护都很熟,“识趣”的医护一般不会多问,也不会仔细查看证件。“环节都打点好了,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宝宝如何抱走”。

“朱姐”表示,最近这些买养的需求很高,孩子相当抢手,每年至少有二三十人来咨询。不过“送养”只是他们的“顺带”业务,“佰子”的主营业务是“代孕中介”。

“朱姐”表示,“代孕”的都是来自山东省省内本科以上学历的女生,可以根据要求匹配。“包成功,零风险,保证满意”,双方一口价95万,其中包括女学生“代孕”的辛苦费。

大陆作家莫言有一部作品《蛙》,不知道大家是否看过。书中描写了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生物科技公司,表面上是做蛙类繁殖,专注于做全蛙宴等创新产品。而实际上这个生物科技公司的主营业务是控制一些孤苦无依的小女孩,生了娃卖掉。

在这个故事里,蛙=娃。一方面是买家对娃的期待与希望,一方面是卖家的悲惨身世,另一方面是中间商的道德败坏。三者揉杂在一起,形成了荒诞不经的故事。现在莫言小说中的故事,就在现实中上演着。

跳行实施罪恶 谁在“罩着”?

咱们就重点说说这个道德败坏的中间商——山东佰子生殖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天眼查”查到了这家“佰子”公司,从注册时间看,这家公司成立到现在只有8个多月。公司有二名股东,法定代表人是朱芸黎,另一个叫徐磊,两人分别认缴金额是150万元人民币。

朱芸黎很可能就是澎湃新闻提到的“朱姐”。她还有一家艺术传媒公司——潍坊市毓泽天成艺术传媒有限公司。从参保人数看,这两家公司都不像是大公司。

但令人奇怪的是,一家小小的公司,能把贩卖婴儿的产业链做到如此完整。一个曾经经营艺术传媒公司的人,可以轻松搭上医院,搞定多家大型医院的医护。不仅可以拿到合理合法的出生证明,甚至还有源源不断的客源,感觉这个“朱姐”并不简单。但是我没有查到关于朱芸黎和徐磊的更多资料。

大家知道,在中国大陆做生意,如果没有中共官员做靠山,很难做成什么事情。生意做得越大,背靠的“大树”就越高。特别是像这种“买卖婴儿”的罪恶业务,如果没有特殊的“大人物”罩着,是不可能做起来的。

那么这些特殊的“大人物”是谁呢?在我看来,至少包括山东潍坊大型医院的领导和医疗系统的高层难逃其咎,甚至可能参与其中。

此外中国有句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么长时间的犯罪行为,警方会一点不知情吗?这种可能性非常低。警方很可能了解,但是一直没管。

如果警方知情不管,那有两种可能:一个是警方可能参与其中,与朱芸黎、医疗系统做成了一个系统产业。不要忘了,中国大陆发生的种种罪恶,很多都与警方有关。另一个是警方“管不了”,可能因为涉及到更高级别、更更高级别的中共官员。

有位网友说,“天眼查”硬气啊,什么都敢查一查。从这个角度来分析,沽源县警方发出通告后又主动删除,鲁冀两地警方三缄其口、躲躲闪闪,是不是清楚了。

用婴儿做人体实验?网民:细思极恐

不过有一点我要提醒大家,澎湃新闻是中共官方媒体,它的报导方向,是根据党的需要进行的。中共和中共官媒的邪恶,不在于它说假话,而在于它的话“真假结合”。

中共说的话,真中有假,假中有真,让人分辨不清究竟是真是假。它常常采取“小骂大帮忙”的方式,转移人们的注意力,掩盖问题的实质和更深层内幕。

中国大陆买卖孩子的罪恶的确很普遍,这是事实。但是大家注意,这家“佰子”公司是一家“科技”公司,它收购婴儿的目的真的只是“买卖孩子”吗?会不会挂羊头卖狗肉呢?

在“佰子”公司的“经营范围”一栏,其中有一项是“医学研究和试验发展”。这家公司要做什么“医学研究和试验发展”呢?公开资料中并没有显示。

有一位律师在“知乎”写道,“本案让人细思极恐的是,收买儿童的居然是一家医疗科技公司,收买的目的是什么呢?为了出卖获利,还是为了做实验?想想都恐怖。”

向自由亚洲爆料的刘先生认为,这件事的背后,可能涉及到用婴儿做人体实验的黑幕。

刘先生说,“我估计是做人体实验嘛。我也不好说啊,在我们大陆,贩卖小孩挺多的。丢失小孩挺多的,报案了也没用。对这个资讯封闭得相当严的,不敢发声啊。”

前中国红十字会高管任瑞红很早就听过“中方进行人体实验”的说法,但很少有人掌握详情。她认为现在这桩贩卖婴儿案涉及一家医疗科技公司,这一切令人感到震惊。

任瑞红直言,“医疗科技公司买小孩,用来做人体实验啊。包括有些孩子莫名其妙地丢失,在中国做这些人体实验是没有底线的。你知道像基因编辑这种事情,也只有在大陆能够发生嘛。他们有的时候会从孩子身上提取一些东西。据说是用于抗衰啊,因为这个太有悖于伦理道德,这一次被暴露出来了。”

一位网友跟帖中写道,“一家医疗科技公司买小孩????它想干什么啊?拿来做人体实验?贩卖器官?”“细思极恐……”

一位女生表示,“不知道这公司要把这孩子怎么着?这可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孩子是无辜的,那么小,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任人欺凌、摆布!”

从法轮功到百姓 中共犯罪目标扩大

说到人体实验,再多说两句。中共搞人体实验,其实算不上新闻。大家是否还记得,正在监狱服刑的重庆市原副市长、公安局长王立军呢?

王立军在跟薄熙来闹翻前,曾发表了一系列的医学研究论文。包括《注射药物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和《中国女性(北方)胃肠排泄与时间关系的研究》等。

另外王立军还有两项发明专利,一个是“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专利申请号是CN201120542042;另一个是钝器伤致伤模拟装置,专利申请号是CN102222441B。

大家知道,王立军并没有什么学识,只有中学学历,比文盲稍好一点。但是这个没什么文化知识的警察,却穿着白大褂,搞起了器官移植这一类的医学研究。

我们都知道,医学论文需要高度严谨,要做过很多试验才能发表学术论文。而王立军却能够发表这样的论文,这背后说明了什么呢?

2007年明慧网曾报导,有内部人员透露,中共在一些被监禁在医院里的法轮功学员身上做了不少试验。有人被注射了不明药物,痛苦得满地爬、撞墙,最后在极度煎熬中死去,随后被立即火化。

这只是被披露出来的一点点黑幕,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年了。中共在法轮功学员身上强制进行了多少罪恶的试验呢?无从得知。

大家不要以为这与您没关系,有关系,而且关系重大。现在这个婴儿被卖到医疗科技公司,不就是中共的黑手从法轮功学员身上,又伸向了普通百姓吗?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能卖钱,那么那些别人家的孩子,会不会成为目标呢?

四川七月飞雪 中国多少冤情?

今天(25日),很多大陆媒体都在报导“四川下雪了”。报导中表示,“雪山之巅被茫茫大雪覆盖,找不到一点夏日的踪迹。只见山顶飞雪、云海翻滚、仙气飘飘,宛如人间仙境”。有的还说“人间仙境达古冰川,太美”。

四川这个地方,其实即使是冬天也很少下雪的。特别是现在这个时节下雪,更是少见,所以网友们才会有“人间仙境”这样的描述。

按照黄历来说,现在是七月十八,刚刚入秋。按照二十四节气来说,还是在“处暑”阶段。正常情况下,这个时节,东北三省也没到下雪的时候,现在竟然在四川下起了大雪,是不是有些奇怪啊?

在民间一直有一种说法,“天有异象,必有冤情”。大家回头看看最近一二十年,中国大陆几乎遍地是灾,各种天灾人祸接连不断,异象纷呈。

大家想一想,中共对中国人民的残害罄竹难书,累累罪恶汗牛充栋,上天能饶过它吗?我是有神论者。那么这些异象是不是在预示着什么?或者说是不是上天在向人们发出警告呢?

律师会改选被操控 支联会遭港警威胁

再来关注一下香港。今天(25日)香港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个是香港律师协会五个理事席位的改选,全都被亲共的律师抢走。另一个是支联会被要求在2周内交出资料。

律师会改选理事倍受人们关注,因为改选的结果会直接影响到律师协会的路线。但是选举结果是,“开明派”三名候选人以一千多票的差距落选,亲共的三名律师得票都在3,000票以上。

如果真实民意如此,那也无话可说。但在改选之前,中共官媒《人民日报》就发出警告,称律师会应该“搞专业不搞政治”。中共地下党、有“香港市长”之称的林郑月娥更放言,如果律师会变得政治化,将收回部分权力。

在中共的不断威胁之下,竞选连任的“开明派”候选人罗彰南退出了选举。他表示受到了匿名威吓,是来自没有登记的SIM卡。考虑到个人及家人的安全,最终决定退选。他说这是“香港伤感和羞耻的一日”。

如果眼没有失明,心没有死掉,那么谁都会明白,律师会的改选是被操控了。律师会的这种变化,意味着香港的法治已经彻底死亡,完全掌控在了中共、港共的手里。未来的香港会堕落到什么程度,非常令人忧心。

今天(25日)另一件让“香港伤感和羞耻”的事,是支联会遭到港警威胁。要求他们在2个星期内,交出资料。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对自由亚洲表示,警方国安处以《香港国安法》第43条为由,指称支联会属于“外国代理人”。包括邹幸彤、刘慧卿、关尚义、梁锦威、徐汉光、陶君行,还有正在服刑的何俊仁、李卓人等10名支联会常委及相关人士,要求交出资料。

一个完全是香港人自发的组织,却被中共港共指控为“外国代理人”,谁还会相信香港有法治?中共就是要在香港制造血雨腥风的红色恐怖,“用这种招数恐吓民间社会”。在大陆反复使用的流氓手段,现在又用在了香港。

据了解,警方要求支联会提交的资料相当宽泛。包括成立以来职员及成员的个人资料、2014年起会议记录及收支,以及与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等其它组织和人士的活动资料。

翻查资料,支联会过去曾关注、协助过不少中国民运和异见人士。比如八九民运人士李旺阳、天安门母亲、709大抓捕的律师等等。一旦支联会向港警交出私人资料,那么在中国大陆的那些异议人士就面临着危险,很可能会遭到中共的打击报复。

中共魔鬼的暴政,还要肆虐到几时呢?

抱歉!我不相信了!

美国华文作家千瀑先生在他的诗集《致香港、香港人》中有一首诗《如果》。

如果信仰不只是相信/正如有人把公义钉死/而钉的人可以不受诅咒/继续与邪恶建交/信与不信又有什么分别/如果有人在修道院墙边撒尿或喷污水/喷的人却受犒赏赞扬/可以无可疑不被指责/你还相信黑是黑白是白吗/如果你在一面镜子里/发现从前的自己改变了/砸掉镜子/狠狠打碎它/自从去年六月/看见的伪善假面已太多/滥暴是止暴/抗争是暴徒/抱歉,我不相信了。

人性中的善

最后再给大家讲一个关于人性中的善的故事。

住在俄克拉荷马州的蒂芙尼‧霍洛威是一位单身母亲,她独自抚养着四个男孩。其中叫杰森的孩子,前两天刚刚过了5岁的生日。

杰森想要的生日礼物是一个毛绒蝠鲼,但是因为疫情,霍洛威正在失业,没有多余的钱去买。于是她用旧的蓝色婴儿毛毯,亲手做了一个,并且拍成照片,发到了社交媒体上。

没想到,霍洛威的这个帖子引来了许多人的回应,大家纷纷赞她心灵手巧,是一个慈爱的妈妈。更让霍洛维惊讶的是,还有数以百计的人,给她的儿子杰森寄来了毛绒蝠鲼,还有鱿鱼、海豚等海洋动物为主题的玩具。

收到礼物的小杰森非常兴奋,用了大约一个小时,为每一个玩具起了名字。他每天晚上都要把所有的玩具放在自己的床上,坚持要和所有的动物一起睡觉。

另外还有一位不知名的朋友,送给霍洛威一台缝纫机。这位朋友在留言中说,“以你的技能,我认为这是赚取额外收入的好方法。”

还有一位匿名人士,联系了俄克拉荷马州的蓝色动物园,捐出100美元,让杰森一家人购买门票。因为这样,杰森就可以看到他喜欢的海洋动物,并可以用手去触摸它了。

有一位叫詹妮弗‧普洛科普的女士,为杰森一家购买了俄克拉何马城动物园的门票和喂刺𫚉的门票。普洛科普还为她们发起了网上捐款,所得款项为这家人购买必需品和孩子们的学习用品。

霍洛威说,这些像潮水般涌来的爱和善良,让孩子脸上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对我来说这比什么都重要。她说,“这提醒我,即使我们在挣扎和感到孤独时,世界上仍有好心人会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支持和关心你。”

感谢大家能够坚持看完今天的节目。因为今天的节目又超长了,所以还是不能安排《真实中国》画展内容,请大家谅解。

但是我仍然希望大家,能够抽出一点时间,拿起画笔,把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真实的中国呈现出来。用画笔帮助中国人民认清中共,记录这段历史。解体中共的路上,不能没有你。

******************
中共在太平洋的扩张野心昭然若揭,平添了美军印太司令部的压力。那么印太司令部的规模究竟有多大呢?对中共的威慑力够吗?

在今天的红朝看点,跟大家聊聊美军印太司令部的强大威慑力。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我们的会员网站的网址是http://muyangshow.com,还有一个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我们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同时帮我们把这个频道转发出去,让更多有缘人看到我们,听到我们的声音。感谢您的帮助与收看,再会。

【美国撤军造成阿富汗沦陷塔利班之手,或许面子上拜登政府会比较难堪,但实际对美国未必是坏事,对中共未必是好事。在今天的红朝看点,将聊聊阿富汗变天,将使中共陷入危机】

加入会员观察独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阳会员网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阳: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欢迎订阅+按小铃铛: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新闻看点‭】拜登称保护台湾 五星连珠北京危机?
【新闻看点】美台关系升级?北京威胁遭网民轰
【新闻看点】复旦正名张文宏 汪洋取代习上位?
【新闻看点】美报告将解密?武毒所专利被挖出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大管家石刚被免职 李克强失影响力?
【秦鹏直播】黄明志流泪回击中共封杀:人们觉醒
【财商天下】人民币飙涨 套利资本“兴风作浪”
练乙铮:中共激化国际矛盾 制造冷战局面
【新闻大家谈】美挺台参与UN机构 能否破阵?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